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五章 激辩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五章 激辩

    作品:《官路弯弯

        李毅那低沉却铿锵有力的声音,还在会议室里回响,那一字字,一句句,像一柄柄飞刀,刀刀射中吴清源的心口,也撞击着涟水县委常委们的神经。www.00ksw.org

        “……水库工程款使用情况,省水利厅实际拨付五千五百万,现在尚余零元。水库工程进度,工程进度时间过了十分之九,工程进度只完成整体工程量的十分之三!”

        说到后来,李毅将手中的材料放在桌子上,啪的发出一声轻响。

        众人一震,却见李毅撇开材料稿,痛心疾首地道:“不仅如此,据我走访所知,数以千计的农民,放下了家中的农事,赶到水库工地帮忙,可是,大半年了,却连工资都没有放发下去!”

        李毅说着,动了真情,因为他想起了他看到的那一幕幕,想起了那个老军人说的话,他有些哽咽地道:“各位领导,你们设心处地的想想,为了修水库,夺了他们的田,占了他们的地,征了他们的人,误了他们的工,还不给人家发工资,你们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一问,你让百姓怎么活?你让他们吃什么!领导们,你们都是涟水县百万百姓的父母官,可是,同时,他们也是你们的衣食父母!如果他们是你们的亲生父母,你们会做何想法?你们还能心安理得的坐在这宽敞明亮的会议室里,吹着暖气,勾心斗角,自得其乐?”

        会议室里一片寂静,静得落针可闻。

        只有吴清源的手在颤抖着,他手中的杯子,开始随着他的手而颤动,他早已怒火满腔,只想发泄,但多年的政治素养,却逼着他冷静再冷静,此时此刻,千万不可自乱阵脚!

        “啪啪啪!”几声轻脆的掌声响起,在这静静的会议室里,显得是那么的突兀和不和谐。

        拍掌人是薛雪,她早已噙满了泪花,动情的道:“李科长,你说得太好了,太感人了!”

        吴清源鄙夷地想:“小女人!真会做秀!几句话,就能令你感动得掉眼泪?这也太夸张了吧?”

        史国柱嗤笑道:“我很怀疑这份调查的真实性!你们随便拉几个农民问问,就算是做了调查?如果说,那几个农民恰恰是对政府有积怨的呢,信口雌黄呢?市委马书记都讲过了,我们涟水县的干部,是健康的,是值得他信任的嘛!哪有你说得这般、这般,那个!”

        吴清源马上回过神来,沉静数秒后,接话道:“省府水督小组的同志,还是辛苦工作了的,但是这份报告,你们是不是有些东西没写好?李科长,这样吧,你回去跟邵科长相量一下,再交一个最终的报告给我。”

        他这话说得巧妙,既肯定了督查小组的工作,又否认了这份通报的真实性,自圆其说,还不得罪人,当真圆滑!

        李毅冷笑道:“吴书记,你刚才可是亲口承认了,这份报告的内容,你是认可的!再者说了,我是代表省政府水督办。督查报告,是要上交省府的,是要给省里领导看的。”言下之意,我只对省政府的大领导负责,至于你这种县委书记级别的,不在我的服务范围之内。

        吴清源这才领教了李毅的厉害和手段。

        先是一招偷梁换柱,用假的通报,当成真的,在恰当的时机,送到吴清源手上,在他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引君入瓮,逼着吴清源承认了这份报告。然后再当众宣读,将所在的内幕公之于众。

        今天会议之后,不管结果如何,其影响都是极其恶劣的,会带来无穷无尽的后患。

        小看了这小子啊!

        李毅的咄咄逼人,让吴清源疲于应付,当下老羞成恼,高声道:“姓李的!你别以为我不晓你,你用了什么卑鄙手段!我告诉你,你这份报告,是诽谤,是诬蔑!我要上省政府告你!”

        “欢迎之极!”既然已经撕破脸面,李毅根本无惧。一县书记虽然权力很大,可也管不到他这个省府的副科头上。怕他个鸟!

        吴清源气得抓起杯子,就要砸向李毅,众常委这才知道吴书记火大了,连忙上前拉住了他。

        吴清源指着李毅道:“你一个小小的副科,胆敢对我如此无礼,你眼里还有没有领导?你还是不是党员干部?”

        “对不起,我只对我的工作负责!我自然是党员,自然是干部!我这个党员,是人民的党员,我这个干部,是为人民办事的干部!我不是你属下,也不是你吴清源养在家里的一条狗!不用看你的脸色行事!”李毅冷冷的回了一句。

        李毅这话,话里有话。史国柱和祁东山同时老脸一红,很显然,他们都把自己当成李毅口中骂的那条狗了。

        “我要找你们邵科长!你一个小小的副科,你还做不了这个主!”吴清源气急败坏过后,迅速冷静下来,知道武力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也为刚才的冲动而自责,怎么能当着这么多常委的面,当众发怒呢?太有失形象了!

