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章 末雨绸缪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五章 末雨绸缪

    作品:《官路弯弯

        “年轻人啊!在柳林这种无聊之地,日子难捱哦!呵呵,看书好哇,哈哈哈!”周厚健满意的笑了,从藤椅上坐起来,说道:“后天不是要开党委委员会议吗?开!”

        “真开?姓李的还以为我们怕了他呢!”周雷有些不确定地问。www.00ksw.org

        “开!不过,不是九点,通知下去,十点!”周厚健嘿嘿一笑。

        “十点?”周雷反问了一句,随即心领神会的哈哈大笑起来。

        “都有什么人都见过他?”周厚健重新躺下,随意地问。

        “我去探问过一次,后来,胡继昌进去了,呆了有十几分钟,具体谈的什么,我不清楚。对了,从涟水新调来的那个小姑娘,倒在他房里呆了大半天。连胡继昌进去,她也没离开。”周雷细细思索,讲解得很清楚。如果李毅此刻在旁边听到,多半要气得跳脚。

        “小姑娘?年轻人当然喜欢小姑娘啰,那像我们,专门挑村姑婆娘下手?哈哈!”周厚健说到婆娘,精神立即好起来,双眼放出亮光来:“老雷,最近有没有勾搭上好货色?”

        “嘿嘿,东瓜村有个姓刘的大嫂子,身材还不错,奶大屁股圆。不过,这阵子他家男人从沿海打工回来了,不好去找她。改天得机会了,我给你介绍介绍。”周雷说到女人,伸手摸了摸光滑的下巴,一副色眯眯的样子。

        “哦,对了,今天在医院里,死了个妹子,被李毅撞见了。”周雷忽然想起似的说。

        “妹子?哦!他想管就由他去管呗!我还就怕他不管这事呢!你马上去通知各个委员,明天上午十点,记住,十点!召开党委会。”周厚健有些坐不住了,急色地起身出了屋子,寻找猎物去也。

        ※※※※※※※※※※※※※※※九点正,李毅踏着坚定的步子,走到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李毅脸色一沉,在门口顿了顿,转身来到党政办公室。

        党政办的几个同志正在闲聊,忽然见到李毅,都停止了说话。

        花小蕊起身叫了一声:“李书记,你好!”

        其它人都跟着叫了一声:“李书记好!”

        李毅点点头,笑道:“周主任呢?”

        花小蕊道:“周主任到周镇长办公室去了。”

        李毅笑了笑:“你们忙。”就往周厚健办公室来,门关着,李毅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声音:“进来!”

        李毅推门进去,见到周厚健正和周雷对坐谈笑。

        周厚健只知道新来的书记是个年轻人,但也没见过,看到李毅进来,直觉就是新来的书记,愣了几秒,哈哈笑着站了起来:“李书记吧?来来来,快请坐,哎呀,真年轻啊,看上去比我儿子还小呢!”

        李毅郁闷了一把,偏偏反驳不得,点点头道:“周镇长,你不是身体违和吗?怎么不多休息几日呢?”

        周厚健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哪里有半点病态?一听李毅此言,笑道:“李书记啊,我这病吧,老毛病了,来得快,去得也快。哈哈。”

        李毅这才转向周雷:“周主任,我叫你通知各位委员,今天上午九点开会,你通知到位没有?”

        周雷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嗫嚅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李毅郁闷了一把,偏偏反驳不得,点点头道:“周镇长,你不是身体违和吗?怎么不多休息几日呢?”

        周厚健红光满面,神采奕奕,哪里有半点病态?一听李毅此言,笑道:“李书记啊,我这病吧,老毛病了,来得快,去得也快。哈哈。”

        李毅这才转向周雷:“周主任,我叫你通知各位委员,今天上午九点开会,你通知到位没有?”

        周雷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嗫嚅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周厚健拉着李毅坐下,笑道:“这个老雷啊,年纪大了,耳朵有些背,经常出差错,他居然把李书记说的时间听错了,九点钟硬是听成了十点钟,通知大家的时间,也是十点钟。他知道错了,不敢跟你说,正跟我谈这事呢,叫我跟你说说好话,原谅了他这一次。”

        说到这里,周厚健拿眼睛的余光打量李毅的反应。

        李毅皱了皱眉头,并没有表示。

        周厚健板着脸道:“老雷,还不快去通知各位委员,迅速过来开会!”

        李毅伸手道:“别!朝令夕改,为政者大忌。既然已经通知说是十点,那就十点吧!周镇长,没事的话,我就先告辞!”

        “不送!”周厚健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

        李毅走出周厚健的办公室,可以想见,里面的两只老狐狸,此刻不定多么的得意呢!

