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七章 狗血的情敌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七章 狗血的情敌

    作品:《官路弯弯

        【PS:为了阅读的连贯性,今天两章合一章发了,6000多字的大章,求收藏和推荐票。www.00ksw.org】

        “什么目的?你的意思,还不就是哄我上床?”郭小玲笑道:“妈,我已经长大了,老大不小了,不再是个懵懂的小女孩!你放心,我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那他家里都是做什么的?”这才是梁萍最关心的事。

        “他家里条件一般般吧。他爸在他出生后就死了,他妈以前是做零工的,现在在家,没做事。”郭小玲实话实说。

        “你说什么?”梁萍一副你别骗我的表情:“那他买东西的钱哪来的?借的?还是抢的?他的车哪来的?借的还是抢的?”

        “他说是他自己赚的。”郭小玲越说越郁闷,老妈怎么老是纠缠这些无所谓的问题啊!

        “你信他?你们是同学吧?你们一般年纪,一般学历,你去赚部车子给我看看?”梁萍冷笑。

        郭小玲顿时语塞:“妈,这都哪跟哪,人和人,能比吗?李毅是天才级的人物!所以我才觉得,他了不起嘛!”

        “糊涂!这事我坚决不同意!太不靠谱了!”梁萍立马就得出决定,并以此决定影响女儿的一生幸福:“同年夫妻本来就不好,还是一个这么不靠谱的人,你说说看,能行吗?还有,他爸是不是病死的?”

        “好像是吧。”郭小玲气道:“我的事情,我自己做主。”

        “轮不到你做主!除非我死了!我告诉你,那病都是有遗传的!万一他跟你生了孩子后,也一命呜呼了,你怎么办?还有,她妈一个打零工的,哪来的钱供他这么挥霍?败家子!这钱不是抢的,就是借的!这么点大,就敢借这么多钱,将来你们怎么过日子?不行,等下你就去跟他说,你们的事,吹了!”

        “我不!我就喜欢他!他从进校开始追我,我都没同意,可是,那天他为了救我,连自己命都不要了,这样的男人,我觉得值得跟!”郭小玲气得站了起来。

        “傻瓜!结婚过日子,又不要拼命!总之一句话,就是不行!你不说,我去跟他说!”梁萍说话**的。

        “妈!”郭小玲叫道:“不准你说他的坏话!我就喜欢他!我不管他有钱还是没钱,钱是怎么来的,就算是偷来的抢来的,我也陪他去坐牢!我也不管他有病没病,能活多久,他要比我早死,我就每年清明给他去上坟!总之一句话,我就喜欢他!那天,当他躺在医院里,昏迷不醒时,我就在心里暗暗发誓,如果这个男人醒过来了,我就嫁给他!一生一世!”

        两人吵闹的声音很大,房子的隔音效果又很差。外面的坐着的三个人,都听到了郭小玲歇斯底里的喊叫声。

        三个人有些尴尬的坐着,一时都没人说话。

        郭兴国将电视音量调大,一边笑道:“李毅,吃点瓜子。”

        李毅笑道:“谢谢叔。”心里却是翻江倒海般不平静。他没想到,郭小玲平时嘴里不说什么情情爱爱之事,但心里竟然对他这般深情。

        郭小天凑近李毅,李毅笑着抛了根给他。郭小天轻声道:“原来你就是那个救我姐的男生啊!呵呵,我挺你!李毅,你可要加油了,现在追我姐的人挺多的。追得最厉害的一个,就是毛巾厂厂长洪天明的儿子洪涛,这个人长得肥头大耳,粗看上去,跟电视里那个猪八戒差不多,我最讨厌他了,长得丑也就算了,偏偏还爱显摆,架子老大了!”

        李毅点点头,他很喜欢郭小天,尤其在他说出这番话后,对他更多了几分好感。

        郭兴国为人比较内向木讷,不善言辞,跟李毅顺便聊了几句,就没有什么话说。李毅倒很健谈,渐渐挑起了郭家父子的谈兴,三个人在外间有说有笑的。

        里屋,母女俩正在唇枪舌剑,为了守卫各自的幸福理想而战斗。

        “不行!他救你,你可以报答他,但用不着以身相许!那是恩情,不是爱情!”梁萍挨着郭小玲坐下,拉着她的手,语重心长地道:“孩子,你还小,没经历过,不知道什么是婚姻,什么叫过日子!相信妈,妈是过来人。”

        郭小玲赌气不理她。

        梁萍拍着她的手,笑道:“洪涛那孩子,比你大三岁,大学毕业后,进了市政府工作,短短几年功夫,就从一个办事员,升了股级干部,听说马上就是副科级干部了,还经常跟市长出差呢,那小伙子长得蛮帅气,人又精神,踏实,肯干!有前途!妈知道,他一直在追求你,你呢,老是躲着他。我倒觉着吧,洪涛这孩子不错。前阵子洪厂长还跟我唠嗑,说我家养了一个好闺女,是三江市的一枝花呢!说是要给自家儿子说个媒,问问我的意思。”

        “什么!原来,你在这等着呢!”郭小玲抽出手来,气得花枝乱颤:“我的事,不用你们操心!”

