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二十六章 精明的骗局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二十六章 精明的骗局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隐有所觉,脸色凝重的道:“那你兄弟程汉民怎么不亲自前来?”

        程妍小嘴一扁,就哭出声来:“我爸爸妈妈,都不在了。www.00ksw.org”

        李毅啊了一声:“对不起……”

        程汉忠连忙道:“李书记,你别误会,她没说清楚,她父母没死,呸!瞧我这烂嘴巴,胡说什么呢!他们就是被逼离开了柳林,离开了西州市。”

        “哦?这其中有什么故事?”李毅问道。

        程汉忠这才说出那段悲惨的往事。

        程汉民是个很有头脑的人,高中毕业后,就一直在外面打拼,和妻子谢悦一起积累了一笔资金,回到家乡后,四处筹资借贷,建起了冬瓜村保温杯厂。厂子效益红火,不料被当地恶霸罗东魁瞧上了,强行买下,购厂款只付了三分之一,还不够程汉民还借贷。

        债主们听说保温杯厂易主,纷纷前来讨债,程汉民只得向罗东魁要钱,但是罗东魁却耍起赖来,先说要等厂子出了效益,赚了钱再给余款。后来更加光棍,说当初议定的买卖价格,就是那个数,已经全额付清!并拿出一份合同来,逼着程汉民签字划押,不然就要打断他的腿。程汉民为了明哲保身,只得在屈辱的签了字。

        从此,程汉民为了躲债,带着老婆连夜跑了。家里的房子,被债主们清洗一空。留下一个女儿程妍,被程汉忠收容。

        李毅听了,感觉到十分震惊:“还有这样的事情?真是无法无天了!你们就没去法院告过那个罗东魁吗?”

        程汉民叹道:“告过!没用啊,人家有合同在手!”

        李毅问:“那你们今天跑到这里来,是因为什么原因?”

        程汉民道:“李书记,我们都知道了,镇政府把保温杯厂给收购了!罗东魁这个人,根本不是办厂的料,保温杯厂在他手里,没两年呢,就没落了!还欠着厂里几十个工人的半年工资没发呢!罗东魁为了卖个好价钱,把这些工人都给开除了!外面那些人,都是原先厂里的工人,累死累活大半年,一分钱没捞着,这说不过去吧?厂子的事,我家汉民一时糊涂,被迫签了字,画了押,我们也没办法,可是,这工人的工资,总不能不给吧?我们今天来,就为这事讨一个说法!李书记,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李毅听了,很是头痛,这事是周厚健一手承办的,事先跟自己连招呼都没打一个!现在惹下这个烂摊子,如何收场呢?

        李毅道:“两位请稍坐,我去去就来。”

        来到门外,看到花小蕊站在外边,招手道:“小花,你进去招呼客人。”然后径直往周厚健办公室而去。

        周厚健正和周雷在谈话,见到李毅到来,笑道:“哎呀,李书记,今天多谢你了!要不是你回来得及时,这帮人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呢!”

        李毅冷着脸,问道:“周镇长,你是不是擅自做主,买下了保温杯厂?”

        周厚健道:“李书记,这可不是我擅自做主啊!这是经过大部分党委委员同意的!当时你不在,所以就没同你商量。”

        周雷笑道:“李书记莫生气,周镇长此举,也是为了发展本镇经济,为镇财政创收嘛!自从分税制之后,我们镇级财政,日发捉襟见肘,这个家,难当啊!”

        李毅有些生气的道:“外面那些人,都是被冬瓜村保温杯厂无故开除的职工!厂里还拖欠他们半年工资呢!这笔账,什么算?”

        周厚健收了笑容,冷冷的道:“这就好笑了!他们以前工作,不是为我们镇政府做事,而是为罗东魁打工,他们要工资,应该去找罗东魁啊,找我们有什么用?我们只管现在和以后为我们工作的工人发工资就行!”

        李毅道:“周镇长,你别忘了,你除了是保温杯厂的买方,同时还是柳林镇的一镇之长!你就这么不顾治下百姓的生活?”

        周厚健道:“李书记,你说话要凭良心说!我几时不顾百姓生活了?他们跟雇主产生了劳资纠纷,按正常程序上诉就行,也可以去找县里的劳动局!一切可以通过法律来解决问题!他们这么胡闹,我没叫派出所把他们抓起来,已经很对得住他们了!”

        李毅听了,摇头叹息道:“周镇长,我没想到,你竟是如此的冷血!”

        周厚健气得身子发颤:“李毅!你别以为当了个鸟书记,就可以对我发号施令!我告诉你,在柳林这一亩三分地上,还容不得你胡来!你搞你的什么规划,什么试点,你几时同我商量过?呃?你几时把我这个镇长放在过眼里?”

