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帝主陨落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帝主陨落

    作品:《遮天

        帝主出现,在这个关键时刻杀来,他的强大是毋庸怀疑的,绝对可比肩不死天后与砍柴老人。www.00ksw.org

        砍柴老人浑身是血,眉心都有一个血洞在汩汩淌血,身体情况很不好,可现在也只有他能挡住帝主。

        这个地方立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紧张的关注。

        九轮天日西落,在夕阳下,整片天庭宫殿群都被染上了一层圣洁的光彩,令这里更加的庄严肃穆。

        “拿来!”帝主开口,伸出了一只手,他浑身都被赤龙甲胄所覆盖,体魄修长强健,掌指有力,随便伸出就在虚空中浮现出成片的帝道符文。

        “你要它也无用。”砍柴老人摇头,眸子很深邃,有一种睿智的光彩,道:“你在懊悔中度过,已经失去了道心,就是送以一部真正的仙经也注定成不了道。”

        “给我!”帝主话语冷漠,气息一下子强盛了数倍,砍柴老人的话语触了他逆鳞,那只手熊熊燃烧,绽放赤血光芒。

        那株仙树已经连根拔起,就定在天宫前的虚空中,加在两者之间,通体暗淡,老皮开裂,并无一点光泽。

        这就是帝尊诵经、并浇灌过命泉神液的不死树吗?许多人都睁大了眼睛,比刚才更伤心了,让将成道者这般争夺本身就足以说明了问题。

        砍柴老人摇头,半步不退。

        事实上,两者间早就形成了一片场域,仙株在两者间摇动,那种级别的神能究竟有多么恐怖难以说清,一旦失衡,就可能会让此不死药化成灰烬。

        所以两个人都不敢用力,谨慎对待。

        “那就战一场吧,以此做决定!”帝主说道,满头发丝飞舞,身如龙形,腾跃上天。

        嗷吼!

        一声大吼,一头巨大的赤龙浮现在宇宙中,通体血红,鳞甲森森,像是凰血赤金铸成,此外还有一只朱雀站在龙首上,俯视下方。

        赤龙盘绕,至强的体魄闪耀光芒,绞杀下来,星河粉碎。

        老道人登天而上,平淡的推出了一掌,看起来没有一点烟火气,甚至连神光都不曾崩现,可是恐怖的事情发生了,在前方成片的星辰暗淡,整片星空都一下子黑暗了下去,而那头血龙更是剧震,吟动九天。

        这一掌太恐怖了,无声无息,毁灭了一片星河,让人颤栗。

        锵锵锵声不绝于耳,帝主的身旁接连浮现出九个古字,一一明亮了起来,像是九颗天日当空而照,将他笼罩在下方。

        那是道经中的九个古字,可镇压己身,实行永恒,拥有一种不朽的力量,现在表现出了强大的防御力。

        砰!

        砍柴老人十指如钻,戳向前去,攻击力强横,十道仙芒射出,若大羿射日,十箭动天!

        九个古字都一阵乱颤,像是要毁灭的太阳一般爆发出了一股可怕的气息,席卷天宇,化作一片宇宙风暴。

        叶凡动容,他对道经中的九个古字很熟悉,曾多次运用,深知其妙处与强大神秘力,不曾想有人竟这样来破解。

        那是一种帝道术,当然最重要的是砍柴老人自己,他有一种化腐朽为神奇的力量,十根仙芒裂天,铿锵震耳。

        吼!

        赤龙腾天,一声大吼,张口吐出一片火炎,铺天盖地的热浪烧的一些星辰都化成液体而后有成尘埃。

        被动不是帝主的选择,他开始出手,暗淡下去的九个古字重现闪耀出了更为璀璨的光芒,而他自己也向前冲杀。

        砍柴老人用手一划,一条阴鱼出现,带着太阴之力向前镇压,与炽热的炎浪撞在一起,让这个地方发生了湮灭。

        “哧!”

        突然,那条赤龙的头上,立在上方的看起来很小的朱雀振翅,舞动九天,化成一道血色闪电击了下来。

        帝主拥有朱雀的血脉,而他之所以现出赤龙身,一切都是因为甲胄的缘故,且血脉最根本的力量是朱雀。

        这一击震古烁今,远超世人的理解,那只火红的小鸟虽然不大,但是却神力盖世,其中一翅简直要立刻劈中了砍柴老人的躯体。

        锵的一声,一道雪白的刀芒冲霄而上,老道人的背后那把柴刀出鞘,刀气卷万重,如汪洋一般扑向前去。

        朱雀长鸣,划破宇宙。

        而光芒更是将此地淹没,天庭遗址中,众人看不真切。

        当一切落幕,砍柴老人身体摇动,通体的血迹更多了,尤其是左半边身子出现一道可怕的裂痕,肌体几乎裂为两半。

        那是刚才朱雀一翅裂天之威!

        另一边,帝主身上也出现了点点血迹,被刀芒扫中,那是一种可怕的气机,在他的肩头被贯穿出一个血洞。

        突然,帝主身形闪灭,动用朱雀横跨三千界之术,让时间停滞了,逆穿向下方,夺那株仙树。

        老道士阻击,追了下来,两人在虚空中连续碰撞,这一次打出了真火,有成千上万朵大道之花在绽放。

        成片的符文浮现,那是一种至强的法则波动。

        啵!

