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动世间
  • 正文 第一千六百一十六章 动世间

    作品:《遮天

        “你……你真是叶凡?”这名强者倒在血泊中,身子几乎烂掉了,几次想挣扎起来,都没有成功,脸上充满了震惊与恐惧。www.00ksw.org

        这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人,怎么又来到了这个世上?传出去简直可以震动苍穹,让整片星空都要摇上三摇!

        昔日,人族圣体血拼至尊,尽人皆知,最后血洒域外,再也没有回来,没有人相信他还可以活着,已经战死是所有人的共识。

        “一个名字而已,有什么好冒充的。”叶凡脸上漠然,眸子虽然暗淡,但是却有一种坚毅,令人如对瀚海。

        摇光一脉年轻的强者激灵灵打了个冷颤,感觉灵魂都在颤抖,当年他没有与叶凡面对过,但是却见到过其石像,那种神韵保存了下来,此时印证,他确信眼前的人不曾说谎,是同一个人。

        地面在颤动,泥土混合和青草的味道冲入他的鼻中,他见到叶凡一步一步走来,健硕修长的的躯体像是有山岳那般沉重,这样临近,让他感觉要窒息,透不过气来。

        “叶……前辈。”这名年轻人出口的刹那,改变了称呼,眸中的惊惧一闪而没,道:“没有想到前辈你还活在人间,我想很多人都希望听到这个消息。”

        “或许吧。”叶凡神色淡漠,没有喜,也没有忧,道:“也有人不希望听到这个消息。”

        “怎么会呢,前辈你血拼至尊,大战于星空中,应被世人尊敬,只要你出现定然会引发大轰动,无数人会来朝拜。”摇光一脉的年轻强者说道。

        叶凡不置可否,道:“黑暗动乱怎么落幕的?”

        他开始问昔日的事,这些才是他所关心的。

        “被一位女帝镇压……”突然,年轻强者说到这里时身体发光,快速变淡,那是一种强大的法力波动,他身上有秘器,让他保留了部分道行。

        他的躯体爆发出了惊世的神力,毕竟是一个大圣级的强者,自然可以撕裂苍穹。不过他并不是要攻向叶凡,因为他已经领教过叶凡的天帝拳,那是昔日打的整整一代人杰都抬不起头来的无上战技,而今他已经亲身体验过,确信叶凡不可敌!此时,他想逃走,将人族圣体还活着的可怕消息传回去,让师门决策,展开大行动。

        然而,他即便暂时拥有了法力,气息冲霄,也没有能改变什么。叶凡一步就踏了过来,身上没有光,没有能量波澜,一只脚就那样落下,将他光环踩的崩碎,让这里发生了大爆炸。

        “轰!”

        叶凡一只脚踏出,直接崩碎长空,将他给震了出来,不能逃走。而在他以至强法器攻击向前、想要决一死拼时,血光四溅,他感觉眼前一黑,而后永远的失去了直觉,因为一只脚将他踏成了肉泥,永远的失去了生命。

        就是这般简单,自始至终,叶凡都没有什么表情,并未低头看一眼,迈步向着战场深处而去,只留下一道稳而坚韧的背影。

        飞仙战场中,光雨飞洒,像是一瓣又一瓣晶莹的花朵落下,又如有人在羽化飞仙,看起来灿烂而美丽。

        叶凡如一只孤狼,默默的行走,当年曾与古代至尊一战,血拼至死,在其身上自然沾染上了一种可怕的气质。

        当他一个人冷静的独处时,自然外放而出,尽管没有神力波动,依然让人感觉心悸,如百兽面对莽荒中的兽王,忍不住想绕道而走、避过。

        叶凡即便失去了法道碎片,但是依然无惧,冷漠而孤独的前行,不怕任何人出来寻他麻烦。

        多年过去了,他希望可以在这里见到故人,渴望与他们重逢,但是这片地域太浩瀚了,比之当年的东荒还广袤,而今不能横渡虚空,他只能慢慢寻找。

        一只血鸦自高空冲下,无声无息,直到临近才露出狰狞里的利爪,撕向叶凡的头颅,庞大的鸟身有数十丈长,浑身血气暴涨,顿时间云雾压顶,狂风大作,阴风怒号,像是有无尽的怨魂在哀嚎。

        这是一头大圣级血鸦,是从血与骨的路上闯过来的,天生筋骨强大,血色羽毛铿锵作响,在地上投下大片的阴影。

        叶凡侧身,一步就是数十丈,避过了这一击,冷漠的回头,盯住了血鸦,没有一点表情。在这一刻,血鸦浑身羽毛炸立,它感觉自己反倒像是猎物了,被人锁定。

        轰!

        它最后一击,爪崩长空,让这里一片破败,而后振翅,就要冲天而上。

        然而,一道身影太快了,一跃而起,比它俯冲下来时还要凌厉,那个人双手探出,让它避无可避,直接就被抓住了。

        血鸦长啸,震动了群山,不祥的死亡之音拥有一种可怕的穿透力,让一些山峰龟裂,它想摆脱这个可怕的人族。在它的锋锐爪间,血光暴涨,足以让绝巅大圣饮恨,爆体而亡。

        然而,那个人族纹丝不动,反而牢牢的抓住了它的双爪,而且双手正在发力,让它感觉骨骼断裂了,血液溅起,且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大力向上涌来,竟然要将它立劈!

