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章 车上的民意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三十章 车上的民意

    作品:《官路弯弯

        猥琐男得意地扬扬头,便要下车。www.00ksw.org

        小伙子吼道:“站住!”这一声中气十足,颇有震慑力。

        猥琐男顿了一下,却突然加快脚步,想跑下车去。

        小伙子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拦腰抱住他,说道:“你还想跑!”站稳一个马步,双手一使劲,嘿的一声,将男子整个倒转过来,头朝下,脚朝上的倒提着。

        小伙子将手中人抖了抖,猥琐男袋子里便落出许多物事。香烟、火机、一把零钱,一个黑色的皮夹,还有一把长长的镊子。

        女子马上弯腰捡起钱包,看了看,摇头道:“不是我的。”

        猥琐男马上得理不饶人:“我拷你祖宗十几代!你个傻B!快点放我下来,被人当枪使的瘪三!你信她的,怎么就不信我的!我像小偷吗!我哪点像小偷了!”

        小伙子便有些尴尬,他料定这猥琐男是小偷,这才出手相助,没想到闹了半天,却没找到证据!

        没证据的事,仅凭女子一面之辞,的确定不了男子的罪。

        小伙子只得放下猥琐男,猥琐男整理了一下衣裳,冷哼道:“老子还有事,今天就不陪你们玩了!小子,你记住,今天的耻辱,我一定会找回场子!”小伙子虽然不便抓着他,却在门口挡着,不准备让他出去。

        女子虽然着急,却也无法可想,只是喃喃诉苦:“我的钱包呢,里面装着重要的东西呢!丢了可怎么办?”

        小伙子道:“你再想想,是不是在车上丢的。”

        女子肯定的道:“我上车时,怕丢,还一直捂住的!肯定是在车上丢的。”

        小伙子便道:“大姐,你这招,叫做此地无银三百两,典型的叫贼惦记!不丢才怪,下次注意吧。”

        猥琐男道:“小子,你闲事也管了,还想怎么样?让开,大爷我要下车!”

        小伙子无奈的松开身子,心有不甘的望着他。

        男子得意的吹了一声口哨,正准备下车,却听见一声威喝:“钱包就是他偷的,抓住他!”

        车上人都愣住了,转头看着那个说话的小伙子。

        李毅在众人的目光中,站了起来,快步走到车门边。

        猥琐男见状,就想开溜,小伙子跳了过去,一把将他拦腰抱住。

        猥琐男四肢乱弹,骂道:“你发神经啊!老子又不是断背,你老是抱我做什么?”

        李毅走到他面前,笑道:“麻烦你,将他倒过来。”小伙子哎了一声,便双手用劲,又将猥琐男倒转过来。

        猥琐男急得面红耳赤:“你们干什么?我要告你们!”

        李毅伸手将他的皮带解开。一抖,里面掉出一个棕色的钱包,女子见了,尖叫道:“这个钱包就是我的!这天杀的,真的是被他偷了!”捡起钱包,翻看着地面的东西,道:“东西都在,一样没少!谢谢你们,真是太感谢了!”

        猥琐男这下没话说了,又气又急,叫道:“还不放我下来,你想搞死我啊!”

        小伙子嘿嘿一笑,将他放了下来。谁知他的皮带没有系紧,顿时滑了下去,只穿着一条三角短裤站在当地。

        全车人哄堂大笑,车上的女子大叫:“耍流氓啊!”

        猥琐男慌忙提起裤子,系紧皮带,便想开溜。这时,李毅伸手一拦,道:“你还想跑?跟我去派出所一趟!”

        猥琐男狠狠地道:“喂,东西还给你们了,你还想怎么样?”

        李毅道:“你犯了法,便要受到法律的制裁!”

        猥琐男叫嚣道:“你敢!老子就算进了局子,罪又不重,大不了,关上十天半个月,照样出来逍遥自得,到时,可有你好看的!”

        李毅冷笑道:“那就先给我进去蹲十天半个月再说吧!”

        小伙子笑道:“我有办法,叫他想跑也跑不了,用力箍紧他的手,将他的腰带解了下来,将他四肢捆在一起。

        李毅见他身手麻利熟练,问道:“你当过兵?”

        小伙子道:“当过,刚退伍。”

        李毅道:“好身手啊!工作分配了吧?”

        小伙子神色一暗,道:“现在工作不好分配啊,尤其是我们退伍兵,基本上只有两个去处,不是当保安门卫,便是司机保镖。保安我不想当,想进县委车队呢,又难进。”

        女子便道:“想进县委车队啊,那可难啊!你不送个三千、五千的,没人鸟你!只要花点钱,没有进不了的!我的一个亲戚,就在县政府车队,花了三千块钱,托了熟人才进的,要是不熟的,起码要花到五千!小伙子,我看你人不错,你要真想进,拿三千块钱来,我找我亲戚介绍你进去。”

        李毅道:“照你这么说,那不是明码标价吗?连一个司机的位置,也这么值钱?”

