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圣体叶凡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五章 圣体叶凡

    作品:《遮天

        这个人白发如瀑布,披散在胸前背后,双眼中的光束跟火炬一般,前方的大军成片的化成灰烬,眸光所过之处,所有强者都遭劫。www.00ksw.org

        “天帝转生!”这是人们见到他后的第一个念头,太过恐怖了,仅是目光而已啊,就让千军万马成为飞灰,如何相抗?

        “结阵!”

        后面有人大喝,可这有什么用呢?来人冷漠无情,向前望来,星空崩塌,日月炸开,这个地方四裂。

        “天啊!”

        这个景象让他们头皮发麻,浑身寒毛倒竖,一些人跪在了地上,这是神迹!怎么征战?双方根本不是一个级数,天地之差啊。

        所有人都绝望了,这是一个盖世人雄,虽白发苍苍,但谁与撄锋?古代至尊出世也不过如此,所有人都心凉了。

        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他们即便来一百万都难以伤对方一根毫毛,只能枉死。

        “阁下什么人?”远处传来一声大喝,一道身影快速接近。

        这是一个中年人,满头紫发,眼如金灯一般璀璨,手持一杆青铜天戈,战气澎湃,他是一位强大的准帝,充满了怒。在当今这个大世,谁敢拂逆生命禁区?来人竟然这般无所顾忌,大开杀戒。

        然而,当他看到叶凡的容貌后,顿时感觉如坠冰窖,所有的怒火都化成了冷气,从头凉到了脚,通体发颤。

        “你是……圣体叶凡,还活着!”

        这句话一出,像是一道惊雷般,炸的每一个人双耳嗡嗡作响,血液都要冰封了,全都骇然失色。

        正主还没死啊,居然回来了,这个人数百年来名气太大了,威震宇宙,杀古皇子,战古代至尊血脉,手上沾满了血。

        对于他们这些敌手来说,这就是一个盖世魔王!

        叶凡的脸上有岁月的痕迹,但威严不减,且更多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那双眸子深邃似星海,让人一望之下很快就会沉沦,灵魂都要迷失而崩开,所有人都不敢与他对视。

        而且,那种气息怎么会如此恐怖,快与古代至尊并论了!

        来自霸体祖星的主事者,是一个强大的准帝,从祖洞中破封而出,追随过大成霸体,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

        可从第一眼见到叶凡起,就忍不住颤栗,他知道大事不妙了!

        “走!”

        他大声喝道,命令所有人赶紧退走,因为他明白停在这里必死无疑,没有一点希望。

        众人都懵了,他们的主心骨,一位至强的准帝都吓成了这个样子,对方得多么的恐怖,难道是一位真正的大帝不成?

        数万大军冲向四面八方,想要遁走,更有人撕开虚空,横渡宇宙。

        然而一切都是徒劳的,叶凡虽白发披散,但是却强势无匹,大袖一甩,轰隆一声遮盖了整片星域,将数万人全部兜了进去,而一些日月星辰也入袖中。

        这个景象太恐怖了,那可是一颗颗大星啊,就这样与大军一齐没入了大袖中,天地乾坤尽在手掌中!

        “砰”

        叶凡袍袖一震,数万大军全部成为了灰烬,当中不乏圣贤,与星辰碎片一起化成了齑粉,劫灰洒落在冰冷的宇宙中。

        “你……全都杀了,这般重的杀气就不怕渡劫时,遭上苍清算吗?!”来自霸体祖洞中的准帝大吼,眼睛都红了。

        “杀我天庭部众时,你可曾这般想过?”

        叶凡没有开口,但是这天地间有一种强大的意志在扩散,如大道神音在轰鸣,与这片宇宙共鸣。

        “修道路本就是打破永恒,逆上苍,问长生,我走到这一步,还会沿着它制定的规则而行吗?”

        浩大意志在波动,如一个至高神在喝问,而叶凡立身在那里,始终没有张口,这天地万物,这宇宙星河都为他而鸣,隆隆作响!

        “你若想成道,渡劫日必会殒落!”来自霸体祖星的强者大喝,可眼中却充满了惊恐,因为他看到一只大手向前压来,将他覆盖,任何神通道法都无用,他逃不走。

        “噗”

        他形体炸开,化成一团血雾,散在了宇宙中。

        “教主,是你吗?”

        “叶兄,真是你回来了吗,天见可怜!”

        远处,有人影出现,这片星域有不少天庭部众,不然霸血一脉也不会来扫荡。

        九尾鳄龙浑身是血,金色的尾巴断了八根,头上的角更是碎掉了,鲜血淋淋,鳞甲撕裂多处,非常凄惨。

        可是它此时却在大笑,眼泪都流了出来,在他的后方,天庭老兵在聚拢,全都因激动在发抖,忍不住嘶吼,忍不住大叫。

        “哈哈……天庭还有重聚日!”

