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准帝战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 准帝战

    作品:《遮天

        “你不过为一个仆人而已,也敢自恃为至尊,对我嘶吼?”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内,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非常的不快。www.00ksw.org

        身为一个将成道者,在这一世,将会绽放出最为璀璨的光彩,除却古代至尊外,他可号令整片宇宙。

        而今,就是真正的古代至尊也不能这般轻视他,会给予一定的尊重,而一个无头骑士却这般喝斥,视他如无物,让他感觉欺人太甚。

        “在禁区面前少摆你的神庭之主的地位,漫说你还未成道,就是真的是一尊大帝来此又如何,你算什么东西!”

        无头骑士话语相当的尖刻,根本就不讲一分情面,甚至有些刻薄,但是却说的很自然,很认真,绝不是故意羞辱。

        因为在他看来,这就是事实!

        “哼!”帝塔中传来一声冷哼,整片天地都一阵颤栗。一股威压向前汹涌而去。

        顿时间,人喊马嘶,那无头尸体一声大吼,向前杀来,帝气滔天!

        无头骑士身穿黑色铁衣,高大而神武,手持黑色而冷冽的战矛,有慑服天地之姿,可惜没有头颅,在其颈项处沾染着不少血水。

        在他的坐下是一匹高大的石马,摇头摆尾,昂首长嘶,强大骇人,碗口大的石蹄子,每一次落下,都踏裂虚空。

        这一骑人马向前冲来,震动了整片东荒大地,虽然杀机被不死山所阻,给限定在这里,但是依然有一种气息铺天盖地,不毁万物河山,但却能席卷人世间。

        帝战!

        所有人都惊呆了,全都望向那个区域,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举世震惊!

        虽然大多数人都没有见过帝者,也不曾感受过那种波动,但是仅在这一瞬间而已,他们就知道了,那就是帝者,与众不同,有一种超越轮回的力量,让他们的潜意识觉醒,意识到了这个等阶。

        “发生了什么,真正爆发帝战了吗?”众人惊悚了,全都不可思议的眺望。

        若非不死山阻住了杀机,这个世间注定将会血色洪水滔天,万灵尸骨成山,太过恐怖了,这就是帝者,不可抗衡。

        “这……应该是真正的准帝战!”

        有大圣做出了判断,心惊肉跳,沾了一个帝字,真的可以用帝战来形容,远胜过他们,根本就不是一个数量级的。

        而叶凡如果在这里也一定会震惊,真正的准帝怎能是老螣蛇可比的?说它有那样的实力,实在是太抬举了。

        准帝,沾有一个帝字后真的是天地之差了,那是一片崭新的天地,不可超越!

        轰隆!

        不死山那里,无头骑士一人出手,如千军万马奔腾,附近大荒无恙,但是早已撕裂了苍穹,打到了域外,让诸多小行星炸碎!

        他坐下的石马,有很多部分都化成了血肉,恐怖滔天,无以伦比,也在释放一缕缕恐怖气机。

        这一战,若是换上大圣来此,绝对都全灭了,来多少死多少,根本就不够杀!

        而这还仅是准帝而已,并非真正的大帝呢!

        嗡隆一声,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落下,不断放大,将无头骑士与那匹战马压的抖动不已,虚空炸开。

        这是不可承受的帝威,是一种浩大的威严,神庭的帝主动怒了,不再顾忌不死山生命禁区,开始强势出手。

        无头骑士并非至尊,只是被封印下来的一个仆人,守护不死山中心重地的门户,虽然至强,可以横扫人间敌。

        但是,帝主显然超过了这个范畴,这种力量不属于人间,快堪接近至尊了,不是他所能铲灭的!

        嗡隆!

        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剧烈摇动,三十三层塔身与三十三层天像是凝结在了一起,有毁掉漫天星辰之力。

        且,母气如星河,共有三十三挂,茫茫一片,砸落下来,每一缕都重若亿万均,非人力可承受。

        “吼!”

        无头准帝大吼,坐下的圣灵马亦发出神威,与他共同抗衡,可惜还是差了一筹,对抗不了。竟被压的浑身龟裂,连那黑色的甲胄都要崩开了,而那杆战矛也是哀鸣不已。

        哼!

        突然一声冷哼传来,自那不死山最中心的神秘古地震出,整座帝塔如闪电劈击,一阵剧烈摇动,永恒蓝金光华大盛,斜飞了出去。

        无头骑士挣脱了出来,浑身血气燃烧,刹那复原,又要冲来。

        但是,禁区内一道神念阻止了他,而且有一道宏大的波动亲自而出,向着帝塔压来,让这里隆隆而动。

        神庭之主顿时心惊肉跳,大喝道:“我并无冒犯之心,也不想与你们结怨,不过是路径此地而已,何需如此咄咄逼人?!”

