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绝望的天后
  • 正文 第一千七百一十六章 绝望的天后

    作品:《遮天

        阎罗殿主死了,被叶凡击杀,化成了一片血与骨,伏尸在他的脚下!

        面对这个结果,任谁都要惊悚,一位将要成道者啊,就这样死了,怎不让人震撼?

        身为的地府的巨头,掌控天下人的命运,是一位先天阴神,却没有能主掌自己的生死,踏进了轮回。www.00ksw.org

        这片宇宙一片寂静,鸦雀无声,地府与凰巢的人从头凉到脚,叶凡现在就有这般惊世的战力了,再给他时间,再给他岁月,将来谁人可制?

        难道圣体不可成帝的传说要被打破了吗?光想一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呜……”

        死亡冥枪一颤,刺穿了虚空,从这个地方消失。叶凡与砍柴老人都没有去阻挡,毁不掉它,留在身边,需要耗一件帝器去镇压,早晚是大祸。

        阎罗殿主死了,地府大军崩,被叶瞳、小松、孤心傲、杨熙、大胡子、山凰等杀的落花流水,阴兵与战奴怎能挡?他们的士气被打残了。

        “咚!”

        远处,不死天后与老神对决,脸上写满了怒与愤,这个结果她不接受,但如果这样下去肯定改变不了结局。

        突然,她的天灵盖中飞出一座小道台,古朴而神圣,散发着沧桑古意,快速的放大。

        这是什么东西,所有人都一呆。

        “仙凰台!”老神的脸色当时就变了。

        神组织的人全都心悸,他们是古天庭的后裔,自然听说过传闻,都极度紧张,甚至有点恐惧。

        “天皇,现身吧,我知道你还在人世间,当年那个人在紫山镇压我时,你不是出手了吗?”不死天后平静的说道。

        而后,她口中吟诵咒语,一个又一个古老的符号飞出,烙印在虚空中,而后又注入到了那座古朴的道台上。

        这座神台开始放大,到了方圆十丈时止住,悬在宇宙中,没有什么光泽,只有点点血迹在台面上,散发着大道气韵。

        “这是当年不死天皇悟道的古凰台?!”

        此乃通灵神物,代表了昔日至高神的法与道,他一生有大半时间在上盘坐,此台拥有非凡的意义。

        诸雄毛骨悚然,不死天后的表情是那么严肃,像是在对道台上一位古尊说话,仿佛那里真的有一个人般。

        而隐约间,人们也仿佛真的看到了一道虚影在盘坐,一动不动,出现在凰道台上。

        这让人惊悚,天皇还活着,还能再现世上?不可思议。

        “天皇你还不出来吗,我都要死去了,你于心何忍?!”不死天后喝问。

        这些话一出,更加让人发毛,难怪不死天后说可以让整片宇宙为她陪葬,古来最可怕的不死天皇若是活着,真的能做到啊。

        可是,凰台依旧,没有任何反应,甚至那道模糊的虚影也消失了,不再显化,只有皇道规则在流转。

        “天皇,你为何不出来?当年无始在紫山镇压我等时,你不是出手了吗,而今真的这般无情吗?”

        不死天后幽幽的说道,这些话语让人震惊,当年都发生了什么,无始大帝入主紫山,镇压过不死天后,曾经引出了天皇?

        这……简直是石破天惊!

        所有人都双耳嗡嗡作响,不敢相信她所说的话语,天皇活到了荒古时代,曾经与无始大帝一战?!

        这简直像是神话一般,超越了人们的理解!

        而这样的惊世大战,却没有传到人世间,举世皆不知。

        想来那必然是最可怕的一战,无始大帝啊,古来最强势的大帝,镇压了九天十地,没有他对付不了人,一生无敌不败,震慑的生命禁区都噤声。

        强大如地府,传承万古岁月那般久远,面对无始大帝也只能是低调,自封于仙宝中,不敢对抗。

        而不死天皇就更不用说了,震古烁今!

        谁也想不到,无始大帝还有那样辉煌的一战,与古代的最高天皇碰撞,是生是死,是胜是负,所有人都想知道。

        “太可怕了,无始大帝的经历到现在都还不能被世人尽知啊!”人们感叹。

        然而,那座道台上,模糊的身影彻底消失,连法则都内敛了,也不见有什么东西出来,不死天皇不曾出现。

        “天皇你好狠的心!”不死天后凄叹,感觉是这么的不甘,连最强的后手都没用了,不能施展,让她陷入绝望中。

        天皇无情,一心向道,这个世间没有什么能成为他的束缚,而八部神将部众全都听闻过,此时不禁生出一股寒意。

        “难道说,你与无始对决落败了,不可能,我知道你还活着,依旧在人间!”

        这样的话一出,就更加让人震颤了,连灵魂都在悸动,这是怎样一种惊天的消息?不死天皇还活着!

        在这一刻,一切声音都没有了,每一个人心头涌起了滔天骇浪,不能平静,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的大世?

