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四章 强硬的吴清源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四章 强硬的吴清源

    作品:《官路弯弯

        陈翔呵呵笑着回了一句:“兄弟啊,我给你透个底吧,我呀,还多亏了李毅兄弟帮忙,才得以坐上这个局长宝座!这下,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吕治新砸摸出滋味来,敢情这个李毅能量不小呢!于是当天就动用关系,帮了李毅那个大忙。www.00ksw.org

        李毅虽然有意帮吕治新上位,但此刻也不能显露出来,况且,他还没想到怎么去帮这个忙呢!还得好好谋划谋划。

        一时想起候长贵案来,便把上任那天遇见的事情说了,问道:“吕局,这个候长贵,为非作歹多时,你们公安局应该有案底吧?”

        吕治新苦笑道:“李书记,不瞒你说,告候长贵的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可是,没用啊!就算立了案,最后还不是以证据不足撤消了。因为这事情,我们涟水公安,早被百姓骂成了软蛋,走狗!”

        薛雪毕竟是一县之长,听闻此言,有些无地自容。

        熊子光笑呵呵地道:“哎,人家级别和背景在那里摆着呢,不是咱们涟水县能动的!不用自寻烦恼了!”

        詹在平却是愤怒地道:“不就是仗着曹永泰给他撑腰吗?哼!这样的人,简直连畜生都不如!早该拉出去枪毙一百回了!”

        李毅听到曹永泰三个字,俊眉峰聚,一时也不好拿捏了。毕竟,不管是姓曹的,还是姓候的,都不是现在的李毅能轻易得罪的,便是京城李家,要想动曹永泰,只怕也得权衡轻重利益,不是说动就能动的。

        熊子光瞧瞧门口,低声道:“轻点声,我可听说了,这个候长贵,跟西州市的黑社会组织联系紧密,整个涟水,到处是他的人,说不定这酒店就是他的产业呢!”

        詹在平冷笑道:“我堂堂统战部长,还怕他几个流氓不成?”

        熊子光道:“就算你想将他一锅端了,你也得算计着来不是?哪个杀人前还满世界嚷嚷的?”

        詹在平噎住了,说不出话来,重重的将酒杯一顿:“嘿!这叫什么事嘛!明知有罪的,逍遥法外,明知有冤的,偏偏无处诉!”

        薛雪来涟水也有一段日子了,多少听说过一些传言,但都没今天这般详细,当下震怒道:“吕局,不管他是什么身份,什么来头,他既然在我涟水地界犯案,我们就该管该查该抓!”

        薛雪一连三个该字,道出了她心头的愤懑,她听李毅说到医院里那个女孩的惨状时,心尖儿颤颤的,有如亲眼目睹一般。

        熊子光笑道:“怎么,这酒喝着喝着,成了候长贵的批判大会了?”

        薛雪正色道:“熊部长,难道你就能够容忍这样的人留在涟水无法无天吗?”

        熊子光道:“我自然不能容他。”低声道:“此地真不是说话地,有话回去再说!”说着,瞥了瞥门口。

        熊子光话刚落韵,一个服务生从门外走过。

        薛雪等人俱是一震,没想到这里面还真有候长贵的爪牙。

        能子光道:“要动他不是不可以,一人计短,三人计长,要不我们换个地方,好好合计合计?”

        李毅端起杯子,呵呵笑道:“这事情不能急。再说吧!来,我们喝酒!”

        ※※※※※※※※※※※※※※※事情跟李毅所料差不多,几天后的常委会上,以吴清源为首的反对派,对李毅的规划书进行了疯狂打击,把李毅说成了一个空想家,一个梦想主义者!

        县委书记吴清源用手指重重的敲击着桌面,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同志们啊!这种跃进风,浮夸风,要不得啊,这么搞是要害死人的!”

        薛雪道:“吴书记,请注意用语,我们现在是在讨论,不是在批判,用不着上纲上线!”

        吴清源道:“连南巡首长都说过了,我们现在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离这文件中所谓的大同世界,还差着十万八千里呢!把所有的村子全辙了?合并成一个大城镇?这可能吗?这不是典型的大跃进思维吗?”

        政法委书记史国柱放开嗓子,肆无忌惮地大笑:“哈哈,笑死人了!薛县长,我请问你,柳林镇是我们涟水最大的镇,下面有多少个村子?总共有多少人?那么大个镇,别说十万,七八万总该有吧?”

        薛雪皱眉道:“差不多有十万吧。”

        史国柱笑得更响了:“那再请问薛县长,我们涟水县城有多少人?”

