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章 奇兵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六章 奇兵

    作品:《官路弯弯

        “什么?”方元成显然是第一次听说这些新鲜名词,眨着布满血丝的双眼,不解地问。www.00ksw.org

        李毅正要解说,这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花小蕊那奶白的秀气小脸出现在门口:“李书记,党委会就要开始了。”

        李毅看看手表,哦哦了两声:“方镇长,我们一起去吧。”

        方元成心里猫挠似的,就好比一个聆道之人,正渐入佳境,拈花微笑之际,师傅却停止了讲座。但党委会议重要无比,他也没有办法,拉着李毅的手道:“李书记,先说好了,开完会,你可一定要给我说啊!”

        花小蕊愣愣地看着,有些弄不明白,李毅才来两天呢,怎么就跟本地干部打成一片了?

        “小花,发什么愣呢,你等会也出席会议,唔,先做个记录员吧!”李毅看定她,微笑着说。

        “哦!可是,我以前没做过,都是王湘凤大姐做的。”花小蕊道。

        “那就叫她一起记录。”李毅说完,就往会议室走去。

        花小蕊应了一声,感觉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急忙跑回办公室,找到王湘凤,跟她说了这事。

        王湘凤是个二十三四岁的办事员,一张瓜子脸,一头长发烫成大波浪卷,在这偏僻的小镇上,显得十分的时髦前卫。

        她轻笑道:“那敢情好啊,你不知道,做记录员可累人了!走呗,我教你。”

        花小蕊高兴地拉着她的手,使劲摇了摇。

        两人出了门,在走廊上碰到胡继昌,王湘凤诧异地问:“胡所,你怎么来了?”

        胡继昌嘿嘿一笑:“李书记通知我来参加党委会。”

        王湘凤笑道:“你一个派出所的副所长,参加什么党委会啊?你又不是镇党委成员。”

        胡继昌莫测高深的一笑:“走着瞧呗!”

        王湘凤靠近他,笑问道:“你女朋友好像很久没来看你了,你就那么放心她一个人在市里面?不怕她被人泡走了?”

        “哟,王同志,你蛮关心我的嘛!我女朋友来没来过,你都这般清楚!”胡继昌嘿嘿一笑。

        “啐!哪个关心你呢,我不过是顺口问问!爱说不说!”王湘凤冷哼一声。

        “嘿嘿!”胡继昌还待再说,一双大手拍上他的肩膀:“喂,老胡,你没事干跑这来玩呢?所里不用管事吗?”

        语气生硬,十分的不友好,胡继昌不用回头,也知道是所长周坤来了。转过头,果然看到周坤那肥胖的大脸蛋。

        “周所,李书记通知我来参加党委会议。”

        “有没有搞错?我才是党委委员,你一个副所长,你来凑什么热闹?快回去守着!”周坤一脸的嘲笑。

        “对不起,周所,李书记的话,我不敢违背。”胡继昌冷冷说了一句,快步走向会议室。

        “哟嗬!”周坤怒道:“以为搭上一个毛头书记,你就得瑟了?信不信,我跟伯父说一句话,让他给县局提个建议,就能换了你这个副所长!”

        胡继昌回过头来,讥诮的看了他一眼,满脸不屑的进了会议室。

        周坤紧走几步,想要找他理论,来到会议室门口,看到里面坐满了委员,除了镇长周厚健,其它委员都来齐了。

        全场鸦雀无声,当中的主位上,坐着一个英俊的年轻人,仔细一看,正是那天在医院里找他签字却被他撕了纸片的那个嚣张的小伙子。

        周坤呀了一声,低下头,快步走了进去,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

        李毅坐在主位上,看到周坤进来,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笑道:“周所长真准时啊,正好十点,一秒钟都没有浪费!唔,不迟到,这是个好习惯啊!”

        这番话的意思,在座之人都明白,这不是说给他们听的,是说给那个迟到之人听的!

        花小蕊跟王湘凤坐在后边的小凳子上,眼睛骨碌碌一转,忽然开口道:“我在县里时,常听人说,县里的书记和县长们开会时从不迟到,他们也最讨厌迟到的干部。”

        几个委员脸色一变,狠狠瞪了花小蕊一眼,责怪这不知死活的小丫头多嘴。

        李毅向她点点头,谢谢她的支援。

        整整过了五分钟,周厚健才背着双手,慢条斯理的走了过来,一看到满座的人,打着假哈哈,抬起手腕看了看他那块上海名牌手表,用右手食指点着那透明的玻璃表盖,啧啧有声地道:“哟!我迟到了!这破玩意,天天电视台打广告,连个时间都走不准!”

