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寻踪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寻踪

    作品:《遮天

        几丝黑雾散去,一个黑洞洞的大裂缝宽七八丈,长达上百里,横穿过皇城,这显然是大战时留下的。www.00ksw.org

        叶凡没入地裂中,直入漆黑的地下数百丈远,接触到了地下的大溶洞,在这里那股气息更强盛了。

        他心中忐忑,难道刚一到这里就寻到了小囡囡?他摇了摇头,可是这种旺盛的生命气机不会有差。

        地下溶洞中有水泽,石钟乳成片,如蜗牛、似巨笋,不断有水滴落下,于黑暗与空旷中传来,越发显得幽静。

        燕一夕与厉天也跟了下来,走在叶凡的身后,他们有些狐疑,因为并未有什么特别的感应。

        “这里!”

        在一个水洼中,有一颗剔透的晶石,熠熠生辉,像是一枚钻子,闪耀美丽光辉。而在旁边,还有一个玉罐破碎了,晶体似是从当中滚落出来的。

        叶凡捡起亮晶晶的颗粒,非常的剔透,生出七彩,生命气息扑面,有小囡囡的气息。

        “不是那个七彩小石头,形状倒像是一滴泪凝结而成。”他甚是惊讶,难道小家伙的泪珠也能化成这等晶体?

        燕一夕与厉天都很惊讶,直到临近,他们也未感受到什么,真不知道叶凡隔着那么远,为何都能寻到线索。

        厉天接到手中,道:“以手指触摸,我感觉到了一股了不得的神能,像是有仙气灌入了体内!”

        燕一夕亦吃惊,为何他们不能远距离感应,只有接触才能查知?甚为不解。

        “一定是因为当年小囡囡送我七彩小石头,我吸收过里面七彩霞光的缘故。”叶凡说道,做出了这种解释。

        而同时,他露出一缕喜色,别人难以寻到小囡囡,而他却可藉此感应,拥有一种不小的优势。

        当然,相对于浩瀚的大地来说,这种优势亦是让人无奈,地域广袤,实在然人头疼,犹如大海捞针。

        而这真的是一个大问题!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叶凡他们横渡海峡,先后出现在几块大陆上,寻找小囡囡的线索。

        可惜,连一丝踪迹都寻觅不到。

        数十年过去了,紫微星域诸多大势力都无果,而他们刚一降临就想寻出,那不现实。

        “怎么办?”

        “人王殿、冥岭长生观、广寒宫等大势力寻找数十年了,也许有什么发现也说不定,我要找上门去看一看。”叶凡自语。

        没有任何办法,只得去采集众人的成果,也许由此才能破开一些关于小囡囡的踪迹迷雾。

        “也是,毕竟他们寻找数十载了,手中掌握的有价值的信息必然比我们多。”燕一夕点头。

        自这一日开始后,神州、芦洲、贺州等地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转敲各大教强者的闷棍,但却不伤害性命。

        这自然是叶凡,暗中放倒了数十位上百人,都为各大教的精英人物,从他们的识海中寻找关于小囡囡的一切。

        结果,他越看脸色越是难看,这些人将小囡囡当成不死仙药,莫不想将其投入药鼎中,炼化成一炉仙丹。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从掌握的已知情况来看,应该还没有人得手。

        “该向最关键的一个大势力出手了,毕竟他们才是主谋者。”厉天道。

        数十年前,紫微神朝化成劫灰,最主要的黑手就是从域外降临的那个大势力,而今算是取而代之了,成为这颗星辰最强大的一股势力。

        这么多年来,他们扩张很迅速,许多散修都加入了进去,隐约间要稳定天下了,有气吞天下古大陆的霸气。

        照这样发展下去,他们就是统一紫微星域都不算什么稀奇!

        然而,关于他们的最高层,这么多年来一直很神秘,始终笼罩着一层迷雾,即便强大如冥岭长生观、人王殿等也不能尽知。

        月色柔美,万籁俱寂,地平线上出现一座宏伟的巨城,这便是昆城,一个让天下修士止步、深深敬畏的地方。

        数十年前,就是他们出手,灭掉了紫微神朝,让一个传承千古的不朽大势力走向了终点。

        它是一个巨无霸,而今天下谁敢惹?号令一出,莫敢不从,从他们的扩张趋势来看竟真的隐隐有要把持整颗帝星的趋势。

        这让各方大势力深深忧惧,很是后悔当年与他们联手灭掉了紫微神朝,这等于杀了一只虎,又引来了一头恶龙。

        月华如水,巨城磅礴,矗立在大地上,如一头太古凶兽在蛰伏,虽是狰狞内敛,但却慑人气息扑面。

        叶凡只身而来,踏月而行,进入宏伟的巨城,径直到了内部的皇城,到了此地被惊天的大阵所阻。

        他并未强闯,暗自观察了一段时间,不禁吃惊,当中竟然还有帝威,有准帝杀阵布在当中。

        到了这一刻,叶凡眼眸顿时冷冽了起来,将这一神朝的归于最危险的一列,不是一个简单的大势力,来头不小。

        认真感应,他不确定此地是否有准帝,但是他却从这里的法阵中咀嚼到了一丝阴云,无论怎样,其背后的主宰者都很可怕。

        叶凡不想打草惊蛇,不愿在这个地方动干戈。

        等了很久,一个强者从皇城中出现,至于此前的一些兵卫他不屑于出手,此人是一位半圣,相对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在这世俗界也很强了。

