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五章 机关红颜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八十五章 机关红颜

    作品:《官路弯弯

        几日后,办公厅的人事任免通知下达到科里,邵国平升任水督办副主任,李毅接任科长职务,欧阳谨萱升了副科长。www.00ksw.org马海涛调往杜鹃市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工作。

        马海涛哭丧着脸,不服气也不甘心的四下找关系,想要留在水督办,但没有人愿意替他说话。他再次到李毅面前哭诉时,李毅只说了一句:“这是组织上的安排,我也无能为力。”

        马海涛最终还是落寞的离开了省政府大楼。

        李毅的水利报告终于通过了常委会的审议,形成了具有执行力的红头文件,分发到了下面各个市县。一场由中央重视,各省协同作战的水利工程现代化建设,拉开了幄幕。

        坐在单间的科长办公室里,李毅的心情格外开朗,看着自己的设想得到一步步实现,没有什么比这个更激动人心了。这正是权力的象征,施政者大手一挥,就有改变天下的气势!难怪古往今来,天下之士,莫不逐鹿于仕途。

        桌上的电话兀的响起来,李毅抓起话筒,就听到汪洋那嬉哈的笑声:“恭喜李大科长啊!步步高升,是不是要请我们这些老友的客才行啊?”

        李毅真佩服他的本事,这才坐进这间办公室多久啊,他就知道了电话号话并且追了过来,还好知道这小子性取向正常,不然真要怀疑他别有用心了。

        “你还能没酒喝?还缺我这一顿请吃?”

        “今天是你高升的日子,本不想恶心你,可是呢,这事情我要是不捅给你,我怕兄弟你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啊!”

        “什么事?”李毅道:“你这人就这一点不好,总爱卖关子!有什么事,你明说不好吗?”

        “哈哈,那我可真说了?”

        “说呗!你烦不烦?像个娘们似的。”

        “我先问你一句,你跟上次那个女的什么关系?”

        李毅听得一头雾水:“什么叫上次那个女的?什么叫什么关系?你丫的会不会说中文?”

        “我拷!”汪洋骂道:“我好心好意帮你,你用得着这么拽吗?我知道你是南大中文系的高才生,我自愧不如,那就这样吧,我也懒得说了,再见。”

        “说吧!我倒要听听,你嘴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李毅被他吊起胃口来了,心想这家伙若是去谈判,绝对是一把好手!

        “就上次聚会你带去那女的,你单位的那个,头发长长的,腰肢细细的那个。”

        “你是说谈静宜?”

        “好像就叫这名吧。你们什么关系?上了没有?”

        “你就知道你嘴巴里吐不出象牙!”李毅说着就要撂话筒。

        “别挂啊!”汪洋也是个肚子里有料就憋不住要往外喷的货,连忙叫道:“马上就说正事!”

        李毅道:“我们就是同事关系,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机关办公室里的同事,你觉得我会傻到去上她吗?说吧,什么事能扯到她身上去?”

        汪洋这才嘻嘻笑道:“你们没关系那就好了。那女孩忒不靠谱了,放着你这么大一尊真佛不求,偏偏舍近求远,找我来帮她的忙。”

        李毅心里一沉:“你慢点说,你说她去找过你?”

        “是啊,她叫我帮她留在省政府工作,解决她的编制问题。”

        “她怎么找到你的?”

        “我怎么晓得?要不你去问问她?”

        “你答应了?”

        “我哪有工夫理她啊,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连她面都懒得见。”

        “就这么多?也不恶心嘛。人往高处走,哪个不想拣高枝栖啊!”李毅冷笑一声。

        “恶心的话还用我说出口吗?我跟她非亲非故,我凭什么去帮她,她又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汪洋味意深长的笑道。

        “我知道了。这事仅限于你知我知!”李毅说完就挂了电话。

        李毅没想到,谈静宜居然是这种人!

        其实他已经跟邵国平和王世钊都打过了招呼,谈静宜的编制根本不是问题。可是,如果汪洋所说是真,那这个女人的心计,就不是一般的深!

