•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三章 想不到的证据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三章 想不到的证据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毕竟曾亲眼目睹过那次的惨状,尚能镇定。www.00ksw.org

        钱多一直面无表情的站着,脸上不起一丝波浪。

        倪力见李毅居然还能如此淡定,不由心想,这个李书记,真不是一般人物啊!心理素质超强!继续说道:“这事还没完呢!当时我吓懵了!真的连亲娘老子姓什么都忘了!我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么残忍的事啊。惨不忍睹啊,惨无人道啊,惨绝人寰啊……”

        胡继昌不耐烦地道:“你少发感慨!我们只想听事实,至于事情的真伪,我们会分辨!”

        倪力脸红脖子粗,受了极大污辱似的,梗着脖子大叫道:“什么?你说什么?我说的是伪造的?是假话?我编造得出吗我?我敢编史局长吴书记他们吗?你也太瞧得起我倪力了!我还没那么大的本事!我跟他们也没仇没怨,我厕所里打灯笼,找死啊我?我没事做,我去编排他们的不是?要不是你们硬逼着我说,我能说吗?我还就不说了,我以前说的,我也不会承认,我就偷了东西,你们爱怎么判,就怎么判吧,大不了蹲十天半个月黑牢,我认了!总比捅出篓子,被人剁了强!”

        胡继昌霍然起身,便要动手打人,李毅喝道:“坐下!”

        胡继昌道:“李书记,这个人,实在可恨!”

        李毅道:“他再可恨,现在也是在做证人,这可是一个重要人证!我们不但不能伤害他,还要好好保护他!”

        倪力道:“人证?我可不会出去作证!打死我也不会,除非你们将天底下所有的坏人,所有的贪官全抓尽了,我才敢去作证!”

        李毅和颜悦色地道:“倪力,从你刚才所说,看得出,你这个人,良心未泯,尚有可造之处,我相信,你走上这条歪路,自有你的苦衷,我也相信,你不会想一辈子就这么混下去,混到娶妻生子,带着老婆儿子一起去偷去抢吧?”

        倪力眼皮一跳,顿时耷拉着脑袋,叹道:“李书记,我……我也不想……我也没想这么远……我这种人,嘿嘿,娶媳妇?只怕也难找个好人家的闺女,去发廊找个小妹,也就凑合过一辈子了!”

        李毅道:“你不是没想过,你只是混习惯了,一时难改恶习!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改过自新,重新做人,给你找份体面的工作,让你跟平常人一样,有班上,有钱赚,你还会这么想吗?难道,你的亲爹,你的亲娘,就希望你过现在这样的生活,还是希望你改邪归正?走上一条正途?”

        倪力小眼睛里放出光芒来,他颤抖着问道:“李书记,你真愿意帮我?”

        李毅温和地望着他的眼睛,真诚的点了点头。

        倪力眼睛一酸,润热的眼泪便流了下来,他哽咽道:“李书记若真心帮我,我倪力这条贱命,就卖给你了!以后,你叫我上刀山,我就绝不下油锅!”

        李毅拍拍他的肩,笑道:“没这么严重,我们不是黑社会,不需要你去拼命,也不会让你去上刀山下油锅,你要相信,我们绝大部分干部,都是为人民做主的好官,是正直的,是清廉的!贪官腐吏,历代都有,今后也绝少不了,但是,我们有信心,绝对可以将他们的气焰,打压到最小!邪,永远不胜正的。你们做小偷的,为什么怕警察?就是因为你们知道,绝大部分警察,还是很讲正义,很讲原则的,并不会受你们的贿赂,为你们网开一面,所以你们才怕,是不是?这就说明,光明,永远是黑暗最强大的制裁者。”

        倪力身子挺了挺,道:“好,李书记,你说话,中听,我也相信!那么多人都说你好,你肯定就是好的。”

        李毅笑道:“好,你现在继续说,客观地说。不要添油加醋,因为,那会影响我们的判断。”

        倪力嗯了一声:“李书记,我刚才说的,可没有添油加醋,更加没有胡说乱编,我说的全是真的。那天的事,对我的刺激太大了,我现在晚上睡觉,都会发噩梦,真的,老梦见那女的。我想,我得抽空去趟西州市的缘空寺,找高僧破破邪才行,一定是那女的怪我没救她,怨魂不散,缠上我了。可是,那种情况,我能出去救他吗?不能啊,我也怕死啊,再说,当时,我的腿的确麻痹了,动弹不得啊!”

        李毅点头道:“我理解,人之常情。”

        胡继昌便有点佩服李毅,大话套话,他也不知跟多少犯人说过多少遍,可就是没感动到哪一个人!李毅随便说几句场面话,就把倪力给镇住了,给征服了?太邪门了!