        “什么叫你的事?你不是我肚子里爬出来的?我不操心?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就不要用我们操心啦?供你吃,供你穿,供你上大学,你以为我容易吗?这几年,为了供你上大学,我跟你爸,几个月都没闻着肉味了!辛辛苦苦省下钱来,全寄给你当学费和生活费了!你现在敢说不让我们操心啦?你在学校,就学习这么孝敬父母的?”梁萍说着,鼻子一酸,越想越伤心,越说越觉命苦,眼泪止不住就往下流,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哭得很惨。

        郭小玲心软了,抱住妈妈,拍着她的背说:“妈,你别伤心,我现在不是工作了吗?我一定好好工作,努力赚钱,将来一定好好报答你们。”

        “工作?你以为现在工作就那么好找?多少人都下岗了呢!若不是洪厂长看中了你,你能进我们厂?说不定我和你爸也早下岗了!孩子,听妈的话,妈不会害你。洪厂长说了,只要你同意,他会想办法把你弄进政府单位去,吃国家饭,金饭碗,不怕下岗。他还答应了,你们一结婚,他就送你们一幢房子,一辆小汽车做嫁妆,同时,还答应解决你弟弟的工作问题。孩子,你想想,我家这么几个人,全靠你呢!再说了,那个洪涛,比这个李毅没得差!这么好的人家,你打着灯笼,也找不到啊!”

        “妈!我,我只喜欢李毅!我都答应他,做他女朋友了。”郭小玲心里十分纠结,一方面,不想伤妈妈的心,另一方面,更不想离开李毅。

        “你不说,我去说!”梁萍为了女儿的幸福,那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

        “妈!”郭小玲拉着她的手撒娇。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小玲,听妈的,没错。”梁萍狠心地道。

        “妈!”郭小玲拖住梁萍的手,痛哭失声。

        梁萍脸色一缓,抚摸着女儿的秀发道:“小玲,妈这是为你好啊,当初,妈若不是一时糊涂,狠不下心,离不开你爸,现在又何至于过这种人不人狗不狗的生活呢?”说到这里,脸色更加坚毅。

        “妈!李毅很厉害的,你不知道,他真的赚了很多钱!而且,他现在还在省政府工作……?”郭小玲生怕梁萍现在就冲出去赶走李毅,赶忙替李毅说好话。

        梁萍打断她道:“我不管他怎么样!反正我就看中了洪涛。你现在就出去跟他断了!”

        郭小玲感觉就像做梦似的。前一刻,她还和李毅相亲相爱,这一时,却要劳燕分飞!作为一名当代大学生,郭小玲最看不起的,就是电视里和言情小说中,那些个柔弱小姐,没有主见,全凭家长做主,心想自己的爱情和婚姻,绝对要自己做主,绝不听父母之言。可是,事到临头,竟是如此这般的事与愿违!

        郭小玲擦干眼泪,执着的道:“妈,你的话我不会同意,我就算再死一次,也要跟李毅在一起!”说完,她拉开门就冲了出去,梁萍气得直喘粗气,只得跟了出来。

        李毅正和郭兴国谈得兴高采烈,连郭小天也在旁边哈哈大笑,气氛很是融洽。

        李毅看了看郭小玲,笑道:“这才多久不见,母女情深,也用不着这般哭鼻子吧?”

        郭小玲勉强笑了一笑。

        郭小天为了活跃气氛,笑道:“姐,今天你只能睡外面沙发啰,我要跟姐夫睡一屋!”郭小天很喜欢李毅,大方又幽默,跟他聊得来,有意偏帮他。

        郭小玲看了梁萍一眼。梁萍瞪了她一眼,挤出笑容道:“屋子小,太挤了,要不这样,兴国,你带李毅到厂招待所开个房间吧,反正就在街对面,方便得很。”

        李毅在市招待所有房住,但这时却笑道:“没事,我从小也是吃苦长大的,挤一挤没事。只要小天不怕被我踢下床就行!”

        郭小天呵呵笑道:“我才不怕呢!你虽然比我高一点,可我比你强壮多了!我告诉你,我睡觉也不老实的,你别被我踢坏了屁股哦!”

