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五二九章 祭祀音依旧
  • 正文 第一五二九章 祭祀音依旧

    作品:《遮天

        “萨都剌句法树咕噜……”神娃瞪眼,有点气呼呼,也有些害怕,黑宝石般的瞳孔中写满了紧张,与叶凡对视。www.00ksw.org

        叶凡神色郑重,眸光灿烂,盯着其仙台,准备探索其识海。孩童的额头莹莹生辉,一片洁白透亮,像是一块玉石雕琢成。

        神娃更加不安了,手抓脚蹬,想要挣脱出仙源,逃之夭夭。奈何,仙源非是常物,想要破开都很难,况且被叶凡定住了,根本就难以出现一丝裂纹。

        嗡的一声,叶凡额骨光华炽盛,射出一道主神识,宛若一颗彗星横空而过的光束,照射进了仙源内,没入孩童的仙台中。

        必须要弄个清楚,这个孩子的来历太过诡异,让人不安!

        茫茫识海如一片汪洋,广阔无边,且晶莹炫目,非常的祥和。而在这海中央,有一座耸入苍空的高台,光辉万丈,巍峨惊人。

        这是神娃的仙台,璀璨而炽盛,犹如神玉打磨而成,来到这里后让人几疑登临了仙域,充满了神圣气息,令人惊讶。

        这只是一个孩子,可却有这般宏大的仙台,胜过诸多修道一生的强者,让人震惊。

        叶凡的主神识登临仙台,进入那发光的源地,轰隆一声巨响,他进入了一个浩大的世界,于此前见到的星空另一岸一模一样。

        这是地球的古代大荒的景象,山脉雄伟,地势壮阔,苍茫无边,古树参天,各种蛮兽奔走,神禽裂天。

        这是孩子的记忆,亦是他识海的初始地,印象最为深刻,故此为最重的灵识片段。

        而后,叶凡耳畔传来了无尽的哭泣声,像是成千上万人在哭嚎,响彻云霄,这个世界都在动荡了。

        而这仅仅是开始,哭声越来越大,人数迅疾增多,到了最后,像是苍茫大地上的众生都在恸哭。这让人觉得不可思议,有些难以理解。

        接着,各种奇怪的声音响起,若神鼓擂动,似丧钟哀鸣,震颤了九天十地。

        而星空另一岸地球上的各处巍峨大岳全都在一齐摇动,像是要崩毁了,山体上发出各种灿烂的古符道纹,群山万壑都在共鸣。

        叶凡向前走去,只能看到上古大荒的各种景象,听到了无数生灵的哭嚎,但是却见不到那些人影。

        天鼓、丧钟、众生的悲音……所有这些交织在一起,神秘而又诡异,让人发毛。

        最后,他来到最深处时,听到了各种祭祀音,像是上古的圣皇在下葬,种种迹象、诸般异常,总让人觉得很不一般,心头压抑、沉重。

        “发生了什么,这个孩子的识海中怎么会有这种记忆,为何见不到人形生物?倒是有不少蛮兽与神禽伏在地上。”

        叶凡带着无尽的疑问,穿行过去,最终并未见到这个孩子的来历,神娃像是生而知之,只记得那片初始地,而后留下一段空白,并无人教导,再然后就是石坊中一百年多来的一些琐事了。

        其中大半时间他都在睡觉,识海中有一处又一处断层,关于其来历,竟然不存在,连这孩童自己都不知晓。

        能有现在的表现,能有这样的戒备心理,都是一种天生的神智,不曾拥有其他,不知是谁封印了他。

        叶凡很吃惊,这个孩子的记忆不是被人抹除了部分,就是发生了一些特别的事,让他的识海有了缺陷。

        也有一种可能,什么都不缺,本就如此,这就是他的全部,只不过太过幼小,没有留下过往的烙印。

        “那祭祀音与下葬音很可怕,还有星空彼岸的苍莽山河始终显化,这是他身份来历最大的可疑之处,不好下结论。”

        叶凡心中虽然有一些惊天的猜想,但是却缺少证据,难以确认下来。

        他仔细在其仙台中搜索,又寻到了一些零散的记忆,许多都是地球蛮荒时代的模糊场景,但就是缺少人形生灵。

        最终,他见到了浩瀚无边的天阙,但都是一些碎片,像是破败与没落了,一闪而逝,只是很少的一个场景。

        “一个重要人物的死去,一个宏大神朝的衰败……”叶凡自语,这是神娃识海中最重要的线索。

        他想到了很多,在这个地方默默站立良久,心头凝重,这个孩子的来历太过非凡了,真是不好处置。

        叶凡仔细观看后,确认这个孩子不是圣灵,到底是何种族难以说清。

        他拥有人形的躯体,可才这么大丁点就有圣人般的劲气,实在骇人听闻,说他是人族的话有些不太对头。

        不是真正的血肉圣灵,也非一个凶物,这让叶凡长出了一口气,但多少对这个孩童也有一些歉疚。

        现在切开了石皮,不可能放任他继续呆在石坊中了。叶凡并不打算破开仙源,还是让他处在封印状态好了。

        虽然没有过多的证据,但是种种迹象表明,这个孩子的来头多半逆爆了天,将来可能会发生很多难以预料的事。

        “小胖子,别挣扎了,我不伤害你,老实的睡觉。”叶凡开口,当然这一次是用神识传念。

        “分落让个洛莉……”神娃鼓着腮帮子嘟囔。

        叶凡真的难以猜透这是什么语言,他而今早已掌握万族通用的太古神文,但这个孩子的语言超脱了这个范畴,感觉更为古老一些。

        认真细想,真是让人心中悸动,源自哪里,更为古老时代的语言吗?

