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二章 地上双虎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十二章 地上双虎

    作品:《官路弯弯

        “是啊!我还让他做唐文红在医院不治身亡的证人,他不肯。www.00ksw.org对了,跟他在一起的,还有一个干部,瘦不拉叽的,不过看上去挺威严的。”周坤回答。

        “我打你个兔崽子!”周厚健抓起一个文件夹,照着周坤脑袋扔了过去,被周坤闪躲开。

        “大伯,你疯了,你打我做什么?”周坤满屋子跳,怕周厚健再打他。

        “你知道那个瘦不拉叽的人是谁不?那是县委组织部部长!熊子光熊部长!难怪你的职位这么快就被人撸了!你但凡带点人脑子,你就不能做点人事出来?给我滚回家里去呆着!我警告你,少跟姓候的家里人来往。我叫你别得罪他们,没叫你跟他们同流合污!”周厚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咬牙切齿,狠狠训了周坤一顿。

        周坤啊了一声,赶紧拉开门要跑,跑到门口又折了回来:“差点忘记说正事了。大伯,我妈叫你晚上去家里吃饭,她杀了鸡在家里等你。我走了。”

        周厚健哎了一声,坐在椅子上,按着有些胀痛的太阳穴。周坤是他堂弟的儿子,堂弟得了重病,去世得早,孤儿寡妇的,托付给了周厚健照顾。

        寡妇门前是非多,周厚健照顾着照顾着,就照顾到床上去了。周坤这个侄子,成了他的便宜儿子。

        候长贵的权势,在西州市都是首屈一指,作威作福,非只一日,据外面的流言,他固定的情妇就有一个加强连的人数,其它一夜情或者搞着玩玩的,更是数不胜数,这样的人,一时权势滔天,绝难长久。

        周厚健在体制内呆的时间长了,虽然职位没有多高,但深知官场的凶险,只要上面立了案,铁了心要查办你,不管你现在如何的得势,如何的吃得开,一样的难逃锒铛入狱的后果。

        所以,他对候家的态度,就是“三不方针”:不招惹,不得罪,不深交。按说这样的处世之道,还算十分老道的明哲保身之举。

        周坤却没有他便宜老爸看得通透,出了镇政府,直接就找小候爷候大宝去了。他憋着一股气,不把新来的那姓李的小子教训一顿,他就枉在人世走这一遭。

        李毅回到办公室,看看时间尚早,想着去县里走一趟,找薛雪谈谈工作上的事情。拔通了电话,里面传来秘书小寒的声音后,李毅说道:“喂,小寒科长,我是李毅啊,呵呵,好久不见了。我想问问,薛县长下午有空吗?我想去汇报一下工作。”得到肯定回复之后,便道:“好,我现在出发,下午上班后就去汇报,请你帮我安排一下,谢谢啦。”

        李毅叫了花小蕊过来,说道:“小花,跟我去一趟县城。”

        “现在就去嘛?马上就吃中饭了。”花小蕊问道。

        “嗯,还是到县城再吃吧,我怕路上耽搁时间。”

        “我叫老吴准备一下车子。”花小蕊去而复返:“李书记,车子被周镇长坐出去了,说是去县里跑项目。”

        李毅冷笑了一下,心想周厚健好快的速度,刚才还跟他讨论,说到自己要去县里汇报,他转过身就把车开出去了,这不是成心找我难看吗?当下说道:“我们辛苦点,挤班车吧。”

        花小蕊嘟了一下嘴巴:“我说李书记,你这个当书记的,该硬的时候,还是要硬,不然,别人都以为你好欺负呢!”

        “你懂什么?好啦,你要是不愿意跟我挤中巴,你就别去了,叫王主任跟我跑一趟吧。”

        “去!哪个说我不去了?”花小蕊帮李毅收拾了一下桌子,两人出门到镇上的汽车站坐车去县里。

        中巴车很破很脏很挤,很多农人带了活鸡活鸭上车,发出一阵阵难闻的气味。

        李毅和花小蕊赶得及时,坐了座位。花小蕊打开窗户,将头伸到外面去透气。

        车子开动之后,李毅拿出规划书,再次仔细看了起来,一边回想着前世有关这方面的记忆。可惜的是,他前世大部分时间和精力放在商业上,对这些政治上的事情,关注不多,了解得也不够,现在只能凭着模糊的印象,发挥自己的想象,结合柳林的实际来考虑。

        李毅正想得入神,花小蕊悄悄的戳了戳他的腰。李毅转过头,花小蕊冲他眨了眨眼。李毅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只见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小年轻,把手伸进一个妇女的包里,飞快的摸出一个布袋子,转手交给旁边一个穿着十分暴露的性感女。同时大叫司机停车。

        性感女飞快的打开布袋。

        李毅大叫道:“抓小偷!”性感女瞥了一眼李毅,将那个布袋扔在地上,脚尖一挑,将它踢进了座椅下面。

        这时,司机已经停了车,打开了门,黄毛和性感女手挽着手,飞快的下车。

        好快的速度!李毅还来不及有什么反应,那两个人已经下了车!

