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身若道炉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七章 身若道炉

    作品:《遮天

        羽默想大叫,可是口中却不能出声,身体一动不能动,只能在心中狂呼。www.00ksw.org

        人们不知道这些,只见到叶凡被羽默一掌击中胸膛,全都为他感觉一阵悲哀,圣体的辉煌时代真的过去了吗?才一个照面而已,就被人这样击中,有种英雄迟暮的凄凉。

        “可惜了,三百年前那一战毁掉了一位天纵奇才,原本他已光辉万丈,未来可与古之大帝叫板,能够征伐生命禁区中的至尊,可而今却落得这般下场,他叱咤风云的岁月从此一去不复返了。”

        不少人都在叹息,这是一个让人感觉无奈而又心中酸苦的结局,一个本应无敌当世的人杰到头来老迈与迟钝到这一地步了,岁月好无情,斩去了太多。

        神庭来的人脸上都堆起了冷漠的笑,他们乐见这个场面,羽默刚一上来就打的昔日震慑了一个时代的圣体叶凡一掌,这极大的羞辱了他,即便不杀他,将其拉下神坛也仅剩下了时间的问题。

        众人心情复杂,叶凡败的太快了,一招而已,很多人都不忿,想要冲上前去解救,不忍看到他受辱。

        “神庭的人你们是否太过分了?一掌落下去后,何必还这样羞辱人,迟迟不肯抬起来!“有脾气刚烈的人忍不住,大声呵斥,腾腾腾迈大步向前,就要出手。

        三百年来,新一代的崛起,注定会产生很多英雄与强者,而不少人都是听着叶凡的传说长大的,自然对其敬重。

        仅一瞬间,就有数十上百人要动,神罚城绝对不缺乏高手,这是一个三不管的地带,而却又出奇的繁华,更是时常有大圣来此交换神物、古经等。

        “神庭你们欺人太甚,忘记圣体当年曾经做过什么了吗,三百年过去,他能活下来就已经很不易了,你们不认可他所做的那些事,还这样欺辱,太过分了!”

        为首的几人,脾气火爆,其中一人手持大斧,切开了虚空,向前攻杀。

        神庭一方顿时站出一列人,其中一个手持战戈的中年人横断前路,同是神庭的大统领,他名为宇澜,脸上带着揶揄,冷哂道:“诸位这是要做什么,这一战是经过圣体叶凡同意才进行的,况且羽默曾经说过,叶兄若是不敌或者承受不住,大可叫出来,此战立刻中止。”

        所有人都脸色骤变,这种话太可恨了,这种言辞哪有一丝的敬意与诚恳,这样的嘴脸让人很想当场削他一顿。

        一群人当时就冲了过来,各种法宝飞舞,一起向前攻去,然而对面的人都极度强大,那是神庭统领一域的强者,称尊做祖,胜过这些人。

        在一片兵器碎裂的声响中,最先冲上来的一群人全都败退,而为首的几人更大口咳血,遭受了重创,险些伤到性命根本。

        “你们欺人太甚,这样羞辱圣体叶凡,良心上过的去吗!?既然你们这般强大,他当年与禁区中的至尊征战时,怎么不冒头去一战,那时你们在哪里?而今,他年身体衰败,你们才敢跳出来,不嫌无耻吗?!”很多人怒斥。

        “话不能这么说,这只是一次正常的切磋而已,羽默统领又不会要了他的命。而且,诸位你们不觉的有点过分了吗,叶道兄当年确实有些功绩,但也不能这样将他推上神坛,这不是在敬他,而是在害他,我们只是想让他大家清醒的认识到,他……只是一个人,仅此而已。”

        对面,那个名为宇澜的大统领上前,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横断了所有人路。

        神庭之主的义女幽若,拥有一张清丽出尘的容颜,此刻面色平静,并没有说什么,但是没有制止这一切本身就是一种态度。

        “咦,不对!”

        神庭最年老的那位老统领终于感觉不对头了,羽默的掌贴在叶凡的胸膛上时间未免太长了一些,即便是有心羞辱也不应这般。

        而这时有部分人也终于觉察到了不对,羽默的脸色很古怪,由最初的嘲讽到现在的发白,转变的很突兀,跟见鬼了一般。

        突然,神庭最年轻的大统领羽默口中咳血,身体剧震,而后摇动,所有人都听到了骨裂的声响,他像是一滩烂泥般倒了下去。

        “羽默!”

        “统领大人!”

