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七章 砖家来袭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七章 砖家来袭

    作品:《官路弯弯

        副校长想了想,给李毅介绍了个朋友,一个研究所的所长,留了电话给他。www.00ksw.org

        李毅又挂电话给那个所长,所长说话不是很热情,有些敷衍的意思,李毅点出了那个副校长的名字,所长有些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看看,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一切要等实地考察过后才能给出具体意见。

        对方说完就挂了,李毅对着话筒闷了半晌。心想还是柳林镇的名头太小,只怕请不动京城的真佛,想了半天,忽然想到了母校的钱宁钱校长,心想他或许认识相关科研人员。于是试着打了电话过去。

        钱宁没想到李毅会给他打去电话,在电话那头呵呵笑道:“你小子,还记得我这个老校长啊!”

        李毅笑道:“不敢忘啊!钱校长,我有事相求啊!”接着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

        钱宁道:“这个简单啊,省农业学校多的是这方面的专家学者,虽然比不上国家农科院那帮人,但在南方省,也是农业方面的权威啊!我帮你联络吧,这事包在我身上了!”

        李毅没想到钱宁答应得如此爽快,心里暖洋洋的:“钱校长,改天去省城,我一定去拜访你,一定要好好谢谢你。”

        钱宁哈哈笑道:“你们毕业之时,我就说过了,南大永远是你们的母校,不管你们走多远走多高,你们这辈子,都注定是南大的学子!既然这样,我这个做校长的,能帮上忙的,自然要帮一点啰!我也不求你什么报答,只要你好好做事,好好做人,将来让学校以你为荣就行了!”

        通完话,李毅劲头更足了,一有空闲,就泡到镇上的书店,查阅有关农业方面的资料。

        周厚健冷眼旁观了数天,有些拿不准这个新来的小书记到底想干什么了。

        这天,他破天荒头一遭来到李毅的办公室。

        李毅笑着给他泡了杯茶。

        周厚健问道:“李书记,县里的文件你看过了吧”

        “县里隔三差五的就有文件下达,你说的是哪份?”

        “就是种植养殖的那份。”

        “哦,看过了。”

        周厚健道:“这都过去好几天了,别的镇都开始下种了!我们镇还没开动员大会呢!我们镇可是大镇,分配下来的任务也很重,再不抓紧时间,只怕完成不了任务。你是一把手,这事怎么着也得你来牵头吧?”

        这话明着捧李毅,实则在暗骂你这小书记不懂工作!

        周厚健就是抓准了李毅不懂农时,不会干农活,所以特地来将他的军,逼李毅向他讨计,甚至全权交付给他去办。从而让李毅的威信大打折扣。

        李毅道:“周镇长,你是老镇长,又是农民出身,对农业生产工作,比我内行,在这些方面,我是一个新手,请务必不吝赐教。”

        周厚健一听李毅这话,立时就满心欢喜,心想你一个毛头小子,谈谈理论还凑合,想管好一镇农业工作,可差得远哩,你不求着我,我瞧你连怎么开头都不晓得吧?

        但他表面上却是一脸平淡,摇头道:“还是你们年轻人想法多,知识水平高,要不,省委也不会安排你来我们镇当这个领头羊啊!”

        李毅根本不理他话里的戏谑意味,微笑道:“相关的工作安排,先不用急,我会在数日后做出具体安排。”

        周厚健眨巴着眼睛问:“怎么,李书记有了通盘的考虑?”

        李毅笑道:“嗯,有了大致的设想,一切要等专家来实地考察之后,才能开始。”

        周厚健有些不以为然:“专家?种个茄子地瓜,养个鲫鱼草鱼的,还需要请专家?”随即笑道:“说到这种专家,我们柳林镇的乡下,遍地都是啊!哈哈哈!不瞒李书记说,我以前在村里当支书那会,还是养鱼能手呢!同样一亩塘,总能比别人多出百来斤鱼!”

        周厚健摸出烟来,自顾自的点上一支,惬意的吸了一口,又像突然想起似的,挤出一根烟来,抛给李毅:“来一支?”

        李毅毫不介意的接过,点着了,淡淡说了一句:“那到时候,就请周镇长去做个鱼塘总管吧!”

        周厚健吸烟的手停顿在嘴边,鱼塘总管?

        呃!周厚健被烟呛着了,剧烈的咳嗽着,一张原本黑黄的老脸,瞬间充血过度,泛出猪肝般的血红。

        李毅指了指他面前的热茶:“周镇长,我建议啊,这烟还是少抽的好,伤肺啊!”

