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四章 谋划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五十四章 谋划

    作品:《官路弯弯

        会场气氛活跃了很多,一些人就开始交头接耳,有打听马小莉何许人也的,有悄悄议论水库问题的。www.00ksw.org

        薛雪虽然心急,但也没办法,谁叫吴清源是书记,是统抓全局的一把手呢?是领导政府全面工作的党的书记呢?

        吴清源很满意这种效果,常委会的节奏把握,是考验一个书记掌控能力的试金石,也是政界各方势力的战场,进行的是一场没有哨烟的较量,其中凶险,丝毫不逊于真枪实战,稍不留神,就会粉身碎骨。

        他难掩心中的得意:“一个女人,一个娃娃,就想跟我挑战,想抢班夺权?没门!只要我吴清源在一天,这涟水的天,就变不了!”

        待众人议论正浓时,吴清源又是一声清咳。这声清咳,成了他的暗号,暗号一到,众常委立马会意的停止了谈话,坐正了身子。看着这个满脸官威的县委书记。

        “同志们,对于有功的同志,我们从来不吝啬奖励和提拔!当然,对于犯错误的同志,当然也会予以严惩!还有一件好事情啊,市委拟给我们县增加一个副县长,要我们提三个候选名额上去。大家都有什么想法?议议吧。”

        这一下,一石激起千层浪!看来马书记对吴清源的支持,可不是口头上说说这么简单,而是给了一颗实实在在的重磅炸弹!一个副县长的诱惑,那可够大的,足够涟水县那些科局级头头们争个头破血流了。

        在座的各位常务,心眼都活泛开了,尤其是史国柱,转着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珠子,高声道:“我提议水利局的谢利民!老谢在水利局局长任上,干了七年了,老资格了!水库工程,更是劳苦功高,这个副县长,舍他其谁?搁谁头上,我都不服气!”

        吴清源只是淡淡一笑道:“大家还有什么意见,都提提。”

        一干常委都摸出烟来,看了看薛雪,又放回在桌面上。

        薛雪摆手道:“你们想抽就抽吧,我无所谓了。”

        搁在以前,见到哪个常委抽烟,她都会含笑提醒一句:“有女士在场,请注意绅士风度。”今天为了给自己拉票,连吸二手烟也不介意了。

        几个老烟枪歉然的笑笑,迫不及待的点上,吞云吐雾起来。

        “我提议农业局局长鲁有贵,要说资格,涟水县还有哪位科级干部,比得上鲁局?人家那可是一步一个脚印,从乡村里走出来的!非他莫属!”说话的是党群副书记祁东山,此人长得高高瘦瘦的,穿一件长风衣,很有党务工作者的派头。

        “我反对!”纪委书记曹丛阳一张脸黑黑的,整个人精瘦精瘦,个子又比较短小精悍,像一尊木雕的佛像,坐在那里不做声时,没人会留意到他,但只要他一开口,就由不得你不注意他的存在。

        吴清源闪过一丝不悦道:“曹书记,现在是民主提议时间,你有人选,也可以提出来嘛,大家议一议,不用这么着急否定别人的人选嘛!”

        曹丛阳面无表情地道:“我没有人选。但我不同意谢利民!他牵涉到了水库事件,在这件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不宜提拔重用。”

        吴清源生气地用手指敲打着桌面,严肃地道:“有不同意见,当然可以发表。但是,我要提醒一下,不要进行人身攻击,也不要对候选人提出没有根据的非议!当然,我这句话,并非针对某个人,而是提醒在座的各位,都要一例遵守!”

        曹丛阳受了吴清源的不点名批评,脸上还是无悲无喜之色,只是坚持:“我保留我的意见!”

        吴清源拿出一份文件,啪的丢在会议桌中间,加重语气道:“关于水库问题,省政府督查小组,已经有了结论!今天早上,就在我前来常委会的路上,邵科长已经将结果交给了我。事实证明,水库款的去向是没有任何问题的,我们涟水县的干部,是没有任何问题的!这个事件,到此就告一尾声!无须再议!”

        李毅和薛雪迅速的对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愤怒。

        没想到,这个吴清源,还真是做足了准备,他早有谋划!一切,都在他的算计当中!

        不只李毅和薛雪有这种感觉,在座的各位常委,脸上都露出了惊诧之色!

        既然早有定论,常委会上为什么不早说?一定要玩够了众人,这才抛出来,以显示他县委书记的伟大英明?

        李毅还没回过神,吴清源笑呵呵地道:“今天督查小组的李科长也在,要不,就请他当场宣读一下结论吧?”