        车里人都去摸口袋。

        那个失窃的妇女马上有些惊觉的去摸钱包,李毅指给她:“在你座椅底下。”同时大喊道:“司机慢开,有小偷!”

        但是司机没听到似的,直开了好长一段距离,李毅起身走到他耳边喊了两句,他才停下车子,不高兴地道:“怎么?下车吗?不下车你瞎嚷嚷啥?”

        李毅生气地道:“刚才有小偷偷人家钱包!我喊你停车,你为什么不停?那小偷一喊停车,你马上就停了,你们是不是一伙的?”

        司机显然也不是什么好人,袒露的肌肤上,纹着不少纹身,他用手指着李毅道:“没证没据的,你少血口喷人!”

        花小蕊起身拉了李毅回去,低声道:“李书记,这伙人是惯犯,听说都是阿酷的手下。”

        李毅皱眉道:“什么阿酷?”

        花小蕊笑道:“南方道上,有句俗语,李书记听说过没有?”

        李毅明白道上是指什么,问道:“什么俗语,我还真不知道。”

        “天上龙王,地上双虎。”

        “天龙帮!我知道一点,双虎又是指什么?”

        “其中一虎,就是阿酷。西州的黑帮老大,阿酷!还有一只虎,道上传言很多,听说早已金盆洗手,我也不清楚。”

        “是吗?那小偷是他们的人?”

        “何止那些小偷,便是这些长途汽车,还有整个西州的娱乐场所,都是他阿酷的地盘!”

        “我们柳林也有啰?”

        “有,多着呢!整个西州,最乱的就是我们柳林镇!”花小蕊一副幸有荣焉的坏笑。

        下午一上班,李毅就见到了薛雪。

        李毅把自己的规划书递交过去,薛雪很认真的看着,一边看,一边和李毅讨论。

        两人聊了大半天,薛雪总算弄明白李毅要搞的是个什么东西了。

        李毅的设想,先以某个村为试点,在柳林镇兴建安置房,暂命名为幸福小村。将所有的村民迁居至幸福小村,村里的所有旧居和山林以及田地,所有权不变,但都以权股的方式入股,成立一家集体所有制公司。

        这家公司负责对全村的土地进行开发利用,通过种植栽培、畜牧放养、转让建厂等等方式,充分利用土地,开发土地的最大效益,所得利润按股权分红。每个村民仍然是土地的主人,也是新公司的股东,村民可以参与公司的运作和劳动,享受公司员工的一切福利待遇。

        幸福小村,充分利用有限的社会资源,集中办学,集中医疗,形成一个开放式的新型城镇小区。人力和物力资源,将得到最大化利用,土地的价值,将得到最大化的开发。

        李毅渐渐地描绘出一幅美妙的画卷,薛雪听得入了神,有些兴奋地道:“李书记,你的想法不错!真要实现了,那柳林镇就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大变化!整齐的房屋,村民们毗邻而居,不再分散在田间山野,上学和就医既方便又集中,所有的田地山土,种满了一排排瓜果和蔬菜,春天,漫山遍野开满了五颜六色的鲜花,秋天结满了累累硕果,冬天则是大棚满地,天地间一片洁白……”

        李毅笑吟吟地听着她抒发感慨。

        薛雪从理想中回归现实,叹道:“可是,这不太容易实现吧?我怎么感觉就像世外桃源似的,可望不可及啊!跟乌托邦差不多啊。”

        “人定胜天!只有不敢想的,没有做不成的!”李毅笑道:“薛县长,我需要你的支持。”

        “我当然支持你。李书记,你想过没有,你要实现这种理想化的城镇一体化,单纯一个试点工作,其花费就不菲吧?”薛雪道:“可是现在的县财政,我不说你也清楚,根本拨不出资金来支持你。”

        “资金的事情,不需要操心,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政策上通不过。”李毅说到正题,表情严肃地道:“这样的情况,在沿海地区并不罕见,那些地方,所有的土地都拿来出租建厂,实现起来简单得多。但是我们内陆地区,工业厂房的兴建毕竟只在少数,多数土地要用来进行农业开发,这个前景预期,肯定没有租售土地来得好来得快。再者,我们内地的干部,思维方式和做事方法,都太过落后,这种太过激进的改革,未必能得到他们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