        “真的是从地球而来吗,曾有一段被尘封与被遗忘的岁月吗?”叶凡自语。

        在他还是一个凡人时,就对古代轶事秘说很感兴趣,《黄帝内经》的素问篇中曾有记载:“上古之人,春秋皆百岁,而动作不衰。”

        那是一段神秘的古史,笼罩着一层迷雾,他上次回归地球时,亦未曾挖掘出来什么特别的秘辛来。

        “也许我该回去一趟了。”叶凡自语。他不愿轻易动身,怕将战火带到那里,而今的仇敌没有一个是善茬儿,甚至有准帝将现,让他不得不有很多顾忌。

        “切出一个孩子,堪比一个圣人,太逆天了,这是什么人的后代,简直不可思议!”

        “天,难道这是仙胎,被遗落在了人世间,而今出世了?不然何以如此强大!”

        远处众人惊呼,时隔多年,叶凡再临石坊,依如过般引发了轰动,在此解石竟出现一个鲜活的生命体,他是这般的幼小,却又是如此的强大!

        神娃肥嘟嘟,胖乎乎,白白净净,一双大眼分外有神,跟叶凡对视,努力让自己不退缩,看起来有几分倔强与可爱。

        叶凡琢磨了好半天,到底怎么处理他?

        姬家的一些重要人物围了上来,充满惊容,当年处理这块石料时很随便,不曾想埋着一个小祖宗。

        “这是从你们姬家切出来的生命体,不久后我登临你族大门时,就当做重礼相送吧。”叶凡思忖片刻后说道。

        孩童瞪眼,嘴里咕哝,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谁知你是祸胎,还是无辜者,既然出世了,你这个样子绝对是一块唐僧肉,人人想咬一口。我将你送入姬族,你当回受到庇护,好好睡你的大觉吧。”

        叶凡带着他口中的小胖子离开,而神城则沸腾,引发一场大轰动,这件事很不一般,瞬间传遍四方。

        自石中出世的幼童,其表现过于神奇,让人不得不震惊,在北域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而后又快速席卷向中州、南岭等地,连域外诸圣都惊憾,有些不敢相信会有这般逆天的神娃。

        “道友请留步!”

        叶凡不紧不慢的赶向瑶池时,后方有人大声高呼,回头观看却是古族大圣浑拓追了下来。

        “你有什么事吗?”叶凡停下身子,转身看向后方。

        衰神擦了一把汗,似乎是拼了老命追下来的,得到消息后第一个赶到,寻到了叶凡。

        “叶道友,我认亲来了。”浑拓一脸认真之色。

        “我跟你没有什么亲戚关系吧,你觉得我们长的很像吗?”叶凡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道友误会了,我是与你切出的孩子认亲,那是我家在一百多万年前丢失的娃,今日特来相认。”浑拓一脸焦急的说道。

        叶凡气乐了,道:“你还真敢说的出口,这是你家的娃?你来问问看他愿意认你吗?还有仔细观看,这块仙源是不是远比你存在的岁月还久远。”

        仙源中,那个孩童正瞪着一对亮晶晶的黑眼瞳,对浑拓运气,口中咕哝道:“额外热噶塔壶里扪!”

        “你看,在唤我呢,这是我年轻时一时糊涂而留在外面的幼子啊,今日相逢,真是让我老怀畅慰,感动到哭泣,呜呼神伤啊。”浑拓大圣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能有这样的幼子?!”叶凡嗤笑,倒也不怕他夺抢,招了招手让他过来,想借助他进一步确定孩子的身份。

        浑拓大圣有点犹豫,虽然号称衰神,但还是怕叶凡这尊杀神给他一下,万一将帝器扔在他的身上,那就可能是他自衰了。

        他立身在远处,听着神娃对他不满的嘟囔。

        时间不长,浑拓神色就变了,越是听孩子的咕哝声,他脸色越发凝重,颤声道:“这种语言怎么还存在世间?不可能!”

        最终,他忍受不住心中的那股煎熬,在叶凡认可后探出一道神识,观察孩子的璀璨仙台。

        当那些祭祀音响起后,浑拓大圣身体剧颤,而后像是受惊的老兔子一般,一窜三十丈高,一溜烟的跑了,惊慌如丧家之犬,那种神色绝不是做作。

        “浑拓,这不是你家的娃吗,赶紧说出个所以然来。”叶凡抱着孩子在后面追赶。

        “不关我的事,我那娃早升天了,这哪是我的后代,分明是一个祖宗!”浑拓像是老兔子一般狂奔,其巅疯实力一出,如风似电,让叶凡追的都有点吃力。

        “说出来历,不然别怪我不客气。”叶凡临近,在后威胁道。

        “我劝你赶紧将小祖宗送走,不要沾惹,太古前曾有一个古皇族都因此而绝灭了!”浑拓大圣郑重警告。

        “胡说八道!”叶凡轻叱。

        两人一逃一追,竟然直接来到了瑶池,也正是叶凡原本的目标。浑拓大圣不待禀报,嗖的一声就窜到山门前,扯开破锣嗓子喊道:“快准备西皇塔,来了一个大个的,祭两件以上帝器,将这个孩子送进无垠宇宙,不然将会大祸临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