        薛雪道:“也就三四万吧。”

        史国柱双手一摊,做了个无奈的手势:“大家听听!我们县城才三万多人口!如果柳林镇真的组合成一个大城镇,人口会超过十万!大家想想,一个镇区,比县区多三倍人口!三倍人口啊!这岂不是滑天下之大稽?”

        常务副县长金裕忠笑道:“那我们的常委会,是不是要搬到柳林镇去开啊?”

        薛雪寒着脸,很明显,吴派众人是不可能让这规划书通过的!他们这是在变着法子让这规划书流产!

        薛雪道:“各位,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分析这规划的可行性,如果这个规划真的能实现,柳林镇真的能变成一个理想的新式城镇,难道各位不乐意看到吗?”

        熊子光道:“我刚才听了薛县长读了报告,报告中说,要先拿一个村子,建一个试点,我倒觉得,可以一试!改革开放,总要有所改变,有所革命!我们涟水县一直是国家级的贫困县,再不想法子,出大力气进行改革,这顶屈辱的贫困县帽子,就休想摘掉!”

        詹在平道:“治乱世用重典,非常时期行非常法!我以为可行!我们涟水,也该大气一些,敢为天下先!”

        吴清源道:“同志们,虽说只是一个村的试点,可是,这一个村子,也有几千人口啊!如果处置不当,村民们闹起事来,那就是**!这个责任,哪个担当得起?”

        金裕忠道:“我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我知道农民对土地的感情,你叫他们放下土地,离开田园,到镇里来生活,这现实吗?你们夺走了他们的田地,他们吃什么?靠什么来养活一家老少?这是变相的资产阶级剥削!我坚决不同意!”

        薛雪道:“我再说一遍,土地还是农民自己的!只是集中起来,进行统一开发,统一管理!农民还是土地的主人,土地上的每一分收获,农民都可以从中分得一份利润!”

        史国柱道:“我看啊,有些人想政绩想疯了,什么都敢拿来开涮!我们涟水县是什么情况?相信你们都清楚,那么多的土地拿出来,哪个开发商敢来投资?哪个笨蛋会往这里投钱?开发?做梦吧!”

        薛雪有些生气道:“你这是讨论问题的态度吗?动辙谩骂!请别忘了,这是县级常委会,不是菜市场!任由你撒泼骂娘!”

        吴清源道:“同志们发言的时候,注意一下修辞,不太文雅的词语,就不要在这里说!”

        史国柱连忙道:“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吴书记别见怪,我是一个大老粗,平常说话习惯了!”

        他俩一唱一和,一阴一阳,把薛雪气了个半死。

        薛雪上任之后,四下调研,就是想找到一条适合涟水发展的新路子,直到看到李毅的这份报告,顿时有引为知己之感,心里为李毅赞叹不已。从而一心一意,想要实现这个梦想。

        然而,常委会上吴系反击之厉,令得薛雪招架不及。

        现在双方的态势十方明显,薛雪、熊子光和詹在平旗帜鲜明的支持李毅的规划报告,吴清源、史国柱和金裕忠则激烈反对。

        九大常委中,还有三人没有表态,一个是县委副书记祁东山,一个是纪委书记曹丛阳,一个是宣传部长贺国栋。

        按照以往常委会上的表现,这三个人没有明显的偏帮。大体上来说,祁东山倾向于吴清源,曹丛阳和贺国栋则是中立派,大部分时候是帮理不帮亲。

        这份报告毕竟非同小可,这三个人向来谨小慎微,此刻都在沉思之中,没有表态。

        饶是如此,吴清源还是十分震惊,因为熊子光和詹在平这两个人,一个曾是他的死党,一个则是两不偏帮的老好人,现在却全部倒向了薛雪那一边!

        这个女人,竟有什么魔力不成?把这两个常委都给吸了过去?别看他现在气焰嚣张,其实心里也虚得很,真要投票表决,鹿死谁手,殊难预料。

        吴清源和稀泥道:“既然争执不下,这事就先搁延,容后再议。我们下面先谈谈别的事情。”

        薛雪不同意道:“吴书记,这份报告书,是柳林镇改革的试金石,甚至关系到我们涟水县改革的成败,怎么能容后再议呢?”

        吴清源语气一硬道:“薛县长,现在是我在主持常委会!我有权对存在重大争议的议案暂时搁置!怎么,你对我有什么异议吗?”

        薛雪表情一滞,叹道:“我对吴书记并无异议!只是……”

        吴清源马上接口道:“那就好!下面,我们来学习一下市委马书记最新讲话精神。”

        薛雪一听要学习马书记的讲话精神,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她心里叹道:好个强硬的吴清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