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乱天七雄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八章 乱天七雄

    作品:《遮天

        叶凡要来了,将进入帝关,引发所有人的关注,三百年前血拼至尊,谁都以为他死去了,而今能活着出现,本身就是最大的一种奇迹!

        不说与古代至尊中一战的收获与暗疾,只论他活下来的隐情就足以值得人们挖掘,必然有惊天的大秘,人们在期待真相。www.00ksw.org

        现在,他要来了,就连一些原本与他无关的人都开始认真审视,这或许涉及到了令他们心动的秘密,值得用心去研究。

        一道光门撑开,走出四道身影。

        前方城墙雄伟,如一道血色的山岭,耸立在宇宙星空中,那是真正的强者血液染红的,至今都不曾褪色!

        这就是帝关,虽然不是正门,但上面那种血花绽放又迅速冷却下来而坠落在上的的凄凉却极为浓烈,胜过正门,有一种肃杀之气。

        甚至,有古之大帝的气机!

        这让人惊讶。连叶凡都眉头微蹙。那是当初年轻的大帝们在这里争锋遭遇重创而洒落下的血液,后来有人成道了,天地便将某种规则注入他年轻时所喷涌出的血液中,烙印于城墙上,至今不灭。

        这也让帝关越发的坚固了,万古长存,始终不曾倒塌。

        绝不止一种帝血,这是一种可怕的景象,越是观测越是揣摩越让人敬畏。

        叶凡来了,在三位弟子的陪同下,将要进入染血的帝关,在这里体会到了一种时间长河积淀下来的雄浑与苍凉,那是一种难以言表的的感觉,古来多少人杰都付岁月中,曾在此留名,曾显赫一战,葬在了过去。

        “帝关本身就是一部史家绝唱,记述了古来最强的英杰的印记,诸天万域所有种族历代的大贤都来过,他们的光辉,他们的血,他们的征战,曾经深深撼动过此城。”叶瞳说道。

        叶凡来了,站在帝关前,古老的大门吱呀呀敞开。这一刻很多人都不宁静,各座宏伟的建筑物上、一座座染血的天然石台上全都有人在站立,凝视城门那里。

        城中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有神族第一人,有虫族的小至尊,有圣灵中的真神血脉,有太古皇的后人,有神魔的子嗣……他们来自不同的星域,都是这一世最顶级的人物!

        轰!

        铁蹄震星空,像是有一片钢铁洪流突然涌来,那种铁血征伐过的杀气瞬间席卷了苍茫天宇,一队铁骑冲来,人喊兽嘶,气势强盛。

        他们刚猛而煞气滔天,每一头古兽都披着铁甲,金属光泽冷森,能大致猜出是什么凶兽,皆为太古异种。

        坐上的骑士一个个狰狞而强横,全都带着鬼脸面具,每一个都拥有浓重的死亡气息。

        显然,这是冲着叶凡来的,阻他进门,要给他一个最大的难堪。

        如果连城门都进不去,叶凡也就不用走这条唯一真路了,他即便有大功绩,但若是曾被人这样堵在城外,也必然会成为一生的遗憾,留下一个难以洗掉的耻辱污点。

        帝路争雄看的是实力。

        可以说,这样做却很不地道,毕竟三百年前叶凡曾经做过那么多的事,战到最后一滴血流尽,而今来到帝关前竟有人这般出手,想将他屈辱的赶走。

        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羞辱,分明是恨到极致,要将他逼上绝路。

        这些人有什么身份?所有人都在疑惑,即便是摇光、尹天德这样被认为必然要与叶凡有一战的人恐怕也不会这般不近人情而在这一刻出手吧。

        不论其他,就凭三百年前一战过后,至今叶凡才拖着伤体艰难的活过来,所有人都应该给予他足够的尊重。最起码表面上要过的去,应让他进城。

        这些人太过分了,不讲情面,这般的直接与干脆,要扫叶凡脸,这是一种**裸的羞辱,不在乎他所做的一起,践踏他的尊严。

        杨熙暴怒,浑身血液沸腾,天灵盖中的血气洞穿苍穹,浑身都在弥漫金光,他整个人都要燃烧了起来,为自己的师傅而怒。

        而今已经证实了,所有人都承认了叶凡的身份,却还这般对待。为了帝路,日后若是在战场上对抗那很正常,那是不可避免的,可是眼下却连城门都不让进入,那超出了所能容忍的底线。

        “你们过分了,真当吾师可欺吗?!”杨熙的话语冷的可以冰封三千里,寒到人的骨子中。

        这一刻,全城都静了下来,所有人都在注视城门口,关注这一切,都想看一看究竟是谁手段这般激烈,以这种方式抵挡圣体叶凡进城。

        城门前共有七骑,每一骑都很可怕,浑身都是血与骨的气息,他们是从死人堆中爬出过来的,死亡气息惊人。

        甚至,感受不到生命波动,像是来自冥土,早已死去无尽岁月,而今被召唤,重新又回到了这个世上。

        “取你师性命的人!”七骑中的一人开口,声音像是两块铁板在一起摩擦,尖厉而刺耳,让人肌肤起小疙瘩,浑身不舒服。

        他的仙台中传来的了精神意志波动,让人明白,并非尸骸,他们有生命的印记。

        “你佛爷爷今日怒了,阻我师进城,等若在与挖本佛的祖坟,一个也别想走了,全都将你们超度!”花花是第一次收起嬉皮笑脸,大怒的说道。

        “嗡!”

