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回天庭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回天庭

    作品:《遮天

        叶凡逆天归来了,可是还没有容他爆发出更为璀璨的帝者光芒,又离去了,在人们看来,属于圣体的辉煌,到了尽头。www.00ksw.org

        名动三百年前,力敌生命禁区中的至尊,血尽身亡,但他的光辉划破时空三百年,照亮了一个时代。他活了过来,但是却也是人生大起大落中的谷点,身体有暗疾,在三百年后的今天暗淡退隐。

        这标志着,属于圣体的一个时代落幕了!

        这是很多人的看法,活着已经算是逆天,还能怎样,与上苍再争回来那无缺的、有望化成帝躯的战体吗?

        “可惜了!”这是人们最终的一声轻叹。

        很多人忌惮他,恨不得他立刻殒落,也有很多人敬他,希望他登临绝巅,这样一个结果让多数人都叹息。

        不管怎样说,圣体叶凡一生强势,在直面同代高手时还不曾败过,有真正无敌的过往,赫赫威名动宇宙,于这个时代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有一段岁月曾经只属于他!

        在他离去后,大风起,帝路上鲜血溅,九重天帝关的征战正式进入了恐怖境,越发的惨烈,成道路上的争锋将继续。

        自这一日后,叶凡将会淡出人们的视线,未来的路,将属于那些最能征伐与强大的天骄,他们当中也许会诞生一位新的大帝!

        人族古路,叶凡又回来了,通向天庭所在的星域必要经过这里。这一次他不是从第一关而来,而是从最后一关逆着而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想顺道看一看曾经所走过的路。

        这条路,还没有关闭,依然有人族才俊来此历练,要破茧花蝶,实现人生中的一次重要的蜕变。

        看着那一张张还有理想、还有着稚嫩的面孔,叶凡感触颇多,曾经他也是他们中的一员,为了目标不断奋斗。

        只是而今他已经有些疲累了,看着他们就像在对面昔日的自己,一时间,也笑也叹也轻狂,最后哈哈一阵大笑又止音。

        昨日依旧,再回首已是数百年!

        有人侧目,看着他们一行三人,全都露出异色。

        “诶,你们看那光头,好像是近三百年来最臭名昭著的花花大佛啊!”

        “那个人是谁,怎么有点眼熟,咦,有些像圣体叶凡的塑像,不对呀,简直太像了,天啊!”

        “怎么回事,那个人……他与人族圣体神像一模一样,见鬼了,而且有花花魔佛陪着,难道是……神啊!”

        叶凡殒落,葬在了三百年前,宇宙各族尽知,一些地方立上了他的神像。而今,只有唯一真路帝关的人知晓他活着回来了,虽然消息注定会传出,但是这里的人还不知。

        在宇宙各域,众人还不曾得到消息,因为帝关向外送信很难,还要过上很长一段时日。

        叶凡没有长时间驻足,一路都是稍停即过,并未给人以确认并证实的时间,也只是引起很小的一片波澜而已。

        在人族第五十城,他停的时间稍长,可是在这圣体与霸体争雄的旧地并没有见到满脸虬髯的接引使赵公义,此地换了主人,他早已离去很多年了。

        逆着这条路而行,除了那些稚嫩的面孔,满含希望为了梦想而战的少年,叶凡也见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

        那是与他同一个时代的人物,曾一起闯过古路,血战过一关又一关,而今成为了人族古路上各域圣城的兵卫,放下了自己的梦。

        就如同叶凡当年闯人族古关时所见到那些老兵士一般,而今他们这一代的人也有人选择了这条路,站在城门前,默默的看着后来者。

        叶凡没有去惊扰任何一个人,在花花与血鸦的陪同下,静静而过,心中涌出一片波澜,曾经的俊杰啊,有些人,心已经老去,他们偶尔会遥望,看向那最遥远的一关,梦是是否还在?

        大多时间,他们只会沉默,巡逻,守护城门,这是他们职责,也许还有不甘吧,不然为何不曾离去,在这里……忍受孤独的煎熬,这是怎样的一种感受。

        在人族第二城,叶凡踏出城门,不曾说什么,只是回首,深深注视了一眼,那里有一个老兵,身体已经佝偻,眼已经浑浊,正在看他的背影。

        叶凡点了点头,却并没有多说语,而后就此远行,离开了人族古路。

        那个人是管承,他不曾死去,一直留守在这里,偶尔会于深夜的凉风中发出一声轻叹,遥望不可能走到终点的路。

        黑暗动乱中,他失去了大半的生命精能,艰难的活了下来,而今留给他的只剩下了回忆,真实的生命不曾多彩,但却可以活在梦中,在那里,可以憧憬,有美好,有希望,有未来。

        “你还活着,可是为何没有了法则波动,连你都不能登上踏出那一步吗,这一世,这一生……”

        他的背早已不直,不复昔日雄姿,头发花白,声音苍老无力,可是浑浊而暗淡的眸子却能看出叶凡而今身体的糟糕状况。

        天之村,神之净土中落英缤纷,每天这里都有雪白而晶莹的花瓣洒落,因为这里栽种着很多雪兰树,述说生与死的悲凉。

        这一日,一座巨大的坟冢突然炸开了,乱石穿空,烟尘冲天,混沌气弥漫,一口大鼎飞出,垂落下万道玄黄。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

        天庭中,一座又一座宫阙中,许多强大的存在都同时睁开了眼睛,光束慑人,望向同一个方向。

        “是陵园那里出了问题!”

