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七十一章 倔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七十一章 倔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走了过去,恭敬地叫了一声:“您好!”

        李老爷子眼里闪动着泪光,但听到李毅跟普通人一般,说出这句饱含尊重的问候,他笔直的身子僵硬了一下,两道浓浓的眉毛微微一弯,瘦削的下巴扬了起来:“你就不肯叫我一声爷爷吗?”

        李毅道:“长幼有序,等我妈妈叫您一声爸爸时,我自然会叫您一声爷爷!在此之前,我不敢僭越。www.00ksw.org”

        李老爷子没想到他会这么回答,有些生气地看着他。他犀利的目光,给人一种无形的威压,但李毅昂着头,迎着他的目光,以一种坚定的姿态迎战。

        “很好!”李老爷子紧张的表情忽然松弛,浮起一抹赞许的微笑:“个性真倔,跟我年轻时一个模样!”

        顾衡笑着走了过来:“李老,你托付给我的任务,我已经完成了。现在你们爷孙也见面了,是不是没我什么事了啊?”

        李老爷子道:“老顾,我看你在南方省呆得挺滋润的嘛。怎么,想着回京了?”

        “哎!南方省桩桩都好,就是没几个下棋的对手啊!哈哈,你孙子倒算一个,可惜水平太高了,又不晓得尊老爱幼,杀得我一点脾气都没有了啊!李老,就算是你,只怕也未必是他的对手哦!”

        “哦?是吗?”李老爷子眼里精光闪烁,像找到了猎物似的兴奋:“那就回去杀一盘?”

        李毅还没答应呢,顾衡推着他上了车:“走吧,又不是大姑娘上花轿,还矜持个什么劲?”

        红旗车缓缓开动,勾引了一路艳羡的目光。其中就有一道目光,来自钟秀,她站在不远处,拖着拉杆箱,看着红旗车汇入车流。亲眼目睹了刚才那一幕的钟秀,对这个李毅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红旗车穿过繁华的大街,转入一座青翠如黛的小山。

        小山的路口设有警卫岗,见到红旗车过来,敬礼放行,往里开了十几分钟,又经过一处警卫岗,再往上开了几分钟,这才见到一座掩映在青山绿树之中的别墅。

        说是别墅,其实跟农村的旧房子差不多,用得居然是青砖,结构也是仿古式样。

        看到李毅惊讶的表情,李娟冷哼了一声,说道:“你别以为这是普通农居!这是仿照爷爷老家的样式建的。太祖爷爷当年住过爷爷家,爷爷参加革命后,家人全部被活埋,房子也被一把火给烧了。太祖问爷爷需要什么?爷爷回答说一间山房,一亩水田足矣。于是,太祖爷爷特别关照国务院公办厅的同志,在这里建了这座房子,还亲自画了草图,指示一定要建成一模一样的,这房子建成后,爷爷就一直住在这里,几十年没挪过窝。”

        李毅轻轻一声叹息,自古忠孝难两全啊!看来这个饱经苍桑的老人,内心也有着许多说不出来的苦楚。内心与这个老人多了几分亲近感。

        四周很幽静,连钱多钱少也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只有李娟陪着他,跟在两个老人身后往房子里走去。

        李毅忽然有种心虚的感觉。毕竟,这一切,并不属于他。

        房子里并不奢华,古朴的家居,简单的用具,但一切都是那么的干净,素雅,看得出来,这房子的主人,是个生活品位很高的人。

        暖和的太阳照着这座小小的庭院,深秋的风从山上吹下来,舒爽惬意。

        此刻,院子里一方树雕形状的桌椅边,李毅和李老相对而坐,执子对弈。

        老人道:“单独的下棋,有些无聊,这样吧,我们打个赌,怎么样?输的一方要听赢方的话,办成一件事!不论多难的事情,都必须完成!”

        李毅对自己的棋艺颇有信心,前世没事就泡在网上玩棋战,闲时也常研究各国天元棋圣的棋谱,虽然没有正儿八经参加过围棋大赛,但在网上的知名度还是挺高的。心想李老年纪大了,精力有限,计算能力必然欠缺,胜他应该不难,于是笑道:“好!那就赌一盘!”

        李老道:“你是晚辈,你执黑吧。休叫人笑话我欺负后生小子。”

        李娟在旁边叫道:“那不行,李毅你懂不懂尊重老人家?这不公平,李毅年轻力壮的,应该让爷爷十子!”

        李毅瞪了她一眼:“你懂不懂下棋?不懂别瞎说!下棋这是脑力活,跟年轻力壮有什么关系?”

        李娟歪歪地说了一番大道理。李毅听不下去了:“我现在没说要执黑啊,你能不能闭嘴?观棋不语真君子!”

