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仙钟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六章 仙钟

    作品:《遮天

        叶凡很疲惫,闯过了三层准帝劫,身上有点点血迹。www.00ksw.org就是他这般强大也不可能轻松度过,这样的劫有几人见到过?准帝劫难以逾越,他却接连跨了三重关。

        当!

        一声钟响,其音清冽,震人心魄,一口大钟出现。

        天劫原本都要散去了,叶凡击穿了仙域虚影,斩灭了青龙、朱雀等,不曾想又有这等器物出现,很是突兀。

        雷电已经不多,而这口大钟也很模糊,有一道道电芒交织,勾勒出它的形状。

        并不是曾见过的无始钟,而是一座不曾见到过的神秘钟体,符文无尽,烙印在钟壁上,每一个古符都有一种奇异的力量。

        它震慑人心!

        叶凡一见到它,就觉得浑身血脉奔涌,与其交感,莫名共鸣,非常奇怪的感觉。

        而后,它悠悠一震,却将叶凡的魂魄差点震落出来,强韧如他,也不得不竭尽所能对抗,动用所有力量。

        “好恐怖!”

        能让叶凡说出这三个字,那真少见,他不是没有遇到过帝器相击,可是现在却觉得这口钟更神秘。

        刹那间,他就想到了一宗器物,诞生于仙山,曾经让帝尊亲自攻打,想要夺到手中的昆仑遗族所掌握的那口仙钟。

        一定是它!

        真的是出乎意料,那口仙种“倒映”这里了吗?由法则铸成,有雷电交织,与实物差别不大,也能传出清越声音。

        嗡的一声,它化成一道流光飞来,而后镇压而下,钟口放大,将下方的人与鼎都笼罩,全部遮住。

        叶凡对抗,这是一种莫大的压力,他体内越发趋向鲜红的血液开始沸腾,骨头咯咯作响。

        仙钟洒落下一道道光芒,叶凡祭鼎,以它来承受,虽然动辄就可能会伤到己身,但是他却冒险锤炼母气鼎。

        钟声悠悠,法则刷落,这不是一种如刀似剑般的攻杀,而是一种巨力的镇落,像是整片星空压了下来,要将叶凡碾成肉泥。

        若非圣体,若非至坚,绝难承受,太强大了,叶凡的肌体都裂开了,出现血痕。

        或许也可以说,就是因为他的肉身太强了,所以才会有仙钟出现,以对应其应有的天劫,为其加压。

        唯一让人庆幸的是,仙钟并非不死不休,一战到底,悬在那里,不曾更进一步。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叶凡各种秘术尽出,对抗落下的仙光,更是出动了圣体异象,撑开了整片天空,才将仙钟托起。

        那里,光芒璀璨,一口大钟悠悠,划破了万古的清宁。

        而这个时候,叶凡终于有所感,体内有某种力量要波动起来,与那仙钟共鸣,一段法诀浮上心头。

        他顿时一震,心中涌起了滔天骇浪,竟然与这段法诀有关,是因它而交织成仙钟出来的吗?

        叶凡很震撼,多年的迷雾,像是吹散了不少,他心中一颤,想到了很多,此处事了一定要去追寻!

        经文自鸣,而后归于平静,仙钟也消失了,天地间雷海渐散,要恢复漫天的星斗光芒了。

        然而,轰的一声巨响,如同一片怒海扑了过来,惊涛万重,这是一片大火,烧的宇宙要成灰烬了,远处的星辰被火焰吞没,竟直接熔化。

        这是业火,炙烤叶凡,炼其体魄,来的莫名,非常的突然。

        红尘万丈,众生皆有罪,火焚其身,诸神亦不放过,古佛也不能幸免,一旦加体,真正燃烧到灵魂,都要化尽。

        这一次的业火与世间的业火还有些不同,这是万道业火精炎,最为可怕,诸天万道各种大孽化火,汇在了一起,煅烧叶凡的肉身。

        叶凡没有逃避,让鼎与他一起渡,沐浴火光,这是准帝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过程,大多人成就准帝时就出现了,而也个别人会到后期才至,叶凡当年成为准帝,度了两次劫难,自然也属于特例内。

        当年,释迦摩尼成就准帝身时,淬炼体魄,曾烧断骨头,留下一块佛顶骨,落在了花花的手中。

        叶凡盘坐了下来,主动引业火加身,淬炼进灵魂中,这不是一般人敢做的,他却在冒险。

        因为他要变到最强,一切都以不可思议的标准来要求,以备将来的那场大战,他不允许遗憾发生。

        尽管未来充满不确定性,所见只是未来的一角,充满变数,不见得就一定成真,但只要有可能,他就要扼杀在初期。

        增强实力是必然的选择!

