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砍柴老人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二章 砍柴老人

    作品:《遮天

        不死天后来了,以一种君临天下之势要砍柴老人让出天庭遗址。www.00ksw.org

        “沐浴诸帝的血,涅槃重生,这一脉到底有多么的可怕……”所有人觉得脊背凉飕飕,想到了很多。

        在那遥远的古代,究竟发生过多少血案,若传出来的话一定是惊天地泣鬼神,许多人觉得有些毛骨发寒。

        史上一些大帝的死显得那般非同寻常,难道与此有关吗?

        犹记得,北斗星域中州仙府世界太皇碎尸被发现时的轰动,那么一位攻击力惊人、走上成仙路的至尊竟然是躯体崩碎而亡,淌下的血至今都在燃烧。

        而且,有人还听到了那片区域内传出古皇级存在恐怖的怒吼声,大声喝斥不死天皇,联想到这些,让人通体冰凉。

        那得是多么久远的一个人了,难道说贯穿漫长的修炼史不成?他……一直还在,这简直匪夷所思,惊恐人心。

        一声长啸传出,震动诸天,凰巢依然朦胧,被血雾缭绕,只能模糊的见到一根根血凰木组成的神巢轮廓。这个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立身在上方,俯视这里,冷声道:“天皇是仙神,天下莫可测。”

        日月星辰一起坠落,围绕着他的转动,他像是宇宙的中心,那里星河万道,景象惊人。

        这是一个绝美的男子,如同神一般,满头银色长发一直垂落到后半腰,闪动晶莹的光泽,没有一点衰老之态。

        他看起来很年轻,英气逼人,如同一尊年轻的神明从远古走来,活到这一世,举世共尊。

        正是日月神将,这可不是他对付叶凡与人魔时的虚身,而是真正的本体,走出了坟墓,血气旺盛。

        “唔,传说中的八大神将,每一个都曾光耀万古,实力强大到逆天,想不到不止一个人活下来。可惜,都不复盛况了,昔年你们当中可是有人差点成道啊,现在都成为了褪了毛的凤凰。”满嘴黄牙的糟老头子咕哝道,而后领着自己的孙子再次浇灌那株仙树,头也不抬的道:“上面风大,当心别被吹下来,这已经不是当年,不在巅峰就不要站在山尖,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男人不站鸟巢之上。”

        “轰!”

        血雾澎湃,巨大的神巢向前压来,将天空都覆盖了,天庭遗址都在动荡,不死天后与两大神将逼近。

        “天后既然想拼死一战,我自奉陪!”阴阳道台上,那个老道人长身而起,面对高天,眸光湛然。

        后方,周毅与林佳都是一震,很久没有见到砍柴老人这般了,此时他不再老迈,如一把出鞘的神刀,斩向天空。

        咔嚓!

        砍柴老人的双目中射出的锋芒在虚空中划出两道大裂缝,如刀在鸣,若剑在铮铮而战!

        “你还能一战吗?昔年那一战,我们都不好受,现在对决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凰巢在逼近,里面传来天后的清脆声音。

        无声无息,坤天神将也出现了,与日月神将并排站在一起,立于赤血凰巢上,各自都做好了大决战的准备。

        而这个时候,满脸虬髯的大汉一步迈出,来到自己的师尊近前。同一时间,满嘴黄牙的糟老头子丢下手中的木桶,放开孙子,也来到了近前,与天空中的两大神将对峙。

        “让我们看一看,当年的神将多么的厉害,还剩下几成的功力。”大胡子豪迈的笑道。

        黄牙老头子则摇头,道:“我最讨厌战斗,打打杀杀忒没意思了,我喜欢研究各种花草、各种血脉。天后的血统,我想一定很特别吧,真是很期待呢。”

        “你作死!”坤天神将脸色冷森,一步迈出,刹那飞了下来,轰杀向糟老头子。

        尽管八大太古神将地位超然,傲气凌云,甚至都不会特别的尊敬不死天后,但是却也不会容忍外人不敬天后。

        糟老头子丝毫不退让,刮起一股黄毛旋风,冲天而上,一只枯黄的手掌与神将的兵器硬撼了一击。

        惊天的爆炸声传来,有日月星辰炸碎,所有人都骇然,这个猥琐的老头子竟然这般强势,抬手就敢跟昔日的神将对轰,这般的疯狂。

        符文漫天,那里有一片星河被粉碎,坤天神将的神通是主掌天地、截取宇宙本源为己用,他抓过来的一片宇宙星空被老头子打爆了。

        坤天神将手中的黑色天戈也是嗡嗡的抖动,像是遭受到了重击,整个人都摇了三摇,险些受重伤。

        这个结果无人不骇然!

        昔日的八大神将啊,留下了太多的传说,竟然有人可以力敌。

        “果然啊,凤凰褪毛不如鸡,你还剩下几成功力,还能恢复到巅峰吗?若有当年的实力,老头子我立刻飞逃。”黄牙老汉嘿嘿的笑道,越发显得猥琐。

        坤天默然,能活下来就是一种奇迹了,若非吞食了部分仙丹残渣,可能还无法觉醒过来呢。

        “出乎意料啊,砍柴的你竟然又找出来这样一尊绝代高手帮你,比不上当年的神将,可也不远了。”凰巢中不死天后的声音清脆动人,宛若一个少女在嗔怒。

        “天后,给我二百斤凰血,我卖身给你,对你效忠。”糟老头子很没有节操的说道。

        “爷爷!”仙树下,那个孩子嘟着嘴不开心了,觉得自己的爷爷太丢人了。

        “我为谁啊,还不是为你,讨要点凰血,用在你的身上,将来好对付那只石蛋啊。”老头子咕哝道,而后热切的望着天空,对凰巢传音,道:“怎么样天后,要不给我给你打个五折,一百斤凰血算了。”

        众人心中吃惊,看了看那个孩子,又看了看糟老头子,到底什么来头啊,要对付那只蛋,是指不死天刀下那颗吗,太惊人了!