        “是它,竟然是它……万物母气鼎崩裂了大坟!”

        葬在地下三百年,它始终纹丝不动,宛若随叶凡而一同死去了。可而今它震出的波动竟是如此的剧烈,内部的神祇强势复活,让整片天庭总部都在颤栗。许多山峰上山石滚落,一些悬在空中的浮岛以及诸多的楼宇殿堂更是齐发光,阵纹亮起,符字闪耀,随着鼎的复活而发生了共鸣,那是大道的轨迹。

        一座宏伟的巨山下,那里有一株通天古木,摇曳出万道碧光,洒落下种种瑞彩。

        树下,芝兰吐霞,凰草芬芳,五光十色,在一巨大的块青石台上,一只大黑狗懒洋洋的趴着,无精打采。

        这个时候,它突然立起耳朵,铜铃大眼瞪的很圆,露出了震惊之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

        “汪!”

        一声狗叫震动了天庭,响彻苍茫大地,而后它直接就蹦了起来,浑身绸缎子似的皮毛上根根黑毛倒竖。

        “小子们不世大敌来了,准备迎战!”

        “什么,是不世大敌入侵?不对,我分明感应到了熟悉的气机。”银血双皇冲到通天古木下,反应最迅速。

        “准备,迎击大敌!”黑皇大叫。

        “杀啊!”天庭暴动,无数的山峰上,以及诸多悬浮在天空中的浮岛与巨宫内冲出无数的天兵天将,战鼓擂动,向外杀去。

        一座神岛上,小雀儿手中的玉杯坠落在地上,她激动的浑身都在颤抖,眼泪无声的滚落了出来,而后冲出玉阙,天庭外飞去。

        “神子……是神子回来了!”

        另一个方位,老杀手齐罗脸上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张了张嘴,一只眼睛精光爆射,另一只眼睛无比空洞,内部有日月星辰幻灭。

        “回来了……回来了!”他声音发抖,站了起来,手指头都在颤。

        “是他……是他,我的好兄弟回来了!”另一座高峰上,李黑水从道台上一跃而起,仰天长啸,大悲大喜,浑身哆嗦。

        一条瀑布前,一个野人**着上半身,坐在瀑布下,古铜色的肌肤闪动金属般的光泽,强健肌肉如一条条野龙在盘绕。

        东方野一声大吼,震碎了长天,大哭了两声,而后又大笑,拔腿迈出瀑布潭,每一步落下都是天摇地动,让这山川都在抖。

        “啊……”

        一声恸哭,一声悲啸,圣皇子崩碎了一片石山,他竟也在天庭,穿云而上,浑身金光暴涨,道:“我的好兄弟,姬子走了,而你你终于活着回来了,与我相见!”

        猴子一个跟头就冲了过来,迅疾到了极致。

        另一座殿宇中,一个紫衣少女原本修为很强,可是此时却跌跌撞撞,她赤着晶莹洁白的玉足,跑了出来。

        在她的脸上满是泪痕,晶莹的泪珠不断的淌落,她赤足奔跑,口中喃喃着,不敢相信这一切,有希冀,有惊喜,更有惶恐,生怕这是一场梦境。

        “叶凡……真的是你吗?!”姬紫月再也忍不住,大哭出声。

        ……太多的人,太多的动静,天庭震动,无数的人马齐动。

        叶凡立在天庭前,最先感受到的不是别的,而是黑皇的另类欢迎,它领着无尽的大军杀了过来。

        “无上的黑皇陛下,您是要我们杀前方那名大敌吗,可是……花花佛爷似乎跟在他的身旁?”有天将疑惑。

        “没错,就是迎击对面那个大敌,同时连那个光头一起揍!”黑皇下命令。

        然而,天兵天将中很快就人发出了疑惑的声音,惊道:“陛下,那个人……似乎与我们见到过的石像一模一样,他是?!”

        “我靠,你们这群王八蛋造反了,连我都敢打!?”花花刚开口说话,一片法宝就落了下来。

        叶凡笑了,并不生气,反而眼睛有些湿润,还是当年的黑皇,还是当年的那群人啊,他们都来了。

        “叶凡!”

        男女老少,一大群人全都冲来,有人大哭,有人大笑,悲喜交加,一群人向前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