        郭兴国也道:“去外面太不合适了,招待所那里我知道,被子床单什么的,都脏得很,根本不是人睡的地,李毅,就睡这里,金窝银窝,不如自家的狗窝。”

        梁萍翻了翻白眼,合着这一家子,都被李毅蛊惑了?只有自己是清醒的?不行,今晚无论如何不能留李毅过夜,睡一觉事小,但风传出去,败坏了女儿名声,那就事大了。

        “你们别瞎说!李毅远来是客,那有让客挤床的理,招待所太脏,那就找个宾馆!”梁萍望着郭小玲:“你爸懒得出门,你就去帮李毅找一家宾馆住下。”

        李毅听出点味来了,再看看两母女的神形,心里猜测了几种可能。

        李毅一直很自信,至少对郭小玲,是信心满满的,他觉得和郭小玲的爱情,除非两人闹了矛盾,否则根本没有可能分开。

        李毅体谅到郭家的难处,也想跟郭小玲单独相处,问问她出了什么情况,于是笑道:“不用客气了,其实我这次来三江,是来公干的,在市招待所开了房间,这样吧,我下午还有工作,就不打扰了。”

        郭兴国还待再说,想留李毅吃完中午饭再走,却被梁萍狠狠一眼给瞪了回去。

        郭小玲道:“我送你。”

        李毅点点头,礼貌地跟郭家人道别,说改天再来拜访。

        门一关上,郭兴国就摆脸色道:“老婆子,你是不是吃错药了?你叫李毅出去睡,这算哪门子事情?”

        “你懂什么!我的意思还不明白?我跟小玲说好了,叫她跟李毅摊牌,分手!”梁萍一语惊人。

        “什么!”郭兴国和郭小天两父子,半天没转过弯来。

        “凭什么啊?”郭兴国怒道:“这是女儿的事,你插什么手啊?你当现在还是封建社会?我不同意!”

        “你不同意?管用吗?”梁萍轻轻巧巧一句,将郭兴国顶了回去。

        郭兴国忍下怒火道:“李毅这孩子不错!”

        郭小天也为李毅说话:“是啊!我觉得他当我姐夫,挺好的!”

        “李毅是不错,但是不适合我们家小玲!”梁萍斩钉截铁地道。

        “哪里不适合了?鞋子适不适合,只有脚知道!你不是小玲,你不能替她做主!”郭兴国道:“我听了你一辈子话了,这一次,我决定不听了!我绝对支持女儿!”

        郭小天举了举双手:“我举双手赞成!”

        梁萍吼道:“那你们就去喝西北风吧!洪天明那个畜生,已经找我谈话了,如果我们不同意女儿的事,就让咱们三个都下岗!”

        说完,掩着脸,轻轻抽泣。

        郭兴国和郭小天都不言语了,像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李毅和郭小玲出了门,李毅伸出手,拉住她微凉的手,轻轻一拉,将她拉近了,问道:“怎么了?你妈跟你说什么了?”

        郭小玲摇了摇头:“李毅,没人可以把我们分开。”

        李毅呵呵一笑:“相信我,我会处理好一切!”正想亲她一下,下面有人声传来:“就是上面!小涛,待会见了郭家人,架子端起来,不要怕羞,这些工人,你越在乎他们,他们尾巴越翘,你越端架子,他反而怕了你,敬了你!”

        一个带点奶油气的男声道:“爸,我懂!那郭小玲,长得真俊俏!可惜啊,对我爱理不理,气死我了!”

        郭小玲知道是洪家父子来了,听了这话,心里一阵发冷!见李毅有些怕羞的放开她,她反而倔脾气上来了,抱着李毅的腰,主动的将双唇送了上去。李毅微一错愕,嘴巴已经被郭小玲堵了个正着,自然是反客为主,热情的拥吻。

        洪天明父子一上楼梯,正好看到这香艳的一幕,把父子两个惊呆了!

        郭小玲根本不理他们,拉着李毅的手,径直下楼去了。

        洪涛胖胖的身子颤抖着,肥脸上一双小眼睛,被肉挤得看不见眼白,只见两颗小黑眼珠子,像刀片似的盯着李毅。

        洪天明皱着眉头,眼里闪过一丝愤怒:“走,我们去她家,找她家人理论去!”

        两人怒冲冲地来到郭家门口。

        洪天明伸出拳头,嘭嘭嘭的砸着门。

        郭兴国正耷拉着脑袋生闷气,听见这拆门一般的敲门声,没来由就起了一股邪火,腾的起身,拉开门,正要骂那敲门人几句呢,洪天明肥胖的身体已经挤了进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通数落:“我说郭兴国啊郭兴国,你家女儿也太没有家教了吧?大庭广众的,众目睽睽之下,公然跟情人亲热!你是怎么管教女儿的?”

        郭兴国一见是顶头上司洪天明,满腔怒火只得忍下,赔着笑脸道:“这话从何说起?我家小玲,那可是很温柔乖巧,文雅秀静的,洪厂长,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洪天明冷哼一声:“就在你家门口呢!刚刚下楼去了!梁萍,你怎么当妈的?你还打算一女两嫁不成?”