        想到这里,李毅拨通了大办公室的电话,把谈静宜叫了进来。

        谈静宜一脸的平静,表现如常,一张秀丽的脸蛋,带着几分忧郁,更添了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李毅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那锐利的眼神,似能看透人的内心。

        谈静宜眨着无辜的大眼睛,像个懵懂的小女孩,正面对父亲的质询。

        若不是因为李毅对汪洋还有着几分信任,一定会被眼前人的表情所欺骗。

        李毅轻轻咳嗽一声,说道:“我讲三点。第一,人的一生,事业只占一个方面。一个人努力往上爬,并没有错,但如果因此失去了宝贵的自尊和节操,那就太过得不偿失。第二,你是个很优秀的女孩,只要努力工作,就会获得上级的认可,贪财好色的领导,毕竟只是少数。第三,汪洋是我朋友,请你以后不要再去打扰他。我的话说完了,你出去吧。”

        谈静宜的脸刷的变得通红,继而是一阵红一阵白,嘴唇微微颤抖着,张了几次口,硬是说不出一个字来。

        李毅再次摆了摆手,叫她出去。

        谈静宜忽然双手掩面,失声痛哭。这一来倒让李毅慌了神,这可是在办公室啊!同事们听到了会做何感想?

        “你哭什么啊?我又没说要开除你!”李毅看了看门口。

        谈静宜抹了一把眼泪,哽咽道:“李科长,你以为我想那样吗?你以为人人都能有你那么好命,年纪轻轻就能当上正职科长吗?你知道我家里人花了多少钱才让我进的街道办?那还只是一个合同工!一个编制,在你看来,是那么的轻而易举,可对我,对我家里人来说,那意味着什么?那就是一个铁饭碗,意味着我不用每天提心吊胆的,担心被开除,担心下个月没工资养家!”

        李毅惊讶的怔住了。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条缝,露出欧阳谨萱那张满含好奇的脸,她打量着里面的情景道:“李科长,有份文件要你签字。”

        “等下再来!”李毅对着她挥挥手:“把门带上!”

        欧阳谨萱吐了吐舌头,脑袋嗖的一声缩了回去。

        谈静宜情绪仍然很激动,她继续发泄她对这个社会的不满和心中的苦闷:“你说贪财好色的领导是少数,我承认你说得对,可是,为什么我就碰不到好领导呢?在街道办,我向领导要求转正,领导暗示我要红包!我家里穷得连一日三餐都难以为继了,我上那里给他弄红包去?好不容易到了省政府工作,多有面子的事啊!工资也高,福利也好,你说我能不争这个编制吗?”

        李毅沉默了,他最近走得太过顺利,衣食无忧,仕途顺利,考虑的净是国家大事了,对现在这个年代的基本民情反而产生了脱节。

        谈静宜抽泣道:“反正是要陪人睡一觉,我为什么不去找个年轻帅气一点的呢?何况,人家的爹官还比较大呢!说话也管用得多吧?还是,你以为我不该不找汪少爷,而应该去陪刘副厅长?”她嘴角含着一抹凄婉的冷笑:“如果你能帮我,我陪你也可以!我现在就可以脱衣服!”

        “放屁!”李毅猛然一掌拍在办公桌上,吼道:“滚出去!”

        谈静宜发泄完毕,反而有了一种报复般的快感,她无所畏惧的迎着李毅的眼睛,冷静的说了一句:“李科长,这个世界,比你想象中要现实!”说完就转身离开。

        李毅有些烦躁的拿起水杯,却发现水杯里没有水,于是咣当一声将杯子扔在桌上。

        “呵呵,李科长,生什么气呢?”欧阳谨萱开门走了进来,笑着给李毅倒了杯水:“刚才小谈怎么了?哭得跟个泪人儿似的,真是我见犹怜啊,李科长,不会是你欺负了她吧?”

        李毅瞪了她一眼:“别这么八卦!年纪轻轻的,满脑子男盗女娼!”

        欧阳谨萱冷哼道:“李科长,你可是有前科的哦,你那顶小色狼的帽子,我还没给你摘下呢!”

        李毅暴寒,喝水的当口,差点就喷出来了,这女人,咋就这么记仇呢,这都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还拿出来说事儿!

        欧阳谨萱把文件递了过来:“这是和田县江堤的督查报告,你看看,没问题就签个字吧。”

        李毅拿了过来,看了一下就问道:“这是哪个下去督办的?”

