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大秘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八十二章 大秘

    作品:《遮天

        “哥哥你在哪里?快回来看父亲,他回来了!”火麟儿大哭着,泪珠不断的滚落,抱住老麒麟皇,古皇已经不行,快要油尽灯枯了。www.00ksw.org

        曾经的一代古皇,最强大无匹,却有这样的黯然暮年,无力回天,衰老到快要不能控制自己的躯体了。

        “他在宇宙边荒,活的很好。”麒麟皇轻语,面上带着柔和之色,与昔日的无上威严相比较起来很不同,此时只是一个慈父。

        然而,他却在不时的咳血,鲜红的血珠惊心无比,他在努力克制,不让自身的皇体伤到女儿,虽然衰败了,但光是尸体也可以粉碎万物。

        “父亲,求求你了,一定要活下来,我不想与你分开!”火麟儿哭到嗓子都哑了,眼睛通红,她从来没有像今日这般恐惧,像是一个在寒冷深夜独自走在街头上的可怜无助的小女孩。

        “我也想活下来,舍不得你们,但人终有力穷时,终究是要死的,长生……难啊!”麒麟古皇一声感叹,又咳了一大口猩红的血液。

        “总会有办法,一定可以活下去,父亲能从太古安然无恙的活到今日,定然还能继续长存!”火麟儿大哭道。

        “痴儿,那是付出了最惨重的代价才做到,将古皇道位交斩掉,而今父亲还能做什么?元神已朽。”麒麟古皇轻语。

        而后,他的眸子突然璀璨夺目,道:“为父在成仙路上所见、所闻,都是惊世的,可以助后人成仙,可是……去不能留给你,那样做,只会害了你。”

        说到这里,他抬头仰望星空,而后额骨光芒大盛,将一些精神感悟与烙印等全部打向了宇宙中,化作一片灿烂的光雨。

        “我的成仙路,我的成仙法,我麒麟皇在那条路上的所见与感悟,尽包含在当中,不交于女儿,不传给亲子,留待有缘人!”

        麒麟皇的吼声震动了宇宙八荒,让整个人间界都一阵摇动,这就是太古的皇,至高无上,恐怖无边。

        留下这种东西给后代,他怕害了子嗣,这个世间还有无上存在可达这里。他直接打进了宇宙,照亮了九天十地,让人们去宇宙虚空寻找。

        “父亲……”火麟儿见到老父都这般了,还在担心他们兄妹,这些都是浓浓的关爱,更加肝肠寸断了。

        老古皇的身体上开始出现光点,这是要化道的迹象,再也坚持不住了。在成仙路上时,这种迹象就已经很明显,被他强行镇压了下来,此刻终于是到了终点。

        麒麟古皇不舍的看了一眼女儿,像是要将她记在心中,而后缓缓而有力的推开火麟儿,要独自上路。

        到了这一刻,火麟儿知道终是不能挽回了,那个可以让诸神臣服,可以进不死山、每日采摘悟道茶泡给她喝的父亲,就此要离世了。

        最强大的男人,最慈爱的父亲,生命枯竭,与她将要永别。

        “父亲……”火麟儿伸出手去抓,但是却什么也把握不到,大哭着:“我希望有来世,永远做你的女儿,父亲,你不要忘记我,你永远的女儿!”

        泪水模糊了她的双眼,心中悲恸到了极点,太古年间曾生离死别,而今又一次遭遇,这次真的是永别了,让她难以承受。

        天空中,麒麟皇在化道,成为光雨,不过却都被他控制,仙光冲向了域外,不曾干扰这里一丝一毫,而且所有血液也都燃烧了,一滴都不曾留下。

        “锵!”

        最后这个时刻,他更是斩断了某种将压制他女儿的道则,让那些仙链崩碎,不能成为桎梏。

        最后看了一眼,老古皇一声长啸,震动苍宇,他化成一片最为璀璨的光雨,消失了在宇宙边荒。

        火麟儿哭到昏厥,无力的抓向虚空,大声的叫着,她分明看到了强势的父亲眼中的伤感,那是从来没有过的神色,充满了不舍,但最终还是离她而去了。

        “古皇!”

        “无上的祖皇!”

        这颗古星,麒麟一族全都被惊动了,众人冲来,悲呼着,跪在地上,为那远去的光雨送行。

        宇宙边荒,这是一片极其寒苦的地方,一颗陨石上,一个男子**着上半身,浑身筋肉精干,闭眸盘坐,参悟自己的道。

        他生有一头蓝色的长发,看起来虽然还年轻,但是却也有一种沧桑,像是经历诸多苦难、流落到这里的一个苦行者。

        在这一刻,他突然睁开了眸子,射出两道骇然的光芒,而后手捂胸口,近乎要窒息,颤声道:“是谁,妹妹吗,不对,究竟是谁,一个最亲近的人死去了……”

        他的眸子突然睁的很大,而后腾的站了起来,浑身爆发出璀璨的光,眺望北斗星域,发抖道:“难道是……父亲?不!”

