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六道轮回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 六道轮回

    作品:《遮天

        “师傅你要悟道了吗?”三人都惊讶,茅屋前,叶凡心静、身静,思索自己的路,此时此际,他觉得心中空明。www.00ksw.org

        看的不仅是眼前的景,还有前尘往事划过心头,点点滴滴,很多很多,难以忘记。到了后来,许多旧忆淡去了,如那浮尘飞起,露出晶莹的仙台,映照出一些刻骨铭心的事,有人在星空下仰望,呼唤他的名字,有人血拼至尊,永远离他而去……所有的一切,都归于他爆碎在宇宙中的那一幕,始于过去,断于这里,三百年有大半时间是空白,造成了他现在的状态。

        直到近些年他才彻底复苏,可是而今头依然有些疼痛,每当回思,都像是有刀在割元神。

        他分明感受到肉身更加强大了,重塑躯体后比过去更甚。且,有法道碎片在肌体中封印着,于血肉中纠缠,可是却不能动用。

        叶凡一声轻叹,站起身来,道:“你们不用在意,去走自己的路吧,我要认真的想一想。”

        在接下来的几日间,叶凡在山岗间漫步,看到了一株雷击木,通体焦黑,死寂几年了,而今又抽枝吐芽。

        在这里,他驻足良久,感受到了一种勃勃生机,那是劫后新生的力量,让他共鸣。

        叶凡站在这里很长时间都不曾动一下,接连数日宛若石化,成为一尊石像。在此期间,有飞鸟落下,有走兽临近,将他忽略,当成了一段枯木,不曾在意。

        直到半个月后,他才起身,探索自身,观摩他途,走向下一个目标。

        这个时候,他整个人都散发着着一股生之气息,如那雷击木,在大劫后孕育新的希望,在血肉中滋养出一缕不同的生机。

        叶凡的肌体莹莹发光,整个人都有点通透了,精气弥漫,遥远的地平线上三位弟子惊异不已。

        “师傅没有法道碎片显化,怎么让我感觉到了一种道力在运转,这还真是奇怪。”

        “不,那是一种本能,是蛰伏在血肉中的生机,是他那被封印的道在共鸣。”

        “师傅这是要逆天啊,别人都在参悟帝尊仙经,他却要自己思索,这不仅是要复原,还要一飞冲天!”

        看到这里,三人都瞬间明了,他们知道,叶凡在踏自己的路,想真正走出死胡同,从而打破桎梏。

        “尹天德、摇光若是来了可不妙啊,会打断师傅静思的,我们还是跟着吧。”

        “不用,纵然是他们到了,在飞仙战场也奈何不了师傅,我感觉他的本源力比以前更加旺盛了,深不可测。”

        最终,三位弟子离开地平线,虽然不曾真正远去,但却不在视野范围内了,免得打搅到叶凡的思绪。

        一头孤狼倒在了地上,年老体衰,终究是没有抗过岁月的侵袭,合上了眸子。

        叶凡走来,默立片刻,一缕死气弥漫,狼尸渐冷,留下一片寂静。

        “没有来世,没有往生,生命终是要走到终点……”

        叶凡走出去数十步远,而后停了下来,坐在一块岩石上,平静的看着这片山川。

        几只秃鹫飞来,降落在地,开始撕食狼尸,顿时变的鲜血淋淋,当越来越的秃鹫飞来,地上只剩下了一些残骸,景象残忍。

        “终是到了尽头,没有了前路。”叶凡走向下一个地方。

        那是一片沙漠,金色的沙粒虽然灼热难耐,但是却也有生命在繁衍,蛇、蚂蚁、仙人掌,于绝望中蕴含生机。

        叶凡回首,又看向狼尸的方向,再看向这里,几缕相似的生机在弥漫,让他微微一怔。

        当夕阳西下时,落日染红天边,沉入大漠,一条大河不经意间已然奔过脚下,叶凡感受到了一种苍凉、壮阔与雄浑。

        他一个人远行,与凡人的速度一般,不急不缓,领略大漠风光,体验星夜下的寂寞与孤凉。

        最后,叶凡进入大草原,看到了暴雨后枯干的荆棘变的葱绿,草生草长,生命旺盛的景象,体验到了生机的转变过程。

        而在一个雨夜,又见到了一头巨大的鲤鱼在湖岸边,努力磨撞,撕裂腹部,探出利爪来,在向更高的生命层次进化。

        看到了太多,似乎没有什么联系,叶凡只是在思索着自己的路,漫无目的的走,看到这些会驻足,并不代表一定有所获。

        “蜕变,一个新生的过程。”

        叶凡又回到了茅屋前,那只壁虎的断尾早已生长好,比以前更强壮了。

        而那头老蛇,亦是进境神速,这一日又蜕变了,一张老皮留下,这一次头上的角更显晶莹,而腹部亦有了小突起,像是要生出龙爪来了。

        “千年的积累,在月内集中释放,蛇真的要化成蛟了。”叶凡自语道。

        积累,沉淀,而后猛然在一个时间段爆发,实现一次升华,这是他的直观理解,依据所见事实的第一反应。

        叶凡第二次离开了茅屋,从这里出发,依然是沿着上一条路走,雷击木复活了,可以预见,有繁茂的一天,会再次枝繁叶茂。

        “凋零中蕴含新生,绝望中再露曙光。”

        叶凡踏上了更远的路,路过曾经的狼尸所在地时,他在这里看到了一种蓬勃的生机,那些死气都化尽了,只有生命力在绽放。

        因为原地出现了大片的青草,长势格外旺盛,残余的狼尸滋养了这里的草木。

        “没有轮回吗?”

