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3章 政治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103章 政治

    作品:《官路弯弯

        此刻,那张脸竟和眼前这张如描似绘的脸,重叠在了一起!

        李毅惊骇得差点跳将起来,这一刻,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古怪而离奇。www.00ksw.org恍如隔世的李毅,一时间竟然分不清自己身处何世。

        太诡异了!

        “李毅,你怎么了?”林馨看着脸色瞬息万变的李毅,有些微讶的问道。

        正在这时,李政宇走了过来,老远就笑道:“呵呵,林馨,你来了。怎么样,你们聊得还顺利吧?”

        李政宇爽朗的阳刚大笑,将李毅从思忆中拉了回来,他平复了一下心情,微笑道:“对不起,林小姐,我刚才有些失神。”

        李政宇笑着坐下:“林馨,李毅这小家伙啊,就是有些神经兮兮的,你别被他吓着了。”

        林馨笑道:“要说吓着啊,我早被他吓了几次了。第一次就是海都机场那事,后来,在参事会议上,我看到他这么年轻一个人,面对着总理和那么多政界显要,侃侃而谈,还真被他的大胆给吓着了。再后来,我听说了他在钢铁峰会上的表现,啧啧,不得了,我就想吧,这小子,不是普通人类!”

        李政宇哈哈大笑:“同意!”

        三个人聊着李毅的往事,气氛一下子就融洽起来。

        李政宇看两个年轻人聊得投机,一看手表道:“哟,差点忘了,我还有个重要的约会。你们聊着,我先走了。”

        李毅和林馨会心的一笑,表示理解李政宇心里想的那点子歪歪心思。

        李政宇一走,李毅和林馨的谈话就变得自由多了。李毅发现,林馨懂得知识很多很广,个性随和而很有主见,外表美丽而内心善良。这样的女人,简直可以用完美来形容。可是,李毅一想到后世她那张惊艳绝伦却略显颓废的脸,就忍不住猜测,这个女人,在以后的日子里,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在那样的一个夜晚,会独自驾车狂奔,将李毅撞死!

        那么,今生的相遇,又是为了什么?是偿还往世的宿债?

        还是,那场车祸的发生,就是为了让李毅穿越到今生来与她相遇?

        因为,原本在这个世界上,今生的李毅应该死了,与林馨是不可能有任何交集的。

        想着想着,李毅觉得天道冥冥,不可思量,干脆弃之不想。

        “你又在思考什么大事情?”林馨抿嘴笑道:“我看你眼神闪烁,在想什么呢?”

        “我在想你。”李毅实话实说。

        林馨微嫌白晢的脸上泛起两团红晕,她轻轻哦了一声,含笑问道:“你在京城还要住多久?”

        李毅知道刚才的话让她误解了,但他不想解释,他也根本无从解释,总不能把重生的真相告诉她吧?

        “还住上三四天吧,一些老前辈家里都得去走访走访。”李毅笑道:“你呢?我还没请问,你是什么职业。”

        林馨道:“我现在还没毕业呢,在读研。”

        “学的绘画?”

        “不,绘画只是我的业余爱好,那是妈妈从小教我的。”

        “哦,你学的是什么专业?”

        “你要不要猜猜看?给你三次机会。”

        “嗯,外语?”

        “不是。”

        “跟我一样学的是中文?”

        “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李毅呵呵笑道:“还真难猜测。你总不会学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吧?”

        林馨讶道:“还真被你蒙对了!我现在在中央党校进修,主修政治学,马列主义的政治学说是政治理论的重要课程,也算是我的专业课程之一吧。”

        李毅半晌没反应过来,经验有时会害死人啊!

        林馨笑道:“怎么,觉得不可思议?”

        “有点。”李毅笑道:“你一个姣美的女子,怎么会对政治学感兴趣?”

        “政治有分男女吗?”林馨道:“在亚里士多德之前,讨论政治学的问题是和伦理学的探究分不开的。柏拉图在《理想国》中,把个人的正义和国家的正义问题,亦即伦理和政治问题,混为一谈,到了亚里士多德的《政治学》,便把两者截然分开了。他对于伦理问题的探讨,另有一部《伦理学》。你今天想和我探讨政治学呢,还是伦理学?”

        李毅举双手投降:“我对政治啊,那是七窍通了六窍,你还是饶过我吧。”

        林馨道:“你身在公门,志在仕途,却说对政治一窍不通。你不觉得,这就好比一个喜爱玩水的小孩子,掉到了大海中间却说自己不会游泳吗?”

        李毅唔了一声:“有点这感觉。那么,我还真的要请教林硕士,政治学,它是怎么一个概念呢?”

        林馨道:“用你们当官的话来说呢,政治就是对权力的追求和运用。”

        李毅没想到她解释得这么直白,不过,他还真被她勾起了兴趣:“那用你们的话来说呢?”