        叶凡化成一道神光,俯冲而过,提着此人就走,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根本无人察觉。

        在荒野上,叶凡搜索其识海,观察这一大教的来历。

        片刻后,他心中震动,真的来历甚大,远在星空深处有一位主宰者,不知修为深浅,不知出身跟脚,降下法旨,让坐下弟子出动,要来统一紫微古域。

        他们要兴建天庭!

        最终,叶凡得到了这样的讯息,心中怎能不惊,这得是多么大的气魄?

        这可不是在一颗古星上立教,而是付诸行动了,要一域一域的征服,构建这种庞大的体系,再现神话时代的辉煌。

        “真是了不得!”厉天、燕一夕从山岭中走出,看过此人的仙台记忆手,全都忍不住惊叹。

        “兴建起可以统治万域的天庭,此人最差也是准帝了吧?当世人族中有谁可敌,也许唯有一个盖老爷子了。”厉天道。

        “一位弟子出手而已,就几乎要统治紫微古星域,背后的首领必然可怕到了极致,不然何以敢如此。”燕一夕叹道。

        叶凡抹除此人头中的相关记忆后,又送了回去,眉头微蹙,各种办法都试过了,还是一无所获。

        “也许该请一些故人出手了。”燕一夕道。

        “去那个特别的门派吗?”厉天问道。

        “不错!”叶凡自然也想到了,而今需要去求助天机门了。

        当年,他们离开时,天机祖师将坐化,看透未来的一角,送出两则预言,还算准确。

        厉天与燕一夕手上有天机令符,按照祖上的约定,天机谷需为他们占卜四次,而今还差了两次。

        当年的天机老祖曾言,二十年后可以再来。

        叶凡他们离去后,与此相隔亿万里,又不知归路坐标,从来没有想过还会再回来,根本就没有打算再进这一脉。

        谁知,一百多年过去后,又有所求了,世事出人预料。

        太渊,位于中州西部。这是一个巨大的深谷,常年不见天日,昏暗无比。隐世古道天机门在此闭山门而不出,世间很少能见到他们的身影。

        一切都是因为他们可推演天机,而遭上苍诅咒,不得不避世。

        该教遭天妒,虽有惊世神术,却难以鼎盛起来,历代都没有几个门人,为隐世古道门。

        当叶凡他们深入地下后惊呆了,天机门被夷为平地,到处都是瓦砾,被毁了个干净。

        这像是一瓢冷水泼头,让人浑身发冷,来此是最有效的捷径,也许能窥到小囡囡的线索,却不曾想直接就断了。

        “谁毁的?”厉天咬牙。

        “是域外降临的那个神朝。”燕一夕说道,在这个地方发现了战矛留下的恐怖大洞,与紫微皇城那里的相近。

        显然,这个想兴建古天庭、实力无以伦比的大势力也想借助天机门的预言,但最终却毁了此地。

        叶凡怅然,离开此地,觉得想寻小囡囡真的需要很久了。

        然而,事情往往会出乎人的预料,他们在东部的神州搜寻,半个月后得见一个道童,主动向他们见礼。

        “小道士你是谁?”

        “贫道来自天机门,为三位送来两页符纸。”小道童说道。

        “天机门避过了那一劫?”厉天惊讶,同时很吃惊,这一脉真是神了,竟然能寻到他们。

        “躲过了昔日的灭门大祸,我们就在前方的矮山中隐居,又一位祖师将要坐化了,还有一天的时光,恰好得见几位来此,想了却最后的红尘事。”小道童露出一缕悲色。

        远处,又走过来一名中年道士,墨髯飘扬,仙风道骨,仔细看有些熟悉,正是一百多年前那个小道童,而今已成为该教传承者。

        “又一位祖师将要坐化,了却最后的心愿,我教将彻底避世,直至万古来这场最大的变局过去!”中年道士面带戚悲色。

        当年,他见证一位祖师遭天妒而死去,而今又是一位,这是他们摆脱不了的噩运。

        “请节哀。”

        叶凡等不知道怎样安慰,默默施礼,送上一些古天尊的神液。

        “你们要寻什么,祖师不敢算,烧一触碰,不要说他,就是天机门万古传承都将会彻底灰飞烟灭。只是隐隐觉得,你们若是一路向西北而行,当有所获,就在这红尘中。”中年道士悲道。

        最后双方互相施礼,就此别离,从此世间数万年内再无天机门!

        西北苦寒之地,一个小小的背影,正在孤单的前行,小衣服早已破旧的不成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