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一章 赴任
  • 第三卷 柳林风声 第一章 赴任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谢绝了组织部和办公厅派车相送的好意,独自坐巴士来到了涟水。www.00ksw.org

        涟水县的县委大院,对李毅来说,并不陌生,很快就找到了县委组织部。

        组织部办公室设在三楼,李毅站在门口,敲了敲综合办的门,引起里面人的注意,就走了进去。

        里面坐着五个人,两个男的,都是中年干部,一个中年妇女,还有两个年轻的女孩子。

        看到李毅进来,几个年纪大些的人都是各忙各的,只有一个年轻姑娘问道:“你是做什么的?”

        “你好!我来办下手续。”李毅微微一笑,把任命书递了过去。

        女孩子剪着一头齐肩发,崭齐的刘海,刚好遮到眉毛上,一双圆圆的大眼睛,黑白分明,像白雪上嵌了一颗猫眼宝石。

        她接过任命书,只看了一眼,就笑道:“你叫他本人过来才行!”

        李毅郁闷了一把,没有说话,把自己的身份证递了过去。

        “嗯?哇!你们快来看!柳林镇新来的镇委书记,居然是这个人!”女孩子夸张地叫了起来。

        另外几个人都过来围观李毅,中年妇女打量着李毅,笑道:“没搞错吧?这么年轻的伢子,就当了镇委书记?”

        两个男人的眼神里,明显充满了羡慕嫉妒恨。

        先前那女孩子甜甜一笑:“熊部长有事出去了,临行前特意吩咐了,如果李书记前来,叫我领你去梁文成副部长办公室。李书记,这边请!”在前领路,带着李毅往外边走。

        李毅听着她一口一声李书记,叫得甜美,心里有些异样的感觉,仿佛这一刻,自己才真正算是个官了!他微微一笑:“麻烦你了。”

        女孩子甩头笑道:“我叫花小蕊,你叫我小花吧!”

        “小花,你好。”李毅笑着喊了一声。

        “李书记,你初到柳林,人生地不熟,想不想找一个熟知本地风土人情的秘书呢?”花小蕊站定了脚,回头看着李毅笑。

        “唔!镇委书记不能配秘书吧?”李毅呵呵一笑。

        “说是这般说,但一把手都配有通讯员,还不是相当于秘书?怎么样?想不想要一个?”花小蕊比李毅矮了半个头,穿的又是平底球鞋,要仰头才能看见李毅的眼睛。

        “呵呵,怎么?你有好介绍?”李毅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小心思。

        “你看我怎么样?我可是地地道道的柳林人,柳林镇里发生的事儿,没有我不清楚的!”花小蕊拍了拍挺拔的胸部。

        “你?放着县委大院的工作不做,愿意跟我去柳林吗?”李毅有些诧异,乡镇上多少人挤破头的想进县里工作啊!

        “我家在柳林,我爸妈都是柳钢的工人,我想在他们身边。”花小蕊清彻的眸子里,闪着真诚的亮光。

        “你要调回去,似乎很容易吧?”李毅嘿嘿笑道:“用不着我去说这个情吧?”

        花小蕊指着一间办公室道:“他不让我走。”说着,做了个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无奈表情。说完,就走到刚才指的那间办公室门前,敲了敲门。

        里面传来一个声音:“进来!”

        花小蕊推门进去,说道:“梁部长,李书记来了。”

        “李书记?哪个李书记?”梁文成一时没反应过来,心想县里面没有姓李的书记啊!

        “是柳林镇新任党委书记李毅同志。”花小蕊笑着解释了一句,把李毅的材料递了过去。

        李毅走了进来,笑道:“梁部长,你好。”

        李毅偶尔也抽抽烟,知道下面的干部,十个有九个是烟民,来之前特意把在京城爷爷处顺的小熊猫烟带上了,此刻正准备去掏烟时,却见梁文成看着李毅的任命书,冷笑道:“黄毛小儿,也能当党委书记?柳林镇那么多老同志,闹起情绪来,哪个来照顾?真是乱弹琴!”

        李毅掏烟的手停顿住了,皱着眉头看着梁文成:“梁部长,请问你刚才的话,是对我本人不满呢,还是对省委组织部的任命不服?”

        梁文成讥讽地笑道:“哟,你年纪不大,倒学会了顶嘴!我告诉你,甭管你是哪里来的干部,到了涟水这一亩三分地,你就得服我管!省委组织部怎么了?他乱安排人下来,抢我们柳林镇委书记的位置,夺了我们任命干部的权力,还不许我发几句牢骚?”

        李毅平静地说道:“梁部长,你如果有什么怨念,可以向省委组织部提出来,但是,我既然已经被委派了这个职务,就请你盖个章,帮我把手续办结了吧!”

