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君临
  • 正文 第一千五百四十三章 君临

    作品:《遮天

        绿铜鼎内,古老的音节很是古怪,像是一场上古的祭祀音,跨越时空传来,又像是一声声哭嚎,怪到极点。www.00ksw.org

        破鼎发光,灿烂如一轮骄阳,通体剔透,各种花鸟鱼虫,以及日月星斗齐现,鼎口内混沌海澎湃。

        “发生了什么?”厉天、燕一夕都惊住了。

        叶凡拉着小囡囡也不自禁退后了几步,护住小家伙,避免发生意外。而破鼎内,神娃鬼哭,大声叫嚷,在混沌海中沉浮。

        “天杀的,你们不能这般对我!”

        在其躯体上突然出现一道又一道符文,刺目之极,一下子冲霄而上,如惊涛拍岸一般,席卷诸天。

        砰!

        小胖子的身体像是炸开了,竟冲出一股特别的霞光,有几道符文炸碎了,而后他便一动不动了。

        神娃死了?几人吃了一惊,叶凡更是一呆,因为感觉小胖子没有了一点生命的气息!

        那炸开的符文非常特别,竟然与他身高一般大,先后出现**个,最终全都磨灭,让人吃惊。

        “这小家伙该不会真遭劫了吧?”厉天尝试捅了他一下,没有任何反应。

        鼎中雾气迷蒙,小胖子被封仙源中一动不动,没有了一点生命的迹象,谁也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此时,破鼎光泽内敛,绿霞渐渐消失了,恢复了平静,再次变得锈迹斑斑,扔在废铁烂铜堆中都不会有人注意。

        叶凡将仙源捞了上来,里面的小胖子紧闭双眸,但肤色晶莹,并不像是遭创的样子。

        小半刻钟后,他突然有了生命波动,而后倏地睁开了眼睛,大叫了一声:“舒服死我了!”

        众人:“……”

        “装神弄鬼,还以为你挂掉了!”片刻后,厉天自然赏了他一巴掌。

        “我像是获得了新生般,感觉比以前轻灵了很多!”他兴奋的大叫,但是当看到扑闪着的大眼的小囡囡,顿时又蔫了。

        “能不能别让她靠近我。”他带着哭腔,因为体内有仙气飞出,不断没入小囡囡的体内,天生压制他。

        “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燕一夕探究,然而却什么都没有发现。

        叶凡将小胖子举了起来,映照太阳,翻过来掉过去的看,像是在审视一件奇珍,眼中神芒爆射。

        “喂,你在做什么,我是未来的至尊,得罪我的话你将来没有好日子!”神娃气愤,凶巴巴的威胁。

        可惜,叶凡将他无视了,但最后却也没有发现什么特别之处,又将他放了下来。

        这个地方恢复了平静,叶凡与厉天、燕一夕面面相觑,而后全都盯着小胖子,心中有差不多的猜想。

        “与绿铜鼎有关,难道是帝尊的子嗣?”

        “没错,这小胖子仙台中的祭祀音过于宏大,谁才能匹配?估计是帝尊下葬时产生的!”

        “也不见得,也许是昆仑神胎也说不定!”

        昆仑山很古怪,诞生了一口仙钟,又孕育了一座绿鼎,超越世人的理解。

        最后,厉天不死心,做了更进一步的决定,再次将小胖子塞进鼎中,而后让小囡囡直接抵住仙源。

        “啊……”

        这个地方顿时跟杀鸡宰鸭子差不多了,小胖子惨叫,仙光四射,流失的严重,但却没有了奇特表现。

        而且,绿鼎也古井无波,没有一点光泽,锈迹斑驳,这次竟然没有任何异变。

        这让人惊讶,所有诡异表现都消失了,神娃与绿铜鼎像是没有了联系,让人不解。

        一切征兆都不见了,像是彻底斩断了联系!

        最后,叶凡收起绿鼎,总算让神娃解脱了,现在因为多了一个小囡囡,让他老老实实,非常听话了。

        紫微星域,一片沸腾,叶凡斩杀那么多高手,震惊世间。

        冰原流血,四野素裹,这是捅破天的大事,各大教损失惨重,而最牵动人心的依然是人形仙药,可却落在了叶凡的手中,谁能平静?

        “一个人而已,即便再强,难道能与天下人为敌吗?”

        “举世皆敌,与大众意志对抗,他难有什么好下场!”

        有些人愤怒,死掉了师门长辈等,忍不住喝喊与诅咒。

        这是一股怒潮,诸雄全都不甘,先不要说死掉的那些亲故,就是人形仙药就足以让全天下疯狂!

        极北之地,冰魔殿上下都震怒,派出去的人全都死了,那么多铁骑被杀了干净,让他们气的钢牙都要咬碎了。

        然而,他们不得不隐忍,人族圣体的战力而今让人恐惧,没有人敢轻易撄锋。

        可他们不甘!

