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六章 投票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六章 投票

    作品:《官路弯弯

        吴清源面无表情地道:“那就投票吧!”

        众人又都坐回自己的座位,邵国平等人也坐在旁边看着。www.00ksw.org

        “关于水库问题,不支持继续调查的,请表个态吧。”吴清源耍了一个花招,用了一个“不支持的请举手”而不是用的“反对的请举手”,让人稍不留神,就会理解出错。

        果然,一众常委都思量了一下,一时都默不做声。

        吴清源缓缓举起右手:“我不支持继续调查!我信任我的同志们!”

        常委们在明白吴清源的话意之后,开始表态。

        头一个跳出来支持吴清源的,自然是党群副书记祁东山,他将右手举得高高的,说道:“我反对继续调查!我们的干部,都是值得信任的干部!”

        干部大都是通过他这个党群副书记任命的,他当然要反对调查了。不然,岂不是打自己的脸面吗?

        史国柱举了举手,大笑道:“我们公安局只管抓人,反对调查!”

        三票了!

        “咳!我说两句。”一直默不做声的常务副县长金裕忠,忽然开口道:“我觉得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做调查,于事无补,不如以纪委的名义,建立一个账户,真有贪没的,叫他们上交到这个账户,不记名,不追责,一来,可以保护我们的干部,二来,可以收回被贪没的赃款。”

        吴清源瞪了他一眼,冷笑道:“金副县长,你到底是支持还是反对,请表个态!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不是一口咬定,我们的干部有贪赃行为?”

        薛雪道:“如果他们贪没的赃款这么容易吐出来,这事情反而好办了!只怕金副县长想得太简单了。人哪,都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金裕忠涨红了脸,没想到,自己头一回做骑墙派,想当墙头草,却被两个上司一眼识破,看来是躲不过了,咬咬牙道:“我反对调查!”说着,举起了右手。

        薛雪当真吃了一惊,没想到金裕忠会临阵倒戈!

        四票反对了!

        会场的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

        空气里似乎弥漫着浓浓的火药味。

        李毅无奈的一叹,看来大势已去!

        吴清源真没想到,一向跟自己唱对头戏的金裕忠,会跟过来支持自己,意外之余,对金裕忠轻轻点了点头。

        金裕忠立即得了圣上恩旨似的,脸上笑开了花。虽说处级干部的升迁,县委书记无权调动,但书记的意见,对市委的影响是很大的,能得到吴清源一句赞赏,将来爬上县长宝座,又多了几分希望。

        这件事情如果薛雪落败,那她在常委会上的影响力将落到最低谷。日后再挤兑她几次,搞不好就能赶走她,加上吴清源的支持,那自己就能顺利上位。

        薛雪脸上闪现一丝愤怒,尤其当她得知,上次村妇袭击事件的幕后主谋不是金裕忠后,对金裕忠还算友好,该放权的就放权,该拉拢的就拉拢,却没想到,在这个关键时刻,他却将宝贵的一票,投向了吴清源。

        人算不如天算啊!

        吴清源脸上闪现浓浓的笑意,看着剩下的几位常委,笑道:“大家都表个态嘛!”

        剩下的四个常委,一个是纪委书记曹丛阳,一个是组织部长熊子光,一个是宣传部长贺国栋,一个是统战部长詹在平。

        四人里头,组织部长熊子光,一向唯吴清源和祁东山马首是瞻。组织部长嘛,不跟着书记走,还能怎么样?

        吴清源将目光投向了他,眼睛里满含希望。在他看来,熊子光这一票,是竹篾里捉螃蟹——十拿九稳。

        熊子光被吴清源盯得不好意思的挪了挪身子,他低垂着头,仍然能感觉到吴清源那灼热的目光。那目光似乎在拉扯他:“快投票啊,我需要这一票!”

        熊子光抬起头,望了望窗外。

        窗外是一片萧瑟的景象,灰色的老式建筑竖立在灰蒙蒙的天空下,显得那么的苍白,这座南方省的中部小城,历史悠久,城建却是落后不堪。一排排四季常青的风景树,在烈日的炽烤下,无力的舞动着,欲剩风归去,却被桎梏在地。

        熊子光一时间看得有些出神,没来由的想到了自己的过往,想到了家里的老婆孩子。他只生了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学校分配到企业当工人,但儿子想进县机关工作,他也希望儿子能到政府机关工作,于是找到吴清源,希望吴书记能帮他儿子安排一个工作。

        吴清源当时答应得很爽快,但是,一个月过去,没有动静,熊子光问他,吴清源就说自己初来乍到,不好安排人事问题,等缓一个月再说,三个月过去了,熊子光去找他,他还是找借口拖延,于今,吴清源上任快半年了,还是没有一丝动静,再去找他,吴清源以编制难解决为由,叫他再缓缓。

