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一章 香艳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一章 香艳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一听他声音里满含猫抓到耗子似的兴奋,就知道他所言不假,回答说马上过去。www.00ksw.org

        喊了花小蕊和钱多,来到派出所。

        胡继昌从办公室里探出头来:“李书记,这边!”李毅和花小蕊走过去。

        办公室里还有两个民警,正在审问一个人犯,正是李毅在公交车上抓住的那个小偷。

        胡继昌道:“李书记,有新突破!这个人,名叫倪力,是个惯犯。”

        李毅问道:“那又怎样?怎么?他偷了什么国宝?还是掘了哪家的皇陵?”

        倪力见到李毅,愣了一会儿,又听胡继昌喊他为李书记,便盯着李毅看。

        此刻听见李毅所说,不禁大惊,急切辩解道:“没有啊!绝对没有!我就是小偷小摸,李书记,胡所长,我真的没干过别的坏事!你们是清天大老爷,可要明鉴啊!”

        李毅见他表情虽然慌乱,但眼神镇定,就算知晓自己的书记身份后,也是如此冷静,看来也算是个混过江湖的人物。

        胡继昌笑道:“说什么呢!李书记,不是关于这个。给他十个胆子,他也不敢去挖人家祖坟啊!”

        倪力笑道:“正是啊!那种缺德事,我倪力从来不干!我要是看见有人干,一定过来举报!”

        胡继昌道:“你跟李书记说说,你刚才跟我们说的那个情况。”

        倪力一脸茫然道:“胡所长,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你是指哪个啊?”

        胡继昌道:“就是你在涟水县城看到那个!说详细点!”

        倪力脸上闪过一丝惊恐,喉结滚动了两下,这才说道:“那个,说起来,真是吓死人啊!在西州道上,做我们这一行的,都是划了地盘的。我呢,以前一直都在西州到柳林的这条线上混饭吃,别的地,我也不敢去,怕人打我。涟水这条线,我也就偶尔过来客串一下。运气不好啊,一来就被李书记亲自抓住了!”

        李毅便笑:“你们还有地盘呢!真是贼有贼道啊!”

        倪力嘿嘿笑道:“不敢!我们不也是实在穷慌了吗?没钱开饭啊,李书记!但凡有点门路,你以为我不想找份工作?混口饭吃啊?没辙啊!现在贼也不好当呢!你别看我混得人模狗样,其实连餐肉都吃不上的!”

        胡继昌喝道:“扯谈!快说正事!”

        倪力咽了口痰,说道:“我要是坦白了,你们能真能从轻处罚我?”

        胡继昌道:“当然!坦白从宽,这是我们的政策!”

        倪力道:“胡所,你别蒙我!我听兄弟们说,坦白从宽,牢底坐穿;抗拒从严,回家过年。”

        胡继昌和李毅都皱了眉头,这叫什么话啊!

        李毅板着脸孔道:“我在这里说了,只要你配合派出所,坦白从宽!表现得好,可以从轻发落。”

        倪力眼睛一亮,笑道:“那好!那我继续说啊!那个时候,我口袋里没剩几个钱了,车子来来去去,也载不了几个人,我连续十来天都没有做到生意。实在没办法了,我就跑到涟水县,想找点财路。涟水县里的兄弟多啊,我也不敢明着去抢他们的生意,只好四处转悠,这天我混进了涟水大宾馆,想混水摸鱼,看能不能碰到羊牯,我来到三楼,正好看见一个男的从一间客房出来,神色慌忙,连门都没关就跑了下去,我心想,机会来了!这人一定是有急事走了,既然没有关门,我就进去看看,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拿走一两件也好啊!”

        倪力突然停了,脸上露出十分古怪的神色,像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怪事。

        李毅心一紧,问道:“你进去之后呢?快说!”

        倪力话语艰难地道:“我进去之后,先在客厅里找了一圈,没发现什么值钱的东西,还叹了口秽气!便进到卧室里,却发现里面床上,躺着一个女人。”他喉结又是一滚,吞了口痰,望了花小蕊一眼,说道:“那女的,比她还年轻,比她还漂亮!真的,那**好大啊,她躺着,**都是挺立的,上面那粒奶头,粉红色的!头一回见呢!那皮肤,啧啧,白的跟雪一般!”

        花小蕊冷哼一声,低头看看自己稍显规模的胸部,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冷笑道:“你怎么知道她**挺不挺?你扒了她衣服?”

        倪力连忙摇头道:“我没有!我当时都看傻了——她根本就是一丝不挂的躺在床上啊!真的是什么也没穿,两条腿还分得开开的,像刚跟男人搞过,我当时就看呆了,浑身发热,真想扑过去,好好玩弄一番,便是被人抓住打死也值啊!就在我胡想乱想时,我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我吃了一惊,这下糟了,什么都没偷着呢,要是被人抓了,那太不值了,我一看房里,有一个很大的壁柜,想也没想,便躲了进去。这个柜子分两格,又分上下两层,我只能窝在里面,动弹不得。里面还堆了几床被子,幸亏我身子瘦小,不然,还真躲不下呢!”