        李毅道:“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现在,我们必须商量出一个行之有效的办法,妥善处理这些工人!如果他们真的跑到县里市里去上访,那我们柳林镇的丑,就出大发了!”

        周厚健正要说话,响起敲门声。周厚健不悦的道:“哪个?进来!”

        门开了,一个中年男人小心翼翼的探进头来,一双小眼睛滴溜溜转动着。

        周厚健皱眉道:“周文,你怎么来了?”

        周文讨好的笑笑,弯着腰进来,说道:“周镇长,出事了。”

        周厚健道:“什么事?我不是叫你在厂子那边看着嘛!”

        周文道:“就是厂子出事了。我奉了你的命令,对保温杯厂进行了全面的财务和账务检查,结果发现……”

        周厚健怒道:“你结巴了?一句话说不完怎么的?”

        周文道:“周镇长,这个,这个……”拿眼瞥向李毅。

        周厚健正在气头上,抓起桌上的一个书砸了过去:“快说!”

        周文避过书,低头捡起,恭敬的放在书桌上,这才说道:“保温杯厂财务账户上,一分钱都没有!并没有罗东魁说的五万现金。”

        周厚健双目圆睁:“还有呢?”

        周文道:“保温杯厂还拖欠工人工资六万多块钱。”

        周厚健铁青着脸:“还有呢?”

        周文看着周厚健那吃人的相,下面的话都有些不敢往下说了,吞吞吐吐了一番,这才说道:“保温杯厂实际已经停工半个多月了!近两个月来,没接到一张订单!以前的买主,因为罗东魁管理下的保温杯厂,产品质量不过关,都不再下订单了!现在厂里还欠着原料供货商的十三万多货款……”

        他还待说下去,却被一声“呯!”的巨响吓得连退了两步。

        周厚健恼怒之下,将他那个特大号的瓷杯给摔地上了!

        周厚健不是傻子,他指着周雷骂道:“你娘的,怎么回事?周雷,你不是说,保温杯厂一直都是盈利的吗?呃?你伙同罗东魁,算计于我?”

        周雷一副苦瓜脸,委屈的道:“我也不晓得是这个情况啊!都是那个刘家娘们给害的!现在想起来,那刘家娘们真是很可疑!那么水灵灵的一朵花,怎么就会主动勾搭我们呢?一定是吃了姓罗的好处,来忽悠咱们呢!镇长,是我的错,你要打要罚,我都认了!”

        周厚健方寸大乱,完全失去了主见,气咻咻的道:“现在怎么办?”

        周雷摇摇头:“合同都签了,这可怎么办呢?”

        李毅冷笑道:“不用多想了!罗东魁涉嫌诈骗,合同作废。马上通知派出所,立即捉拿罗东魁,迟了只怕人就跑了!”

        周厚健一惊,抓起电话就要打。

        李毅道:“不用打了,胡所就在外面。”走到窗户边,往下一看,果然看到胡继昌正靠边大门边吸烟,张嘴大喊了两声,胡继昌听到后,快速跑了上来。

        李毅马上吩咐胡继昌,前去捉拿罗东魁和那个刘家媳妇,并叫他把镇里唯一的那台吉普车也开出去。

        胡继昌不敢怠慢,马上就布置行动。

        周厚健激动的心情平复下来,这才意识到后果的严重性,吓出一身冷汗!

        他是个心高气傲的人,轻易不肯服软,但是此刻,他放下脸面,对李毅说了一句:“李书记,今天多亏有你啊!”

        李毅道:“大家都是为了柳林的发展嘛,不需要客气。周镇长,如果款子能够追回来,那自然最好,万一罗东魁携款潜逃,那才叫麻烦呢!”

        周厚健一张脸乌云密布,叹道:“悔不该啊!”他眼角的余光一直在打量周雷,他的直觉告诉他,周雷在这件事情上,绝对没他说的那般简单!

        果然,周雷隐隐的有些不安,好几次张口欲言,但看到周厚健那冷冷的脸,又闭上了嘴巴。

        周厚健打发走周文,忽然道:“老雷,你先出去吧,我跟李书记说个事。”

        若是换作平时,周雷多半会起疑心,心想你周厚健还能跟李毅关起门来说事?还要避开我?但是,今天他却心事重重,没有考虑到这个层面上去,哦了一声,就匆匆离开。

        李毅眼光一闪:“周镇长,你怀疑他?”

        周厚健心头一震,心想这年轻书记好犀利的眼神!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小心思。难怪年纪轻轻,就能当上这一镇书记,果然有些能耐!当下说道:“不瞒李书记,我之前这么对付你,多半是听了他的怂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