        这对李毅来说,无异于当场打脸了,几个吴清源的铁杆粉丝,就眼含讥诮的看着李毅,似乎早就知道,这个人是来当配角的,是来演小丑的。

        薛雪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原来以为,在常委会中,抛出调查结果,让一众常委投票表决,起码也有五成胜算,却没想到,会输得如些彻底。

        吴清源的老辣,让他们还没来得及发出自己的声音,就将之扼杀在萌芽之中。

        薛雪此刻,才深刻感觉到,在官场上,自己的确还是一个新人,还远远不够成熟。

        李毅站了起来,走到桌子边,拿起那份所谓的结论,又退回坐下,认真的看了一遍,这才表情很严肃地道:“吴书记,这位结论,你确定是邵科长交给你的?”

        “不错!这就是你们邵科长交给我的结论!”吴清源笑着回答,这种笑容,怎么看都像是老猫对老鼠的怜悯。

        是的,他现在是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站在李毅面前,俯视着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俊俏后生。

        他心里甚至还有一丝丝的惋惜,因为李毅刚才的表现,很出乎他的意外,也令他大为欣赏。原以为抬出马书记,必定一击即中,没想到被这个年轻人,廖廖数语就化为无形,

        真是神来之笔,不得不令他大为赞叹。可惜,不是我的人啊!吴清源也只是略微闪过一丝惜才之意,便回到现实之中。

        “那么,吴书记你是认可这份结论了?”李毅的语气缓慢,一字一顿,舌头像在拖着一个千斤重的铁锤。

        吴清源心里乐开了花,看到对方毫无招架之力,他就觉得生活是多么的美好。

        于是,他更加装出一副低姿态来,笑容可掬的道:“我对督查小组的工作,尚来支持,对你们严谨认真的工作态度,也深表赞赏。自然,对你们辛苦做出来的结论,我是认可的,我以为,这份结论,符合事实,是一份经过认真考察、实地调研之后,得出的科学的结论,在此,我谨代表涟水县委县政府对督查小组的全体成员,致以诚挚的感谢!是你们,还了我们涟水一片朗朗晴天!还了我们涟水干部一个清白世界!”

        吴清源越说越兴奋,语句越发的慷慨激昂。

        李毅虽然不齿他的为人,但对他的政治手腕和能言善辩,也深感佩服。

        “那么,我就开始宣读了?”李毅一脸沉重的站了起来,捧着那份材料,看着吴清源说。

        “请吧,李科长,劳烦了。”吴清源洋洋得意,今天这一仗,是他政治生涯里,完胜的一场,也是值得浓墨重彩书写的一仗。

        他甚至有些怪曹丛阳,若不是他的捣蛋,他本想将这场猫捉老鼠的游戏,玩得更久一点,不到最后,不会抛出这个原子弹。看着对手被自己玩弄于股掌之间的那种感觉,真是太美妙了。

        李毅带点悲愤带点无奈的语音,在会议室里响了起来。

        “督查通报:遵省委省政府安排,省政府水利督查办公室对涟水县西山水库水利专项拨款使用情况和工程进度进行了督查,现将有关情报通报如下:一、水库征地补偿款落地情况。省政府督查小组要求涟水县民政局和水利局报送了补助对象花名册,全县共审核补助对象10970人,其中三孤人员856人

        ……据具体调查,随机抽查的千人中,只有百分之二十的人拿到了补偿款,而且,平均每人到手的补偿款,只有足额的三分之一……”

        “什么?”刚开始还一副得意,认真聆听的吴清源,听到这里,猛然觉得不对劲,什么三分之一?那还有三分之二的补偿款哪去了?不对啊。邵国平给他的电话里,说的不是这么一回事啊!

        吴清源倒吸一口冷气!

        这份报告,是督查小组的一个女督办赶早送来的,说是邵主任的吩咐。

        当时他正赶着开常委会,也没细看,还因为邵国平如此雪中送炭而大大感谢了那个女工作人员一番。

        没成想,打了一辈子鹰,今天被鸟给啄了!此刻想来,那个女督办就有些可疑,好巧不巧,怎么偏偏赶在他开常委会的路上送了来?

        吴清源握茶杯的手,重重的抖了一下,可笑啊可笑,居然落入人家精心设计的圈套了!满以为这两个人好对付呢,一个女人加一个毛头后生,懂什么阴谋诡计?懂什么官场计谋?谁知道,一着错,满子落索,阴沟里把船翻!

        再看其它人的表情,薛雪是惊奇中带着喜悦和兴奋,其它人有的惊怒,有的低头无语,有的涨红了脸,有的带着玩味的微笑。

        这帮草泥马,一定在看他吴清源的大笑话呢!

        【推荐票和收藏同时要破三千大关,拜谢诸位书友大大的厚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