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大婚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六十二章 大婚

    作品:《遮天

        帝塔飞走,它有宏大无边的威势,气势磅礴,与天道共震,叶凡他们并未阻止,而姬家也没有用大帝阵纹相拦,任它离去。www.00ksw.org

        现在还不是与帝主决裂时,留下一座塔亦无用,不能阻止他成道,该来的终究会来。

        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无论是叶凡,还是圣皇子,亦或是姬子全都有问鼎未来至尊的资格,只要他们成长起来,未必没有一战的实力。

        而这个时间段并不一定需要太久远,真正想踏上那条路的人,岁月绝不是阻挡他们脚步的障碍,算不得绊脚石。

        叶凡头顶上空,铜鼎沉沉浮浮,万物源气垂落,帝威尽显,浩大无边。而今成为了大圣,就如同当年的人魔老爷子一般,可以催动这件残缺的仙器了,能让它发出绝世威压。

        至于棕发大圣,早已被压的双膝龟裂,承受不住这种威势,跪伏了下去,根本就挡不住帝威,再敢硬撑的话必然会成为劫尘。

        “念信吧!”叶凡冷漠无情的说道。

        此人欲借势压迫他,想让他受辱,逼他走上绝路,他自然不会有什么好脾气,该怎样就怎样,直接针对。

        信笺依然在散发宝辉,透发出一缕缕瑞彩,烙印上了一位将成道者的道则,没有杀气亦很可怕。

        失去帝塔的护持,帝器不再加于身上,棕发大圣即便是身为信使,此时持掌信笺也在颤抖,浑身欲裂。

        “你不要……欺人太甚!”他艰难的开口,费力的抬头,与叶凡对视。

        可是前方那座铜鼎在沉浮,直接扫出了一缕威压,让他立刻颤栗了,面色苍白,说不出一句话来。

        “是谁欺人太甚,在我的订婚礼上这般放肆,想要借势凌辱我,你还不够资格!”叶凡冷淡的说道。

        轰隆一声,帝威弥漫,叶凡的声音伴随着铜鼎的轰鸣,声音浩大无边,像是一尊大帝在喝斥,俯视脚下的罪囚。

        摆在棕发大圣眼前的路只有两条,要么臣服,要么粉身碎骨,而且他此时不由自主在抖动,这是大帝威压让他不由自主,肉身失去了控制。至于元神,也坚持不住了,像是面对洪荒猛兽,要将他吞食。

        到了这一刻,他的本能背叛了他的意识,灵魂最深层次的东西在颤栗,面对古之大帝所留下的器物的波动,畏惧到了极点。

        棕发大圣跪伏在那里,颤抖着伸出双手,打开了这封信,这个时候更为炽盛光流动出,让他几乎要崩溃了。

        一位将要成道者的气息铺天盖地,让他的处境雪上加霜,体若筛糠,软倒在那里打摆子,非常的不堪。

        这里鸦雀无声,这可是一位大圣啊,可是于帝器下、在成道者的烙印面前,却什么都不是,没有一丝对抗的可能。

        棕发大圣在本能的驱使下摊开信笺,声音颤抖,断断续续的开始读这封信,正如他所言那般,这封信的内容,大意就是要是招揽叶凡,不过还算尊重。

        众人屏住呼吸,此地静到极点,竟然是这个结果。早先,棕发大圣欲借势压人,傲然立于此地,颐指气使,让叶凡接法旨,到头来自己却跪在这里为人族圣体读这封信,真是可悲而可叹。

        现场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一位大圣跪在地上,臣服于人族圣体的脚下,双手捧着信笺,在那里一字一字的读。

        这个样子让人震撼而又无言,此人不值得同情,盛气凌人在前,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态,被压在后,完全是咎由自取!

        不过,这样前后对比的反差实在太大了,让人有点时间更迭,空间紊乱的感觉。

        一方教祖这个样子,实在是有点可怜!

        “谁叫你嚣张呀,现在要被打屁股了吧?”神娃在不远处咕哝道,肥嘟嘟的小脸上写满了早知如此的样子,道:“你不知道叶大恶人很坏吗,本天帝一般情况下都敢惹他,就凭你,还差的远呢。”

        众人真是无言了,差点笑出来,小胖子明明只有一膝盖高,却还极力做出一副老道的样子,徒惹人发笑。

        叶凡收起破损的万物源鼎,根本就没有再瞧一眼伏在地上的棕发大圣,视若无物,完全就将他忽略了。

        这是一种毫不掩饰的轻蔑,视他如无物,真真切切的当成了一个送信的奴仆,根本就不曾看成一个实力强大、可以君临一域的大教祖。

        圣皇子也收起了黑色的仙铁棍,一条条瑞霞、一道道仙光全都内敛进了躯体内。而姬子也早有收起了虚空镜,让这个地方恢复了宁静。

        东方野、李黑水等人全都大笑,何必如此呢?早先棕发大圣若是不心怀叵测、咄咄逼人,根本就不会是这个结果。

        来参加订婚礼的宾客全都亲眼目睹了叶凡的强势,心有不轨的人一个个都忌惮到了极点,逼着一位大圣下跪读信,这可真是惊世骇俗。

        古族诸雄一个个心中凛然,他们早在一二百年前就领教过叶凡的手段了,那个时候他还未成圣就已经搅动了天下风云。更不要说现在了,已然为大圣,横行天下,傲视各族!越是了解过去,心中越是颤动,让他们更加的生惧。

        域外诸圣则都很自觉了,在这种场合下,绝对不会有一个人乱语了,更不可能会有什么不轨的行动。

        棕发大圣颤颤巍巍,从地上站了起来,将那信笺放在了桌子上,他脸色苍白无比,今日遭受了这般屈辱,让他心中憋屈到了极点,眼神中隐去的一道光芒无比怨毒。

        他哆哆嗦嗦,直到远离了信笺,才直起腰来,脸上阵青阵白,他恨不得一头撞在地上,就此自绝。但是,蝼蚁尚且贪生,更何况是这样一域之教祖,自然不甘。

        他慢慢平静下来,面无表情的开口,道:“我可以走了吧?”