        业火炼金身,叶凡浑身发光,体内的血液在奔涌,每一块骨头都在律动,抖个不停。

        这是一种磨砺,更是一种难得的蜕变,不是世人所见业火,而是业火中的万道精炎,淬炼其体魄,烧个不停。

        这自然是一种大磨难,因为可以清晰的见到,叶凡的血肉破开,近乎燃烧了起来,每一块骨头都在碰撞,甚至破碎。

        他的肉身在重组,如蛇蜕老皮,而一块又一块细小的断骨亦被挤了出来,还有血肉不断的脱落,鲜血淋淋。

        这种景象很可怕,蜕变岂能这样,应一步一步来,从细微处改变,像这般大刀阔斧,断骨重换,血肉削减,实在是有点恐怖。

        但准帝所引动的业火就是这般,这种蜕变没有什么循序渐进可言,非常的刚烈,非常的生猛。

        叶凡的体外大祸熊熊燃烧,将他吞没,这个地方越发的神秘莫测了,像是有一口无形的大斧在劈砍,改造他的躯体。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业火退尽,鼎悬在叶凡的头顶上方,他睁开了眸子,犀利如电,长身而起。

        在其脚下有很多块碎骨,那是脱胎造骨后挤压出来的废骨,有点恐怖。

        叶凡一把抓在手中,而后碾成了飞灰,轻轻扬起,道:“这里葬了我的一段岁月,你伴在这里吧。”

        三层天劫结束,他圆满晋阶,无论是肉身还是神识都极其恐怖,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地步。

        自今日后,放眼宇宙,他也算是至强的一列人了,超越了昔日的对手,很多人这一世都再难与其争锋,也许只能用岁月来弥补,才有可能追上来。

        叶凡鲸吞牛饮,吸收宇宙八荒的精华,补充渡劫后空虚的躯体,令人吃惊的是,下方的金色苦海无恙,那么浩大的天劫都不曾毁灭它。

        他汲取十方精华,引动天地万道和鸣,叶凡感受到了金海最深处一种熟悉的波动,他飞入当中不断有霞光扑来,让他身体剧震,而后一声长叹。

        他终于明白这是哪里,圣体祖星!

        不过却毁掉了,葬于此星的圣体古祖的墓穴封印破开,没有躯体,没有骸骨,只有金色的禁忌之海冲出,淹没了这里。

        “这是圣体一脉始祖的愤怒吗?”

        叶凡感慨,当年的人太强大了,墓中的苦海竟然这般浩瀚,冲毁墓穴,淹没了星空!

        这种残余的法道,这种痕迹,都能这般,真可谓是一滴血填平星海的极致表现。

        “难怪可以这样,与前字秘、行字秘共同对我产生影响,一脉相传,血的呼唤啊。”

        这个地方对叶凡并无多大用处了,只有一些不曾溃散的精气没入他的体内,还有一些道则让他思索,可而今对他这个六重天的准帝来说不是必需的了。

        “对杨熙还有大用,也许他能在这里有一场大机缘也说不定。”

        叶凡遍寻金色的禁忌之海,觉得应该还有什么留下,可是寻找了数日却依然一无所获,他没有时间耽搁,因为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去做。

        他要去寻仙钟,为了将来的大战增加一个谁都不能忽视的先手,杀手锏!

        虽然得到手的希望有点渺茫,但是他却不得不去尝试,只因他体内的那段经文,竟然可与那口钟共鸣。

        叶凡离去了,闭关暂结束,他一路飞行,化成一道可怕的时间之光,划破了黑暗的宇宙,恐怖无比。

        他在前进的路上试法,身体各方面全面提升,战力提升了一大截,绝对是恐怖滔天,世间少敌!

        而且,叶凡惊讶的发现,他几乎刹那就立身在了神禁领域,接下来反复的尝试发觉,触发几率极高。

        有段时期,他半年能触发一次就很欣喜了,到后来一个月,致大圣境界时缩短到几天,现在竟然爆发到了这一步,一日内也能多次触发成功。

        这一瞬间,叶凡底气一下子足了,豪情万丈,在这个世间,他应该也算是一位绝顶高手了!

        至尊不出,他这个快要大成的人,可以匹敌八方了,纵然不能镇压几位盖代高手,但是却不会像过去那般被动了。

        叶凡一路飞行,身影模糊,行字诀天下无双,他的的身体影响了时间的流逝,一纵仿佛就是千古。

        在途中,叶凡于虚空中刻字,一个个符文闪耀,而后凝聚在一起,化成一只金色的神雀,飞向天庭。

        这就是准帝六层天的手段,即便相隔无尽星空,跨越了很多的星系,也能够以神术传书,这是他留给杨熙的信,让他去圣体祖星寻觅。

        而他自己则直接冲向一条古路,逆溯而归,那是九龙拉棺的起始路径,他是从片星空走出的。

        片刻后,叶凡降落在了荧惑古星上,这就是他而今的威势,一念间横渡无尽星空,到了目的地。

        为了数年后的一战,为了生存下来,为了保住亲人、朋友,不让悲歌响起,他要尽一切可能增强自己的实力,增加天庭的底蕴,来此寻仙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