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百年约定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三十三章 百年约定

    作品:《遮天

        百年匆匆而过,凡间一代人成尘埃,岁月变迁,磨灭了很多东西。www.00ksw.org叶凡依旧没有出现,他像是人间蒸发,再也不能回来了,始终没有一点关于他的讯息。

        很多人一声叹息,就这么寂灭了吗?苦熬了百载,终究是不能逆天啊。

        第一百年,叶凡没有如期而现,让人深感惋惜,也很遗憾。谁都知道他在帝路争雄上有多么强的竞争力,潜力无尽,可是在古代至尊的庞大压力下,他出了大问题!

        有人欢喜,有人忧,立场不同,表现自然也不一样。

        “哈哈……”老杀圣齐罗悲笑,这个结果过于残忍,天庭部众忍辱负重百年,一直在等待叶凡归来的一天,不曾想竟是这个结果。

        “师傅!”小松眼睛红了,站在一座山崖上,遥望星河,四周松涛阵阵,他脸上有有大滴的泪水滑落。

        “就这般死去了吗?”地府,浩大的冥土被黑雾淹没,镇狱殿中传出冷冰冰的声音。

        “有点可惜啊。”道宫内,有人轻叹。

        “真的失败了吗,这倒省去了我一番手脚!”苍天霸血一脉的祖星上有一个无情的声音在星空下回荡。

        一百年的等待,一百年的翘首,一百年的沉默,最后以这样的方式落幕,平平淡淡,连一丝波澜都不曾惊起。

        总的来说,叶凡在宇宙中的影响力也算巨大,有一代人都曾受他影响,血拼古代至尊,征战于黑暗动乱,留下了赫赫威名。

        他的失败,他的黯然落幕,让很多人都心有戚戚焉,曾经有不少年轻人以他为奋斗目标,结果前方那个人却倒下去了。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属于叶凡的辉煌年代走到了尽头。

        “你说,会回来的,那是与我的约定。”山峰上,成片的雪兰树随风摇曳,洒落下大片洁白的花瓣,姬紫月脸上带着泪痕,黯然神伤。

        她没有大声哭泣,可泪水却在无声无息下的滑落,经历过太多的生离死别,她的承受力已经很强,可是依然心痛难当。

        “叶凡,你这个混蛋,快点回来,你若是这样死去,对的起紫月还有我们这些好兄弟吗?!”庞博怒吼。

        “叶凡,当年你是怎么对兄弟们承诺的,百年后一定会回来,我们不希冀你突破,只要你活着!”李黑水也仰天咆哮,泪水淌流。

        一间密室内,有一盏魂灯,很多人都冲了进去,要看个究竟。

        “碎掉了。”圣皇子叹息。

        当听到这些话时,人们如遭雷击,脸色苍白,真的没有一点希望了吗?

        “他当年离开时,自己捏碎的。”黑皇道。

        叶凡在离去前,暗中震碎了自己的魂灯,不让人知道自己未来的生死,这样做为了什么?也许,他已经预料到结局,没有魂灯,给众人留下一些希望。

        “这个混蛋怎能如此,说好回来的,说好回来的啊!”庞博大吼,而后抱着头蹲在了地上,泪水不断淌落而下。

        他与叶凡来自同一个地方,生死与共,经历过那么多的磨难,见过血与骨,艰难走到这一天,到头来生死相隔,难以接受。

        风波远不这些,一百年过去了,天庭各部躁动,全都不安,他们等待太久了,可是约定的日期到了,却不见叶凡出现。

        现在外界传言很多,有一点几乎一致,叶凡失败了,死在了成帝的路上,已经魂归黄土,不可能活着回来了。

        “怎么会这样,我们不相信!”

        “说好的天庭大旗还有重立日,我等要征伐九天,连生命禁区都不是我们的终点,我们要进军仙域,有一片浩瀚战图在等待我们,怎能如此?!”

        天庭有数十战部,每一部都有上万人,百年过去已经开始在重聚,可是现在却是一场空,让人空留悲。

        “我还想见识一下,可惜是个短命鬼,没有机会摘他的头颅了,哈哈哈……”星空下,有人大笑。

        而且,他是屹立在原天庭的总部,而今这里早已荒败,人去楼空,只剩下了空旷的殿宇。

        这些年来,几大生命禁区不断有人走出来,有古代至尊的坐骑、有亲卫、有血脉后人,一个个身份都很惊人。

        黑皇、叶瞳、杨熙等人斩杀弑天凶兽后,曾经让天地寂静了一段时间,可随着他们归隐,这些年来又不宁静了。

        “原来是来自轮回海的道兄,在这里发表感慨吗,你们那一脉的轮回之主都殒落了,据说三百多年前圣体叶凡虽然不强,但也在当中发挥了一定的作用。”星空下来了一个女人,谈不上美丽,但也有一股出尘的气韵,眉心生有第三只竖眼,气息迫人。

        “神墟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连后来走出的雷神皇子也战死了。”轮回海的年轻人转过身来,看着女子,道:“你是当年的墟之女?”