        梁萍没想到被洪天明父子撞破了,心里又急又恼,对女儿又没有半点办法,苦着一张脸,讨好地道:“洪厂长,那个,孩子大了,我也管不住了。她在学校就谈了男朋友,一直瞒着我,没跟我说,你看这事闹得!这、这……”

        洪涛从背后走出来,站在郭兴国面前,一身白衬衫,黑西裤,锃亮的皮鞋,留着板寸头,发胶抹得根根发亮。这身行头和精气神倒还是不错。只是,那身材跟他爸有得一拼,也是大胖子一个,肥大的脸上,满是傲气。正眼都不看一眼郭兴国,说道:“你们不是答应把小铃嫁给我吗?你们快去把她追回来。”

        郭兴国皱了皱眉,不满的望了一眼梁萍。

        梁萍强笑道:“洪厂长,快请坐,小涛,你也坐啊,别站着说话。小玲去送送同学,很快就回来。”

        洪涛也不客气,往沙发上居中一坐,占了大半个沙发,洪天明再一坐,整个沙发就没缝隙了。

        郭小天本来是坐在沙发上的,这时让座站了起来,一脸不悦的找了个板凳坐下。看了看洪涛,再想了想李毅的模样,摇头叹气,心想如果这鸟人做了自己姐夫,那可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

        梁萍一边讨好洪天明,一边喊郭小天:“小天,快去泡两杯茶来!”

        郭小天嘟囔道:“不会泡,你喊姐回来泡吧。”

        梁萍瞪了他一眼,却没有开骂,亲自去泡了茶来。

        洪涛打量着室内,阴阳怪气地道:“这种地方,居然也生养出那么漂亮的女孩,真是怪事。”

        郭小天就乐了:“这种地方?这可是你爸厂里的家属宿舍,你这话的意思,是怪你爸对员工福利不够好吗?”

        洪涛的脸,刷的就红了,他可没想到,这个不起眼的小孩子,也敢抢白他,还愣是让他没有半分脾气反驳。便含着敌意,盯了郭小天两眼,郭小天也不示弱的看着他,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充满了火药味。

        洪天明可不管小孩子吵架,他只在乎大人的态度,他端着茶杯,看着一边吃饭桌上堆积如山的礼物,笑哈哈地问道:“这是中秋节置办的过节物品?”

        郭小天接了一嘴:“不是,那都是我姐夫从省城带回来的。”

        其它四个人脸色都是一变。

        梁萍忍不住了,拧着他的耳朵,骂道:“闭上你的臭嘴!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又向洪天明笑道:“是李毅买来的,但绝对不像小孩乱说的那般,不是什么姐夫。就是在学校谈的一个朋友,孩子都大了,总不能不许他们谈恋爱吧?”

        “不止吧?”洪天明嘿嘿笑道:“我也不管你这么多!我今天来,就是问一个准信,你们到底同意还是不同意?给个痛快话!我工作忙呢!市里又下通知了,说还要裁员,不然,真发不出工资啰!”一双小三角眼,四处乱溜。

        梁萍瞅了一眼郭兴国。

        郭兴国皱着眉,忽然问洪涛:“小涛,你觉得我家小铃怎么样?”

        郭兴国希望洪涛主动放弃,说不喜欢,没感觉,很反感,那就有话好说了,既不得罪洪家,又能周全女儿。

        洪涛眼睛里放出亮光来,笑道:“漂亮!真漂亮!我爸说得没错,郭小玲真算得上是三江市的一枝花啊!我在市政府这么久,也去过不少大地方,见过的女人多了,能比得上她的,还真是没有。小玲腰肢小,屁股大,**也大,就算外面人说的,三围好啊,魔鬼身材,天使脸蛋,要是能讨来做老婆,想想都很爽啊!”

        郭小天怒道:“爽你妹!你再污辱我姐一句,我一刀捅了你!”

        郭小天最近跟街道上几个混子混得不错,语气也学冲了,合得来就是兄弟,三言不和,就能和你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这下郭兴国也火了:“小天!你少说两句!去,出去溜达溜达!”

        “我不去,我看电视!”郭小天性子很硬,这一点,随梁萍。

        洪涛坐不住了,霍然起身道:“我夸你姐呢,你骂我做什么?小屁孩子,你懂事吗?”

        “你以为我不懂?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木瓜一般的脑壳里想些什么?”郭小天也跳了起来,针锋相对。

        洪涛指着郭小天,半天说不出话来,忽然端起茶几上的热茶,泼向郭小天。

        郭小天却是灵活,加之早有防备之心,轻轻一闪,就躲了过去,随手拎起刚才坐的那条板凳,抢前两步,骂了一句:“操你妹,敢泼我!我废了你!”举起板凳就往洪涛身上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