        梁文成将李毅的材料往桌上一扔,右手用力一挥,说道:“柳林镇党委书记,我们涟水早有人选,如今你平白无故的从上面空降下来,完全打乱了我们的安排,你叫我们怎么对下面的老同志交待?”

        “怎么交待,那是你的事——如果需要交待的话!”李毅反唇相讥。

        “你这个小同志!我知道你们这批人,都是刚从学校放出来的,志高才疏,野性不驯。理想高远,能力低下,说得头头是道,办起事来毛毛躁躁!你连基层工作经验都没有,怎么能当好这一镇书记呢?”梁文成一边说着,一边将头摇得像拨浪鼓。

        李毅冷笑道:“梁部长,你推三阻四,到底意欲何为?给句痛快话!”

        “你既然来到我们涟水,就是我们涟水的干部,就得归我们涟水县组织部管!这样吧,我帮你调整一下工作,调你到县林业局去当个局长,也是正科级干部,天天坐在办公室里,生活在县城里面,比那乡下地方,快活百倍了!怎么样?”梁文成坐下来,抄起桌上的烟和打火机,抽了一根点上。

        “对不起,我不接受,除非省委组织部另外下委任书!”李毅毫不犹豫,丝毫不给这个梁副部长面子。

        “哟!”梁文成没想到一个后生小子,居然如此强势,手指不停的重重地敲在桌面上,一双黄浊的小眼睛盯着李毅,张开嘴巴,露出满口被烟熏得焦黄的牙齿,连珠炮似地数落李毅,嘴角的香烟,一直沾在嘴皮上,随着他说话的频率,起伏震动,细小的火苗一闪一闪,烟灰丝丝飘落。

        花小蕊看不过去了,提醒了一句:“梁部长,李书记可是上面安排下来的!”

        梁文成瞪了她一眼:“上面安排的怎么了?还讲不讲组织原则?一个科级职位,是县管职位,不是省管职位,他们也要伸手,那还要我们县一级的组织部门做什么?还要市一级的组织部门做什么?”

        李毅可不想跟他绕这个弯弯绕,抓起自己的材料,说道:“你爱办不办!我先去柳林上任了!你想通了,再去柳林找我办吧!”

        “你!你目无组织,目无纪律,目无上级!”梁文成见李毅居然还这般顶嘴,恼羞成怒。

        李毅道:“梁部长,我只是听从组织安排,前来上任,请你办个手续而已,反是你百般阻拦。现在到底是谁目无组织,目无上级?我还想请问一句,县林业局的局长,是你能说任命就能任命的吗?这样的决定,是你一人之见,还是整个涟水县常委会的决议?”

        梁文成被李毅一顿抢白,特别是当着花小蕊的面,更感颜面尽失,正想发几句飙,给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松松皮。

        门外传来一声大喊:“是不是李书记上任来了?”

        随着话声,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正是涟水县组织部长熊子光。

        熊子光满面春风,看到李毅,笑着伸出手,握住李毅的手,使劲的摇晃:“哎呀,李老弟啊,上次一别,想煞老哥哥了,上次犬子之事,多亏你帮忙啊!一直想请你好好喝上一杯,只是不得时机,现在好啦,你来到我们涟水县了,我们以后有的是机会相聚啊!”

        旁边的花小蕊和梁文成听了这话,都有些吃惊。

        熊子光的儿子在三江市工作,最近调入了市政府办,这事县府上下无人不知,都说熊部长好手段,人缘广大,没想到竟是这个年轻人牵的线,搭的桥!

        李毅却只是淡淡一笑:“熊部长,你太客气了,举手之劳而已。”

        熊子光哈哈笑道:“哎,老弟,叫部长多见外,叫声老哥,不喜欢的话,就叫我老熊!我爱听!哈哈,对了,薛县长特意叮嘱我,你来之后,叫我给她汇报,她要亲自来迎接你!”

        李毅连忙表示不敢,还是他过去拜访薛县长为宜。

        梁文成的眉头剧烈的跳了跳,这个年轻人,到底什么来头?

        李毅掏出烟来,敬给熊子光:“熊哥,以后我就是你手下一个兵了!”顺便也递了一根给梁文成。

        梁文成本想拒绝,但看到那根烟的特别之处,硬是愣了三秒,有些发颤的接了过来。

        这根烟的特别之处在于,过滤嘴很长,比烟丝还要长!

        国宝熊猫的图标,也很抢眼!

        这可是南巡首长的特供烟啊!

        梁文成整个脑袋都在嗡嗡作响,这小子,什么人啊!得罪了他,还有好果子吃?

        李毅似乎知道他会有这种反应,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