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六十七章 心怀天下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六十七章 心怀天下

    作品:《官路弯弯

        这话说得很阴险,虽然没有明着指责李毅,但李毅的名字就写在报告后面,明眼人一看就明白。www.00ksw.org很多不认识李毅的常委,便有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以为这个李毅真的是个贪官。

        温玉溪当然明白曹永泰为何如此,浓浓的双眉微微一皱道:“李毅这孩子,我很了解,当初成立水督办,就是他向我提的建议。我以为,这份报告很好,讲了事实,摆了数据,让人一目了然!还提了十条整改措施,每条都是可行之策。”

        常委们都注意到,温玉溪谈到李毅时,用的不是普通的“同志”这个称呼,而是“孩子”!个中意味,颇为耐人寻味。

        曹永泰这只老狐狸,撇开报告不谈,只抓李毅的缺点,笑道:“年轻人嘛,难于流于表面文章,报告再好,也只是纸上谈兵!他哪里清楚我省的实际情况?他以为四下里跑跑就了解了情况?还有一点啊,年轻人都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受不了诱惑!我听纪委的人说了,那个给他行贿的人,还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当然了,年轻人受不了这种美女加金钱的诱惑,也是正常的,在座各位,哪个不曾年轻过?哈哈!”语气中带着一种戏谑的轻笑。

        几个常委附合着干笑了几声。

        温玉溪正了正身子,沉声道:“涟水县的事情,原委我一清二楚!李毅的事情我也都听说了。据我所知,李毅当天就把赃款交到了纪检,并开具了证明和收据!在这里,我要批评我们的某些同志,听风就是雨,唯恐天下不乱,凭着一封匿名信,也不同人家领导沟通,不问青红皂白,跑过去就抓人!这对我们踏实做事的同志来说,是一种莫大的污辱!”

        曹永泰显然没想到,温玉溪居然对此事了解得这般通透,暗自有些心惊,心想老温是不是憋着心眼盯着我呢?当下默不做声。

        温玉溪道:“既然说到了这里,我们就议议吧,大家都仔细看看这份报告。真实性是勿庸置疑的,大家就看看它的可行性吧!”

        陆致邦听了半天,终于明白,温玉溪是力挺李毅的!他也很好奇,日理万机的温玉溪,怎么会对一个小人物这么上心?大家都没有发表意见,他作为主管领导,有必要先表个态。

        “我觉得吧,这报告大体上是不错的,不过呢,也有些言过其实,甚至有些夸大其词,有哗众取宠的嫌疑。就拿安南地区的长江堤防来说吧,报告中指出,安南地区的防洪大堤,十之**不达标准,这怎么可能呢?省里前年才拨的专项款子,安南地区对全线防洪大堤进行了整体大修!不可能刚维修完毕的大堤,马上就成危险工程了吧?”

        陆致邦说得有理有据,几个常委缓缓点头。

        陆致邦见有人附合,脸上洋溢起笑容:“当然了,水利工程嘛,多投入总没得错,问题是我们省财政只有那么大一块蛋糕,水利方面多切了一点去,其它方面怎么办?农业不搞了?工业不发展了?工商业不管了?基础建设不搞了?”

        唐春强一直沉默不言,此时接话道:“我同意陆致邦同志的意见。每年的各项专款,都是定好调子了的,每一分钱,都有这分钱的用途,我们总不能顾此失彼吧?纵观近年来我省水利安全情况,除了偶尔的洪水,并没有发生特大灾害。农业生产一直稳中有升。这就充分表明,我省的水利工作,抓得很实在!我个人以为,没必要在这上面增加太大投入。”

        陆致邦的观点得到了唐春强的赞同,心里涌上一股甜蜜,向唐春强看了过去,唐春强微微向他点头。

        陆致邦心想,唐省长这是有意拉拢我?身为常务副省长,他跟唐春强这个省府一把手本就走得极近,只是并没有政治站队。难道唐春强有意拉他入伙?如果能得到唐系这个强援,将来转正的机会无疑会大上许多。

        陆致邦也是个老于谋算的人,当下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

        温玉溪什么也没有说,一边倒的情势充分说明了一切!此刻,他就算再坚持下去,甚到用民主表决,后果只怕更加不堪设想,弄不好这个报告就要胎死在今晚的常委会上!

