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八章 就在此刻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八章 就在此刻

    作品:《官路弯弯

        “你出息了!有种你先打死我!”梁萍双手叉腰,护在洪涛身前,怒视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儿子。www.00ksw.org

        郭小天手发抖,嘴唇张开,喘着粗气,很不甘又很无奈地吼了一句:“妈!你让开!”

        梁萍没有动,只是看着郭小天,郭小天妥协了,悻悻然放下板凳,粗浓的眉毛皱成了一团,眯着的双眼,向外喷着火。

        这时,洪涛做了一件大家都想不到的事,他推开身前的梁萍,两步走到郭小天面前,狠狠一拳,击在郭小天脸上,郭小天脑袋嗡嗡作响,一阵眩晕,身子晃了两晃,嘴巴一甜,鼻子里流出的血,进了嘴里。

        郭小天稳住身形,啊的一声吼叫,像头受伤的雄狮,爆发出终极凶猛,拦腰抱住洪涛,腰身一用力,将他拱翻在地,坐在他身上,左手死死掐住他脖子,右手抡起碗大的拳头,奋起全力,对着他脸门,一击而下。

        “呯!”一拳击实了,却打在梁萍的胳膊上,原来,梁萍生怕郭小天把洪涛打坏了,居然伸出一只手臂,硬生生替洪涛挡了这一拳。

        郭小天这一拳在愤怒中之中使出,全尽了全力,俗话说,拳怕少壮,郭小天正当少壮,一拳之力,可想而知!梁萍哎哟一声,左手握住右臂膀,裂着嘴角,吸着冷气。

        郭小天一看妈妈受伤,恨恨的丢下洪涛,去扶老妈,却被梁萍啪的扇了一个巴掌:“你个死小子!你想做什么?”

        “妈,是他先打我的!”郭小天两行泪水喷涌而出,受外人再多的委屈,他也不曾哭泣,但被老妈打了一耳光,却是伤心难过。抓起板凳,在众人喝叫声中,用力砸向了窗户,窗户玻璃应声而碎,散了一地碎片,晶亮的玻璃渣子,在阳光下反射出冷光。

        这声脆响,震动了整个院子,人们纷纷探头,打听是哪出事了。

        郭兴国走到窗边,冲外面喊了一嗓子:“没事,没事,窗玻璃碎了。”众人这才收起好奇心,继续自己的故事。

        洪天明没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一步,这种情况之下,再谈儿女之情,似乎不太恰当了,重重的冷哼一声,道:“小涛,我们走。”

        梁萍急道:“对不住啊,小孩子不懂事。明天我带小玲去你家,给小涛赔礼道歉!”

        “再说吧!”洪天明挥了挥手,摔门而去。

        洪涛临走前,还冲郭小天示威的扬了扬下巴。

        郭小天恨恨地道:“妈,为什么这么委曲求全!”

        梁萍拿来毛巾,给他擦着脸上的血迹,柔声道:“疼吗?”

        “我心疼!”郭小天扭过头去。

        “孩子,你也知道,妈妈是在委曲,为什么委曲,还不是为了求全?求的什么全?我们一家人的安全!你想想,如果你今天真把那洪涛打了,爸爸妈妈丢了工作还是小事,若是他家告到公安局,把你抓走了,如何是好?”梁萍苦口婆心地解释。

        郭兴国正在扫着地上的碎玻璃,闻言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郭小天听是听懂了,但是满脸的不忿,只是将仇恨深深埋在心底,不敢再在父母面前显露。

        梁萍看了看挂钟,忧虑道:“小玲怎么还没回来?”

        郭兴国道:“就让他们多呆一会吧!就算真要分手,你以为是菜市场买猪肉,谈好价钱,拿了猪肉就走?”

        梁萍一窒。

        郭小天愤怒地说:“我看那个洪涛,真不咋的,我姐这样的人物,要真嫁给这小子,太遭罪了!”

        梁萍默默不语。

        郭兴国一扔扫把,发狠话道:“干脆,这半死不活的工作,我们都扔了算了!为这种人赔上女儿,不值当!”

        梁萍讥笑道:“说得轻巧,你拿什么去买饭吃?我们都饿死算了?”

        郭兴国却似下了决心,过来坐下,掏出烟来,点上一支:“活人还能叫尿给憋死?我看那些下岗的职工,也没见饿死啊!现在都三个月没发工资了,这跟下岗又有什么分别?”

        梁萍扳着指头数着:“下岗的哪个过得好啦?你算算看!老周家,老宋家,老李家,老王家?你街坊四邻打听打听去,他们哪个过得好了?天天靠着那点补助,混日子呢!”

        “我们可以学做生意嘛!”郭兴国的兴致一落千丈:“去街边摆个早餐摊子,总也能养活一家人吧!”