        胡继昌不耐烦道:“快点说,拣重要的说,你以为李书记跟你一样,没事做,坐这里听你说故事,诉苦来着呢!”

        倪力啊啊两声道:“不好意思啊,李书记,那天的事,我记得实在是太清楚了,所以就情不自禁,多讲了几句。你没有不耐烦吧?”

        李毅道:“没事,你就这么说下去,说详细点。”

        倪力道:“我刚躲进去呢,就听到两个人走了进来,那柜子门关不严,留着一条缝,我从缝里偷眼一望,看见是两个男子,其中一个穿着西装,很高大,我认得,便是我在走廊里碰到的那个,他神色焦虑,像是刚掉了钱包,又像家里遭了火灾一般。另外一个穿着件咖啡色的皮夹克,理着板寸头,个子不高,却很墩实——李书记,你要我说详实点的,我这么说,行吗?”

        李毅嘴角牵动了一下:“行,你小子还有点子文化啊!”

        倪力嘿嘿笑道:“读过一年高中呢!就是找不到好工作,嘿嘿。那个人,我也认识,干我们这行的,就算不认识咱亲爹,也不可能不认识他啊!”

        李毅好奇的问道:“他是谁?”

        倪力道:“还能有谁,史局长呗!”

        胡继昌道:“你是说史国柱史书记吧?”

        倪力道:“反正就是县公安局的局长呗!我也不懂什么书记不书记!”

        史国柱是县委常委,县政法委书记,兼任县公安局局长,但是,普通老百姓都是称呼他史局长,并不像体制里的人,会喊他一声史书记。

        这也是体制内外的差别。

        李毅事先已料到三分,此刻证实了,还是有点激动,说道:“后来呢?”

        倪力脸色一变,道:“接下来的事,我都不敢说呢!”

        李毅脸色一沉,说道:“你不说也可以,准备坐牢吧!”

        倪力忙摇手道:“别啊,李书记,我知道你是好官,可是,人家可是县公安局长!何况,他市里还有亲戚做靠山呢,你就算知道了,也无可奈何啊!还不如不知道的好,俗话说,眼不见心净!我就是因为亲眼见了,所以这心啊,到现在都放不下来,一到晚上,就做噩梦!”

        胡继昌道:“少贫嘴,你说不说,不说我打扁你的脑袋!刚才叫你说,你说必须面见李书记,才敢说出来,现在李书记来了,你又卖什么关子?”

        倪力嬉皮笑脸的道:“你们是政府,是长官,我是小民,身家性命,全在你们手心里捏着呢,你们叫我说,我能推诿?我叫李书记来,是因为我相信他。李书记,我不知道就是你老人家啊!在车上多有冒犯!不过呢,我也看明白了,你的确是个好官,我现在不想说,是因为我怕我说出来,反而害了你。”

        李毅平静地道:“你只管说,不妨事!你要相信,法律是公正的,是一视同仁的,不会因为某人是皇亲国戚,就网开一面。这也是你戴罪立功的好机会啊!至于我李毅能不能管这事,能不能管好这事,这不是你应该担心的。退一万步说,就算我管不了,只要证据确凿,自有管这事的人出面!”

        倪力道:“那我真说了,我说出来,你们可要保证我的人身安全,还有,你们不可以告诉他们,是我说的,还有,你们不可以叫我上庭作证,还有……”

        胡继昌老大不耐烦了,用力一拍桌子,震得桌上的茶杯呯呯乱跳,吼道:“你以为这是菜市场?由得你讨价还价?快说!”

        花小蕊抿嘴而笑:“这个二溜子,口才倒是不错,完全可以上春晚说相声去了!”屋里几人便都笑了。

        倪力得意的一笑:“那是,给咱一个舞台,咱能把天下人都给忽悠了!”

        李毅道:“你先交待问题,以后有的是舞台给你表演!”

        倪力眼珠一转,道:“这话,我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李毅神色不变,望了胡继昌一眼。

        胡继昌便有些尴尬,挥挥手,叫另外两个民警出去。

        倪力还要再说,李毅厉声道:“胡所长是派出所所长,破案查证,全要靠他,他必须旁听!至于这位女同志,他是我们镇党委办公室的副主任,完全可以信任,这位兄弟也是我们党委办的人,都可以信任。你现在可以说了吧?”

        钱多面无表情,像一尊石像般站在李毅身后,两只眼睛却像冰棱子般,盯着倪力,似能看透他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