        “可以。”叶凡挥了挥手,要打发他离去。

        棕发大圣深深看了一眼,心中有怒,但却知道根本就不是对手,对方一朝绿铜鼎在手,他便永远没有哪怕是一丝的复仇机会。

        最后,他又从神娃、小囡囡、李黑水、小雀儿、花花等人的身上扫过,眸子最深处是残酷而冷冽的杀意。

        他即便掩饰的再好,又怎能逃过圣皇子的火眼金睛,更不可能瞒过叶凡的源天眼,当即两人就沉下了脸。

        “好胆,贼子你敢还不死心。已然饶你一命,却不知悔改,依然包藏祸心。”圣皇子喝斥。

        叶凡抢先一步动手,不愿圣皇子与神庭帝主一脉有什么因果。他体内绿铜鼎发光,让他手掌迸发出一股帝威,瞬间弹指而出,一道细弱的霞光冲出,直接斩在了棕发大圣的身上。

        “啊……”他一声大叫,浑身痉挛,满头满脸的白毛汗,像是痛苦到了极点。

        “你斩了我的道基?”棕发大圣痛苦的惨叫,神色灰白,难看无比。

        “你心有怨毒,可以,但要掩藏的好。让我发现你要对我弟子、朋友等不利,若还是留你来祸害,那真是天理难容了。”

        “你好狠的心!”棕发大圣近乎绝望。

        “没有彻底斩你根基,不过这辈子你就不要做大圣了。”叶凡说的轻描淡写,听在棕发大圣耳中却像是惊雷一般,他脸色雪白,身体踉跄着远去。

        一场意外结束,众人心中却难以平静,神庭的帝主将要成道了,成为万古来又一位至高无上的大帝!

        信笺放在了桌子上,依然在发光,灿烂夺目,帝气一缕缕,几乎无人敢接近。

        这时,白衣神王上前,以修长的手指夹住,将它拈在手中,一字字细看了起来,而后问叶凡,是否想回信,叶凡点头。

        铿锵声响起,灿烂光华迸发,在神王的指端出现一个又一个字,烙印进信笺上,送给叶凡,让他看了一遍。

        “多谢前辈。”叶凡谢过,也唯有神王有这份功力,在帝纹旁能刻写上印记,彰显了夺天地造化的功力,若是其他人定然要借助帝器。

        哧的一声轻响,信笺飞起,没入远去的棕发大圣的体内,让他顿时一震,头也不回的遁向天际。

        订婚礼继续,这次非常和谐了,不可能再有人挑事,接连两起,一个来自生命禁区,一个来自未来的大帝门下,全都灰头土脸的退场,自然再无人敢挑衅。

        “天地将崩,仙门将现,这个世间必要有大变,在这个乱世,万古来最大的变局开启前,我看订婚礼还不如直接就改成大婚礼。”姜太虚神王提议。

        他惊艳世间,完全可以作为叶凡的家长,提出这个建议后,姬家略微思索就答应了。

        天地都将彻底大变了,在这个可怕的大时代,有许多不可预料的变故,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早些称成婚也好。

        虽然决定有些快,但是白衣神王与姬家长辈做主,皆大欢喜,都表示同意。

        姬家内顿时热闹了起来,各种佳肴美味全部被摆了上来,神酒更是一坛又一坛,飘香数里远,让人光一闻就口中生津。

        气氛顿时热闹了起来,人们推杯换盏,把酒言欢,无论是域外诸圣,还是北斗星域的众强,全都齐聚一堂。

        几乎所有圣地都到了,众多不朽的传承都来了重要人物,表示恭贺。

        “叶兄恭喜你们!”一个清丽的少女上前,空灵出尘,天生丽质,有一种动人的光彩,正是摇光新一代圣主薇薇。

        叶凡表示感谢,心中感慨无尽,当年他们初来北斗星域,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薇薇,将他们从荒古禁地外的森林带入了有人烟的地方,后拜入灵墟洞天。而薇薇却也在那时被选送进摇光,而今成为了那里的主人!

        传言,她近乎是犁庭扫穴,改写了摇光的一切,拔除了所有的“旧秩序”,成为一代女尊,魄力十足!

        在她的身上有一层神秘的光环。

        “哈哈……叶兄大喜了,可喜可贺!”大夏皇主夏一鸣上前,身后跟着他的妹妹夏一琳。

        “也恭喜你,听说你喜得麟儿,正要去祝福呢。”叶凡笑道,而后又打趣昔日的白衣小尼姑,问她什么时候成婚,清纯依旧的夏一琳用大眼瞪他,对他挥了挥小拳头。

        再后是风族圣主风凰,她亦走上前来,道:“恭喜!”

        两人间也曾有过一段往事,再回首,恍若就在昨日,那个时代的叶凡与而今的人族圣体,似乎很难联想到一起,有点时空断层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