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三章 凹凸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三章 凹凸

    作品:《官路弯弯

        薛雪点头道:“是啊,这确实是个问题。www.00ksw.org”

        李毅道:“所以,我希望薛县长能将这个规划方案提交县委常委会讨论,只要在常委会上通过并形成决议,我们柳林将敢按照这个规划一步步实施!”

        薛雪道:“常委会上能过吗?万一被否,岂不是连一丝机会也没有了?”

        “试试吧!”李毅坚定地道:“常委会不过,我们柳林干部就不会齐心协力去做这件事,将来被人揪住了把柄,打击起来,那时更加死无葬身之地!”

        薛雪沉默了。

        李毅知道她在思索常委会上能得到几票支持,等她想得差不多了,这才笑道:“薛县长,你放心,熊部长和詹部长是一定会支持你的。”

        薛雪颓废的情绪马上一振:“那就试试吧!”

        李毅笑道:“多谢薛县长支持!”

        薛雪看了看时间:“唔,都聊了大半天了。下班时间到了,李书记,一起吃饭吧。”

        李毅笑道:“我可是巴不得呢!和我一起来的,还有一个党委办的秘书,你也一并请了呗?”

        薛雪笑道:“你啊!都当领导的人了,嘴巴还这么刁!”

        李毅马上露出一脸苦笑:“我现在也就在你面前偶尔刁一下了,在外人面前,我得装着一本正经,严肃认真!”

        薛雪听到他说外人,显然当她是内人,一想到这里,脸上就有些火辣辣的烫。

        李毅却没想那么多,笑道:“要不要叫上老熊和老詹?唔,把吕局长也叫上。”

        薛雪明白他的意思,笑道:“你这是叫我大出血吧?我告诉你,我工资可不高,你们喝酒可以,好酒我可不包哦!”

        李毅知道她开玩笑,嘿嘿一笑,拿起她桌上的电话拨了出去。联系好了之后,约好在稻香楼相会。

        还是上次那个包厢,李毅等人先到,点好了菜,吩咐服务员:“人到齐就上菜。”

        花小蕊眼珠子骨碌碌一转,笑道:“涟水县还有这种地方,我以前怎么不知道?哎,李书记,你说怪不怪,乡下人都向往着往城里跑,城里人倒喜欢乡土风情。这是怎么一种心理啊?”

        李毅哈哈笑道:“这就叫缺什么想什么!”

        薛雪看着花小蕊,笑道:“李书记,你选了个好秘书啊!”

        花小蕊道:“薛县长,这话得说清楚啰,你是县领导,不能乱说啊,我不是李书记的秘书,只是跟他出来办事呢!”

        薛雪笑道:“这还没当上秘书呢,就会为领导说话了!难怪你们李书记这么喜欢你。”

        花小蕊年纪不大,却是冰雪聪明,听薛雪这般说,总觉得不是味儿,倒像两个妇人为一个男的吃醋似的。

        这时,熊子光和詹在平连袂而至,两人都以为是李毅请客呢,哈哈大笑着走了进来,顺嘴还在说一个黄段子,进了门,见到薛雪在座,两人都涨红了脸,期期艾艾了一番,这才坐下。

        薛雪笑道:“两位部长不必拘谨,酒席上说几个黄段子,那是常有的事,我平常也听得多了,你们该怎么样就怎么样。”

        熊子光比较油滑,马上笑道:“那是啊,我们基层干部,别的不敢说,这酒桌文化那绝对是天下一绝啊!老詹,要不你来一段?”

        詹在平先是推辞一番,熊子光却硬是挤兑他,没办法,只好说道:“我是当兵的出身,就说个跟部队有关的笑话吧。请问在座的各位,你们知不知道部队里哪个兵种最可怜?”

        花小蕊嘴快,说道:“特种兵!天天都要强化训练。要不就是边防兵!天天站岗放哨,也很可怜。”

        薛雪心知没这么简单,但又说不上来,只好笑而不语。

        熊子光想了半天,说道:“老詹,你不够意思啊,我没叫你说这么正经的东西啊!”

        李毅虽然知道,却不说,只道:“老詹,你就别卖关子了,说出来乐呵乐呵呗!”

        詹在平这才说道:“炮兵连的饮事兵啊!”

        众人都是一愣,不解何意。

        花小蕊抢先问道:“詹部长,这可不对吧,炊事员有什么好可怜的?不就喂喂猪煮煮菜吗?比得上特种兵和边防兵吗?”

        薛雪有些明白过来,拉了拉花小蕊的手,笑道:“小花,你别急,听詹部长说完。这可不是一般的笑话,你先把气憋住了,到时别喷人一身!”

