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都市小说 > 官路弯弯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四十七章 调查
  • 第二卷 参事,风骚一季 第四十七章 调查

    作品:《官路弯弯

        涟水是香江的支流,是涟水县百万百姓的母亲河,世世代代默默流淌,滋润灌溉着沿河两岸的人民。www.00ksw.org

        涟水境内,有两座高山峻岭,一名凤凰山,在柳林镇境内;一名西山,便是面前这座大山,巍峨耸立,雄伟壮丽,两旁各立一座小山,像两只爪子,状如雄狮扑食。蜿蜒的涟水便从西山脚下逶迤而去。

        水库的设计师们,建一座大坝,将两只狮爪子连同狮身一齐围住,成为一个碗口形状。再建一条引水渠道,将涟水半路拦截,引水入库,再加上地下泉水,山泉溪水,足够水库蓄水量。

        水库工程因为资金问题停工,原来风景优美的西山脚下,此刻却是漫地黄土泥巴,巨大的水库深坑,像张开的血盆大口,对着一干涟水县的父母官们,尽情嘲笑。

        库坝已经筑起一半高,库里存着一潭不深的水,是山上的泉水和地下水组成,涟水河的水,要等到水库大坝完工之后才会引入。

        同来的水利工程师忧心忡忡地道:“现在山水稀少,这半拉子土坝还能抵抗得住,等来年开春之后,梅雨一下,山洪暴发,水库必定水满为患,这辛苦垒起来的土坝,只怕也顶不了什么用,到时只有泄洪,但相应的沟渠还没有挖好,这洪水怎么泄出去呢?水库下面,就是良田千倾,民屋百间,如果雨季再长久些,雨量再大些,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听者动容。

        薛雪满含愤怒地道:“如果我们不尽快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都将成为涟水县百万人民的罪人!”

        一干局头都羞愧地低下头,不敢言语。

        山风凛冽,吹得群山呜咽作响。

        一个担着柴的农民,从旁边走过,看看一干衣着鲜明的领导们,拉开嗓子,唱起了山歌:“涟水出了好干部,天天跑部要项目。讨来款项五千万,拿出一半来修库。征了人力和田地,凿出一口黄泉井。”

        邱峰听了很生气地道:“什么人在乱唱?我去抓了他!”

        “胡闹!”薛雪喝了一声,脸色更是铁青。

        农民担着柴,打着哈哈走远了。

        李毅道:“听刚才那歌的意思,水库工程确实征了农民的田地,薛县长,我想去当地访访。”

        薛雪道:“一起去吧。”

        李毅沉吟不语,眼睛看了一眼周围的局头。

        薛雪会过意来,对谢利民等人道:“你们都回去吧,县里不能一下子离开这么多局长大人,下面人找不到人,会急得跳墙的。我留下来就行!”

        李毅这才笑道:“一切听薛县长的安排。”

        薛雪心里暗想,什么听我的安排?合你的意,就听我安排,不合你意,鸟不都鸟我!哼!不过,这也是他的工作责职所在,无法责备。

        等众人都走远了,薛雪问道:“李科长,你有什么发现吗?”

        “我不信薛县长看不出来?”李毅反问。

        薛雪只是点点头,指了指下面的农屋:“我们去走访走访。”

        两人下了提坝,踏着青草,将鞋上粘的泥巴蹭干净。

        南方省的农村老屋,都建有堂屋,用来举行家庭祭祀和重大礼仪。

        来到一户农家,堂屋门开着,一群走地鸡咯咯叫着,一条大黄狗懒洋洋的蹲在地上,一见到生人进入,黄狗猛的起身,对着李毅和薛雪汪汪直叫,母鸡带着小鸡四处扑腾,鸡毛和灰尘四散飞舞。

        薛雪明显吓了一跳,拉紧李毅手臂,躲在他身后。

        李毅安慰她道:“别怕,这狗不咬人。”

        那狗果然只是叫得凶,并不过来。

        薛雪有些奇怪地问:“你怎么知道?”

        李毅呵呵笑道:“咬人的狗不叫。你看它的尾巴,是向上竖着的,证明这是一条身体健康的狗,没有疫病什么的,不会乱咬人。”

        薛雪仍然躲在他身后不出来,笑道:“想不到,你还通狗性呢!”

        屋里走出来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婆婆,喝斥了两声,那条狗就老实了,停止了吠叫,摇着尾巴,看着李毅。

        老人说的是土话,好在李毅跟方芳学过一点,还能听个大概,交谈了几句,便问道:“老奶奶,你知不知道,西山水库有补偿款赔给村民吗?”

        “啥?布鞋?”老人有点耳背,听不太真。

        薛雪忍不住哈哈大笑。

        李毅瞪了她一眼,只好结束了这次谈话,另外来到一家,这家有个年轻媳妇,抱了个娃娃,正喂奶呢,见到两人进来,好奇地看着两人。

        李毅道:“你好,我是省政府下来的调查员……”

        “你们想干什么?”女人很是警惕,同时抱紧了手里的娃,大叫道:“我只生了一个娃,不违法!”