        梁萍嘲讽道:“你能落下这老脸去街边蹲摊子?你去蹲一个我看看?再说了,就凭你卖几个包子,就能养活这么一大家子人?”

        两人争吵来争吵去,就是没个结果。

        郭小天闷声道:“我出去走走。”

        梁萍上前拉住他道:“你先别忙着出去。你脑瓜里想些什么,我还能不清楚?你想找你那些不三不四的朋友,去报复洪涛,是不是?”

        郭小天道:“妈!”

        梁萍便道:“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里给我呆着!”

        郭小天闷声应了一句。郭兴国拉着梁萍进了里房,继续他们永远也没有结果的争吵。

        郭小天躺在沙发上,生着闷气,今天的事,给他的触动很大。那个洪涛的可恶面目,那趾高气扬的神色,总在眼前晃悠,郭小天双拳不停地向空中击打,想象着洪涛就隐蔽在这空气里,正被他打得落花流水。

        同样烦闷着的,还有李毅和郭小玲。

        郭小玲虽然什么都没有说,李毅却明显感觉到了她的变化。

        李毅开着车,在三江市大道上慢慢开着。郭小玲指着前面道:“今天我不打算回去了。找个好一点的酒楼吧,前面就是三江宾馆,那是三江最好的宾馆了。”

        李毅点点头,往前开了一点路,果然看到了三江宾馆的招牌。

        李毅的车子,还是挺醒目的,挂的又是省城牌子,酒店的保安和服务员,都对李毅很恭敬。

        李毅当然清楚,这三江宾馆,多半是政府或市委下的产业,这些人见惯了官场人,见到省城来的小车,自然会高看一眼。

        李毅开了一间贵宾房,在服务员的带领下,坐电梯上楼。

        三江宾馆有五层楼,这在当时的三江市,算是高楼了。房间在四楼,两人进屋之后,李毅笑问:“今天要我陪你在这里睡呢?还是叫我回去?”

        郭小玲红了脸:“谁陪你睡啊!当然回去!”

        李毅笑道:“那我先回去了。”笑着,就走到了门口。

        郭小玲忽然从后面扑上来,拉住了李毅。

        “李毅,留下来吧。”她轻声说道,声音有些哽咽。

        他们还有许多事情没有做,除了接吻和上一次的失误,他们连对方完整的**都没见过,他们也没去过海边漫步,也没一起做饭吃过,也没一起亲热过,也没一起看着了孩子出生,看着他长大……

        “怎么了?”李毅转过身,温和的拍拍她的肩膀。

        郭小玲却突然抱住他,将头紧紧贴在他光滑的胸前,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这才心里安稳下来,毕竟,两个人还在一起,彼此的心身,还都属于彼此。

        “李毅,要了我吧,就现在,就此刻!”郭小玲抬起头,却不敢睁眼看他。

        李毅惊呆了,半晌没有说话。

        郭小玲说这话,太不正常了!

        “小玲!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一定有事,这是李毅的直觉。

        “没事。我就是想把自己给你!很想很想。”郭小玲梦呓一般说着话,但是语气坚定,不容李毅置疑她的清醒程度。

        “我不是不想,其实,我很想的……”李毅艰难的吞了一口口水,抚摸着她的后背:“可是,你真的想清楚了,我们可还没有结婚……”

        “这不是男人拒绝女人的理由,这是女生对付不喜欢的男生,才用的借口。你可能不知道吧,以前我们班上,好多女生,其实都跟男生发生过这种事情呢,一到晚上,宿舍谈得最多的,就是这种事。就连孙蕙,也早在大二时,就跟一个高年级的男生睡过了。你可不许去乱说啊!”郭小玲在为今晚的疯狂寻找依据与安慰。

        “啊!那她在毕争光面前,还这么装逼!我得点破老毕才行。”李毅真正吃惊了,看来,是自己太过纯洁啊!

        “也不是装啦!不过,你们男生,不都喜欢这一套吗?越是装清纯的,你们越趋之若鹜。反而是那些轻易被你们得到的,就弃之如敝屣。孙蕙就是如此,那个男生自从得到她的初夜后,就再没找过她,嫌她太过轻浪。”郭小玲听着李毅的心跳,嘴角浮起一丝微笑,这家伙,嘴里说不要,心跳却越来越快,出卖你的想法了吧?

        李毅已经有些意乱情迷了,但几十年的人生经验,毕竟不是白活的,理智地道:“我去买套套!”

        郭小玲拉住他的手:“不用。”

        “万一……”

        “没有万一,今天是我的安全期。”

        “啊!”李毅喜不自禁,三下五除二,就脱掉裤子:“一起洗吧!鸳鸯浴哦!”

        郭小玲虽然有志给她一切,却放不下少女的矜持,羞道:“不行,你先洗。”

        李毅嘿嘿笑着进去洗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