        回应给他的是天宇震颤,为首的那名骑士手中持一口黑色的大剑立劈了过来,断乾坤,那里有一个又一个古符飞出,那是大道的至高伟力,直取花花的头颅。

        战斗就这样开启了,是如此的突然!

        “万家生佛!”

        花花怒喝,无尽佛光普照,天空中出现一尊又一尊的大佛,全都是在诵经,诸多古咒语化成了有形的符文,镇压而下。

        这个地方顿时湮灭,为首者手中那把黑色的大剑横断苍宇,劈开了诸多古符,剖开了佛光,挡住了这门佛家大神通。

        七头凶兽奔腾,踏碎长空,全都人立而起,向着叶瞳、花花、杨熙等人踏去,肆无忌惮,而骑士上的强者们更是各展最强法则,挥动手中兵器,要收割他们的生命。

        轰!

        叶瞳浑身发光,如无数颗太阳绽放,将这里照耀的一片璀璨,他挥动拳头,一颗又一颗如太阳般的巨大光球飞出,在七大凶兽间爆发。

        让人震撼的事情发生了,为首者手中黑色大剑一挥,将所有太阳星都劈开了,摧枯拉朽,强横到了极致。

        七骑并立,杀上前来,巨大的兵器巨剑、大戟、铁戈等全部落了下来,凶焰滔天,惊悚了人间。

        他们太强大了,让帝关中的诸雄都绷紧了身体,即便他们再自负也知晓这七人是如何的逆天,太过强横了,七人联手简直有天下无敌之势。

        “轰!”

        在这一刻,杨熙不仅挥动出了六道轮回拳,更是施展了圣体无敌的异象,浑身迸发出了划破永恒的光芒,阻挡七骑。

        而花花则是口中诵经,浑身密布咒文,像是未来佛一般矗立在星空中,经受了古往今来诸多大佛的加持,神圣而庄严,再也没有了一丝嬉笑,通体发光,无量经文化成佛手印向前镇压。

        而叶瞳也是展动了最强大的攻击,左手显化太阴母经中的九个帝字,右手浮现太阳仙经中的九个古字,一同迸发,天崩地裂,鬼哭神嚎,向前压落,对抗七位魔骑。

        帝关中所有人都心驰神动,这都是无上绝学,任何一种都可以傲视苍宇,独尊一域,而今竟然能齐现,深深触动了每一个人的神经。

        叶凡的三位弟子果然逆天,都已然崛起,那种风采绝艳人间,让人敬畏!

        轰!

        在最可怕的光芒中,一场恐怖的大对抗发生了,法则碎片漫天,秩序神链穿透了一切阻挡,在这里冲击,形成一股大风暴。

        这个地方,血液溅起,铁甲碎裂纷飞,人影倒翻,一片混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最为激烈的大碰撞。

        当光芒落幕,法则消失后,叶瞳、花花、杨熙浑身都已染血,倒退了很多步,身上有可怕的伤口,流动乌光,他们遭受了重创。

        他们运转者字秘,而后又果断削掉部分血肉,才终止伤口恶化,快速复原。

        这让人震惊,他们何许人也,不久前曾经力敌过霸王,击杀过火灵,而今竟然负重创,这可真是惊人心魄。

        这怎么可能?隐约间,人们已经觉得,叶凡的三位弟子走在一起无人可伤了,不曾想却是这样一个震世的可怕结果。

        而另一边,七头魔骑止步,也不是没有付出代价,有三人身上负创,有几道伤口,他们竟然是在流淌黑色的血液。

        “黑色的血液……他们竟然在流淌这种血!”有人颤抖,感觉一阵头大,眼中露出了一丝恐惧,知道他们出自哪里了。

        “这是地府之主亲自召唤,从古代复活归来的传奇强者,黑血可证明!”

        在那些人身上,伤口中有一个又一个特别的古符出现,而后修复伤体,让他们恢复了过来,转眼不在淌血。

        城墙上有人盯着那些古符,终于认出了来历,一声惊叫,道:“竟然是他们,乱天七雄!”

        这个称谓一出,帝关不再宁静,很多人都大吃一惊,心中大震动,那是荒古岁月中的人物,他们极度强大,横扫星域无敌手。

        当年,他们也曾来过这里,是最传奇的一批人物,让同时代的群雄颤栗。

        这七人在古史上都留下了浓重的一笔,有赫赫威名,甚至可以说璀璨夺目,遮盖住了无数人的事迹,因为他们曾经有过最辉煌的一段战斗,乱古大帝在年轻时在他们手中惨败,且是多次,被逼迫到疯狂,陷入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