        突然,天庭遗址中的那株仙树发出一声轻响,其根部碎裂了,化成一片灰烬,株体则坠落在地。

        帝主发生一声嘶吼,俯冲下来,砍柴老人拦击,两人几次大碰撞,最后降落在天庭遗址前。

        “根茎是假的,可以乱真,真正的帝尊仙树早已不在,根部被人移走了!”

        满嘴黄牙的糟老头子气的将木桶扔在了地上,桶中的金色雷元素流淌,惊的所有强者都飞奔,那些东西绝对可以伤到大圣。

        “一场空,仙株被移走了。”帝主怅然若失,而后眸子又突然森冷了起来,看向远处的叶凡、黑皇等,杀机毕露。

        哧的一声,他点出一道神芒,要毁灭几人,小囡囡不在此地,他没有任何顾忌。

        “砰”

        砍柴老人移形换位,挡住了他的攻击。

        “你管的太多了!”帝主眸子很冷,浑身赤龙甲胄发光,气息更强盛了。

        “老东西,你忘记了不久前被一个小女孩吓得屁滚尿流的事情了吗,还耍什么酷。”黑皇寒碜他。

        “你们都走。”帝主扫视糟老头子还有大汉,而后逼视老道人,道:“你也离开,将这个地让让出来。”最后,他更是看向叶凡、黑皇等人,道:“这几人得死。”

        这个时候,谁都看出来了,老道士似乎失去了一战之力,情况糟糕到了极点,眉心被不死天后击出的那个血洞在恶化,伤口不能愈合,经过刚才与帝主的一战更加严重了。

        帝主现在有恃无恐,就这般威胁他,让他走人,不然必有一场血劫。

        “你太高估自己了,即便同是将成道者,我重伤了,你也不见得就能以势压我。”老道人平静的说道。

        后方,叶凡抽出了青莲,猴子举起了仙铁棍,人魔拎着石器,黑皇开始布置大阵,准备进行一场难以预料的大决战。

        “那就都去死吧。”帝主疯狂了,不久前他失去了一切,道心都破了,现在近乎病态,得不到就毁灭。

        帝尊的仙树是他寄托希望的所在,而今却不见了。

        砍柴老人铿锵一声拔出了柴刀,黝黑的刀背,雪亮的刀刃,划破星空,他浑身的血在燃烧,元神出窍,身体软倒了下去。

        轰!

        整个刀身比星河还璀璨,凝聚了老道人一身的精气神,元神熔炼了进去,他没有力量去缠斗与血拼了,发动了最凌厉了一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战斗。

        疯狂的帝主一下子惊醒了过来,这种战斗最危险,两个将成道者以性命相拼,一方随时会殒落。

        仅在这一刹那间,这天地震动了十次,像是开天十击,人们惊恐的发现,这种气息太恐怖了,堪比三百多年前的黑暗动乱。

        许多人都发毛,那把砍柴刀与帝主碰撞十次,迸发出了天地初开时的景象,各种混沌神祇咆哮。

        最后,赤龙甲胄崩碎,一条大龙被解体,而从当中冲出的那只朱雀虽然在凄厉长鸣,可是却躲不过杀劫,被柴刀劈中。

        “噗”

        一颗带血的头颅飞起,坠落在天庭遗址前,而后炸碎成肉泥,元神毁灭。

        当!

        柴刀坠地,老道士的元神无比暗淡,没入软倒在地上的躯体中,艰难的飞上道台,眸子暗淡无光。

        这是一种惨胜,他付出了极大的代价。

        帝主死,被人斩杀,这个在当世宇宙中有数的绝代强者之一就这样被杀了,让人感觉很不真实。

        血液洒落,预示着一个庞然大物的败亡,人们知道,神庭完了,再也没有了一丝希望。

        “帝主被杀了!”

        这是一股狂暴,消息席卷四方,像潮水一般蔓延了出去,更有人横渡星空直接离去。

        神庭将灭,不可避免,很多人都早做打算去了。

        那具无头的尸体寸寸断裂,而后化成一滩血水,最后燃烧,什么都没有剩下,帝主死去。

        “天下将大乱,不死天后欲走一条血色成道路,沐浴万灵神血,我欲建道宫,重整乾坤,平定血乱。”老道人在周毅的搀扶下,艰难的站了起来,缓缓说道。

        他的语气很平淡,但是却传遍天地,像是一尊远古神明归来,宇宙中的星辰在这短暂的刹那都停止了转动,只有这种声音在回荡。

        这一日,老道人一手开创的道宫正式成立,震动宇宙,麾下高手如云,强者如林。

        这一日,神庭覆灭,帝主一脉传承崩断,被几股大势力席卷,扫除了个干净。

        这一日,不死天后昭告天下,要建不朽的皇朝。万灵中,如云的强者赶去,都是曾经视不死天皇为至高神明的种族。

        这一日,地府异动,许多人看到各大星域诸多阴兵过道,横跨星河,像是要开赴战场。

        这一日,神组织亦有大行动,一些地域有古老的神像突然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