        “是我,你是轮回海的往生兄吧?”这个女子淡淡的问道。

        “不错,看你倒也不是想向我动手吧?”往生说道。

        墟之女道:“为何对你动手,听闻有三个老家伙联合,走到了一起,号称世外三神,正在寻混沌体的下落,我们也不能没有作为啊。”

        往生顿时笑了,道:“我也想出手,听闻天庭底蕴很不凡,不若我等几人也联手,大破这一脉如何?”

        “正有此意,连圣体叶凡都不在了,我觉得就让这一教门彻底成为飞灰吧,我讨厌这个名字!”墟之女说道。

        “不错,我也很讨厌这个名字。几位大人无法出世,也只有我们可以扫灭他们了。”往生笑道,雪白的牙齿闪烁寒光。

        “等此间事了,宇宙也该清净了,而到了那个时候,另一条仙路也差不多该开启了吧,希望这一次成真,得见仙域。”墟之女微笑道,眼中的光芒很吓人。

        这一日后,部分禁区中的子弟走到了一起,形成了一个联盟,要大杀叶瞳、小松、杨熙等,全部要铲灭,决定对天庭斩草除根!

        这是一个可怕的决定,也是一个恐怖的联盟,这些人每一个都来头大的惊人,虽然只有几个而已,但是却足以横扫宇宙,没有几人可敌。

        “黄金狮子战部灭了,被杀了个干净,只有狮子王被部众推入域门,侥幸活下来,万余人被杀了个干净!”

        黑皇的脸沉的吓人,得到这则噩耗好,几乎跳起来,几乎要召唤所有准帝一起出击。

        可是它忍住了,对方这是在逼他们啊,禁区之子联合要铲除他们这些重要人物,而今就是要以大杀的手段让他们现身。

        “天蝎部也灭了!”这一次更彻底,连当年在星空古路追随过叶凡的天蝎圣者也死了,被轮回海的往生皇子一把抓碎天灵盖,形神俱灭。

        这是一次铁血的杀戮,让天庭部众愤怒。

        他们已经隐忍了下来,百年过去了,分散在四方,而今竟然还有人出手,要扫杀他们全部。

        “只有几个战部至今重聚了,结果这样被灭。”叶瞳沉声说道。

        “命令让他们隐忍,不要聚在一起,敌人太强大,现在还不是硬撼时。”黑皇憋了一口血,强行咽了下去。

        两个战部,数以万人就这样被灭杀,让他们心中怒火腾腾,恨不得立刻就杀出去。

        “可是兄弟们憋不住了,觉得太过窝火,要树立天庭大旗,重聚昔日的战将,为死去的兄弟报仇!”杨熙道,天庭数十战部,数十上百万精锐全都愤怒,尽管分散在各方,但得到消息后还是在重聚,要做出行动。

        “那几个禁区的人也希望我们出去呢,岂不是正中他们的心思?”黑皇寒声道,它杀气滚滚,而后望向天宇,道:“别忘了,这是第一百年,还有一年期,第一百零一年还不曾到呢。”

        “师傅……他……还能回来吗?”叶凡的几大弟子声音颤抖,这些日来心焦如焚,充满了悲恸,但却不能表现出来,因为还有各种战事要应付。

        “等,告诉他们,再忍一年,如果叶凡死了,本皇豁出去了,带着他们将这个宇宙杀翻!”黑皇发狠道。

        不得不说,黑皇还是有一定的威严的,追随过无始大帝,一旦严肃起来,各部战将都有些发怵。

        “好,我等忍,等待天庭大旗重立时!”许多战部忍着血痛回应。

        “我等自知不是禁区之子的对手,希望我们天庭的准帝早些带领我们杀出去,既然还要忍,那我等遵命!”

        他们带着不甘,带着憋屈,等待命令。

        “是吗,有几个禁区之子联手了,要铲除天庭。很好,让体内流淌有苍天霸血的后人也出去,跟他们一起动手,给我杀个干净!”

        这一日,霸体祖星中走出几人,虽非拥有纯粹霸血的人,但也都恐怖无比,有两人更是从祖洞破封而出的。

        “仙鹤战部的统领被人击杀了,不曾重聚战部,只是被发现了,就被体内淌有霸血的人斩成了血泥!”

        当得到这一消息时,天庭各部愤怒。三十年前他们曾怒极,将大成霸体坐骑击毙,扬威宇宙,想不到而今这一族又动了,杀他们的英杰。

        “有一个战部,没有忍受住,动用残缺帝阵攻击,但失败了,被霸体一脉的人血洗,一万二千余兄弟全部横死,血染红了星空。”

        当得到这一消息,黑皇暴怒,一声大吼,震碎了大殿,人立而起。这段时间,数万天庭部众被杀,没有死在昔日的辉煌大战中,却憋屈的被人杀上门,以高姿态活活镇杀。

        “辱我天庭,杀我袍泽,这个仇不能不报!”黑皇发誓,它开始加快布置,准备了更为可怕的大帝阵纹。

        宇宙边荒,一块混沌石上,一个白发男子横在上方,他发丝雪白,躯体早已失去了光泽,暗淡发黄,骨头透皮而印出痕迹,很衰弱,风烛残年。他没有一点生机,没有一点波动,像是死去了一万年那么久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