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二章 令人发指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二章 令人发指

    作品:《官路弯弯

        审问室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www.00ksw.org

        倪力望了望四个人,闭了闭眼,像是在平静内心的激动。

        良久才开口道:“这件事,我憋在心里,老早就想找个人倾诉一下,不然,我心里像堵了块石头,老不自在,吃饭不香,睡觉不着,都快成神经病了!得,别的人,我也不敢跟他们说这事,今天就说给四位听听,说出来,我也能睡个安稳觉了。至于以后,要杀要剐,那都是以后的事了!你们能不能破案,能不能将人抓进牢里,那是你们的事,我只管说出来,了了我的心事吧!”

        这下连花小蕊也受不了他的啰嗦:“我说你这个人,一个大老爷们,哪来这么多废话啊!你真当你是说书的呢!有什么事,快倒出来吧!你要吊胃口,也吊够了!”

        李毅淡淡一笑,花小蕊说出了他想说的话!

        倪力脸上闪过一丝痛苦,眼神一黯,不再四处闪动:“我躲在柜子里,只见史局长伸手探了探那女人的鼻息,很冷静地说‘吴书记,她断气了!’我当时听了,全身便有些发抖,我的妈啊,原来是个死人啊?我刚还想扑上去搞一搞呢?真要搞了,岂不是搞尸体?吓死我了!”

        李毅饶是事先猜测到此事,听了仍是心口发闷,沉声道:“说下去!说详细!”

        倪力道:“我记得很详细,真的,想忘都忘不了!我听见那个吴书记,我以前不知道他是哪个书记,现在,我也不敢说,你们要查,就去查。”

        胡继昌道:“别啰嗦!不该说的别说!说事实就行!”

        倪力嘿嘿一笑,继续说道:“那个吴书记说道‘死……了?这么容易就死了?她老叫嚷,我怕惊动人别人,就掐住了她的脖子,真的,我只是掐住她的脖子,才掐了一会儿啊!’史局长便说‘真死了!吴书记,这件事,怎么办好?’吴书记急得在房里走来走去,拿不定主意。史局长便低声道‘吴书记,你要相信我,这事就交给我来处理!保证滴水不漏,出不了半分差错,绝对查不到你头上!’吴书记便抓着史局长的手说‘好兄弟!我不会忘了你的!’史局长便道‘我们来做些手脚,弄成情杀现场,饶是宋慈再世,也验不出半分痕迹,何况,我是公安局长,局里手脚好做得很,尸检报告,我会叫人弄妥,到时将尸体早点火化,又没有人证,此事便成铁案了!’我当时听了,不由得四身发冷,心想要是叫他们知道我躲在这里,还不叫他们杀人灭口?胡所长,给支烟抽抽!”

        胡继昌望了李毅一眼,见李毅点头,便掏出烟,给倪力嘴里塞上一支,又给他点上了火。

        倪力惬意的吸了两口,情绪稳定下来,没那么紧张了,继续说道:“李书记,我可没说假话,我要是说了半句假话,你直接枪毙我!”

        李毅不禁哑然失笑:“你又没犯死罪,谁敢枪毙你呢!接着说,你还看到什么了?”

        倪力夹烟的手轻微抖了一下,脸上现出一丝恐惧,连声音都发颤了:“李书记,他们真它妈的不是人养的!我倪力虽然坏,但跟他们这些正人君子比起来,却觉得太它妈的是个好人,起码像个正常人。”

        胡继昌道:“别开口闭口脏话连篇!你是好人,这世上还有坏蛋?”

        李毅却示意叫他先别插嘴,他隐约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便望了花小蕊一眼,说道:“小花,要不,你回避一下?”

        花小蕊愕然道:“为什么?凭什么要我回避?你信不过我?”

        李毅想到那天在医院的情景,当时花小蕊也在场,也见识过死者的惨样,相信她能撑得住,便道:“没什么,那就听下去吧,待会,你要是哭也好,吐也好,别怪我没提醒你!”

        倪力有点奇怪地看着李毅:“李书记,你知道些什么?”

        李毅摆摆手:“你不要管我知道什么,你只说你知道的事。”

        胡继昌脸色有点发青,他也有点猜测到后来发生的事了。

        倪力将一支烟吸完,把烟头扔到地上,使劲碾了碾,说道:“我当时怕得要命,躲在柜子里,连大气都不敢出。不知从哪里爬来一只蚂蚁,钻进我的裤脚里,又痒又麻,我也不敢去挠痒痒,想我堂堂倪大少,在江湖上好歹也算得上一位人物,哪里想得到,有一天会被一只小蚂蚁给欺负得不敢还手?”