        “至高的不死神明万岁,天皇不朽,长生可见,这一世我等愿遵守誓言,为吾皇血战到死!”

        突然,八部神将部众以及诸多至强的大族都高呼,如山崩海啸般,他们充满了信心,血脉喷张,倍受鼓舞。

        神组织众人脸色苍白,这是最可怕的结果,帝尊不在了,谁还能镇压不死天皇,那个人被认为古来最可怕,舍去无上的帝尊外,还有几人可与之一战?

        尤其是在这一世,不死天皇若是归来,那么就宣告古天庭彻底完了,就是有后裔也不行,逆不了天。

        “她说活着就活着吗,早就死了!”老神开口。

        而叶凡、砍柴老人更是不为所动,向前逼来,管你天皇活着与否,现在都要杀天后,不给她活路。

        “天皇,你还不出现吗?我不信你死去了,难道无始真的那么可怕吗,你们一直对峙到了当世,无暇分身吗?”不死天后喝道,秀发飞扬,她不甘,不想这般落幕。

        可惜,天凰台很平静,什么都没有出现。

        “啪”

        她一巴掌拍出,重重的击在了那座凰台上,但是不曾打碎。

        此时她处境堪忧,叶凡、砍柴老人各持帝器向前走来,要对她围剿,将她所有的退路都给封死了,结果可以预想,难有什么悬念。

        “轰!”

        宇宙深处,突然爆发出了璀璨的芒,时空碎片乱飞,出现一幕幕残缺的画面,一个白马银袍的少年风采绝世,正在进行人生最辉煌的一场激战。

        他想要屠皇,斩掉至尊,若然成功,自当震动万古诸天!

        不死天后见到后,神色更加悲伤了,泪水滑落下脸庞,颤声道:“宁飞!”她呼唤出了第一神将的名字。

        远处,那道身影消失了,那只是时空碎片,并非真人。

        “再见了,宁飞,错过了太古,能够在此世再相见,已让我没什么遗憾。来生能再相逢,我愿化在一朵花,绽放在你的身边!”

        不死天后大声悲呼道,而后哈哈大笑,晶莹泪珠滚落,散发出滔天的杀意,她手中的战鼓都似乎要被擂碎了。

        在她的眉心溢出一缕缕鲜血,而后化成一只晶莹欲滴的小凰鸟,通体鲜红,展翅翱翔,散发出一股让人恐惧的气息。

        所有人都神色凝固,感受到了古代至尊的气息。

        在这个过程中,不死天后将头上一根银钗取下,竟然是一杆银色的小戈,放在虚空中,轻轻道:“再见,来世再相见!”

        “轰!”

        然而,银色小战戈竟然爆开了,燃烧成一片璀璨的光辉,划开了宇宙,冲向远方。

        这让所有人都一震,就是不死天后自己也一呆!

        一条银色的大道铺展而来,自宇宙最深处通向这里,一匹白色的天马踏天路而行,让宇宙中刮起一股飓风,震碎了很多星辰。

        第一神将出现,依旧如过去,傲视人间,手中银色战戈横断九天,一身银袍,超尘脱俗,策马而来,凌驾诸神上,像是要羽化飞仙。

        他他手中的天戈一击,撕裂进包围圈中,震的老神横飞而起,当的一声又与青帝兵硬撼了一击,天马如龙,进入战场,两大至强者都不可挡他哪怕一步!

        在这一刻,他像是天神下凡,盖世无双,白马银袍纵横这天地间,没有对手。

        不死天后泪如雨下,在这最后时刻只有这个人来救她,让她无声悲咽,遥想太古……充满了太多的苦涩与遗憾。

        第一神将宁飞将不死天后带上马背,载着她就要向外闯,战气动宇宙海。

        老神持帝尊号角出手,砍柴老人蹙眉,道:“拦不住,他已经战死了,这只是他不灭的执念,执意要带走守护的人,心愿达不成,不死不散。”

        “宁飞……”不死天后闻言,恐惧大叫,用手去触摸那银袍少年的脸庞,晶莹的手指在颤抖,浑身都在哆嗦。

        “你死了……再也不会回来了,不能守护在我身旁了,我……恨,宁飞你活过来啊!”不死天后凄厉大叫,绝美的面容上写满绝望,心中是无尽的悲与伤。

        银袍少年不语,浑身都在燃烧银色的光辉,他坐下的天马也是如此,一人一骑如神般圣洁,要带那个女子离开。

        “宁飞,不要你死,只要你活过来,我愿放下一切跟你走!”不死天后惊恐大叫。

        可惜,那只是一道不灭神魂的执念,虽然看起来依旧如果去般风采绝世,但是却已经没有任何回应。

        不死天后没有瑕疵的倾城仙颜上渐渐狰狞,她恨意滔天,不能接受这个结果,充满了悲与恸。

        叶凡头上吞天罐沉浮,他一步一步向前,尽管看到了一幕惨剧,这个可悲的结局让他心情都有点沉,但是他不会止步,要留下不死天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