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欢聚一堂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三章 欢聚一堂

    作品:《遮天

        男女老少皆有,有哭也有笑,天兵天将也不少,战鼓隆隆,向前扑来,花花的光头都差点被一些法宝砸破。www.00ksw.org

        “妈的,你们真打啊,弥陀佛,靠,我的头!”花花气的瞪眼。

        “嗡!”

        又是一堆法宝落下,跟倒垃圾一般,量大、似还不值钱,其中一只当的一声击中了他的头,跟打铁似的带着铿锵颤音,花花顿时一个趔趄,头昏脑胀,气急败坏。不知道是黑皇,还是银血双皇下的黑手,跑不了他们。

        “叶凡……真的是你,我的好兄弟你还活着!”李黑水大叫,第一个扑了过来,因为他闭关的山峰紧邻这里。

        至于速度最快的则是圣皇子,一个跟头从苍穹上翻落了下来,一声长啸,抓住了叶凡的肩头,大悲喜中,看着叶凡,又忆起了姬子,并肩作战的三大帝子级人杰终是少了一个,目中蕴泪。

        “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活下来,还会回来与我们相见!”东方野**着精壮的上半身,大吼道,迈大步而来,如同一个巨人,大地都在抖动,他用力捶了叶凡一记。

        大起大落,一别三百年,此时虽然在大笑,但这些人的眼中却都有泪花,能够活着再聚首真的不容易。

        “活着回来就好……活着回来就好!”老杀手齐罗声音发颤,重复着说道。

        叶凡眼中热泪淌出,这么多的人,为他而忧而悲而喜,连话语都在颤,唯恐是大梦一场,怎能让他不感动?

        突然,他感觉右肩生疼,回头一看,黑皇正在冲他呲大白牙,用特别的方式进行问候,对他下了黑口,不过怎么看都有点趁机打劫、盗取圣血的意思。

        “肌肉绷这么紧干吗,怎么一粒血珠都没有?”果然,这头性格恶劣的大狗道出了实情,而后又眼神炽热,凑上前来一副热切的样子,道:“失踪这么多年是不是坠落仙家洞府中了?斗战圣皇说的好,宝贝在手,天下我有,兄弟见面,一人一半,不打折扣!”

        猴子闻听顿时满脑门子黑线,他的老父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

        黑皇的脸皮厚到了一定的境界,不慌不忙,挤上前去,大黑爪子一扒拉,就将边上碍事的光头花花差点给按在脚底下。

        “我去!#¥@¥#%……”花花将那只大黑爪子从光头上搬开,心中大骂与诅咒不止,但是口上却也只能念佛,因为这位狗师伯还真是惹不起。

        “神子,我就知道,你一定可以活下来,上苍有眼。”小雀儿有笑也有泪,轻声说道。

        天之村,众人都来了,全都是故人。

        而这三百年来招收的众多天兵天将却早已傻眼,这个人是谁?不是在做梦吧,天庭之主叶凡不是早已战死了吗,举世皆知!

        “真的是他,是我们天庭昔日战死的那位?”

        众人哗然,天兵天将都觉得不可思议,没有比这更让人惊讶的了,可是眼前的人真的与那石像一模一样。

        “叶凡……”姬紫月脸上挂满了泪水,赤着洁白晶莹的玉足,跌跌撞撞,冲了过来。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还记得那一天,叶凡勉强一笑,同她告别,而后毅然冲向了星空时的情景。

        走的是那么的坚决,他明知必死还是去了,背影很挺直,没有回头,但她却看到了许多的不舍。

        想来他那时肯定知道,再回头时,可能就会忍不住留下,所以那般的果断,那般的无情,一去就是无回路。

        果真如此,他走上的是一条孤独而注定会如烟花般绽放的死路,最终于宇宙中释放自己,粉身碎骨,血溅至尊战场。

        一别就是三百年,一别就是永远,以命做赌注,让她对夜悲戚,望残月而落泪,每一个有星辰的夜晚都是她遥望时,认为叶凡就在那星空的彼岸,默默地在注视,正在努力挣扎,从黑暗中回来,终会与她相见。

        一梦三百年,而今真的相见了,她怕是幻境一场,如那一个个夜晚,从梦中惊醒,枕边只有泪痕,依然孤凉。

        “不是梦,不是梦,是真的,这次一定是真的。”她颤抖着,喃喃着,苍白的颜,失去血色的手指,轻触叶凡的脸。

        “是我……我回来了!”叶凡抓住那只很凉的纤手。

        姬紫月轻抚叶凡的脸,确认不是梦境后,终于是放声大哭,让人为之心酸。

        众人迎叶凡进入了天庭,这片天域而今很广袤,恒古长存的大陆漂浮宇宙中,一颗又一颗大星闪耀。

        天之村,与村没有了关系,而今一座又一座浮岛,花香鸟语,飞瀑流泉,一道道银芒从神岛上垂下,落在下方的大地上。

        这里景色很美,而也不失庄重,那一座座天宫,一片片巨阙,巍峨而磅礴。

        轰!

        一口大鼎落下,万物初始,混沌始动,玄黄垂落,笼罩在叶凡的头顶上方,让他看起来有一种莫名的气韵。

        万物母气鼎出现,它在哀鸣,在颤动,于叶凡的头上沉浮,表达离别三百年的喜怒哀愁。

        叶凡惊讶,众人也都露出惊容,那鼎口内有晶莹的液体在淌,一条条、一道道如银河那么沉重。

        “这是无穷无尽的信仰之力!”