        儿子一直在远离家乡的三江市一家企业工作,那是一家小化工厂,生产一些农用肥料,出了名的空气差,还对身体有害,前些天,儿子上班时,不小心被尿素溅到眼睛里,所幸抢救及时,没出大问题,若是因此失明,那儿子的一生,可就全毁了。因为此事,妻子跟他大吵一架,说他是个窝囊废,堂堂一个组织部长,居然连亲生儿子的工作都解决不了!吵过之后,妻子就向单位请了假,搬到三江市,照顾儿子去了。

        唉!熊子光此刻的心情,跟外面的气候差不多,一片无力的萎靡!

        吴清源见熊子光不说话,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其实,他并不是不能解决熊子光儿子的问题,编制再紧张,他县委书记安排个把人,还是不成问题的,何况,还有熊子光这个组织部长帮忙。

        只是,吴清源初来涟水,急需常委的支持,他需要用这条线,来牵制熊子光,让他在常委会上投自己的票,在工作上不跟自己作顶牛。

        他的目的也确实达到了,熊子光这半年来,对他言听计从,常委会上更是无条件支持。他原来打算,过了年,就帮熊子光这个忙,没料想,这个熊子光,却有了异心!

        熊子光还是没有说话,其它几个常委也静默了。

        熊子光虽然低了头,但眼睛的余光,却一直留意着吴清源,看到他脸上的失望和愤怒,心里忽然生出一阵大大的快意!你不是拿我当猴耍吗?我也耍你一回!让你看清楚,我熊子光,也是一号人物!你休得小觑!

        吴清源对熊子光彻底失去了信心,转而望向其它常委,曹丛阳一副无所谓的迎着他的目光,瞪了回去,吴清源只好慌忙转向宣传部长贺国栋。这个贺国栋,正拿支笔,在工作日记本上沙沙的画着,时不时看一眼窗外,似乎在画着素描,对吴清源焦渴的目光,视而不见。

        吴清源只好看向詹在平,这个统站部长,已经五十多岁,精神头不太好,仰躺在椅子上,微闭着双眼,好像已经睡着了。

        吴清源恨得牙根发痒,好啊!一个装画家,一个装瞌睡,我看你们能装到几时!他伸出食指,在木桌上梆梆敲了起来,一下一下,很有节奏,同时大声道:“各位同志,还有谁不支持的?请举一下手!”

        无人应答。

        薛雪惨白的脸色回复了一丝血丝,说道:“吴书记,可以进行下一轮表决了吧?”

        吴清源心想,我这边有四票,你那边未必就能胜!熊子光虽然没投我的票,也不一定投你的票,詹在平更是老狐狸,只怕会一直装睡下去。这么一想,就有了几分把握,脸色也好看多了,点头道:“好,下面进行下一轮表决,同意继续调查的同志,请举手!”

        唰!唰!唰!

        薛雪第一个举手,纪委书记曹丛阳紧接着举手。宣传部长贺国栋放下了手里的笔,不画画了,抬起右手,举了举。

        三票了!

        吴清源看到贺国栋举手,老大不高兴的冷哼一声。心道:“丫的,怎么不继续画你的画了?”

        熊子光还是低着头,詹在平继续瞌睡。

        四比三!

        薛雪无奈的闭上眼,一股不甘的心绪涌上心头,她看着熊子光,开口道:“熊部长,你不发表点看法?”

        熊子光惊醒似的抬起头,看了薛雪一眼道:“哦!关于调查的事情嘛,我是不反对的。”

        薛雪不甘心地问:“那你是支持啰?”

        熊子光嘿嘿笑道:“这个嘛!……”

        李毅忽然喊道:“詹部长!”同时快步走了过去,从地上捡起一支笔。

        詹在平愕然睁眼,看到李毅笑嘻嘻地将一支笔递了过来:“詹部长,你的笔掉了。”

        詹在平可不糊涂,他很清楚,自己开会,从来不带笔的,因为他是当兵出身,小时家穷,没上过学,十几岁就从了军,大字识不了一箩筐,就算带支笔来,也不会记录。

        “这支笔……”詹在平刚想说这笔不是我的。却见李毅冲他眨了眨眼。

        詹在平压住心里的疑惑,接了过来,感觉笔下有一张小纸条,纸条上有一行小字:“詹部长,丁前进丁司令员让我向您问好。”

        詹在平心头一震,抬眼看向李毅,李毅向他微微一笑:“詹部长,您继续睡,我不打扰你了。”说着,轻轻退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