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天后现
  • 正文 第一千六百八十一章 天后现

    作品:《遮天

        不光是叶凡,就是龙马等也跟见了鬼一般,没有想到见到这画中人,竟然真实再现人间。www.00ksw.org

        残破的道台上,老道人很平静,皮肤有光泽,并非老态龙钟,这就是力拼过不死天后的人吗?很多修士看着他。

        “他到底是什么时代的人,怎么在这里出现了,成为了天宫的主人?”龙马等一个比一个吃惊。

        阴阳鱼转动,破损的道台古朴,老道人一动不动,在他的身后周毅与林佳显然都看到了叶凡与庞博,目光闪亮,微微点头示意。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没有太大变化,修道岁月匆匆,几百年对于强者来说不是很漫长。

        显然,每一个人的实力都极其超凡,两者道骨炼成,通体有光晕散发,在混沌气中格外的出众,若一对璧人。

        叶凡对他们点头,而后盯住了老道人,仔细看了个遍,确信没有错,真的是那画中人,不曾想他走到了现实中。

        当年,他血战过霸王后,与庞博还有龙马等十二圣者一同去黄金古路历练,曾经在一颗不算大的星辰上见到过一个劈柴的老人。

        初时,误以为他是真实存在的,后来才知道是石刻中人,不知道疲倦的劈柴,拥有一种神秘的道韵,当时吸引了每一个人。

        后来,他们更是见到九幅石刻,都是此老所留。石刻中不仅有神灵古棺,更是涉及到了不死天刀等,疑似洞悉了天皇之秘。

        现在他虽然作道士装扮,但绝对是那个人无疑,竟然从石刻走出来了,活于现实中。

        他们曾推测,那些石刻应该是很漫长岁月前的东西,老人多半不属于当代,而今现世,自然让他们吃惊。

        砍柴的老人从古代走来,在这一世出现,只不过他衣服换了,而今是一身道袍,或许这才是他的身份,昔日不过是在悟道,于红尘乡野磨砺。

        老道人面对众人,叹道:“这一世争杀太多,死去了很多的人,我欲平乱,结束这纷纷扰扰。”

        “你说能平乱就能平乱,你还真想君临天下不成?”暗中有人冷声道。

        刷!

        一道雪亮的刀芒冲霄而上,在被老道人的背后冲起,他背着一把柴刀,光耀天地,让人睁不开眼睛。

        “平定血与乱若需要出手,我不会皱眉头,若能换来一世平静,我自愿做一个只针对小部分人的征伐者。”老道叹息。

        他说话的声音不高,但是却有一种强大的威慑力,而也能让人感受到他的决心与诚意,似乎不是为自己而战,只是为了减少血乱。

        凛冽刀芒冲破九霄,在天庭这里浩荡,人们震惊的发现,这座天宫并未被粉碎,那白茫茫的刀光隔着宫阙透发到了苍穹上,让人目瞪口呆。

        锵的一声,早先出现的那道虚影,也就是器灵,飞入刀光中,而后一切都消失了,如瀑布般的光芒与器灵一起没入了那柄柴刀中。

        这是一种无形的震慑,谁敢言胜?恐怕这一世没有一个人!

        不远处,一尊准帝咳血后退,刀并未斩向他,甚至都没有出鞘,只是刀气冲霄而上而已,就将远方不在刀光方位的一个至强者逼得这样,震撼人心。

        显然,老道并没有下杀手,只是让他咳血现身而已,留下了生机。

        这种手段,这种神威,让每一个人都心中悸动,谁与争锋?

        这是一个奇怪的场景,一个老道盘坐破损的阴阳道台上,背着一把柴刀,怎么看都有点怪异,可是却镇住了每一个人,大气都不敢出。

        古皇子亦如此,他们自问远远不及,那种境界真的太深远了,准帝绝巅,峰峰造极,已经触摸到了皇道法则。

        在这一境界,万物皆可为兵,一根发丝可压断星河,抬手间开辟世界,撕裂宇宙,不成问题。

        叶凡与庞博都面面相觑,这个老人出现了,出乎意料,今天天庭遗址出,真的是彻底的风云变幻了。

        “请问前辈名号。”有人开口。

        “忘记了。”老道人抬望眼,看着远空,摇了摇头,而后道:“你们可以称我为砍柴老人。”

        所有人都狐疑,这么强大的一个人,必然有着惊天动地的过去,这明显是不想说啊。

        就在这时,大胡子走来,一脸豪迈相,可是却偷偷的冲着厉天与燕一夕眨了眨眼,让两人寒毛倒竖,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师傅不是这个时代的人,来自远古,因为某种原因封于石中,活到现在。”大胡子说出这样一个惊人的消息。

        而后,他让人尽可称呼老道人为砍柴老人。

        一位准帝的师傅?大胡子明显是准帝,他的师尊得多么可怕,所有人都毛骨悚然,该不会是大帝吧。

        这个不起眼的老人,难道已经成道了?石破天惊般。

        “唉,实话实说吧,我只是一个记名弟子,与师尊不是一个时代的人。”大胡子咕哝。

        众人释然,若是双帝太恐怖了,算起来这个大胡子并不是老道人真正的弟子,只是名义上的而已。

        阴阳鱼构成的道台后方,周毅与林佳眸光灿烂,不断在叶凡还有庞博身上划过,有人注意到他们,却是不解。

        “爷爷,这株仙树颤了一下,是不是要活了?”