        很多人都震惊,连他们过去都不曾注意。

        只有黑皇、齐罗等少数几个曾见到过,于深夜时分,大坟剔透,宛若钻石,从星空中接引来丝丝缕缕的光。

        一瞬间,众人就明白了怎么回事了,当年血战过后,星空中很多人都在念战死的人杰的好,自然会产生无尽磅礴的念力。

        而昔日,叶凡在处理信仰之力时,都是直接注入鼎中,但凡有感,必然纳入在这里面。

        三百年来,源源不断,无穷无尽,但凡在念他名字的人所诞出的念力,都跨越星空,葬入了鼎内。

        这是满满一鼎的念力,如汪洋在涌动,晶莹似钻似水,而且还不曾止住,每日依然有无形的念力涌来,会越聚越多。

        “这……领先了小半步!”黑皇惊叹。

        每一位至尊成道后都会名动宇宙八荒,被各族敬畏与传唱,他们必然会因此而收集到无穷的念力,加持在器物上,会让它通天通神,而念力亦可纳入己身中,也有无尽妙用。

        至于大帝们到底怎样处理了信仰之力,则是各不相同,也难以说清。

        叶凡不曾成道,却有了不算少的信仰之力,这可以说是早迈出了小半步,虽然他不愿借这种力量,但总比没有强。

        叶凡活着回来了,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般飞向远方,震动了星空,四方皆惊!

        而唯一真路前,帝关中也终于传递出了消息,恰好证实了这一传言,让各域强者都惊的张口结舌。

        “活着……出现了!”

        各地都在传诵叶凡的名,而今他活着再现人间,让人们觉得不可思议,这是一个神迹!

        在与至尊的一战中,他爆体而亡,莹白骨块粘着血丝四射,战后人们曾从大宇宙中截取到这样的真实烙印碎片。

        这绝不是假的,怎么又活了?各地哗然,议论纷纷,只能归结为叶凡真的是逆天了!

        月华如水,星辉灿烂,叶凡与姬紫月漫步天庭中,云雾上,一座座琼楼玉宇矗立,看起来分外飘渺、灵动。

        “晚宴开始喽!”

        远处传来花花的破锣嗓子声,惊奇鸟雀无数,他动用了龙吟虎啸功,震的天庭各地都在轰鸣。

        大夏皇子兄妹来了,姜逸飞到了,吴中天、姜怀仁与十三大寇中活着的个别人驾临,小婷婷焦急的飞来了,人魔东方太一老爷子出现了、瑶池圣女赶至……太多的人,数之不尽,几日间消息传遍各地,很多故人都跨越星空而来!

        曾经追随过叶凡的十二圣者,活下来的人目前在一域称尊作祖,他们几乎都单处一片星空中,开拓疆域,是天庭中最强大的一批人物。

        龙马一声咆哮,第一时间呼唤众人再聚首,一同踏星空而来,这些人一个个早已威名赫赫。

        比如龙马,它在某一域直接封王了,曾伙同黑皇一起坑败无尽强敌,更是曾伙同段德挖了无尽大坟。

        它的威名,多少有点让人愤恨。

        另一个强势的人物则是大鹏王,也在一域封为天庭的一部神王,战力惊世。当年叶凡于菩提树下悟道,这只大鹏落在叶凡的肩头,也因此而感悟出了自己的大鹏王拳,而今颇有打破星空无对手之叹。

        “来来来,尝尝我猎来的这条野龙,味美汁多,实乃人间极致佳肴!”东方野**着上半身,以道火烧烤一条长达三百丈的蛟龙,上面洒遍了灵宝天尊的命泉神液,此时烤的金黄油亮,香气扑鼻,引人食指大动。

        “可惜,太少了,不够塞牙缝。”人魔老爷子咕哝。

        众人石化。

        很多人来此聚首,但比之三百年前终是少了一些,那场动乱中有太多的人死于非命,十三大寇差点灭绝,只剩下了两三人。

        而那一个时代的俊彦,更是少了太多,不少人再也不可能出现了,连一些圣地都永远的除名了。

        “来,尝尝我的龙鳅鲜汤,绝对是世间大补!”龙马叫嚷道。

        龙鳅,形如真龙,只有一尺多长,蕴含天地精华,是一种大补药,与一些神草合在一起淬炼,可以延命数百年,绝对是世间最稀珍的东西。

        瑶池圣女神色一滞,不久前瑶池新址中有贼人偷蟠桃不成,顺手盗走一条龙鳅,而今元凶终于浮出水面了。

        “哎呦嘿,这不是我偷的,是从段德那里进的货,我是清白的,付出了龙马一族的法诀以及妖皇大人的半部古经才交换到手的。”龙马解释。

        曾经与段德狼狈为奸,做过不少大案的黑皇有点心虚,转移话题,盯住了随叶凡一同从帝关回来的血鸦,道:“我说,这鸭子不错,毛这么红,跟火炭似的,肯定是补血养颜的圣品。”

        血鸦大怒,此鸦非彼鸭,而且身为大圣,怎么被说成食材了,当场差点闹个鸦飞狗跳。

        “囡囡饿了,大哥哥在哪里……”

        就在这时,一个三岁左右的小女孩,抱着一个布娃娃,一边迷糊的揉大眼一边走了过来,精致的像个瓷娃娃。

        正是小囡囡,所有人都石化,尤其是黑皇,一声大叫后快速冲了过去。

        无奈,跟昨天说的一样,最近可能要在一更与二更间徘徊了,今天还是只有一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