        “既然他敢如此狂妄,就让他举世皆敌,令全天下人共杀!”冰魔殿的一位护道者冷幽幽的说道,充满了森冷与寒意。

        “事实上,已经如此了,他杀了那么多人,与神庭、冥岭长生观等都结怨了,他已经得罪了全天下,只需稍微推一把,自此之后,他就是人间第一魔了。”另一位副教主,话语说不出的冷漠,但神色却很宁静。

        冰魔殿自然心有大怨,在这一日推波助澜,进行鼓噪,暗中渲染叶凡杀人的残忍等诸多负面消息。

        他们添油加醋,无中生有,断章取义,不断的中伤,编排了很多,进行污蔑。

        “他为人族圣体,觉得自己无敌了,要号令天下,大杀四方。”

        “叶凡这个人了不得,而今得到了人形仙药,拥有了成仙的契机,可那却是各大教一同发现的,却被他于北原残忍血杀了个干净,独占宝药。”

        “他曾扬言,举世皆敌又如何,要杀遍天下人,这实在就是一个魔头,神庭、长生观、天妖盟、始魔教执天下牛耳,能容他这般放肆吗?”

        ……冰魔殿鼓噪,将叶凡推向人族对立面,暗中散布各种谣言,想要调动起全天下人的情绪,共同讨伐,夺取不死药。

        叶凡冷笑,这些大教很强,但却不足以代表全天下,这样逼迫,以势压人,一位能让他害怕吗?

        他妙术惊世,通天动地,在极北之地第一个施展大神通对象就是冰魔殿,果然得到印证,这个大教在推波助澜。

        冰魔殿内部有人反对,但副教主与护道者主事,坚持要求,挟天下大势压叶凡,将其他各大势力都引来,共同诛杀他。

        故此,喧嚣上天,各种中伤与谣言上天。

        “人族圣体你凭什么,就只因为血脉强大,就敢欺凌天下同道吗?”

        “明明是我等先发现的人形神药,而你却为了一己之私,杀尽冰原众雄,抢夺到手,冷血没有人性!”

        “仙药自然归各大教所有,本就是我等先发现的,炼成仙丹,天下人共分,岂能落在这个魔头手中!”

        “为了吞占不死药,还编了一个故事,说那女童是他妹妹,真是一个讽刺性的笑话,人心啊,贪得无厌!”

        ……冰魔殿鼓噪,天下皆沸,许多强大的散修都出关了,不为别的,就冲不死仙药也值得走上一趟,进行一观。

        “耐不住寂寞啊。”叶凡对此只有这样一句话,带着小囡囡,与厉天还有燕一夕向着北地最深处进发,目标自然是冰魔殿。

        小草随行,已经拜别了家人,愿意成为一名飞天遁地的修士,虽然是哭鼻子离去的,但到底是孩子,过了半日精神就恢复了不少。

        她与小囡囡在一起,两个小家跑跑跳跳,很有爱。

        神娃不想被封在法器中,但是在外面透空气,却也不想与小囡囡撞在一起,很是矛盾,只得妥协,央求叶凡与厉天多加“照顾”。

        “什么,叶凡来了?”

        当冰魔殿众人得到消息,上下一阵死寂,而后悚然,消息透露的太快了吧,仅动用了几个关键性人物去鼓动而已,这么快就被叶凡洞悉了。

        “各教都来了北地,进入了冰原,有绝世强者出世,他难道还想冒天下大不讳吗?”

        一些人发毛,但却不想流露怯意。

        “轰”

        突然,一声巨响,宫殿倒塌,一个巨大的铜匾从天而降,砸落在这座殿宇上,让其崩塌。

        “可恨,真是胆大包天!”

        一些老辈人物震怒,这是山门前挂着的匾额,结果被人一巴掌扇飞了进来,砸塌了他们的议事大殿。

        多少年未曾有这样的事了,让他们几乎不敢相信这个结果,这可真是肆无忌惮!

        自然是叶凡他们到了,来到一片冰宫前,这里宏伟壮阔,坐落在极地中,于茫茫冰雪中巍峨矗立,自古长存。

        他们到了这里后没有任何停留,径直闯山门,一巴掌拍飞铜匾,完全是兴师问罪而来。

        根本无人可挡,这是一个圣地,十几万年前曾经出过准帝,但是阵纹早已磨灭的差不多了,至于几重大圣阵,却拦不住叶凡。

        “止步!”有人大喝。

        “呼!”叶凡一甩大袖,这个人立刻横飞出去了数十里远。

        “这是我冰魔殿祖地,道友不可放肆,若想见我们掌教,暂且驻足,我等去禀报。”有老成的人说道,想拖延时间。

        守护山门护法、尊者等都出现了,挡在前面一大排,但是叶凡张口,而后吹出一股飓风,将这些人都给卷了起来,直接刮到了百里外。

        “你欺人太甚,当真以为天下无人可制你了吗?!”冰魔殿最高殿堂中有人怒吼,被人打进山门,掀翻议事大殿,这好比当着天下人的面被扇了一个大耳光,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砰!

        突然,一把铁剑横空,劈落下来,巨大的剑芒砸进最高殿堂中,让这里的大圣阵纹暗淡,整座古殿被切开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