        女子收好钱包,望了李毅一眼,若不是他刚刚帮了大忙,眼神里肯定会带上鄙视,饶是如此,她也是语带轻蔑地道:“你们年轻人,就是没见过世面,不知道现在外面的世界,都花成什么样子了!一个司机能卖多少钱呢!人家当官的,才不靠这点钱吃饭,所以他们根本不重视,我亲戚跑了十几趟,才搞定的。你若是想买个镇长书记干干,那才叫竞争激烈!多少人盯着啊,领导那叫一个重视,搞得跟招标会一般,你们没看过招标会,也看过电视里演的那个拍卖会吧,那真是,价高者得啊,只要你钱够多,当场就能拍板!”

        李毅不动声色地问道:“那得花多少钱啊?”

        女子见全车人都像听书一般,望着她,便得意地一笑:“多少钱?说出来吓死你们!一万!才入门!两万,有希望,三万,铁定上!”

        全车人哗然。

        那个猥琐男恨恨地道:“早知道,我跑那什么招标会偷去,随便摸一个,早发了!”

        众人便笑他恬不知耻,耻不知死。

        女子冷笑道:“那是什么地方,容得你进去小偷小摸?里面可全是当大官的坐镇,外面呼啦啦几十个公安守着!围得跟铁桶一样!你还没靠近,早被机关枪扫成筛子了!”

        她说得神乎其神,仿佛真见过那场面一般。众人便听得一愣一愣的。

        猥琐男嗤笑道:“他们还不是大张旗鼓的抢劫?如今这世道,打开门抢钱的,硬挤着往里送,还怕送不掉,我一个流浪汉,三餐不饱,两顿不继,偷扒几个小钱,你们便要上纲上线,还要将我往局子里送!真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李毅见他说得风趣,问:“你倒会讲几句俗语啊!可惜没学好!当官的犯法,自有纪委和检察院去查,一旦属实,刑法可是很重的。你犯了法,自然也要接受法律的严惩!现在是法制社会,凡事都要讲求一个法字。当官的贪污**,只是少数人,大都分官,还是为民办实事的好官。”

        女子笑道:“说得也是。要是普天下的官,全跟乌鸦一般黑了,老百姓的日子,能一天天好起来?几颗老鼠屎,坏不了一海水!就拿我们柳林镇的李书记来说吧,他上任不久,可是干了不少好事实事!”

        李毅故做讶然道:“柳林李书记?可是那个叫李毅的?”

        女子笑道:“可不是嘛!自从他来了咱们柳林,搞了大棚种植,上了生态种养,养鸡种树,产量又高。还不用我们农民出什么钱!这一下啊,把我们山里的经济全给搞活了。”

        车里便有人附合:“是啊,现在我们村里,人人都夸李书记的好呢!”

        小伙子问道:“我也是柳林镇的,只不过好久没回来了,现在的柳林镇,真的变这么好了?”

        车里的人便都说:“那确实啊!现在每个村都搞起了农畜种养,大棚是租镇里的,赚了钱再还。种子秧苗全是镇里出,技术也有专人指导。我们啊,只要出一把子力气就行。”

        女子道:“你四处去打听打听,现在谁不说咱柳林好?”

        李毅听了,有些脸红,心想,自己上任以来,就做了一些份内之事?竟劳乡亲们如此记挂、赞美!唉,多么朴实,多么善良的人啊!就算为了这群人,我也要当好这个书记!实心实意地,为柳林人,办几件实事!

        小伙子问道:“那你们见过李书记吗?他长啥样?是咱柳林人吗?”

        女子便道:“只远远的见过。这个李书记,长得那叫一个高大威猛!虎背熊腰,龙行虎步!听说是东北来的,东北大汉,不都那样吗?牛高马大的,粗线条!”

        小伙子便道:“那这个李书记,倒是个好官。”

        众人都道:“那确实,要是李书记官再大点就好了,他管得地越大,越多人受益啊!”

        小伙子便有点悠然神往,说道:“我一定要抽个时间,去见见这个东北大叔!”

        李毅差点笑趴下。我几时成了东北大叔了?我也不是东北人啊!

        很快,车进柳林,前面司机开口道:“各位,是不是先去派出所啊?”

        众人都说是。司机便向派出所开去,到了派出所,小伙子扭着小偷,众人都跟着,进去做个见证。

        李毅却悄悄地走了。

        抓小偷的事,李毅并没有放在心上。他不以为,抓几个小偷,就能净化社会环境。

        然而,这个小偷却给他,也给整个柳林镇带来了意外惊喜!

        胡继昌第二天就给他打来了电话,用带点兴奋的口气说道:“李书记,你要是有空的话,麻烦你过来一趟,我这边有重大发现!我想请你过来亲自听听口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