        花小蕊忍不住有点好笑,见李毅和胡继昌脸色凝重,笑到嘴边,又给憋了回去,一张脸鼓鼓涨涨的,煞是可爱。

        李毅盯了她一眼,她便吐了吐舌头。

        倪力继续说道:“就在那只小蚂蚁快爬上我的……”望了花小蕊一眼,改口道:“我的根部上时,史局长出去,将门反锁,掏出一个小小的塑料瓶,又掏出两双手套,拿了一双给彭书记,自己也戴上一双,又拿出一把尖尖的,小巧的弹簧刀——我正想悄悄地去抓住那只讨厌的小蚂蚁时,令我吃惊的一幕发生了。”

        倪力的身子打了个冷颤,嘴角痛苦地抽搐了一下,说道:“胡所长,我还想抽支烟。”

        胡继昌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混蛋,但还是恨恨的掏出烟,给他点上一支。

        倪力吸了两口,镇定下来:“史局长爬到女子的身边,左手伸出去,捏住了她的一只**,这时,我看到那个女的,垂在床边的手指,突然动了一动!我的妈啊,她还没死透!我想,这个史局长,是不是想搞尸体啊?可是,这个女的还没有死啊,说不定被他这用力一搞,会活过来呢!这时,我连那只害人的蚂蚁也忘记抓了,伸长脖子盯着外面看,嘿嘿,有好戏看,还是免费,我当然要看个够本了。”

        花小蕊“嗳”了一声,说道:“你这个家伙,不是好人!说的什么淫言秽语啊!注意用词,有伤风化呢!”

        倪力道:“这位同志,你别生气,我说的,可没他们做的那般好,当时你要也在场,说不定你的反应,比我还激烈,只怕当场就要被灭口!我可没吓你,他们这帮人,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以前我说我们算是坏人了吧,偷偷摸摸,人见人厌,被人认出来,就好比老鼠过街,人人喊打啊!哪里想到,这些平素道貌岸然的人,人民的公仆,高级知识分子,使起坏来,居然比我们强上一百倍,一万倍,而且,别人绝对看不出是他们做的,就算喊破喉咙,也没人相信你说的。”

        花小蕊道:“你这人,不但坏,而且婆婆妈妈!快说正事!他们也就摸摸死尸,能有多坏?”

        倪力道:“死者为大,这还不是大事啊?同志,你可别忘了,这女人,可是他们杀死的。我还没说完呢,你且听我说完!当时,我以为史局长是想搞死尸,留下点什么证据,让别人去误会,是这女人**,给情人杀害。不想这史局长,一手捏着**,右手却捏着刀子,往那女的**根部上割去。”

        众人的心都跳了一下,花小蕊更是“啊”的一声尖叫!显然,她已经想起什么来了!一手捂住了嘴巴,一手拉紧了李毅的胳膊。

        倪力被花小蕊的这声尖叫吓了一跳,仿佛他此刻还躲在那个柜子里。

        倪力定定神,吸完最后一口烟,说道:“他那把刀,不甚锋利,一刀戳进去,割了好几刀,才将**割破一半,鲜血那个流啊,吓得我浑身筛糠一般发抖。我这辈子,除了杀猪,哪里见过这么多的血啊,这可是人的血啊!这时,那个女的,突然大叫一声,醒了过来,此时,她的半只**垂在一边,松松垮垮的,全身被血染红,恐怖死了!她醒过来,大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听你们的,我什么都听你们的,我跟你睡觉!’——这一刻,我几乎吓晕过去!”

        李毅的手,无言的握紧,又无言的松开。

        花小蕊愤怒地道:“禽兽!你怎么不跑出去救她呢?”

        倪力道:“我哪里敢出去啊,我当时腿都麻痹了,想动都动不了!那只该死的蚂蚁,在我那命根子那咬了小半天,我都不敢去抓一下!我恨不得根本没进来过这个房间!”

        胡继昌咬牙道:“说下去!”

        倪力道:“我听到史局长大叫道‘吴书记,快按住她!’那个吴书记,正急得不知所措呢,听到他的话,马上就发了狠,跳上床,按住那女的身子,一只手还握住了她的嘴巴,说‘史局长,怎么办,她可还没死啊?是不是就这样算了?’史局长叫道‘吴书记,现在你就算放了她,她能不告你?你只要到外面随便说上那么一句半句,你的前途,你的名声,你的性命,只怕都要葬送在她手中!我们没退路了,一不做,二不休,一条道,走到黑!’吴书记也就不说什么了,只是使劲按住女子。史局长便加快了手脚,用力的将女子的一只**割了下来,又将另一只也割了下来。那个女的,挣扎了几下,就没有力气再动了,只是躺着,身子不停地抽搐,就像杀鸡时,你一刀割下去,鸡的喉咙破了,血往外流,鸡就抽搐个没完,一模一样!我的天啊,我当时看得那叫一个惊骇啊!我的天啊,这是人干的事吗?”

        花小蕊又是“啊”的一声尖叫,然后掩住嘴,真的想吐了。

        李毅和胡继昌虽然事先想到了这一幕,但倪力说得生动,还是不免大感惊诧。

        胡继昌忍不住在桌上捶了一拳,骂道:“奶奶的,我非逮住这帮龟孙子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