        倪力便道:“那个史局长,真不是人他妈生的,一定是畜生它妈生的。他割了人家的一双大**,还不放手,居然将刀子,插进她的下阴,就像干那事一样,捅来捅去,捅了几十下,一边捅,还一边叫唤,简直就是个变态佬!那女的下阴,被他捅得完全不像样子,跟烂泥一般,他还不解瘾,又拿起刀子,在女的大腿两侧,刻起字来,我当时不知道他刻的什么,后来出去的时候,才看清,是‘恨、恨、恨’几个字,像雕刻一般,刻在她大腿内侧。”

        花小蕊已经听不下去了,她终于明白李毅之前的那句话,是多么的高瞻远瞩!她马上起身,握着嘴巴,跑了出去。

        李毅长长的唉叹一声,良久无语。

        倪力看花小蕊出去了,低声说道:“刚才她在,我有些话没敢说,其实,史局长在动刀子前,还真的搞了那女的一通,搞了好久,还叫彭书记来搞,说是特有味道,叫他也来试试。”

        钱多双拳紧握,终于忍不住,狠狠地砸在桌子上,他这一拳,比起胡继昌刚才那几掌来,重量可足多了,只听咔嚓一声,那桌子竟被硬生生砸出一个坑来。

        胡继昌和倪力两个人,惊愣地看着钱多,不相信眼前这个事实!什么人啊这是!

        李毅却是知道钱多的实力,淡淡地道:“没事,他这个人就是力气多得没地方使!”旋即冷声道:“我们必须找证据!没证据,就不可能告倒史国柱和吴书记!”

        胡继昌道:“还必须取得上级有关部门的支持,不然,我们就算够证据,也拿不下他们两个!姓史的在市里靠山硬扎着呢!”

        李毅点点头:“这事,我们还得先找证据,等有了一定的证据,立马去省公安厅汇报。”

        倪力道:“当时,他们做完这一切,就将那瓶药水打开来,将可能留下指纹的地方,用药水洗了一遍才离开。我双腿麻木,不能走动,等了好久,急得不行,好不容易才好了些,就急着爬出来。我本来想快点一走了之,可是转念一想,万一这事要是被公安追查,追查到我身上来就惨了,那可是百口莫辨啊,这间房里,可留有我的指纹啊,我又没有毁灭证据的药水,只得想个办法。”

        李毅问道:“你想了什么办法?”

        倪力嗫嚅道:“我当时也带了刀,就将那女的下阴,挖了点带精液的**,割了块床单包了,藏了起来。”

        李毅和胡继昌相望一眼,都从彼此的眼睛里发现了惊喜。

        李毅问道:“那东西还在吗?”

        倪力道:“在呢,就是因为守着那东西,我晚上才怕,怕那女的怨魂,附在那团肉里,夜夜折磨我。”

        胡继昌皱眉道:“这么久了,只怕臭得没办法做鉴定了。”

        倪力道:“不会,我用盐和石灰腌着,臭不了!”

        胡继昌听了,忍住一种想呕吐的冲动,说道:“那就好,我派人跟你去,把东西拿来,这可是很重要的证据。”

        李毅想的是,这事原来的怀疑对象是候长贵,现在倪力的证词却指向了吴书记和史书记,这其中有没有猫腻?当即说道:“倪力,此事非常重要,不可以再向任何人提及!嗯,你以前和别人说起过没有?”

        倪力摇头道:“没有。我哪敢说啊!”

        李毅问道:“倪力,你还记得这事情是哪天吗?”

        倪力道:“哪一天我不记得了,反正就是开春没多久吧!那段生意特差!”

        李毅确定倪力说的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在医院碰到的那个,想了想说道:“尸体为什么会被送到柳林镇人民医院呢?这不合情理啊!按说,应该送到县人民医院去啊!”

        胡继昌也在思索着。

        倪力道:“这事我可知道。你们一个劲叫我赶快说,我中间有些话就说漏了。”

        李毅道:“快说!”

        倪力道:“我弄完那证据后,还没来得及离开,他们又回来了,我只好再次钻进柜子里。这时,史局长说话了,他说这么一弄,就跟情杀似的,还可以叫医院开一封死亡证明,这人是送到医院后才断的气。县里的医院不好控制,但柳林镇的医院和派出所,他都有熟人,很好把握,所以就叫人送到了柳林医院。”

        这个解释差强人意,但李毅还是持有怀疑态度,当下点点头道:“胡所,现在就派人跟倪力去取证据!”

        胡继昌道:“好。”转身就要去安排。

        李毅忽然道:“且慢!”看了钱多一眼:“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其它民警就别派了。钱多,麻烦你跟着去一趟。”

        钱多应了一声:“好!”,没有一句多余的废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