        “马海涛和范丝雨啊!”欧阳谨萱回答。

        “你去把范丝雨叫来!”李毅沉声道。

        欧阳谨萱见李毅很认真,知道报告出了问题,不敢怠慢,赶紧跑出去喊了范丝雨过来。

        范丝雨一进来,李毅就指着那份报告书问道:“这是你写的?”

        范丝雨道:“是马哥写的。”

        李毅道:“那你知道这些数据吗?”

        范丝雨道:“我大致看了一下。”

        “大致看了一下?那你们有没有对江堤进行实际测评?”

        “这个……”

        “快说!”

        “马哥说,这些数据听下面人汇报就可以了,我们就没有再去江堤……”

        “你叫我说你什么好?”李毅气道:“你看看,人家给你们的是什么数据!你知道什么是堤顶超高吧?你知道什么是防浪墙吧?堤顶超高包括波浪爬高、风壅水面高和安全超高。当堤顶设置防浪墙时,堤身顶高应高出设计洪水位0.5m以上!你再看看人家给你们的数据!他们的防浪墙在哪里?还有,他们和田县江堤用的是什么材料,你们去抽验过没有?”

        “没有。”范丝雨有气无力的道。

        “出了问题哪个来负责任?你?还是我?还是和田县的领导?人家这是在坑你呢!到时真出了问题,人家会推说我们水督办都已经办结了安全督办报告!那个时候,你就哭去吧!”李毅将报告书扔给她:“你带孔亮下去,再次督查!给我查实了!”

        “是,李科长。”范丝雨低着头,大气都不敢出,拿了材料退了出去。

        欧阳谨萱站在一旁,看着李毅发飙。

        李毅问:“你还有事?”

        欧阳谨萱连忙摇手:“没事了。”赶紧跟着范丝雨出来。两人来到走廊上,范丝雨拍着胸脯道:“吓死我了,你没瞧见李科长刚才那样子,好大虎威啊!”

        欧阳谨萱道:“是啊,我感觉嘛,这人一当官,啧啧,那架子,那威势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两人相视一笑。刚来到大办公室,就听到电话响,欧阳谨萱抓起话筒:“喂,哪位?”

        “请问李毅在吗?”一个好听的女声传来。

        “李科长现在升任科长了,不在这边办公室了。你是?”

        “我是他女朋友,请问他现在的电话是多少?”

        “哎呀,你是李科长的女朋友啊?怎么都没听他提起过啊,哦,你记着,我说给你听。”

        郭小玲记下了号码,道了声谢谢,就给李毅拨了过去。

        一接通电话,郭小玲就埋怨:“李毅,我打你电话,你怎么老是不接啊?”

        “我现在上班时候都不带那笨重玩意了。”李毅笑道。

        “那你升职了,怎么也不告诉我?”

        “我正想着告诉你呢,这不一忙就忘了。”

        “那你有没有跟同事提过我是你女朋友啊?”

        “说过啊,我跟他们说我有女朋友的,呵呵,怎么了?今天语气很冲啊。”

        “哼!我就感觉嘛,你离我越来越远!”

        “哪能啊,我天天都想你呢,连做梦都梦见你了。”

        “真的?都梦见我什么了?”

        “呵呵,你说还能有啥?不就是男欢女爱那档子事呗!”

        “……你要真想我,你就过来三江,我陪你……”

        李毅有些心痒痒的了,笑道:“好啊!科里正有一个任务,要去三江跟踪一下马岭水库,我自告奋勇,亲自前去,正好公私兼顾一下。”

        “真的来啊!”

        “明天就来!”

        李毅放下电话,来到大办公室,看了看几个属下。马海涛走了,新人还没有到,范丝雨和孔亮要下和田县,欧阳谨萱是副科,要留在办公室值守,剩下来就只有谈静宜了。

        李毅走到她面前,谈静宜明知道李毅来了,但是低着头,佯装不见。

        李毅敲敲她的桌面,说道:“小谈,准备一下,明天跟我去趟三江市公干。”

        谈静宜有些讶异的抬头,看了李毅一眼,李毅点点头就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