        这种力道太过可怕,直接蔓延、震了上来,那个人抓着它的双腿,要将它给活劈了,威猛的让它胆寒。

        “不要!”

        血鸦修道五六百年了,纵横几片星域,难以遇到敌手,何曾感受过这种死亡的威胁,第一次觉得这般恐惧。

        这个人族看着很平凡,但是那具不是很大、很修长的躯体内,竟隐含着这般如火山、似汪洋般的力量,抓它竟然如拎小鸡崽子般。

        砰!

        叶凡松手,但是手臂攀住他的一只血翅,翻上了它的背部,盘坐在了上面,冷静而镇定,如磐石一般一动不动。

        血鸦心中暴怒,它是一尊大圣,强大而自负,不然也不会有资格杀到这里,不曾想就竟被这样对待。

        它心中有无尽的杀意,这么多年来,谁敢坐在它的身上?恨不得立刻振翅,用无以伦比的力量将此人给撕裂,当场吞食。

        然而,理智让它冷静了下来,虽然怒到浑身羽毛都在发颤,但是却强行克制住了。

        “西北方位!”叶凡说道。

        血鸦暴怒,竟然将它当成了坐骑,而且那种语态是那么的平静,没有一点波澜,让它越发觉得恼怒。

        它直接冲霄而上,浑身羽毛炸立,像是要燃烧起来了,体表拥有一种可怕的力量波动,浑身筋骨在律动,绝对可以毁掉大圣器。

        然而这个人很强,根本难以撼动,任它这般暴烈,对方只是一掌拍落而已,就震的它浑身龟裂,大口咳血。

        而且,这个人无比的冷漠,像是在做一件很平常的事,自始至终连眉头都没有蹙一下,这种感觉很不好,让它觉得,像是在面对一位古代至尊,而非一个平等的对手,而对方那种气质亦是如此。

        对方根本没有什么波澜,直接又是一掌拍落,让它几乎爆碎在天空中,而后口中依然只吐了四个字:“西北方位。”

        血鸦心中恐惧,不由自主的战栗,它知道,若是再有敌意,想杀对方,它会立刻被这个人冷漠的击碎,化成一团血雾。

        不知道为何,它感觉像是在面对一尊无上魔主,身体竟然背叛了它的心,忍不住开始痉挛,惊惧不已。

        “你……究竟是谁?!”它很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份,而今打到第一帝关前的人它几乎都听说了,却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可怕的人。

        “叶凡。”背上的青年平静的回应到,如磐石一般盘坐它的身上,牢不可撼动。

        血鸦身体震颤,浑身羽毛倒立,话语都在颤抖,道:“哪个……叶凡?!”

        “就是你认为的那个。”背上的青年很平缓的说道。

        “什么,你是……人族圣体,活了下来?!”在这一刻,血鸦浑身都在发抖,连骨骼都要散掉了,咯嘣咯嘣作响,不敢相信这一切,内心充满了震撼。

        它终于知道,为何这个人会这般的冷静与镇定,即便面对他这样的大圣级神禽也是平常视之,竟然是这个人,大战过古代至尊,自然会如此。

        那是血拼至尊后沾染上的气息,如森林中的万兽之王,在这片战场出现,即便实力不是第一,但那种经历与勇气也是无人可企及的。

        既然是这个人,无需其他理由,一切足够了,的确有这种可俯视诸雄的气韵,只因他是叶凡。

        “你……活下来了,还在人世。”说到这里,血鸦说不下去了,这则消息太过震动,简直是颠覆性的,传出去的话,可以让整片战场震颤。

        “西北方位。”叶凡还是这句话。

        “好!”下一刻,血鸦振翅,若一道血色的闪电在长空中飞行,俯瞰山川大地,一切尽收眼底。

        它知道叶凡是要需找故人,故此向着一些曾经出现过光柱的地域而去,划破了一处又一处区域的宁静。

        苍茫大地,各座山岳上,有一道又一道可怕的身影在屹立,眸光化成光束,穿破云层,盯着横空而去的血鸦。

        “那个人是谁,盘坐在一头大圣级凶禽上,他的背影为何……有些眼熟?”

        “我为何有一种颤栗的感觉,相隔万里高空,却这般,那个人……让我觉得似曾相识!”

        “是他吗?怎么可能,与古代至尊血拼,早已葬在了那场最可怕的黑暗动乱中,不应出现在世上了才对。”

        “不可思议,恍惚间,我见到了一个最可怕的敌人回来了,真的是他吗?重新来到了这个世间。”

        “是曾经打遍同代无敌手的那个人吗,这不真实,他与古代至尊同葬宇宙中了,血染红了星空,怎么还会出现?!”

        在这一刻,飞仙战场震动了,像是飓风卷地,撼动了山川,其他人无觉,可是昔年最为强大的一批人都有了一种可怕的警觉,同时望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