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温馨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九十一章 温馨

    作品:《遮天

        “大叔,我是来找师傅的。www.00ksw.org”少年进入天庭后,怯怯的声音让厉天抓狂。

        怎么就成大叔了呢?这对他的打击很大,一向自认为风流倜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帅气与潇洒并存,可今天却被人喊老了。

        一群人大笑不已。

        天庭总部内奇花盛开,瑶草遍地,山上飞瀑流泉,天空中有一座座悬空的岛屿,云蒸霞蔚,仙雾氤氲。

        石崖下间紫气腾腾,芝兰并生,麒麟出没,高天上鸾鸟飞过,长长的翎羽仿若彩虹,更有苍龙俯冲,在云朵间一啸风云动。

        “大叔,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小松弱弱的低头道歉,漂亮的脸蛋上出现红晕。

        厉天不爱听,道:“我有那么老吗,叫师叔,不要喊大叔。”

        “不是一样吗?”小松犯迷糊。

        “明显不一样好不好?”厉天抓狂。

        “这么可爱,上辈子一定是个女孩子。”花花走来,看着少年小松哈哈大笑道。

        “你上辈子一定是男孩子哦。”小松腼腆的笑道。

        花花笑声戛然而止,听起来怎么感觉这么别扭,难道自己这辈子是女孩子?怎么听都是这个意思啊。

        “真是小松师兄吗?”张清扬与龙宇轩跑了过来,非常的激动,分别这么多年,他们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赶到。

        “是我。”小松声音不高,怎么看都像是个孩子,根本不像是一群人的师兄。

        “真是当年的那个……”吃瘪的后的花花瞪大了眼睛,盯着眼前这个灵性逼人、漂亮的不像话的少年看个不停,他很想说真是当年萌萌的、可爱的小紫松鼠吗?当年离开地球时他自然见过,那是他的第二位师兄。

        “当”

        火星四射,龙马一蹄子按在了他锃亮的光头上,那叫一个铿锵,花花疼的哇哇跳脚大叫,但看到是龙马还真是没脾气。

        这是一个喷子,惹了他,半个月都别指望消停,虽然他也不是善类,但对上师傅级人物还是有点吃不消。

        这个时候,黑皇也凑上前来,更是不讲究,一只大黑爪子将花花的光头扒拉到了一边,充满惊容,打量小松。

        “尘世上还真有这种人,尘埃不然,仙台如镜,始终如一。”黑皇神神叨叨,盯着小松瞪大了眼睛。

        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小松神魂的强大,睁开天眼可以感知,他的眉心那里纯净无暇,如同一块水晶般。

        人魔来了,开口道:“有一种人,他们百年如一日,自动斩下了红尘的喧嚣,岁月在其识台上留不下痕迹,即便修道至坐化,也是赤子纯真性情。”

        人魔的话语自然引发众人震动。

        在修行界有一种说法,当活过漫长岁月后修士当自斩,斩掉红尘,斩掉繁扰,让仙台回归清宁,道心如一,回到赤子心性,那样可以延长生,化解岁月的侵蚀。

        那不是肉身的蜕变,那是元神的脱胎换骨,始终保持仙台纯净,不被爱恨情仇等人间事缠住,只留下一颗向道的心。

        据说,活出第二世的人不少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小松才多大?就这样了,做到了这一步,让人惊叹,他从来都不曾失去这样一颗质朴的心,一直如此。

        被这么多的人的盯着,小松的脸自然红了,引得很多人都忍不住想捏捏他,真是觉得有点可爱。

        最先伸出魔爪的是花花,很是倒霉,被龙马一蹄子给踩住了,道:“叫师兄,你只是小三。”

        “弥陀佛,我靠,马大叔你说话也忒不讲究了。”花花愤愤不已。

        “孩子,能让我看一看吗?”人魔开口。

        “可以呀,老伯。”小松不设防,本性纯真,但却也可以感受到什么人对有自己友善,什么人很危险。

        人魔出手,小松仙台光芒如火,清晰映现而出,人们能看到明净的仙台真的太晶莹了,所有红尘事都自己淡去,不会留下痕迹。

        “师兄,你不会忘记我们吧,居然不留痕迹。”花花吃惊的问道。

        “不会的,我都记得,当年离开地球时,你光着屁股哭鼻子,泪眼汪汪,挂满了泪水。”小松认真的说道。

        囧!

        花花大窘,连忙插话,不让他继续说下下去了。

        一群人都哈哈大笑,花花满脸通红,讪讪的后退,不想被这群人嘲笑。

        “好奇怪,有一股奇异的波动自主拂拭他的仙台,令他道心空灵,凡尘不染,这种力量让他保持心性与识海不变。”人魔观看良久后说道。

        所有人都剧震,小松真的很神秘。

        “这种情况可能与他的心性还有他所修的各种法门有关。”黑皇思索道,它追随过无始大帝,绝对有发言权。

        当小松亮出来自己的紫金塔后,一群人发呆,见到九层道塔中各有一尊盘坐的身影诵经后,彻底没了脾气。

        果然,人魔与黑皇先后鉴定,与这些经文有莫大的关联,当中也许有帝尊残经!