        李毅连忙解释道:“我们不是计生办的,不管这些事,我们是来调查西山水库补偿款的。请问你知不知道一些情况?”

        “修水库还有补偿吗?”女人显然不知道这事:“我男人在水库做了大半年,就发了两个月工资,其它的工资都没发齐呢!”

        李毅瞅了薛雪一眼,薛雪皱紧了眉头。李毅拿出纸笔,快速记录。

        李毅问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村里有哪家到得过补偿款的,就是占了他家田地山土,政府会给予一定的经济补偿。”

        女人想了想,摇摇头:“没听说过这事。”

        李毅问了她家男人在水库做工的事情,又问了他家男人的姓名。

        女人道:“你们是省城来的,能不能管水库那些发工资的?叫他们快点把工资发下来,我们还等着用呢。”

        李毅应道:“我们会反应上去的,你放心,拖欠的工资,一定会放下来。困难只是暂时的,你们要相信政府。”

        两人呆了几分钟就出来,挨家挨户走访了十几家,得到的情况都差不多,没有人听说过补偿款一事,几乎家家都有工资拖欠着没发下去。最后来到一间小小的土屋前,屋顶用稻草和石棉瓦盖着,薛雪皱了鼻子道:“这屋也太寒酸了吧?”

        李毅道:“现在农民的生活都很苦,你看看,全村基本都是土砖屋,单靠土里刨食,农民的生活很难得到改善,很多人家都只处在温饱线上,连吃餐肉都是十分奢侈的,更别说砌新房了。”

        薛雪心有凄凄然地道:“不下乡,不知农民苦啊!”

        屋里只有一个老人,七十来岁,花白头发,对两人倒很热情,给两人泡了热茶来。

        李毅感激地道:“多谢爷爷!爷爷请坐,我是省里下来的调查员,来了解一下西山水库的事情。”

        “哦!原来是省里下来的大干部啊,你们好!”老爷子看来很健谈,年轻时可能也走南闯北过,能说一口还过得去的普通话。

        “爷爷,家里就你一个人?”薛雪四下里瞧了瞧,问道。

        “唉,就一个人。年轻时当兵,打仗去了,回来后年纪大了,娶不到媳妇,就一个人过呗!”老人呵呵笑着,没有丝毫不高兴。

        “原来是革命老前辈!失敬了!”李毅肃然起敬,坐直了身子。

        “我也是老党员,你们别看我年纪大了,我身子骨还好,经得住折腾,这两年修水库,我都有参加劳动。”老人嗓门很大,说得很高兴。

        李毅道:“您这样的条件,应该算是五保户吧?又是老革命,都有国家的救济,应该不用去做活吧?”

        “我能干活,能种地,自己养活自己,不用花国家一分钱。”老人谈得高兴,硬要烧一壶酒来喝,被李毅死活拦下了:“我们正在工作,不能喝酒,改天有空了,一定陪您喝个痛快,我请问个事,西山水库有没有占用村民的田地山土?”

        “占了,怎么会不占用呢?那山,那地,那土,都是生产队分给每家每户的,现在全占了去。我也有一块地在西山脚下,以前都是种些红薯啊萝卜啊。”老人记性很好,连每块地是哪家的,都能说出名字来。

        李毅问道:“那政府给了补偿金没有?”

        老人挥手道:“给啥补偿金哟!建这个水库,本来就是为了我们好,出一点田地,算什么呢?再说了,这田地本来就是国家的,现在拿去建水库了,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大好事,哪个还会要补偿呢?”

        李毅问道:“那么,政府有没有跟你们说过这件事?”

        “村干部来说过,就是这么说的嘛!”老人回答,记起什么似的,起身端了一碗花生过来,放在两人面前:“这是我自己种的,你们吃点,甜着呢。”

        李毅道:“爷爷,村干部当时就说,这田地都是国家的,现在要收回去建水库,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对不对?”

        “对头!”老人醒过味道:“怎么?这里头还有什么说法不成?”

        李毅道:“没有,我们就是做个调查。那么,这么说来,村里没有一户人家得到过补偿款?”

        “没有,”老人将头摇得像拨浪鼓:“国家出钱给我们修水库,我们怎么还能要国家的钱呢?”

        “那你们的工资都发到手里没有?”李毅问道。

        “发了两个月,后面的一直没有发,说是资金困难,要等等。”老人的回答,跟大多数村民一致。

        “多谢爷爷了,有空我们再来陪您!”李毅临走,趁老人不注意,掏出几百块钱压在花生碗下。

        【喜欢本书的盆友,请收藏,请推荐。这推荐太不给力了,泪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