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战不屈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 战不屈

    作品:《遮天

        宇宙深处,姜族退守之地,一个丰神如玉、拥有绝代风姿的年轻男子,衣袂飘动,毅然长身而起,道:“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将恒宇大帝一缕残印已融入众生念力中,而我也该动身了。www.00ksw.org”

        “逸飞……”他的祖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老泪浑浊,写满了遗憾与伤感,他知道家族这个最惊艳的子弟将要以命去诠释大帝后代的责任,就此将要一去不返。

        年轻的男子正是姜逸飞,为当代姜家之主,惊才绝艳,当年轻易就战胜了族中的神体,真实战力可以傲视北斗同代。

        只不过他不显山、不露水,为人低调,没有人知晓他到底有多强,不过但凡了解的人,都只能用深不可测来形容他。

        “既然祖先的血脉在我体内复苏,就需要我用生命去诠释,让恒宇大帝归来,平定这场史上最黑暗的大动乱!”姜逸有一种出尘之姿,脸上依然挂着温和的笑,并没有一点的哀愁,依然是那样的超脱与潇洒。

        “逸飞!”族中许多老人声音颤抖,但是他们也只能这样叫出这个名字了,却没有办法去阻止。

        而今,大帝家族还有谁可以一战?传承到了现在,只有姬家与姜家还有祖先的烙印,还能借助蕴含在一族血脉中的生命碎片让大帝复生一时。

        “就是这一刻!”姜逸飞决然的站了起来,冲天而上。

        “我等你,逸飞……我相信你能回来!”一个女子在后大声喊着,早已是满脸泪水,身体都在忍不住的颤抖。

        她没有高深的修为,没有强大的体质,几乎可以说是一个普通人,甚至不算是踏上了修行路,但却与绝世风采的姜逸飞走到了一起。

        她不能去阻止,也不会去阻止,只能在站在这里,仰望星空,双手抱胸,带着泪痕祈祷,希望他可以活着回来。

        姜逸飞身体一颤,没有回头,略微一停顿,道:“在这黑暗年代,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将风儿养大成人。”

        “我知道……我知道的!”那个女子悲泣,看着那绝世的身影远去,消失在宇宙深处,她大哭,跪在了地上。

        身后,一个小男孩出现,只有三四岁的样子,道:“娘亲不哭,父亲会回来的。”

        他伸出稚嫩的小手,去帮女子擦眼泪,可是自己却也有晶莹的泪珠出现,在稚嫩的脸颊上滑落。

        “娘没哭,好孩子,我们一起等你父亲回来!”

        在他们的身后,站着很多老人,全都沉默,没有人说话,他们已经预见了结果。

        “风儿乖。”姜采萱出现,将小男孩抱起,又扶起自己的嫂子。

        天穹上,姜逸飞化成了一道永恒之光,手持恒宇炉,浑身都在燃烧,炉子鲜红,洒满了该族所有人的血。

        而他自己,也将要融入祖先的体内,用自己的魂与骨还有血,去唤醒那昔日帝体的潜能,重掌帝道法则,让该族血脉中的恒宇大帝的生命碎片与大道重新聚集起来。

        “轰!”

        天空中,出现一道白衣身影,手持离火神炉,刹那爆发万丈光,来到了近前,与恒宇神炉相融,两炉合一。

        “神王!”姜逸飞见到后行大礼。

        姜太虚将他扶起,又将恒宇神炉接了过来,其意明显,他要去融入道则中,进行血祭。

        “神王,玄祖,今天只能我去,您不能前往,姜家一脉还需要您来守护!”姜逸飞不肯。

        “你还年轻,回去吧,不要让风儿久等,不要让等你的女子黯然空守一生。”白衣神王轻语,一拍他的肩头,撕开虚空,就要将他放逐回姜家。

        “不,这一世,容不得一点意外,我的觉醒,是上苍的眷顾,祖先的血脉全面在我体内复苏,连容貌都一样,这不是巧合,我族的帝子当年都战死在了黑暗年代,只有我最合适了,请您让我去!”姜逸飞不在是温文如玉的样子,此刻很坚决,执意前往。

        “我的体内,蕴含着恒宇大帝的复活的希望,只有我才能做到,您虽然功参造化,但并不是最合适的人选。”姜逸飞大声道。

        白衣神王姜太虚不语,的确如此,且没有时间可耽搁,当下带着他一起飞向那宇宙深处,恒宇炉爆发出了最为璀璨的光芒。

        念力是一种奇妙的东西,也是让人不解的力量,不然不死天皇也不会化生出一个神胎,精研一生,而阿弥陀佛大帝也不会集合信仰之力,开创不朽。

        而今,在众生绝望之际,忍不住思念古之大帝,真的令虚空归来了,将进行最后一战,虽然此后他会永远的消失在时间长河中。

        而其他大帝也自然被忆起,被念及,当姜家一缕帝印打入那汪洋般的念力中,人们对恒宇的呼唤达到了最强!

        “恒宇大帝归来……”

        这苍茫天地中,到处都是呼喊声,像是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想拼命去抓住,用生命去呐喊。

        “轰隆隆!”