        许多人大笑大哭,等待了太久,终于得见天日,叶凡刚才的强大足以说明了问题,天庭当大兴。

        叶凡头盖骨中冲起漫天的血光,化成一条条大龙,没入每一个人的体内,转眼间让所有老兵都伤体痊愈,血气到达巅峰。

        这片星空都是他的气息,血气贯日月,宇宙星河都被笼罩。

        “弟兄们久违了。自这一日起,我天庭将回归!”这是叶凡的第一句话。

        “重铸天庭!”所有人的血都热了起来,仰天大吼,等待这一日太久了。

        “让兄弟们受苦了,请告诉我,都有谁在针对我天庭?”叶凡平静的问道。

        当提到这个问题,很多人眼睛都红了,死去了太多的人,几个战部成为飞灰,黑熊大圣等不少将领都死于非命。

        “禁区之子联盟……”

        ……叶凡身后的那边星空,那个第一位见到他并好心提醒过的修士一声大叫,冲向远方。

        “圣体叶凡回来了!”

        他所在的星河,顿时惊起很多道身影。而后,消息扩散,传向各地,以最快的速度蔓延了开来。

        “喀嚓!”

        宇宙中,数十颗星辰发生异常,内部有大道阵纹崩开。

        与此同时,天庭密室中出现一道道符文,冲起惊人的光芒,那是一道道星空坐标,于灿烂中闪烁神光。

        “先去将孩子们接回来!”

        黑皇等人知道,叶凡的百年封印到期,源天大阵自动解体,尽管心中有悲,众人还是分别冲向各大星系。

        这些孩子是天庭的希望,代表了未来,决不能有失。

        “娘,我睡多久了,父亲在哪里,怎么不是他亲自来接我?”小紫从源中出来,迷糊着的张开眼睛,望向姬紫月。

        “你父亲在闭关,还要等上一段时间才能回家。”姬紫月强忍着大哭的冲动,可晶莹泪珠最后还是忍不住滚落。

        “娘,你哭了。父亲呢,他究竟在哪里,不要骗小紫。”孩子早慧,预感到了什么,彻底醒来,睁开大眼,使劲摇姬紫月手臂。

        天庭的孩子们回来了,全都都到了莫大的好处,那是一处又一处聚集先天之精的神穴,后天孕养百年,让一群孩子的根骨提升了一大截。

        尽管是在悲恸中,尽管心中难受,但是众人还是大吃一惊,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叶凡的源术出神入化,再造天地,堪称手段通天,让所有的孩子都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将先天补了个充足。

        “大叔呢,怎么还没回来?”有大一点的孩子问道。

        “父亲,你在哪里?娘你不要骗我,我要见父亲。”小紫大哭,以莹白的小手抹眼泪。

        众人沉默,无言以对。

        突然,一声大叫传来:“叶凡还活着!”

        声音一出,天庭一片嘈杂,所有人都冲了出去。

        李黑水回来了,带来了最新的消息,激动的吼道:“他现踪了,现在外面全都在议论!”

        下一刻,天庭内身影一闪,一个白发人出现,小紫一下子挣开了姬紫月的怀抱,扑了过来,叫着:“父亲,我想你!”

        一群人都发呆,而后全都冲了过来。叶凡回来了,让这里沸腾。

        “叶子!”

        “师傅!”

        “叶凡!”

        众人非常激动,这如梦幻一般,叶凡活生生的出现了,这般的突然。

        人们见他虽然有老态,但是却也知足了,能够活着回来就好,姬紫月喜极而泣。

        叶凡帮她擦去眼泪,抱着小紫,对众人道:“我要去应付大劫,你们不要出世,等我,不久后再相见。”

        说完这句话,他放下小紫,化成一道炽芒,直接从这个地方消失。

        “唔,天庭当灭,我们就是要这么做,铲除他们,谁又能如何?”

        禁区之子所走过的路,腥风血雨,没有人敢抗衡,他们肆无忌惮,直接扬言,没有一点的掩饰。

        “什么,圣体叶凡还活着?真是出人意外啊,我以为他化道了呢。”当得到消息后,他们都是一愣。

        “这则消息有点惊人,需要禀报上去!”

        禁区之子心中忌惮,有人踏上了了归程,他们对待叶凡自然不敢如对天庭部众那般,那可不是说杀就能杀的人。

        “轰!”

        在通向北斗的路上,一道炽盛的光从天而降,一脚踏下,直接踩向轮回海皇子往生而去,比他更不可一世。

        “敢尔!”往生踏上归路,不曾想这样秘密,还是被人知晓,并来截杀。

        往生张口吐出一件禁器,乃是古代至尊所炼,轰杀向那只大脚,然而让他震惊的事情发生了,叶凡袍袖一甩,直接将禁器收走,没有一点的波澜。

        “砰!”

        那只大脚以不可阻挡的之势踏下,落在了他的身上,让他骨断筋折,即便是古皇的血脉也不行,承受不住。

        “啊……”他张口吐出一大口血。

        那只脚踩在他的脸上,压着他跪伏了下来,而另一只脚也落下,踏在他的胸膛,让他软倒在地上,来人低头俯视着他,道:“杀我部众的可有你?”

        “有又如何?”他故作硬气,大声问道。

        叶凡抬起了头,不再看他一眼,眺望星空,顿时让往生预感大事不妙,他惊恐大叫,道:“等一等。”

        “噗”

        可惜,叶凡根本不予理会,脚下稍微一用力,血泥溅起很高,往生惨叫了一声,脸上写满了恐惧,而后炸碎!

        另一片星空下,墟之女脸色苍白如雪,她亲眼目睹了这个过程,她也是在秘密赶向北斗,同样被截断了前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