        “有还是没有你自己清楚,连不死山的神药都想觊觎,你还将古代至尊放在眼中了吗?”无头骑士冷漠的声音传来。

        而今,古代至尊已经苏醒,已经不是过去,神药重新有主,不能容忍任何人来此亵渎与彰显自己的威严。

        在无头骑士看来,帝主这是在向宇宙中的诸多强者彰显自己的实力,为日后统一大宇宙铺垫,必须要反压回去。

        嗡隆!

        大道波动恐怖,席卷诸天星辰,域外的诸多星辰都颤栗了,而这片大地却被定住,不曾有一丝的摇动。

        凡人不知,可是诸圣却感受分明,从头凉到脚,这种威势太过可怕了,超出了他们的理解,拿什么去争斗,永生永世都没有希望。

        仙路若是开启,他们连浑水摸鱼都不行,也只能等待古代至尊进去后才能行动了,差距真的太大了,这是云泥之别!

        帝塔哀鸣,簌簌颤抖,上面出现裂纹,当中的帝主也挡不住,将被拘禁出来。

        “砰!”

        一道光影直接被扯出,而不死山中的存在都没有现身,远在古地中,就有这样的盖世神威,让人震撼。

        这道身影很朦胧,甚至有些虚淡,并不真实,这就是帝主,这不是他的真身,只是一道神念而已!

        在这片区域的大圣又一次惊憾,这个帝主也当真了得,真身未来,神识就有这般盖世之力,可敌无头骑士,太让人震撼了!

        难怪神庭之主这般底气足,真的很强,真身若来,难道还真能与古代至尊一战不成?

        不死山中的至尊并没有立刻出手灭杀他,而是在观看,似是觉察到了什么,波动并未立即压上前来,反倒扫向了远方。

        “前辈至尊,我无意冒犯,这一切都是误会而已。”在这一刻帝主的姿态很低,认真解释。

        然而,无头骑士却很反感,他世代守护在此,最恨这样的人。

        不死山中的至尊一句话都没有说,似乎是自恃身份。最终他出手了,一缕波动袭来,有天地大道碎片直接临时组成了一个大手,一把将帝主的这道神识抓住,就要粉碎。

        众人骇然,这位禁区之主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就要将这个拥有准帝级战力的神识灭杀了,太过恐怖,悬殊巨大。

        “我道你一声前辈至尊,但并不怕你!真以为你还是昔日的成道者吗?”神庭之主以神音大喝,竟然很是强势。

        所有人都呆住了,竟然有这样的人,敢喝斥古代的至尊,太过让人震撼了。

        “你这是在挑衅至尊的威严吗?!”无头骑士大喝。

        “什么至尊,真正的大帝与古皇都死了!”神庭的主人大吼,声音震动整片北斗星域,惊的所有人都发怔。

        这是何意,他在否定所有生命禁区吗?

        那只由天地间的大道碎片临时化成的大手并没有立刻攥下去,而是任他说出来,波澜无惊,耐性极好。

        “我承认,当禁区主人拼命,可以回到从前的至强状态,依旧会天下无敌!但是他们敢吗?能有一次、还是两次那样的机会?事后会发生什么,他们自己心理清楚!”神庭之主大喝。

        这无疑是震撼性的消息,寻常人怎会了解这些,根本就不知道,想不到这样一位将成道者将此中的秘密道了出来。

        “在平日间,他们纵然比我真身强,也不会是天地之差别。他们重登昔日最辉煌之巅,也只会在仙路开始时才敢挥霍,在此前真敢去那样杀我真身吗?不敢!我与你们井水不犯河水,并不想为敌,若是相逼,吾亦无惧!”

        神庭之主放狠话,完全是豁出去了,这个世间恐怕也唯有他的这个即将证道的人才敢如此说!

        “噗!”

        不死山的主人用实际行动做了回答,那只临时的大道手掌合拢,直接将他的神识碾成了碎片,化作了飞灰。

        太过强大了,盖世无敌!禁区之主根本就无法抗衡,这般强大的帝主都没有让他动弹一下,直接以天地间的道则碎片抹杀掉了。

        无头骑士就要上前,取走那座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收进不死山中。然而,就在这一刻就有数道强大的神念探来,如洪荒神魔,似仙界至尊,震撼的他都忍不出颤抖。

        不止一位至尊出手,要抓走由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毫无疑问皆来自各大生命禁区。这是仙料,让古之大帝一级的人都要动心!

        轰!

        然而,不知道是谁牵引,将此塔震飞了,且应该不止一股力道作用在上,直接自中域打进了南域。

        此塔发出刺目的蓝光,永恒不灭,璀璨夺目,像是燃烧起来了一般,竟然砸进了荒古禁地中!

        显然,有至尊要掂量易主后的禁区实力到底如何!

        “啪!”

        超乎所有人的想象,荒古禁地中的女子根本就不在意,不想夺塔,不趟浑水,而是一巴掌扇了出来,声音清脆。

        而后是炸裂的声响,永恒蓝金铸成的帝塔崩碎了,化成一大片蓝色的光雨冲到了域外,将诸多星辰震成齑粉,消失在宇宙深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