        不得不说,吴清源抓到了李毅的软肋,如果邵国平力主袒护,加之省里有人捂盖子,只怕仅凭他李毅之力,是无力回天的。

        这时,会议室的门被敲响。

        常委会是权力的象征,在涟水县,还没有人敢去打扰常委们开会。但既然有人敲门,那就证明,来人一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非来敲这个门不可。

        记录员跑过去打开门,邵国平领着三个手下,走了进来。

        邵国平一进来,就急着对吴清源道:“吴书记,对不起,早上的那份报告呢?”

        不用吴清源回答,他已经看到了,那份报告,正静静的躺在桌子中间。看着这人间精彩绝伦的表演。

        “嘶!”邵国平倒吸了一口冷气!

        欧阳谨萱虽然帮助李毅,送了这份假通告给吴清源,但她怕李毅闹出不可收拾的局面来,思前想后,还是将这件事告知了邵国平。

        邵国平听后,马上就想到了李毅的用意,带着三人,赶了过来,谁知道,还是来晚了一步。

        事实真相,已经大白于众常委面前了!这是邵国平闪过的第一个念头。

        吴清源却得了救星似的,拉着邵国平的手道:“邵科长,你这份报告怎么回事?这不是害人吗?我们涟水县,几时出过这种不要脸的事?你们可得替我们翻案!”

        邵国平的手,被他勒得紧紧的,有些痛,挣脱了手,有些生气地道:“吴书记,报告是不是真的,我相信,你心里自有一本账!不用我说,你比我还清楚!”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

        刚才只是李毅的一面之词,众人尚疑难不定。此刻,却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其实,在座的常委,都不是吃素的,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杆秤。对涟水县的那点破事,哪个没有耳闻?哪个心里没点谱?只是,他们身为涟水最高领导人之一,不愿意相信这种丑事罢了。

        吴清源没料到,连邵国平也这般说,当真是又急又怒,如果事情没控制好,辜负了章副市长嘱咐还是小事,涟水县的官场震荡,对他将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他的政治前途,也就止步于此,甚至倒退。

        对一个正当年富力壮的县委书记来说,前途正是一片光明,他又怎么舍得将大好前程,付之一梦?

        吴清源反而冷静了下来,皱眉道:“邵主任,你可要为你说过的话负责任!”

        邵国平看了一眼李毅,李毅的目光坚毅而光亮。

        邵国平心底忽然流过一阵激流,初入仁途时那份激情,再次涌上心头,他拍了拍胸膛,大声宣布道:“我对我说过的每一句话负全责!这份报告,绝对属实!如有不实,我愿坐牢!”

        所有人都惊呆了,为邵国平的勇气,为这份报告的真实性!

        李毅却是深深的感动了一把,那个心目中的邵国平,又回来了!

        吴清源拿出县委书记的威势道:“不可能!这件事,你们绝对调查错了!”

        李毅道:“那好,我们可以继续调查下去,甚至通报省府,派一个联合调查小组下来,统计局、水利厅、督察室、纪委、财政厅,各个相关部门,都抽调一到两个人手,直到找到让你心服口服的证据!”

        “不行!这件事情,已经完结了,你们必须离开涟水!”吴清源可不会轻易上这种激将法的当。

        邵国平出于激愤,直爽话一出口,就有些后悔,暗怪自己太过年轻,过于意气用事,如果真的得罪了那位省里的领导,自己的前途只怕要完蛋了!想到这里,就吓出一身冷汗来。

        李毅若是得知他心中所想,一定会骂他:优柔寡断,瞻前顾后!难成大器啊!

        薛雪这时出场了,说道:“这样吧,各位常委都在,我们表决一下吧,看看常委们对这件事情,都持什么样的态度!”

        吴清源想了想,没有更好的办法,觉得此法甚好,因为他相信,大多数常委,是站在他这边的。

        李毅也觉得这法子可以一试,因为他知道,省里都有人在捂盖子,真的回了省城,这个通告怎么写,就不是他能左右的了。他刚才那番话,只不过是敲大鼓吓唬人呢!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在涟水将此案办实了,办成铁案,让任何人都不敢触碰,不敢来捂盖子!

        邵国平一时有些慌神,没了主意,也觉得这是个没有法子的法子,一切就按照涟水县大多数领导的意见去做吧!

        常委们当然乐意了,投票是他们表达权力的一种方式,是自身价值的体现。

        想想吧,涟水县近百万人,能举这个手,投这个票的,只有他们九个人!多么高贵的权力啊!

        于是,大家都点头同意了薛雪的这个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