        詹在平道:“原因嘛,你们想想,炮兵连饮事班的人,他每天戴着绿帽子,背着黑锅,而且只能眼看着别人打炮。”

        众人一时笑撑了,熊子光哈哈大笑道:“哟,真看不出来,老詹啊,你还会说这么损的笑话,这要是被炮兵连的炊事员知道了,非对着你轰几炮不可。”

        众人俱皆大笑。只有花小蕊转动着眼珠子,一副苦瓜相,问道:“打炮是什么意思嘛?有这么好笑嘛?”

        詹在平本来不笑的,看到花小蕊这纯洁样,也跟着哈哈大笑起来。

        薛雪悄悄在花小蕊耳边说了两句话,花小蕊羞得耳根都红了。

        看到美女害羞,说黄段子的人才更有成就感。

        门口传来一个粗爽的声音:“哟,大家都到齐了!啊哟喂,薛县长,熊部长,詹部长,你们都在啊,让你们久等了!”

        吕治新大步走了进来,问道:“你们说什么好笑话呢,笑得这么开心!”

        李毅拉了他的手道:“吕局,你今天迟到了,先自罚三杯!”

        吕治新也不墨迹,拿了杯子,倒了三杯酒,接连着喝了,抹着嘴角道:“好啦!刚才说什么好笑话呢?”

        花小蕊是个开朗人,害羞劲儿一过,此刻高兴起来,笑道:“你们都别说,我来考考吕局长!”

        众人果然闭嘴不言。花小蕊依样画葫芦,问吕治新:“吕局,你也是退伍军人转业,我问问你,部队里哪个兵种最可怜?”

        吕治新愣道:“这有什么好笑的?部队里除了当官的,哪个兵种都辛苦!要说可怜?我倒不觉得!”

        花小蕊硬要他说一个答案,吕治新胡乱说了几个,都被花小蕊否决了,最后才说出答案来。

        吕治新果然笑撑了:“你们这帮人,没事玩这么爽快,想笑死俺啊!”

        花小蕊道:“李书记,你也说一个呗?你可是南大中文系的高材生,说出来的段子,一定很不一般吧?”

        李毅想了想,说道:“其实嘛,我觉得用打炮来形容那事儿,还不是很形象贴切。”

        薛雪笑道:“难不成,你还有更贴切的词?”

        李毅一本正经地道:“有啊,两个字,凹凸!”他怕大家没听懂,放慢了语速,又说了一遍:“凹——凸——!”

        全场沉寂了一秒,然后爆发出更加热烈的欢笑声。

        整个宴会在嘻嘻哈哈中轻松度过。

        李毅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规划书的事,也没明说要熊子光和詹在平支持薛雪。几个人就是吃吃喝喝,谈天说地,关于工作的事,谁也没有提一个字。

        但是李毅相信,熊子光和詹在平一定明白这场聚会的真正用意。

        席间,花小蕊瞪着大眼睛,挨个看了一圈,忽然笑道:“在座的都是领导。我自然不算哦,除了吕局长还带个副字,其它的都是一把手!啧啧,这可不得了啊!”

        吕治新嘿嘿一笑,有些意兴阑珊。

        要论功绩和威望,吕治新在涟水公安系统不做第二人想,可偏偏被史国柱压得死死的!

        李毅举起杯子,跟吕治新碰了一杯,问道:“史局长在涟水有些年头了吧?”

        吕治新道:“史局长是老涟水干部。”

        熊子光笑道:“史国柱有个好姐夫啊!”

        李毅哦了一声:“他姐夫是哪位领导?”

        熊子光道:“西州市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查克承!老史有这么硬的后台在,除非是他高升离开涟水,否则,吕局只怕难有出头的机会啰!”

        李毅听到查克承的名字,想起来了,曾经为了方红军的案子,李毅跟西州公安系统打过交道,见过这位查书记一面,高大威猛的一个大汉,很有杀伐决断的气势。

        李毅有意助吕治新一臂之力,也好让身边人认识到他李毅的能量,从而结成更牢固的利益同盟。

        一个好汉三个帮,李毅初露峥嵘,要想网罗一批死忠,那需要很艰难的过程,但为了暂时的利益,结成同盟,却是结交帮手的快效方法。

        现在在座的这几个人,实际上已经因为某些利益或者政见上的相同点,聚集成一团,这种同盟虽然不很牢固,但在短期内还是实用的。

        有鉴于柳林的复杂局势,李毅也很想在涟水公安系统里有一个能说得上话的朋友,关键时刻,能派上大用场。

        吕治新今天能赴会,也是存有想法的。陈翔是他的战友,一同转业分配,可陈翔却已经贵为省城分局局长,他吕治新却还窝在小县城里当副手,这其间的差异,令他想想都觉得自卑。

        当陈翔打电话给他,要他帮李毅一个忙时,他很惊讶,问了句为什么,心想你陈大局长为什么要帮一个小镇书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