        他收拾起东西,淡淡地道:“今天就到这吧,散会!”说完,起身第一个离开。

        李毅的报告虽然没被否决,但也没通过,就这样被束之高阁,如果没有恰当的时机,那么,这份报告只怕再也没有重见天日的机会。

        这样的报告,每年都有很多。并不是每份正确的报告都能得到重视,每年汇总到省委高层的各项研究报告,能堆成一座小山,但其中真正得到执行的,只怕是凤毛麟角。

        虽然如此,政府下面很多的调研科室还在乐此不疲的进行着各项调查研究。那些或认真或敷衍的调研科员们,花着不菲的调研经费,喝着高度白酒,行走在南方省的山山水水之间。

        都说校园里的消息传得特别快,其实机关里的消息传得更快,第二天,当温玉溪在家里享受天伦之乐的同时,常委会议上的消息就传遍了省府机关。

        常委会上发生的事情很多,李毅的报告被否决,只是其中一个不太引人注目的小插曲罢了。不关心这种小事的机关干部们,对此事自然不会太过关注。但水督办里面却是闹开了锅,李毅的这份报告虽然由李毅撰写,却是水督办全体同仁集体努力的结晶。大家辛苦了几个月,结果得不到应有的重视,这种打击无疑是很大的,连着几天,同事们上班时都是有气无力,工作起来也不带劲,用马海涛的话说,就是“反正干与不干一个样,干多干少一个样”,没必要累着自己。

        邵国平找到王世钊,说了下面同事的反应,希望王主任再争取一下,好歹给个安慰奖什么的。

        王世钊道:“邵科长,你也是老督办了,每年被否决的报告,没有一千,也有八百,每个报告都能发个安慰奖?再者说了,什么叫安慰奖?每人奖一百块钱?还是提出来的十条水利安全隐患防范措施,实施其中一条?”

        邵国平听着这种讽刺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却也无可奈何。

        王世钊板着脸孔道:“我早就说过了,我们机关干部,不能一味的埋头做事,那是要不得的!你们就是不听我的,一味的蛮干,结果怎么样?白忙活了吧!”

        邵国平有些失落地回到办公室,刚坐了一会,李毅就走了进来。

        李毅一进来,就虎着脸坐在邵国平对面,一言不发。

        邵国平刚刚受了气,现在反过来又要安慰李毅:“一次两次被否决,不算什么大事。证明我们的工作还有不到位的地方。下回我们再努把力就行!”

        李毅叹道:“邵科,怎么要做点实事,就那么难呢!”

        邵国平见他肯开口,就知道他想通了,呵呵笑道:“领导也有领导的难处,一省之地,那么大的摊子,到处要用钱呢。我们报告中提出的十条措施,哪条不是花大钱的?领导们总要多考虑考虑,多合计合计吧?”

        李毅道:“邵科长,我没事了。你忙吧。”

        李毅回到办公室,想了想,一个电话打给了顾衡。

        “你小子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啊?”顾衡爽朗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

        “顾厅长,我这不是忙吗?这不,刚一忙完就想着去看你了,你老现在有空吧?我去找你下下棋。”李毅笑道。

        “滚过来吧!”顾衡一口知道你小子心思的语气。

        李毅来到参事室,跟遇到的熟人热情的打着招呼。

        老参事樊尧拍拍李毅的肩膀,温和地道:“年轻人嘛,受点小小的挫折,不用气馁,就当是磨练嘛!”

        李毅受教的点点头,问了他的身体情况。

        来到顾衡办公室,李毅笑道:“顾厅长,精神大好啊,是不是有什么喜事啊?”

        顾衡笑道:“臭小子,春风得意时,就不见你回来,一遇到难题就想到我这个老头子了!”

        李毅有些惭愧地道:“这阵子真的很忙,连回家看老好的时间都没有呢。”

        顾衡道:“知道你忙,可是,你再忙,也要回来走走吧?你可别忘了,你跟参事室的聘约,可是五年期的,不管这五年你身居何职,你同时还是我们参事室的参事!”

        李毅道:“这么说来,我这还算是回家啰?呵呵,既然这样,顾厅长,我的事也就是你的事,你就伸伸援手,帮我想想办法吧!这是我们水督办的报告,请顾厅长斧正。”

        顾衡仔细的看了一遍,说道:“水利工程的安全工作,历来是个大难题。你这篇报告,总体来说,是符合历史唯物主义发展观的。”

        李毅点点头,说道:“顾厅长,三江市的水库事件,你也是亲身经历过的,相信你对水利安全也有着自己的看法和见解,这可是百年大计,关系着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大事,马虎不得,也拖不得!领导们可以等,可以讨论,但是水堤和大坝却等不起,也讨论不起!这事必须尽快,就算今年通过议案,明年拨款,再加上整修时间,也要等到后年甚到大后年才能完工,两三年下来,谁知道那时会发生什么不可抗逆的大洪水?”

        顾衡沉吟着,没有说话。

        李毅继续道:“这还只是我们一省情况,全国各省的水利工程安全情况,应该是差不多的,要进行全国范围内的大修缮,这项工作还很漫长啊!”

        顾衡老怀宽慰的点点头,这孩子,心怀天下啊!

        顾衡笑道:“下周跟我去趟京城,开个会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