        李毅吐吐舌头道:“我又不是君子,我是淑女!”

        李毅摇摇头,拿了白棋过来。

        李老道:“小娟,你别捣蛋。”

        “哦!”李毅这才老实了,站在李老身后,安静地看棋。

        下围棋最考究心思眼力,下棋者需要全神贯注,心无旁婺,古有烂柯传说,可见一斑。

        两人下起棋来,渐渐融入了棋路当中,每落一子,都要经过精密分析,越下越慢。

        看的人也入了神,都在思索着下一步如何下。如果下的人落子比自己想的要好,就会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李毅知道,这不是简单的下棋,这是老人对他的一次检验,也是一次考核,更是一次赌注。老人不会轻易下注,没有十足把握或是没有十成吸引力,他是不会有这种雅兴的?是以,李毅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应付与老人的这次下棋。

        几个小时如流水般静静流走。

        李毅摸着白子,想了半晌,将两颗白子放在自己一方的右下角,叹了一口气:“我输了!”

        李毅这次真是输得心服口服,以李老这么大的年纪,下这么长时间的棋,还能赢他,真是不简单。

        李老哈哈一笑:“小子,你也不错!我像你这么点大的时候,连围棋是啥子东西都不晓得呢!”

        冷不防旁边一人道:“爸,你这盘也只险胜半目,若不是因为执黑先行,你必输无疑。”

        李毅抬眼一瞧,好家伙,周围不知何时已经站满了人,大伯李政宇也在其中。刚才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跟李政宇有几分相像,穿着打扮都十分的洋气,又听他刚才喊李老为爸,可以断定,这位必是李老的小儿子,李毅的小叔叔,李元逍。

        李元逍笑嘻嘻地拍拍李毅的肩膀:“小毅,不错啊!”

        李毅微笑致意:“叔,你好。”又向李政宇道:“大伯,你好。”

        其它大人李毅也不认识,但他捉摸着,一一喊过去,竟是丝毫不差。

        二伯李政和哈哈笑道:“这孩子长得多俊,跟三弟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姑姑李元英拉着李毅的手,上下打量着,又亲热地抱着他,像抱着自己的孩子,那般的亲切自然。

        几个小孩子,李毅却是难猜了,李娟就一一给他做了介绍。

        二伯生有一儿一女,儿子名叫李世龙,比李毅大几岁,女儿李芷,比李毅略大。

        姑姑嫁在吴家,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吴豪,小儿子吴杰,都比李毅要小一些。

        李世龙是个豪爽汉子,生得牛高马大,同李毅来了个熊抱,就嘿嘿一笑,摸着头不知道说什么好。

        吴豪和吴杰就比较冷淡,跟李毅打了声招呼,就退到一边玩儿去了。

        唯一的姐姐李芷,对李毅十分热情,拉着李毅说了很多话,也问了很多事情,看得出来,她是这些年轻人当中,对李毅最为友好的一个。

        李老爷子不满意了:“小毅,你连最小的弟弟妹妹都认了,怎么不是不认我这个爷爷呢?”

        “我听娘说过,当初之事,是你一人之过,不必要迁怒他人。”李毅嘿嘿一笑:“我不是下棋输了给你吗?你可以换我叫你一声爷爷的。”

        李老才不上当呢,他有自己的打算,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李老看着儿孙满堂,甚为宽慰,喊过李世龙道:“世龙,你也老大不小了,该为兄弟姐妹们做个榜样,早日给爷爷带个孙媳妇回来,爷爷可想着抱曾孙子呢!”

        李世龙一个大老爷们,居然红了脸,嘿嘿笑道:“爷爷,这个事情,急不来。我还年轻呢,等小叔结完婚生了儿子,你再骂我不迟。”

        李元逍心道不妙,这死小子居然转移火力目标。果然,李老瞪着小儿子:“你别想开溜,今天叫大家回来,中心思想主要有两个,一个是小毅回家!另一个,就是婚姻大事!你们这些个大龄青年,一个也别想逃!”

        李元逍笑道:“爸,快了,快了,已经到谈婚论嫁那一步了。”

        “那怎么不见你带她回来给我们看看?”李老追问。

        “她是外国人,不兴相亲这一套。时机成熟了,我自然带她回家。”李元逍笑道。

        “外国人?不行!”李老声色俱厉的道:“我老李家的孩子,怎么能娶一个外国人做老婆呢?太没规矩了。”

        李元逍耸耸肩,一副早知如此的无奈表情。

        老人叹了一声,没有做声了,他看了李毅一眼,转身进了房间。

        李毅看了看李政宇,李政宇点点头,示意他跟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