        坤天神将俯冲下来,攻杀糟老头子,而日月神将也是满头银白长发飞舞,冲向大胡子,发生了激烈的大战。

        片刻后,凰巢中传来声音,让坤天与日月神将后退,怕他们出现意外,因为两人不复当年的圆满大神通了。

        “你怕了,承认不如我了?”糟老头子一脸兴奋的样子,像是战胜的公鸡般,雄纠纠气昂昂而去。

        可是退回来后后,他却变成了苦瓜脸,使劲的甩手,惨叫连连,道:“疼死我了,尼玛的,不是凤凰褪毛了吗,怎么还这么厉害。”

        众人哑然,刚才这个糟老头子可是徒手对抗对方的兵器,一指就粉碎了日月星辰啊,怎么现在喊痛了,感官知觉严重滞后吗?

        仙树下那个孩子捂住了脸,觉得害羞,为自己爷爷没节操的表现感到脸红。

        “你我若是再拼斗一场,肯定都会有性命之忧,那就三击决胜负吧。”凰巢中传来天后的声音。

        “好,为了多活几年,就少拼几下吧。”老道人抬头,而后逆冲向天。

        刹那间,像是一片怒海决堤了,那里白茫茫一片,巨大的神音与波动震的很多人昏死过去,幸亏天庭遗址有无上禁制,不然不说所有人全都要血光迸溅也差不多。

        砍柴老人与凰巢被淹没了,看不到他们对决,但是人们却能感应到那种巨大的波动。

        他们直接杀入了宇宙中,崩断了一条条星河,像是有皇道法则迸发,哪里是什么三招之约,很快就已经过去了三十次大对碰。

        那种碰撞让人胆寒,一次比一次力量大,让人要窒息。

        宇宙中,那片星系被打的崩碎,彻底的毁掉了,人们认真的细数,惊恐的发现,战斗升级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过去了三百招。

        “这是在决一死战啊。”庞博感叹道。

        叶凡、猴子、人魔、黑皇等都露出凝重之色,这个级数的大战对他们影响甚巨,每一个人都在遥望,希望看个彻底。

        事实上,其他古皇子也都如此,睁天目,遥望星空之战。

        斗转星移,这一战竟然是在三千招后落幕,不死天后的凰巢缓缓移动,而后离开了这片星系。

        临走前,她清冷的声音传遍此地,道:“古皇血脉跟我走,将来会有一个真正的仙域世界等你们踏入。”

        今日,一件事比一件事让人吃惊,不死天后当众招揽古皇子,直接说出这样一则消息,让人变色。

        “噗”

        砍柴老人没有什么掩饰,连续咳了几大口鲜血,身体都快碎掉了,连眉心那里都出现一个血洞,降落在残破的道台上。

        众人脸色发白,这是经历了怎样的一场战斗?

        周毅与林佳急忙上前,取出一个青皮葫芦,倒出一颗金丹,让老道人服用。

        他都伤成这个样子了,不死天后却没有追击下来,可见凰巢中的绝代女子也必然遭受了重创,不会比砍柴老人好多少。

        咻!

        一道赤光扑杀而来,谁也没有想到不死天后离去,刚平静下来后,一条赤龙突然浮现,斩杀而下,直取砍柴老人。

        这种波动太剧烈了,过于恐怖,让天庭遗址间的所有阵纹都亮了起来,发出威力。

        “帝主来了!”

        “他也要进入这里!”

        叶凡、庞博等人变色。

        砍柴老人一生轻叱,口中吐出一道仙光,斩向那条赤龙。

        “大胆!”另一边,满嘴黄牙的糟老头子也是一声喝斥,另有一道赤光向这里扑来,要夺走那株干枯的仙树。

        事实上,这道光才是真实的,扑杀砍柴老人的赤龙虽有强大的战力,但却是化身。

        “轰!”

        糟老头子被震的倒退,挡不住帝主。

        “是他,神庭的主人,一个将成道者,比之不死天后还有砍柴老人绝不会弱,是同级的绝代高手。”许多人惊呼。

        “隆隆!”

        那株仙树拔地而起,将要脱离地面,帝主来了,强势出击,让所有人都一颤,似乎没有人挡的住。

        连叶凡与庞博都觉得不可思议。

        “你是为这株仙根而来,可就是给你也成不了道。”砍柴老人说道。

        他逼退了那道化身,一步就来到了仙树前,定住了它,与那身穿赤龙甲胄、浑身赤光闪烁的至强者对峙。

        人们想起了一则传说,天庭的仙树蕴含了帝尊的法与道,日常他唱在树前诵经,更以自己的命泉神液浇灌过它,此株当是无价至宝。

        帝主来此,显然是为了枯树中的道,想夺帝尊的大道碎片,欲寻找成道的最后一步大秘,他等了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