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平静的杀人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 平静的杀人

    作品:《遮天

        大战开始了!

        众人向前冲杀而去,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要合力将场中心那个让人敬畏,而又深感恐惧的男子扼杀,不给他真正恢复与崛起的机会。www.00ksw.org

        当年,这个男子已经震慑了一代人,本不应出现在世上了。他们的眼神都很冰寒,更有部分人无比疯狂,今日也许是除掉他的唯一机会了。

        此时此际,喊杀震天,喧嚣裂空,让苍茫大地都在颤栗,有一种凌压九重天的的气息在席卷与浩荡。

        叶凡动了,在这一刻他变了,神色冷漠,没有一点的情绪波动,越来越冷酷而无情,果断出手。

        仅片刻间,他就已经震飞了出数十件兵器,包括一口掺杂有青金而铸成的龙剑。

        “噗”

        此时,他是暴戾的,真正决定下杀手时,毫不留情,像是一个嗜血的魔主,坚决而凌冽。一拳震出,冲在最前方的人直接被震的四分五裂,轰然一声爆碎。

        鲜血与白骨块飞起,四处都是,这个血腥的场面让人发毛与胆寒,但是这些人没有收手,来到这里后就已经没有了退路。

        他们以己度人,叶凡日后肯定会与他们清算,还不如趁他法力尽失,处在人生最低谷的阶段将他除掉。

        大地在颤抖,几头洪荒时代的异种蛮兽奔来,一个个人立而起,踩踏向叶凡的头颅,且上面的至强者全都举起了锋锐的兵器,刺向叶凡的额骨。

        他们冷血而残酷,在这压制道行的地带,放弃了诸多妙法,以可怕的战技攻击叶凡的仙台,要将他毙命。

        铁蹄震耳,将虚空都踩爆了,而那些锋锐的圣器更是闪动着森然的冷光,如来自地狱的死神镰刀,全部落下。

        “锵!”

        这一刻,叶凡如一个魔王,右脚抬起,而后用力跺下,震的大地直接崩开,而且卷起千重土浪,混着巨石,将这些蛮兽全部掀起,横飞了出去。

        而古兽上的大圣,也都坐立不稳,被那种巨大的冲击波掀飞,几乎要栽倒进后方的人群中去,可谓真正的人仰马翻。

        然而,事情并未就此止住,因为叶凡一脚跺下后,人也已经跃空而起,像是一头人形的暴龙,展开了最为可怕的杀伐。

        “噗”

        他的速度太快了,那几骑人仰马翻,还没有真正栽倒在地上时,叶凡已经追击到了,一脚踏在了一人的头颅上,那里如桃花绽放,红的血、白的脑混在一起飞溅了起来。

        而叶凡只在原地留下一道幻像,踏过其头颅,凌空而起,又落在了另一个人的身上,没有任何悬念,那里溅起大片的血雾,又是一次绝杀。

        且,他的身子不曾落地,还是在空中,一个摆腿,横扫而过,对面那一人一骑当场惨叫,四分五裂。

        噗!

        叶凡人在半空,顺手将其圣枪夺来,于刹那间掷了出去,将最后一人一骑刺穿,牢牢的钉在了地上,鲜血淋淋。

        砰的一声,叶凡落地,像是一杆标枪一般,身子站的笔直,衣不染血,发丝浓密,眼神无情,扫视群雄。

        所有人都心头发寒,他们习惯了法与道的碰撞,而今进行这样的搏杀,让他们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他们何其强大,主掌他人生死,可是而今在这个男人的身前却是这般的卑微,他每次移形换位必然绝杀一人。

        这很不真实,让他们如生活在噩梦中,到底是多么强大的人才会有这等自信,一个人面对他们所有人都无惧,镇定而从容,更有一种冷酷。

        云霄上,一道龙吟传来,贯冲人的双耳,让每一个人的仙台都在颤栗。

        那是一种可怕的波动,与这天地凝结为了一体,合而为一,像是掌控了天地的意志,主掌了上苍的神罚。

        一口古剑落下,通体青碧,如一挂碧河,扩散出大道的波动,镇压叶凡。

        不是劈斩,而是镇压!

        伊明又一次出手了,不是纯粹的控剑,而是运转道行,加持在剑体上,熔炼在这苍穹上,带着天地的意志杀叶凡。

        他是一个特别的人,来到这里后,道行不曾被斩尽,体内有可怕的气机,如一片封住的汪洋,在此时全部爆发了。

        剑如青龙,自苍宇上垂挂而下,巨大的剑体高过了山峰,恐怖惊人,一缕缕青气弥漫,那是仙金的伟力。

        在这柄巨剑下,人与其相比不成比例,小如蝼蚁,所有人都一阵吃惊。伊明太强了,保留下的道行很强,在这里不说可以横扫也应该差不多了。

        当!

        然而,接下里的一幕,让他们毕生难忘,那个男人眸光暗淡,并没有什么惊人的光彩迸发,但只凭一对拳头就敢硬撼青金剑。

        在所有人震撼的目光中,那柄古剑在剧烈的颤抖,上面的光华快速敛去,急骤缩小,各种道则直接崩开了。

        天帝拳!