        神农觉醒,眸子深处是无尽的锋芒,绽放出了让日月星辰都要黯然失色的光芒,整个人的气势强大了也不知道多少倍。

        他在驾驭几件帝器而战,那些兵器都心甘如愿,而此时他挣脱了出来,自己独对前方的至尊。

        且,天地炸开了,恒宇炉飞来,像是希望之光,照亮了黑暗,温暖了冰冷的宇宙,划破永恒的桎梏。

        没有人可以阻止,神王与姜逸飞出现,共持凰血赤金铸成的帝炉,他们浑身是血,将自己血祭,与对面那个人要融合在一起。

        “我……回来了!”一声苍凉的声音,震动宇宙,神农眸光更盛了,爆发出了真正的帝威,混沌气炸开亿万里。

        “祖先的生命在我们的血液中延续,而今真正复苏吧!”白衣神王与姜逸飞呐喊!

        他们冲向前去,与那个人终于是撞在了一起,无人可阻,恒宇炉爆发到了有史以来的最强状态,铿锵作响,得见昔日主人,像是回到了荒古岁月,在渴望帝战!

        其他帝器也在共鸣,守护在旁,光芒冲霄。

        仙光迸发,最后的刹那,三道身影融为了一体,可到了最后,血脉之力被融合后,姜逸飞又跌落了出来。

        “回去吧,不要让等你的人白白守候一生而黯然,姜家有你足矣。”那是白衣神王最后的声音。

        “神王!”姜逸飞悲呼,他没有想到最后的一刻,血脉之力被转嫁,被神王推出。

        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他比谁都清楚,这意味着,神王将没有机会重现了,让姜逸飞走,断绝了自身最后的再现世间的希望。

        生机刹那,只有一线!

        这是天地灭绝中的生机,亦是此次的一点希望与活路,他断了自身的路,留给了姜逸飞。

        恒宇炉一震,击碎长空,把姜逸飞打了进去,让他消失在黑暗虚无中,从这里消失不见。

        “这样又如何,多了一个恒宇,真的就能逆天吗?只是造就了一个帝道强者而已,让我品尝帝血与皇道法则时会更快慰。血液重新出现真正的大帝法则碎片,对我等的仙台将是无上的大补!”弃天至尊森然的说道,眸子中闪动着冰冷,脸上写满了无情。

        “好,多了一具真正有帝道法则的躯体,又正是们的仇敌,我们五人平分,滋养仙台将足矣!”光暗至尊亦是残酷的大笑,根本就无惧。

        轰隆一声巨响,那由凰血赤金铸成的神炉直接就砸了过来,恒宇非常的强势,上来直接就是镇杀。

        砰的一声,光暗至尊右手中古老的道劫黄金法杖剧震,让他手臂发麻,虎口崩出了鲜血,逼得他浑身皇道法则尽冲出,全力对抗。

        “恒宇,早听说你很神秘,一个人对抗整个太初古矿,似乎与那古来最大的阴谋者打过交道,镇守了人间一世平安,果然有些手段。”光暗至尊寒声道。

        “那个人真的还活着吗,你持凰血赤金这种他最喜的无上仙料去太初禁区炼兵,就是想相逼与证明他是否还活着吧?”弃天至尊也开口。

        “不用问了,他曾于太初禁区留下凰血赤金,那个人没有取,肯定不在北斗星域。且,你们真以为眼前的人是恒宇吗?”神墟之主冷声说道。

        “杀了他们两人,一切都将明了,何需多问,他们的血与魂都将成为滋养我们仙台的神华!”轮回自主浑身是血,大战虚空,这个时候残忍的说道。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不是为了皇道而战,而是为了长生、为了续命而杀帝级猎物,手段将会很残忍!

        不过,他们虽然话语自信,但是却也都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因为帝器在攻击,几乎每一个人都浑身是血,遭受了创伤。

        甚至,一个不慎,有可能会逼得极尽升华才能化解,故此在这场激烈的大战中,五大至尊也不敢疏忽。

        一切都将落幕,一切都将结束!

        到了这一步,又有帝器被崩碎了,因为不仅是五大至尊自己在战,他们也有兵器,故此平分到身上的帝器压力没有那么大。

        星空深处,姬紫月在遥望,还不知道姬皓月被姬子打入了虚空深处,并未死去。

        就在这一日,她不仅送走了哥哥,也送走了叶凡,一天两伤,肝肠寸断,两人都是去赴死,几乎没有生的希望。

        一日内,她失去了两个最重要的人,心伤欲绝,泪不能止住。

        “在至尊眼中,或许我是一颗微粒,或许我是一只蝼蚁,但是我要发出我的声音,用我的怒吼,用我的行动,去抗击!”

        北斗星域,叶凡又回来了,在大声吼着!

        宇宙动乱,天下流血,一族又一族遭难,尤其是大成圣体战死时的怒吼,竟然传到了他的心中,这是跨越星系的心语。

        一刹那间,他知道了很多事,他进荒古禁区采药,是得到了大成圣体的默许,不然他可以离去,但是药绝对带不走。

        默默的关注,看着他成长的足迹,却不去干涉,希望他可以踏出一条自己的路来,而不是沿着所有圣体的道而行。

        “啊……”叶凡呐喊,大成圣体的死与化道,深深震撼了他,如实烙印他的心田,让他血液奔腾,那个时候身体几乎要被自己的血液炸开。

        “哪怕如飞蛾扑火,哪怕粉身碎骨,也无惧,证明我存在过,我战过,我不屈,人生的轨迹,亿万蝼蚁的咆哮,终究要让天地也要颤栗!”

        叶凡怒吼着,他来到了圣崖外,他要去登临这染血的绝巅,带走一些东西,从而去宇宙中进行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