        他就是火麒子,与道一一战后消失多年了,一直流落在宇宙边荒,大战各种古怪的生物,进行地狱式的苦修。

        他当年从神源中复活后,曾一直在太初禁区外徘徊,因为他一直怀疑,他的父亲未死,直觉敏锐的吓人。

        在这一刻,他害怕了,忍不住悲吼,恨不得立刻返回北斗。

        一片刺目的光雨横空,绽放在不远处,一条伟岸的身影凝聚成形,正是麒麟皇最巅峰时的样子,威严的看着他。

        “父亲!”火麒子大叫,泪水滚落,模糊了双眼,他知道自己父亲的殒落了,这是最后不灭的印记,赶到了这里,要见他最后一面。

        “你是太古皇的孩子,不应该有泪,只能流血,你要有无敌的信念,坚信比我更强大!”

        麒麟皇对儿女的态度完全不同,女儿是用来疼爱的,儿子则是他意志的延续,严厉鞭策,寄托了他的希望,用以完成他不曾实现的梦。

        “你要坚信自己最强大,只因你是麒麟皇的儿子,是他的希望,更要超越他!”麒麟古皇喝道。

        到了最后,他又是一叹,眼中露出一缕慈爱,道:“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父皇!”火麒子大吼,发疯一般向前扑去。

        可是,那片光雨直接撕裂了虚空,将自己葬进了无垠的宇宙中,快速暗淡了下去,他不想儿子被皇道法则所伤。

        一代古皇就这样落幕!

        成仙路上,石皇冷笑,冷漠的扫视天下,道:“死?我不甘,也不愿,我的命很硬,这一世还不该落幕!”

        不算阿弥陀佛大帝的神我,共有十一位至尊踏上成仙路,而今已经有五人殒落,正是那些言称要为后世人留下成仙法,用自己的生命与热血去验证的大帝与至尊。

        他们在临死前,已经将在成仙路上的感悟烙印打向了宇宙中,留给了后世人!

        而今还剩下的人,几乎都是黑暗动乱最大的发起者,曾经血洗各域,亦或者是神话时代的神秘古天尊。

        “长生天尊,你难道殒落在飞仙洞中了吗?”来自荒古禁地的巨人大喝,浑身毛发金光璀璨,耀的人睁不开双眼。

        众人都很吃惊,他到底什么来头?

        “唯一活下来的……大成圣体!”一位古代至尊低语,尽管生命之火暗淡,但是他依然在坚持,眸子冷冽,扫视**八荒。

        “什么?!”

        域外一些人听到他声音,莫不震惊,那金色毛发披身的雄伟男子竟然是一位大成圣体,太过让人震撼了!

        而今水落石出,荒古禁地最早的主人,是人族大成圣体所化,入主在那里!

        “仙陵之主,除却是长生天尊外,也曾做过地府的主人,尽管时间很短暂。而且,还曾发动过黑暗动乱,与大成圣体有一段恩怨情仇!”

        一位古代至尊自语,道出了其中的隐情。

        这实在让人震撼,仙陵之主来头实在太大了,过于惊人,身为神话时代的长生天尊也就罢了,竟然还曾是地府的主人,让人目瞪口呆。

        “这……”许多人都说不出话来了。

        太过非凡,超出人们的想象!

        “传言,圣体晚年时会发生不祥,生出可怕的尸毛,这竟然是真的!不过,这尊大成圣体似乎克制住了,保持住了神识的清醒!”

        除却长生天尊外,其他五位还活着的至尊都立身在成仙路上,没有化道的迹象,都在苦苦支撑,不甘殒落。

        “为何,我感觉万古最大的变局还未结束,这些至尊……”有老大圣惊悚的说道,而后倏地住口了。

        “走,离开这里!”有一位准帝感觉毛骨悚然,第一时间撕裂宇宙,转眼消失了。

        在这一刻,所有修士齐动,此前的莫名感应又出现了,总觉得这个天地要大变了,尤其是这个地方让他们毛骨悚然。

        域外,一口古扑的鼎在临近,从遥远的宇宙深处飞来,锈迹斑斑,生满了绿铜锈。事实上,已经快没有鼎的形状,是由碎片拼成的,缺少了大半,到处是洞。

        如果叶凡在这里,一定会震惊,这是帝尊留下的绿铜鼎,竟然也能有三分之一那么多,与他所掌握的一般多!

        “仙陵之主,长生天尊,你的末日到了,于天庭来说是一个不可饶恕的罪人!”一声嘶吼传来,震动天地。

        绿铜鼎发出璀璨的光,摇曳出绚烂的芒,直接撕开虚空,彻底复活,撞进了成仙路,没入混沌洞。不是为成仙而来,这是要击断成仙路,灭杀仙陵之主——长生天尊!

        “一群号称神的人,是天庭遗下的族群!”有人低语。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神组织竟然掌握有了三分之一的绿铜鼎,而今不惜代价打了出来,要崩断仙路,灭杀仙陵之主。

        这太过震撼人心了,那残破的仙器在燃烧,是要自爆的征兆,太过惊悚了,不惜一切代价,灭杀长生天尊,这得是多么大的仇恨?

        “若无你,天庭怎会崩?帝尊也多半会成功,万古罪人,休要苟延残喘,就此绝命吧!”可想而知,他们等待这个机会也不知道多少万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