        他怔然,孤狼已经死去,不复存在了,但是却滋养出了另一种生命。

        他抬头看向远方,几头秃鹫飞翔,又落向了地面,显然发现了新的目标,争食、抢夺,血淋淋。

        在秃鹫长出没的地方,他看到了许多鸟粪,那里的植被格外的旺盛,无比的丰茂。

        “世间的六道轮回。”叶凡突然这样开口。

        远处,叶瞳、花花、杨熙全都大吃一惊,今日他们心血来潮,远远的跟了下来,因为觉得师傅始终苦思前路,一直无解,希望能参与进来。

        “师傅不是一直不相信有来生吗,不信过去,不将心神寄予来世,只争今生,怎么突然变了?!”

        “发生了什么,师傅的观念怎么变了?”

        “难道说,师傅的身体问题很严重,到了需要借助轮回转生才能彻底解决的地步?”

        他们都是一惊,感觉有些不太对,都露出忧色,但是却没有过去,依然是站在地平线尽头处。

        叶凡一阵出神,他自然不是改变了信念,而是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轮回,所谓的六道往生、今生只为来世活,那不是他所考虑的。

        他看到的是一种纯物质与纯印记的转化,狼死化尸、化粪土,这是一种最本质与普通的消散、分解。

        它化为粪土后,又被植被所吸收,长势旺盛,孤狼成为了另一种生命体的组成部分,这是一种另类的转生。

        丰盛的草被被鹿、羊所食,又转化为另一种生命体,不变的是那些最本源的元素物质。

        草食动物成为猛兽的食物、狼尸成为秃鹫的食物,成为它们身体的一部分,依然是在进行这样的轮回,一个不同的六道转生。

        “我是一个世界,我的道,我的法,我的印记,在我的体内世界转生,从来都不曾消散。”叶凡自语,他离开了这里。

        随后,又进入了大漠,看到了那些仙人掌下的动物尸骸,看到了捕猎的猛兽,所有这一切也都是一个轮回,一种另类的转生。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最后,连他所走的这条路,都是一个轮回,最终又回到了茅屋前。

        蜕变,小到自身的变化,大到轮回,叶凡心中宁静,从一路走来看到的那些最简单的自然景物联想到了身的问题。

        这一日,他盘坐了下来,浑身晶莹,竟隐约间有一种大道将出、天下俱寂的感觉。

        他宝相庄严,体内有一种让人敬畏的气息在弥漫,一条条、一缕缕扩散而出,远处叶瞳、花花、杨熙都非常吃惊,那种法则碎片的波动让他们都觉得恐怖!

        “轰隆!”

        就在这一日,这片山河间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一种磅礴的威压,像是有一位盖世强者出世,挣脱了封印,散发出的大道波动让人惊悚。

        “师傅恢复了吗?!”叶瞳三人都露出惊喜之色。

        但很快他们又露出凝重之色,认真观看。

        叶凡躯体晶莹,法则碎片复苏,化成了一颗又一颗星辰,整具躯体像是一个世界,化成了大宇宙。

        那种景象很恐怖,这是开天辟地的变化,混沌雾霭缭绕,法则碎片复活,化作星河一道道,构筑人体宇宙。

        叶瞳、花花、杨熙三人呼吸急促,紧张的注视着这一切,感觉到了一种无上威严,以及一种盖世的法则力量。

        似乎,这天地大道全部进入了叶凡的体内,重造了一片新天地,浩瀚莫测。

        然而,最终的结果却是,叶凡猛的睁开了眸子,而后身体剧震,他崩断了无尽星河,毁掉了万域星辰,他的体内一下子暗淡了下来,不再晶莹,所有星辰都炸开了。

        “师傅!”叶瞳三人大叫,全都冲了过去。

        “这只是我的躯体,不用摹刻本就存在的宇宙。”叶凡站了起来,刚才那些复苏过来的强**则碎片又消失了,他的眸子重归暗淡。

        “师傅,你没事吧?”杨熙担心的问道。

        “我很好,比以前都要好。”叶凡的回答出乎他们的预料,眼下他明明没有法力波动,道行不曾复归,为何这样说呢?

        而后,叶凡陷入沉思,很久都没有了动静。

        “师傅,你在想什么?”叶瞳担忧的问道。

        “我在想一些问题,积累、蜕变、升华、逝去、轮回、长生。”叶凡如实答道。

        三人都露出异色,这些问题中的后两个明显超出了大圣该考虑的范畴,他们的师傅这是要做什么?

        “师傅你不要紧吧?”花花问道。

        “咚”

        叶凡在他的光头上敲了一记,疼的他呲牙咧嘴,道:“三百年了,怎么又打我?”

        “我们去帝关。”就在这时,叶凡说道。

        叶凡来了,要入帝关,这则消息一出,震动了整座巍峨的古城,让很多人都心头一跳。

        他不是失去道行了吗,也敢来此?这可不是飞仙战场,并不限制其他强者的法则力量,他想做什么?!

        “圣体叶凡要来了,将驾临帝关中!”

        “消息是真的,只有三位弟子陪同,并无其他高手,他无惧这里的一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