        林馨笑道:“用马克思主义政治观来说,政治就是一种特定的社会关系,是阶级社会中的公共权力问题。这么说是不是很枯燥?”

        “不,我听得懂,你继续说。”李毅在政治理论方面,的确十分贫乏,好不容易有个大美女愿意免费给他讲课,他乐得多学。

        林馨便把她在学校里学到的知识说出来跟李毅分享。

        两人谈到夜色深沉,这才依依不舍的起身离开,并且约好下次再聊。

        林馨自己开车来的,一出神韵的大门,便道:“李毅,坐我的车,我送你回去吧。”

        李毅没有拒绝,跟着她来到一辆红色的宝马前,一看那车子的型号,李毅笑了:“宝马Z1,有意思!”

        林馨道:“一辆车而已,有什么意思?”

        “我也有一辆一模一样的。”李毅道:“你说巧不巧?”

        “是吗?”林馨道:“这是我姑姑送我的,自从她去了德国后,对德国的车子,夸得那叫一个没谱。”

        李毅道:“我来开吧。”

        李毅记性不错,这条路虽然只跟李政宇来过一次,但一个优秀驾驶员对路线的敏感,让他很轻易的就将车开到了李家门口。

        “不进去坐坐?”李毅邀请她。

        “还是不了,改天吧。”林馨微微一笑,上车开走了。

        “真不错!”李元逍不知什么时候站在李毅身后。

        “是挺不错。说老实话,她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完美的。”李毅叹了一声,今天的事情很离奇,说是巧合也罢,说是命运的安排也罢,总之,他有一种很强烈的预感,自己这一生,和这个女人将有割舍不断的情缘。

        李政宇也走了出来,问道:“你们聊得怎么样?聊了大半天呢,都聊什么了?”

        “政治!”李毅实话实说。

        李政宇和李元逍都是一副你唬谁的表情。

        真话向来缺少忠实的听众,这现象实属正常。李毅见惯不怪。

        李元逍笑道:“小毅啊,这我就要说道说道你了,放着这么一个世间罕见的美女,你就不心动?不情动?不蠢蠢欲动?”

        李毅道:“小叔啊,是不是要我一见面就跟人家制造点人命案子出来,你才开心啊?”

        李元逍道:“正解!”

        李毅回敬道:“要不要我们到爷爷面前去谈谈女人的问题?”

        李元逍马上求饶:“好小毅,不拿你开心了!走,我还要跟你聊聊经济问题呢!”

        李政宇摇头叹道:“小毅啊,你白天聊政治,晚上聊经济,你不嫌累得慌吗?走,去跟娟儿他们玩玩吧。世龙和小芷盼你一天了,都怪我把你给拐跑了呢!”

        李毅道:“小叔,经济的事,我们睡觉前再聊。我先去玩会。”

        李老爷子最近身体违和,晚上歇得早,几个妯娌围在一起说笑,年轻一辈的正在另外一间房里玩象棋。

        李世龙见到李毅,就喊道:“李毅快来,我们都下不过吴杰。你来杀杀他的威风。”

        李芷正跟吴杰对战呢,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下一步该怎么走,喊道:“李毅快来救我。”

        李毅谦虚的道:“这个象棋嘛,我还真的不太懂。”

        李娟刚刚输给了吴杰,正在观战,这时冷嘲热讽道:“我就说嘛,他顶多也就下下围棋,你们真以为他是天才,样样精通呢?比起象棋来,他只怕连我都不如!”

        李毅不想跟她一般见识,何况都是自家兄妹,没必要争个生死高低,便大度的笑道:“对,娟儿的象棋最厉害!”

        吴杰闷声道:“胡说!她刚输给我了!”

        吴豪在旁边兴风作浪:“我弟的棋艺,在李家绝对要数第一!无人能及!某些人自诩天才,却连一战的勇气都没有。乡巴佬就是乡巴佬,出不了台面。”

        李世龙骂道:“吴豪,你说什么呢?你别满嘴喷粪!我们李家的人,什么时候轮得着你来说事了?你再敢说一句,我立马揍扁你丫的!”

        吴豪顶了一句:“我就再骂两句,你能把我怎么样?乡巴佬!乡巴佬!”

        李世龙脾气暴躁,早就忍耐不住,挥起拳头就往吴豪脸上打去。吴豪也不怕他,伸手一格挡,另一只手捏紧拳头就挥了过去。

        吴杰兄弟情深,抓起棋盘就往李世龙脑袋上砸:“我操你妹,你敢打我哥!”

        李芷和李娟一见打了起来,在旁边哇哇叫嚷着劝架。

        李毅大步上前,一把一个,两下就将吴氏兄弟拉开,冷笑道:“你们两人一起上,谁输了谁就学狗叫,怎么样?”

        吴豪擦了一下鼻子:“比什么?打架?”

        李毅把棋盘捡起来,啪的一声放在桌子上:“下象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