        李毅紧紧捏了捏拳头,平静地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政治,不是请客吃饭,没有和风细雨;政治也不是谈情说爱,没有花前月下。

        政治就是斗争!

        他想起林馨说过的那句话:“政治就是对权力的追求和运用。”

        表面上一团和气,背地里杀人不见血。

        只要有利益的存在,斗争就绝不会停止,除非你手里握有绝对的话语权!

        李毅想了想,翻出通讯录,拨通了公安派出所的电话,找到胡继昌:“喂,胡所吗?我是李毅,马上过来一趟!”一句话说完,不容对方开口,就挂了电话。

        有时话说多了,反而显不出威严。果然,胡继昌一放下话筒,愣了一秒,明白过来“李毅”就是新来的书记后,就赶紧骑上所里那辆边三轮,赶了过来,一路上都在揣测和不安,不知道李毅这个新扎书记叫他去,有什么要事?

        边三轮突突吼叫着,冲进镇政府大院,刚停稳车子,胡继昌跳将下来,往李毅办公室跑上来。

        办公室门开着,胡继昌轻咳一声,里面坐着的李毅头也不抬的道:“进来吧,把门带上。”

        胡继昌应了一声,嘭的一声把门合上。

        李毅莞尔一笑,这家伙,粗线条啊,总是学不会温柔。

        “李书记,那案子……”胡继昌虽然赶得很急,但脸不红气不喘,身体素质极好。

        “不谈那个,坐吧,你先看看这个。”李毅从抽屉里拿出一张纸,递给胡继昌。

        胡继昌没有坐,他接过纸来,低头看了一眼,抬起头来,诧异地看着李毅,李毅微笑着点点头,扔过来一支烟。

        胡继昌伸手接过烟,又低头看那张纸,忽然涌上一股热血,直冲头顶,粗糙的大脸上,显出激动的潮红,啪的一个立正:“李书记,我一定不辜负你的期望!”

        李毅笑道:“十点钟的党委会上,我会当众宣布这个消息,你到时要出席!”

        “是的,李书记。”

        “去吧。”李毅笑着挥了挥手。

        胡继昌走后,李毅沉思片刻,抬腕看了看手表,又拨出一个电话:“喂,是方元成方镇长嘛?呵呵,我是李毅,嗯,你现在如果有空的话,我想去你办公室找你谈谈。你过来?好!”

        放下话筒,李毅嘴角浮起一丝微笑。

        三分钟后,方元成就走进门来。方元成是常务副镇长,四十多岁,是五个镇长中,除周厚健外资格最老的柳林干部,从村小组长做起,熬了二十几年才升到镇里当官。

        “李书记,你好。前天你上任,我恰好有事不在,没能前去迎接……”

        “不说过去的事,坐吧。”李毅递过去一支烟,笑道:“我知道,你家里老母病危,你带母亲上县城看病去了。伯母现在好些了吗?”

        方元成有些惊异,心想自己母亲生病这事,连镇里的其它领导都不知情,他一个新来的小书记,如何得知?

        “你啊,不用猜测了,熊子光熊部长,是你家的姻亲吧?他告诉我的。熊部长可是我的铁杆哥们啊!”李毅笑着给他泡了杯茶。

        “不敢劳动李书记。”方元成有些受宠若惊,同时恍然道:“今天一大早,我堂客打电话给我,说昨天有人送了果篮和红包到病房,说是李书记送的。我还在猜测是哪个李书记呢,原来是……李书记,这叫我怎么好意思啊!”

        李毅请他坐下,笑道:“大家都是同事,有什么困难,就要互相帮助嘛!今天叫你过来,是有件事情想跟你商量一下,你是主管农业工作的副镇长,对镇里的农业工作,有没有什么想法?我们讨论一下,争取到上面跑些项目下来,振兴我镇的农业经济。”

        “李书记,关于这个农业工作,真的很为难啊。两季稻谷,忙活大半年,之后农田就只能荒置,土地里除了种些红薯,基本无大用。一年十二个月,真正忙活的时间很少,没事做啊!甩正月、闲二月,哩哩啦啦到三月。年轻些的少男少女,还到沿海去打打散工,挣几个钱回来,年纪大的,就只能窝在家里头。”

        方元成谈起工作来,一扫拘谨之态,侃侃而谈,说得头头是道。

        两人一边聊,一边抽烟,一根接一根。香烟和谈话,拉近了彼此的距离。

        李毅听得很认真,完了问道:“方镇长,你说的都很有道理。请问,镇里有没有试过种植大棚蔬菜?生态种植养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