        而且,这些经篇大部分以仙台卷为主,再加上小松原本的纯真性情,造就了这样一个仙台自守、明净无限的赤子。

        他会将所有红尘琐事都忘记,但相关的人却永记心中。

        “小松松很可爱。”就在这时,人群后走来一个两三岁的小女孩,仰着头,眨着明亮的大眼看小松。

        众人回头,全都笑了,眼中充满了溺爱,小囡囡来了,粉雕玉琢,她是天庭最受喜爱的小公主,在很认真的评价,小脸红扑扑,像个大苹果,看的人想咬一口。

        这里充满了温馨,众人都对这个少年充满好感,他真的很质朴,这种与众不同的修行方式给很多人以启迪。

        一个纯净无暇的赤子,一个害羞的少年,一个强大的准帝,这些集中在他的身上,顿时让他风采惊艳,所有人都知道,他的前途不可限量!

        这是一块浑金璞玉,黑皇哗哗地流口水,但是任它坑蒙拐骗,也难动小松的根本心,少年真挚的话语每一次都让黑皇老脸通红,第一次发觉下不了嘴,无处可下手。

        小松到来,对天庭鼓舞甚巨,尤其是他带来了一个绝代高手,而今就站在不远处,即便天庭强者如云,对那个人也忌惮无比。

        连人魔老爷子都一阵徘徊,围绕着他看了又看,难得的一次一整天都没有胃口,扭头进星空打猎去了。

        当洞悉此人的来历,天庭空寂,而后一下子沸腾,这是一个曾经与可与青帝一战的天骄,是当年帝路上唯一可与青帝放手一战的无上强者,光想一想就让人震撼。

        岁月不曾将他彻底磨灭,让他留下了尸骸,尽管早已不是曾经的那个人,但是其无双肉身还在。

        现如今的他懵懵懂懂,诞生了一些灵智,但还是不能明见道我,只有跟在小松身边才能安静下来,不然这就是一个杀戮机器,一尊无敌的死神。

        “小松太强了,竟然引来这样一位人杰,我想地府一定暴动了,他们会心疼的发疯。”

        天庭内出来畅快的大笑声,所有人都无比的振奋,非常的高兴。

        消息自然惊动了八荒,宇宙各地所有修士都在议论,现在很多人都知道天庭又出现了一位天纵之姿的孩子,是叶凡的第二弟子,为一位准帝。

        一门三准帝,将来可能会是四准帝、五准帝……所有人都震惊了!

        简直堪比大帝与太古皇活着的时代了,唯有他们的子女与父同存时,才会如此,一门数尊准帝。

        而发生这样的事情,注定是这一族最辉煌的绝巅。

        而今的天庭,已经踏上了这条路,未来可能会掌握在他们的手中,只要出现一个绝代高手,能匹敌不死天后、砍柴老人,那么就再无人敢冒犯天庭,大势将成!

        “孤心傲,可与青帝一战的最强战奴就这样离开了?!”地府内传来恐怖的咆哮声。

        不仅阎罗殿如此,就是冥皇殿、镇狱殿也是这般,充满了狂风暴雨,地府的巨头震怒。

        孤心傲,是他们这几万年来得到的最强战奴,一旦觉醒,可以培养成一把无敌的屠刀,兵锋所向,谁与争锋。

        “地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若是再这样下去,我等吞掉所有阴灵算了,还孕育什么不朽神尸,一切都无用!”

        地府的巨头被气炸了肺,恨不得唤醒沉睡的至尊,血洗星空,进而灭世,这一次真的太憋屈了,徒作嫁衣,数十万阴兵大军灰飞烟灭,白白成全了别人,就那样失去了一尊无敌战神!

        这是一种耻辱,传出去就是一个笑话。

        他们是谁,是地府,让天庭都崩了,令诸神都惨痛无比,世间提到他们莫不颤栗,可是而今却被人连抽带踩脸,肿成猪头了。

        地府内,黑色魔云翻涌,血色闪电劈舞,下起了瓢泼血雨,恐怖无边。

        而天庭则是一片欢声笑语,唯一遗憾的是叶凡不在,所有人都出来与小松相见了,姬紫月抱着小紫也来了。

        “拜见师母。”小松认真行大礼。

        “一直听你师傅说起你,可是他却不敢过去,怕战火燃烧到他的故乡,终于见到你了。”姬紫月也很喜欢小松,微笑着扶起他。

        “小哥哥穿坐(紫)衣,我叫小紫,一样的。”才一岁的小紫醒来,口齿不清,跟个瓷娃娃一般,伸出一双小手,对小松道:“抱抱。”

        “师兄你可真有孩子缘,我当初想抱小紫,她可是死活不肯,直挠我的光头。”花花愤愤不平的说道。

        当小松抱起小紫时,小丫头一点也不认生,像爬树般,伸胳膊踢腿,口中嚷着:“小哥哥似(是)香的。”

        而且,吧唧一声,咬了小松一口,留下很多口水。她粉粉嫩嫩,这个样子,顿时引得众人一起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