        神庭一方众人惊呼,全都变色,事情发生的很突然,羽默明明一掌击中叶凡,怎么到头来却是他自己倒了下去。

        一群人快速向前冲,尤其是几位大圣更是祭出了法器,这么多兵器一齐向叶凡攻伐,下了狠手。

        周围,很多人不忿,刚才神庭众人拦阻,不让人打扰那两人的对决,可现在己身却直接参与了进去,真是两个标准。

        “本座在此,你们不觉得过分了吗?”黑皇森然道,一张道图飞出,让这片虚空雾蒙蒙,彰显出它的强大。

        但是,它想了又想,并未阻止,眼中露出古怪的神色。

        “羽默你怎么了?”那些人大喊着。

        羽默身体软倒,近乎半跪,很是不甘,但却控制不住躯体,瘫软在那里,这个姿势让他无比的难堪。刚才还很傲气,眼顾四方,雄视诸天强者,结果转眼前就匍匐在了叶凡的脚下。

        “我……似乎败给了自己,是我的大道碎片击穿了我自己。”他艰难的说道。

        成片的法宝飞了过来,落向叶凡的身上,他终于出手了,掌指晶莹,一件一件的拍中,咔咔声不绝于耳。

        谁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叶凡的掌指与那些兵器对碰,兵器内道痕冲击而出,全部打进了他的身体中,让他剧震。

        可是,诸多兵器自身却都龟裂了!

        羽默脸色苍白,匍匐在叶凡的脚下,像是面对一个无上王,他感觉很屈辱,豪言壮语已经说出口,但现在却是这个姿态,让他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那里。

        三百年来年轻一代第三强,虽然只身神庭对外的说法,但却也足以说明了他的天纵神姿以及无以伦比的修道天赋,可惜了,这等神环罩体,依然只能跪在身体衰弱的圣体脚下。

        所有人都呆住了,刚才还在为叶凡担心,为他英雄迟暮而叹,感觉凄凉,现在却是这个场景,很多人石化后又大声欢呼。

        “杀!”

        中年大统领宇澜率领十几位绝顶强都杀到,没敢肉身攻击,不去理会龟裂的兵器,直接祭出了各种道法,向叶凡的身上打去。

        神光蔽日,道法冲天,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叶凡身体被击的微颤,但却却始终屹立不倒。他并没有还手,神色冷淡,扫视众人。

        这让人骇然!

        “我的大道碎片!”

        中年大统领宇澜惊叫出声,他感觉整个躯体都空虚了,在瞬间像是化成了凡人,从九天上坠落进地狱中。

        其他人也都神色惨白,比他更甚,说不出一句话来,觉得无比的空虚,一身道行与精神气都被抽干了,只剩下了一个躯壳。

        这是一种剥脱,道法碎片进入了对方的身体中。

        叶凡的体内传出些许碎裂的声音,多位大圣的刚猛攻击,一身的大道素片被剥夺而来,在锤炼他的血肉,他的躯体如一个洪炉,敌人的大道碎片都是火,萃取他自己的法与道。

        同时,这些人的道则本源烙印,也在这里留下一道痕,被他的心神扫视而过。

        十年来,他在悟法,观天地大势,体岁月时刀之力,视自己为天地铜炉,熔炼一切法与道,锤炼己身,炉养百经、万法。

        他的法与道不曾消失,一直都在,而且道行也在增长中,只是被封在了自己的血肉内,不能动用而已。

        他需要一个涅槃的过程,凤凰浴火方能重生,而他则需浴万道,借百经之力锻造己身,让自己新生过来。

        三百年前,叶凡血拼生命禁区中的至尊,遭受了可以影响一生的磨难,整个人确实半废了,若无意外,一生都只能止步于此了。

        这般严重的压制,等若为他带上了难以打破的秩序枷锁。然而,任何事情都两面性,从另一个角度考虑,这未尝不是一种磨砺与机遇。压制的越狠,反弹的会越厉害,一旦挣脱出牢笼,他也许会如龙归天,一吟三十天都要颤!