        周厚健端起茶,连着喝了几口,这才顺过气来。

        王湘凤走了进来,看到周厚健也在,犹豫了一下,这才说道:“李书记,刚才接到电话,说是有几个省里来的专家,马上就到我们镇上了,说是来找你的,叫你到汽车站去接一下。”

        李毅问道:“是不是省农业学校的?”

        王湘凤道:“好像是的”

        李毅起身笑道:“好啊,专家终于来了,周镇长,我们一同去看看吧。”

        周厚健也正想看看李毅搞什么名堂,起身跟了过去。

        省里来了五个人,李毅热情的招待了他们。为首的是一个老学者,据介绍,是省农科院的一个副院长,在省农校担任客座教授,其它几个人,都是他的属下。

        副院长看起来很热情,握着李毅的手,笑着说道:“我是钱宁的大学同学,是他叫我过来看看的。你们镇里准备搞的这个项目,预算多少?给我们的经费有多少?”

        李毅没想到他一开口就是要钱,心里老大不高兴。虽然说不会白请他们来一趟,可也用不着这么猴急吧?何况还是钱宁校长介绍过来的呢!

        周厚健见李毅不说话,心想他多半不懂行规,于是笑道:“我们以前也请过省里的地质专家,一般就是包吃住,然后每人二十块钱一天的津贴。”

        二十块钱一天,这在当时来说,也算是不错的福利了,李毅心想这样也行,便附合着点了点头。

        不料副院长当即收了笑脸,变了脸色道:“开什么玩笑?二十块钱一天?你当我们是民工吗?你们项目总投资多少钱?”

        周厚健不知道李毅具体要搞什么,张眼望着他。

        李毅道:“项目投资有蛮大的,前前后后,总投入不下千万吧。当然,我们前期只搞一个试点村,只需要投入两百万就够了。”

        副院长一听这个数字,脸色又缓和下来,说道:“我们都是按项目总投入的百分之三抽成。你是钱宁的学生,我也不多收你的,就按你们试点村的投入收费吧。”

        周厚健惊道:“六万块?”

        副院长道:“这已经是友情价了。要是按你们的总价收费,那就要收三十万呢!”

        周厚健看着李毅,心里一阵冷笑,瞧瞧你请来的都是些什么人吧!

        一个试点村就投入两百万?你上哪里去抢两百万来?

        只怕连涟水县财政账户上,也未必拿得出两百万现款来!

        你以为我们这个小镇有多大财力呢!

        真是异想天开!太不切实际了,太令人失望了!

        你做你的计划前,就不能先跟我商量商量?不会先问问镇财政有多少银子可以使?一开口就是两百万,真敢张嘴啊你!

        这人是你请来的,牛皮也是你吹下的,接下来就看你如何收场吧!

        李毅眉头也不皱一下,打开皮夹子,掏出一百块钱,塞在副院长的手中,说道:“这是今天的津贴补助,辛苦你们了!”

        副院长有些发蒙:“这算怎么个意思?定金?还是什么?”

        李毅淡淡地道:“你们怎么来的,还怎么回去吧!我们柳林穷,暂时还请不起你们,等我们哪天发达了,一定请你们过来好好游玩。”

        副院长连忙道:“这个价格可以商量嘛!漫天要价,坐地还钱,这是买卖之道嘛!”

        李毅摇摇头:“十分抱歉,这不是买卖这么简单。”

        副院长主动降价:“这样吧,看在你是钱宁的弟子,我给你降一个百分点,怎么样?够意思吧?”

        李毅苦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副院长咬牙道:“只收你一个百分点,这已经是最低价了!”

        李毅道:“已经不是钱不钱的问题了,我现在很怀疑,你们就算留了下来,对我们柳林的农业发展又能起多大的作用?一个汲汲于名利的专家,我觉得他的业务能力再强,也绝不是我们所需要的那种人。对不起,请回吧。”

        副院长听了,又是恼火,又是羞愧,重重的将那一百块钱扔在地上,转身离开。

        周厚健无比震惊的看着李毅,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那可是省农科院的副院长啊!副厅级别的干部啊!虽然不是什么实权强势之人,可行政级别上要高出好几级啊!李毅这小子,居然把人给骂走了?你不用人家你也拿好话跟他说嘛!这死脑筋!

        周厚健苦笑着摇摇头,祈祷那个副院长没有什么过硬的后台,不会搞柳林的小动作。

        李毅似乎看穿了周厚健的心思,淡淡一笑,说道:“这种掉进钱眼里的家伙,不值得尊重!”

        周厚健皱着眉头,为这个小李书记的强势而不悦。心想你请专家来没跟我商量,赶人走也不跟我商量,还真打算在柳林搞一言堂不成?那也得问我周某人答不答应!心里想着怎样给李毅下绊子,好让他得知,这个“镇柳林”的外号可不是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