        不少人险些惊呼出声,昔年叶凡开创的至强秘术,一拳既出,无人可挡,当年着实让一代人都头疼,难以撄锋。

        而今,这种秘术再现,且似乎更盛往昔了,明明没有法力加持,但却一种莫名的气韵,像是连这宇宙都可以粉碎!

        “无法、无天、无道……这是……”

        众人惊骇,在这一刻有些恐惧,这难道是一条磨砺己身的修行路吗?纯凭人体本源力,就可破灭一切。

        那掺杂了羽化青金铸成的龙剑已经缩小,在上面出现了一道又一道细密的裂纹,随时会炸开。

        伊明的嘴角溢出一缕血迹,他将道行与心神烙印都加持了上去,想不到竟然是何样一个结果,那个人真的如一个魔主般。

        “嗡!”

        古剑颤抖,而后震碎长空,瞬间倒转而回,再晚一步的话,叶凡的拳头就要将它震裂了!

        伊明倒退,双手接剑,嘴角的血又多了一缕,这让人悚然。

        不过,人们却看到了对付叶凡的希望,这一次他用一双拳头对敌,不止一次出击,不再像此前那般一击必杀。

        用法则对付他,用道行镇压,这很可能是唯一的希望,可是飞仙战场中有几人保存下法道碎片?

        “轰!”

        突然,这天地一下子黑暗了下来,黑雾汹涌,一个死亡天使出现,背后生有一对巨大的黑色羽翼,从苍穹而降,向叶凡暴烈出手!

        他极度强大,让人怀疑其道行究竟是怎样保存下来的,拥有不可测的法则力量,崩碎了长空。

        在他的手中持有一杆铁戈,通体乌黑,唯有刃口处雪亮,散发着森然的杀机,向下挥来,割裂了山川大地。

        死亡黑雾铺天盖地而下,一下子遮盖了大地,让那个地方杀机澎湃,如一片亡灵之海在沸腾!

        然而,叶凡立在原地,并不曾退缩半步,肌体晶莹,肉身里本源流转,挥掌间像是与整片天地并存,不受其压迫。

        他像是与大宇宙同级,有自己的独特本源,这一刻的一击卷起了惊世波澜,让极个别人看出了一些端倪。

        轰!

        一双肉掌震溃了天上的法则力量,挑战这片星空下的秩序,有一片逆天而冲上的光雨。

        死亡天使不能杀他,此时叶凡快如闪电,将方才击杀的几人的圣器都取到了手中,而后掷向长空。

        一杆又一杆战矛与铁剑,洞碎虚空,没入了苍宇上,在这种巨力的加持下,竟然让圣器损毁而燃烧了起来,可想而知多么的恐怖。

        “杀,法则可以压制他,决战下去,他不会有机会!”摇光一脉有人出手了。

        这一刻,兵器绚烂,刀如山,剑如林,冷森刺目,一起对准了叶凡,向前杀来。

        这是一股钢铁洪流,群山万壑都在抖动,惊的人心神不稳,没有一个是弱者,像是十万神将从天而降,杀到人心在颤!

        “杀!”

        这个地方沸腾了,狂暴了,喊杀震天!

        噗!

        叶凡掷向死亡天使的几件兵器不曾全部落空,一杆长矛洞穿了死亡天使的胸骨,让他炸开,坠落了下来。

        这无疑是惊悚的场景,一个残存有道行的大圣竟然避之不过,这是怎样一种大恐怖?

        可是,既然已经出手,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不少人都疯狂冲杀,决战人生最低谷状态下的叶凡,这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

        然而,叶凡的强大超出了人们的预料,他冷漠而果断,出手凌厉,血屠诸雄,没有一点仁慈可言。

        一道血光闪过,叶凡的手掌切开了一为大圣的颈项,血花四溅,那颗头颅直接飞起十几米高,而他那冲过来的躯体则向前奔出去上百步远才倒在血泊中。

        鲜艳的红在绽放,叶凡以夺来的一口天刀,立劈前方,那一人一骑都分为了两半,滚热的血洒出。

        “噗!”

        他右腿横扫,如一段铁桩一般将一位大圣砸成了肉泥,而后手中雪亮的魔刀一闪,又是接连三人被立劈,血花溅起数十尺高。

        这是一片染血之地,即便有的人残存有部分道行依然不行,撼不动叶凡的真身,仅片刻间,他的脚下已经是伏尸数十具。

        他如入无人之境,没有人可以阻挡,曾经与古代至尊血拼过,他的身上有一种可怕的气息,让人颤栗。

        经历过最可怕的黑暗动乱,他即便不是战力第一,也有那种睥睨苍生的气质,惊的一些人忍不住发抖。

        叶凡在无情的收割生命,这些都曾经是虚空大帝、盖九幽、姬子等护佑过的人,那个时候,有些人可能还在襁褓中,可是而今他却要亲手结束他们的生命。

        血花在绽放,无比的凄艳,这个地方成为了修罗场,一具又一具的躯体倒下,染红了大地。

        而叶凡在这一刻,心中却出奇的宁静,没有悲,没有喜,没有波澜,像是正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

        “喀嚓”

        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徒手捏碎了两个大道宝瓶,强者不断的倒下,血溅的到处都是,他的近前已经无人,一片空旷,脚下伏尸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