        天宫外,那个虎头虎脑的孩子开口,一嘴黄牙的老人正在提着木桶认真浇灌,这已经是第八百桶了,所有的金色雷元素液都被吸收了。

        众人骇然!

        难道这株树真能活?砍柴老人他们似乎也才入住天庭不久,不然何以才开始浇灌。

        众人大震动,天庭最宝贵的东西除却帝尊的经文外,这种仙药树绝对排在最前,让每一个人都心动。

        轰隆一声,天宇震颤,远处出现一片可怕的云朵,像是一团巨大的火焰在燃烧,遮盖住了天空。

        “凰巢!”

        许多人大惊失色,有人认出了那是什么。

        它是以凰血树筑成的栖身处,还是说为真正的皇道法器?怎么有这样一股惊人的威压,令人心神不宁。

        众人知道,不死天后来了,所有人都哗然,早已听闻过,但是却在今日才得见凰巢,自然吸引了千万目光。

        “道友身子很硬朗啊。”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宛若少女低吟,且拥有一种奇异的魔力。

        众人石化,这是不死天后?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她,这种姿态还能有谁?

        可是她的声音太年轻了吧,按照人们的推测,应该是一个暮气沉沉的老妪才对,不曾想这般稚嫩。

        当然,人们没有看到她的真容,不得而知她到底是否真的那么年轻,只能见到巨大的凰巢压来,要入主这片天宫。

        “天后依然健在人间,我怎敢死去。”老道人平静的说道,语气其实很硬朗,不是怎么客气。

        “你是在期盼我死去吗,可我还能再活几千年呢,恐怕让你失望了,另外这片天宫我要收回,请你离开。”凰巢中清脆动听的声音传来,如黄鹂吟唱。

        “为什么要说还呢,怎么成天后的地盘了呢?”老道人说道。

        “当年,我与天皇常住此地,自然是我家,而今回来,当是正理,有何不妥吗?”不死天后声音有些冷了。

        “如是帝尊后人来了,或许可以这样说,天后你强词夺理了,而今这里属于天下人,不是我的,也不是你的。”砍柴老人说道。

        “呵呵呵……”如一串银铃在碰撞,清脆悦耳,不死天后的笑声有一种魔性,让这里的人要臣服,跪拜下去。

        “锵”的一声,老道人背后的柴刀自动出鞘,一声刀音粉碎了笑声,让这乾坤瞬间宁静了下来。

        “依然要战过一场吗?”老人开口,语气平缓,可是却很坚决,要以刀锋来面对。

        “嗡”

        凰巢中飞起一片火光,如赤血叠绕,艳艳光芒迸发,像是有一头仙凰要涅槃而出。

        “天后要走天皇的路吗,想得到诸帝的血液,而后沐浴己身,实现凤凰涅槃吗?”砍柴老人的一句话一出,让这天下震动。

        同时间,那凰巢都是一颤,显然受到了冲击,赤血仙霞都退去了。

        “什么,不死天皇做过什么事,为什么这样说?”很多人震惊。

        叶凡与庞博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一个激灵,他们想到了那九幅石刻,是砍柴老人留下的,当中涉及到了神灵古棺,涉及到天皇一脉,甚至有的石刻事关逆天之事,被他刻好后又抹除去了。

        显然,砍柴老人当年洞悉了很多惊人的秘密,事关万古诸天,此时不过是抛出来一则而已。

        不死天后大受震动,连她都没有想到对方知晓这么多。

        在这一瞬间,叶凡激灵灵打了个冷颤,不死天皇沐浴帝血而涅槃,这得是多么惊人的事情啊!

        “难怪……黑暗动乱时,有人说他是最大的阴谋者,显然此皇还有其他可怕手段!”

        叶凡想到了很多,后世的大帝与古皇都知晓了不死天皇的可怕之处,对他深有戒备,原来竟然有这等隐情。

        沐浴帝血而生,这是一则可怕的传说!

        与凤凰涅槃、浴火重生一个道理,但却要显得更加无比可怖,皇道之血岂是好流的,那样会伴随着怎样的斗争?

        众人光想想就觉得头皮发麻,那个境界,果然无常人,无凡人,所行之事有些让人无法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