        三百年来,他并算虚度,肉身重塑的过程中,他浑浑噩噩,可是血肉却在与至尊法则烙印大作战,如一柄仙剑磨砺了三百年,锋锐到了极致。这就是为何他不曾修炼而肉身却愈发恐怖的原因所在,这是在与至尊的道则余痕大作战中练就的。

        而且,他虽然昏迷,但是潜意识却不曾沉眠,一直处在一种特殊的状态,在他的头脑中,有几位大敌,分别是轮回之主、光暗至尊、石皇、神墟之主、弃天至尊。

        三百多年前,他曾与这些人面对面,曾经交手一战,在他血肉再造的过程中,潜意识深处一直在与这些人为敌,进行推演,当日战斗的画面不断的回放,不仅有他与敌人的征战,包括虚空大帝、恒宇大帝与至尊的决战。

        可以说,这是修行世界最宝贵的财富,十年来他悟道、参法,浪迹红尘,与姬紫月一起逛遍了名山大川,潜能觉醒。三百多年的潜意识复苏,被他所感知到,让他悟道成狂,差点化道。

        他的感受太深刻了,世间任何争锋都比不上与至尊的大战,他有过这种经历,是不幸的,也是幸运的,遭遇这场生死大劫,算得上是死了一回,艰难的活下来,若是融会贯通这些东西,胜过腥风血雨的连天大战。

        至尊大战的画面还有那些法则与秩序道纹依然在他体内有痕迹,他的本源至今还在与那些东西作战,这也是他失去了一身道法碎片的主因之一。

        他体内有着太多的东西,但他已无需计较,而今所需要的是将所有的道与法都踩在自己的脚下,让自己凌驾一切之上。

        而今,他是天地铜炉,需要万道之火来淬炼己身,以希冀凤凰涅槃,再造新体。

        自身为炉,接引万种道源之火,锻造血肉,磨砺元神,而这仅是一个开始。

        “啊……”

        宇澜惊叫,却不能改变现实,他的大道碎片莫名冲进对方的体内,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片刻后又倒冲而回。

        “喀嚓!”

        这十几人都身体剧颤,全都骨断筋折,而自身的元神都被击裂了,遭受了严重的创伤。

        这些人无一例外,都软倒在了地上,全都匍匐在叶凡的脚下,如一滩滩烂泥,不能动弹。

        这个场面让人震撼,神罚城内无论是叶凡这一方的,还是神庭一方的,亦或是中立的观战者全都石化。

        神庭统御一域的大统领,绝对是大圣中的至强者,傲世而行,可在传说中早已经半废的圣体叶凡面前,却这般的不堪!

        刚才还趾高气昂的人,现在一个个都半跪在了那里,挣扎不起来,每一个人都满头大汗,肉身痉挛与颤栗。

        “发生了什么,圣体叶凡难道要重新崛起了吗?!”

        “他的体内依然没有大道波动,连秩序神链都不能动用了,可是刚才为何那般的诡异,这是什么法与道?”

        “我似乎看到了圣体再一次重回巅峰,光耀宇宙的新起点将要开始了!”

        不少人低语,偏向叶凡的修士们全都振奋,一个个脸上露出兴奋之色,无比期待,不自禁的攥紧了拳头。

        神庭一方的强者则一个个脸色发青,前方那一排匍匐在叶凡脚下的人太刺眼了,当中有他们的统领,有他们的护法,却屈辱的跪在那里。

        “唉,如今这世道,有本事的虚化若谷都不吭声,没本事的整天乱叫。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们,别瞪眼,真有本事你就不会跪在这里!”黑皇的嘴巴一向很毒,这个时候当然不会放过这帮人。

        “你……”

        一代奇才羽默脸色通红,血都快出来了,宇澜等也都快抓狂了,今日所经历的一切实在是一种奇耻大辱。

        “你们不是挺厉害的吗,各自统御一片星海,怎么到头来都跪在了这里?”黑皇继续打击,狠狠的揭他们的伤疤,道:“废物就是废物,三百年前面对生命禁区中的至尊时,你们怯弱,一个个都逃命而去,不敢出来。三百年后,见与至尊一战的人艰难的活着回来,你们却像是打了鸡血一般,一个个争着抢着向上冲,以为这样战败一个功废的圣体就可以名动宇宙吗?我呸,一群废物,还是败了,永远上不了台面!”

        神罚城中,很多人闻言跟着一起起哄,大呼痛快,黑皇将这些人喷了个狗血淋头,让他们都觉得当如此,一点也不同情。

        神庭众人恨不得找条地缝钻下去,形势比人强,他们落得这个下场完全是咎由自取。

        此刻,叶凡体内有一些区域亮了起来,像是一盏盏微弱的烛光,在黑暗中摇曳出光明的希望,那部分血肉灿烂而晶莹,熠熠生辉,开始绽放光彩。

        “战!”神庭有人大吼,号令外太空中的无穷大军,准备杀将过来,想在这里发动一场末日浩劫。

        叶凡站在血鸦的背上,冲天而上,他需要万种道火,养于身体道炉中,淬炼血肉与元神,再造己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