        一脸的轻松得意,哪里有丝毫为迟到而致歉难过的意思?

        几个委员也附合道:“就是啊,我就从来不用那个牌子的手表,越是广告打得厉害,质量越差!厂里那些个人的精气神,都用到广告上了,都没有抓质量了!”

        全场起了一阵开心的笑。

        谩骂和攻击,只有针对出名的事物才能带来成就感和快意。

        李毅微笑道:“周镇长德高望重,我们年轻人多等几分钟,无妨。”

        周厚健浓黑的眉毛向中间挤拢,看了李毅一眼,没说什么,在李毅旁边坐下。

        李毅笑道:“在座诸位,有些人我们已经见过面,有些人今天还是第一次相见,我先做个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姓李,木子李,单名一个毅,毅力的毅。很高兴能到柳林镇这个大家庭来,也很高兴结识在座诸位。”

        他精光闪烁的眼睛,扫了一眼众人,一一喊出每个人的姓名和职务。

        党委副书记、镇长周厚健,党委副书记、人大主席陶建军,副镇长方元成,副镇长刘谷一,副镇长吴财,副镇长王海平,党委组织委员金振波,党委宣传委员周慧,党委纪检委员陈宗霖,党委委员公安派出所所长周坤。

        连同镇党委书记李毅一起,一共十一个委员。

        柳林镇周姓是个大家族,这一点,从镇党委委员中周姓人数比例就可以体现出来。

        金振波、周慧和陈宗霖三个人见过李毅,被他一口喊出姓名职务,倒没觉得有什么。其它人听了,都有些震惊,几人脸上露出惭愧之色。

        当李毅喊到周坤的名字时,周坤讪笑道:“李书记,你好,那天在医院,我不知道是你,唐突之处,请多包涵。”

        李毅淡淡一笑:“我倒无所谓。不过,熊部长好像很生气。”

        在座之人都吃了一惊。金振波等三人脸上便露出得意的笑容。

        周厚健为了给李毅一个下马威,叫党政办的人没有将李毅的具体上任时间通知到各委员,同时将各个能支动的委员尽量支开。

        所以,李毅上任那天,才上演了那么惨淡的一幕。

        谁也没料到,熊部长会亲自陪同李毅上任!

        这一点,就连周厚健都失算了,要不然,就算他再牛叉,再有后台,也不敢明着得罪县委组织部长啊!

        “各位,今天喊大家来,主要是跟各位熟悉一下,同时,我有几个想法,想跟大伙讨论讨论。”李毅双手自然地放在桌子上,沉着地发言。

        镇里条件一般,会议桌就是两张长方形的木桌拼揍而成,周围再摆上十几张竹椅,头顶一个缀满蛛丝的日光灯,一台绿色的吊扇。

        周厚镇掏出烟盒,啪的一声扔在桌面上,说道:“李书记有什么事,说出来听听,只要是对柳林有利的,我们党委班子,一定大力支持。现在不都流行干部年轻化吗?相信年轻的李书记,能为我们柳林带来惊喜啊!”

        李毅毫不理会他话里的讽刺意味,说道:“我到柳林这两天,远的地方也没去,就在镇政府和周边转了转,发现了几个小问题。”

        一提到问题,众人的耳朵立刻尖了起来。

        “第一个问题,党政办合署办公的初衷,是为了节约人力资源,可是,咱们镇的党政办,却有十个人!十个人啊!”李毅哈哈笑了一声。

        党政办一直是周厚健一手操持,党政办主任周雷就跟他家的管家似的。一听李毅的笑声有古怪,冷笑道:“怎么,李书记新官上任三把火,第一把火莫非是要裁人?”

        “不不不!周镇长误会了。我只是觉得,既然有这么多人,那为什么不干脆把党政办分开来呢?政府是镇政府办公室,党委是党委办公室,一分为二,各司其职,不是更好吗?”李毅的话一抛出来,众人这才明白他用意所在。

        这一招直指周厚健的老窝啊!党政办如果不分家,那李毅就休想指挥得动周雷那只老狐狸。一个连办公室主任都指挥不动的党委书记,又能做出什么大事来?

        周坤历来是周厚健的马前卒,此刻一见周厚健黑了脸膛,马上跳起来道:“这不妥吧?乡镇一级,事情本来就不多,党政办没必要分开!”

        李毅瞅了他一眼,再看看其它委员的表情,呵呵笑道:“差点忘了一件大事,昨天县公安局发了一纸行文下来,派出所周坤同志不再担任柳林镇公安派出所所长一职,原副所长胡继昌同志任所长一职。周坤同志将另行任命。”

        静!安静得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