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帝血燃
  • 正文 第一千五百一十三章 帝血燃

    作品:《遮天

        一片魔光横在焦土上,确切的说更像是火光,暗红中带着乌光,看起来很妖邪,恐怖滔天,让那虚空都扭曲了。www.00ksw.org

        在光焰中,有一道又一道人形身影,散发着炽烈的芒,在挣动,在扭曲,愤怒的抗争。

        这是什么生物?历经万劫而不灭,自古长存,活到了现在吗,实在还让人心神摇动。

        毫无疑问,这片魔光自古长存,一直不曾熄灭,多少万年了,这些人形生物居然始终被束缚在此,挣扎、怒吼,不得不让人震惊。

        连叶凡都是一阵发呆,有什么生灵可以活的这般久远,到了现在答案似乎只有一个————仙!

        也难怪初到这里的大圣失声惊呼,疑为是几名遭劫的仙。

        “仙,真的存于世间吗,被人束缚了吗,到底是何等修为的人才能做到?”瓷娃娃与几名年轻人声音发抖。

        若非站在叶凡的黄金圣域中,他们根本承受不住种威压,必然早已身体炸碎了,纵然是一般的圣人在魔光面前都要体裂,唯有大圣可出现于此地。

        “道友怎么看?”浑拓大圣开口,询问叶凡。

        他一如过去,岁月并未在脸上多留下几道刻痕,他看起来很普通,穿着更是随便,与人类的老农相差不多,有一种朴实的气韵。

        “自然不是仙。”叶凡说道。

        在战场的这一边,共有**位大圣,有古族的老族长,亦有几人来自域外,是目前北斗最巅峰的存在,可俯视众生。

        对于叶凡的到来,他们没有敌意,也没有善意,全都很漠然,各自站在一边。

        这种身份的人,自然无需让自己屈尊,一切表现都可凭本心,而且他们也有这种实力。知道叶凡有帝器,不能触怒,只要不去招惹就行了。

        听闻到叶凡的结论,几乎所有人都点头,除却刚赶到这里的人不明情况外,只要认真观看良久者,自然都不会相信那是仙。

        大帝若怒,天崩地裂,众生皆灭,什么都将毁掉。

        更遑论是仙,若真的有几尊绑缚在此,这样愤怒挣扎,恐怕不单是这片焦土要炸开,就是这片小世界与中州都要四裂了。

        这到底是什么,众人心中都有各自的答案,有人认为这是一种神念,是一种不灭的意志,在此显化。

        也有人认为这可能是神祇念,被一种特别的力量禁锢在了这里。

        毫无疑问,后一种猜想很疯狂,一般都是太古皇、大帝这个级数的存在才能诞生那种恶灵,数尊并在一起过于惊人。

        叶凡仔细寻找,认真观看,并未发现当年不死天皇的那道神祇念,他更相信前一种猜测。

        “吼……”

        暗红色的光焰中,传来声声嘶吼,震的大圣都气血翻涌,身体摇动,叶凡赶忙将黄金圣域撑厚了一些,保护几个年轻人。

        “这得是多么强大的意志,无尽的岁月,已磨灭到最虚弱状态了,还能这般,实在是骇人听闻。”

        众人皆叹,这些人形生物让人恐惧,即便弱到不足昔日的万一,但若是逃出来也足以让大圣大动干戈。

        “想必这是古之大帝所留,不然别人不可能有这般强大的意志烙印。”一位来自域外的大圣说道,他生有十二对金色羽翼,不知属于何种猛禽族类。

        众人点头,残留波动都这般强大,也只能是古代的至尊了。

        “道友觉得这暗红魔光是什么?”浑拓大圣问叶凡,完全是平辈论交,很是认真与诚恳。

        遥想昔日,这等人物高高在上,强大到圣人王境都要避退,就更不要说是昔日还未成圣的叶凡了。

        而今一切都不同了,昔日的小修士已经成长到了足以让大圣忌惮的地步,任何人都得需要慎重与认真的对待。

        “看起来像是血在燃烧。”叶凡说道。

        “不错,我与几位道友也是这般认为,今次特意来求证。”浑拓大圣点头。

        瓷娃娃等几个小辈全都屏住了呼吸,站在叶凡的背后,认真的聆听,不敢打扰这群强者的对话。

        这不是与他们一个世界的人,平日间哪里能够见到,叶凡今日带瓷娃娃等来长见识,完全是一种溺爱。

        浑拓取出一个纸包,打开后竟然是黑色的泥土,散发着一股让人毛骨悚然的气息,让域外的大圣惊异,不禁倒退。

        “相传,这是一位古皇的血洒落泥土中所化,精气散掉后,成为了而今的样子。”浑拓大圣说道,口中一声轻叱,一道匹练射出,拖着这些泥土没入前方的魔光中。

        “轰隆!”

        整个世界都一阵颤动,天地像是崩塌了,那暗红色的光焰剧烈燃烧,更为炽盛。

        但是,在那黑色的泥土附近,却有惊变发生,它遭受到了极大的排斥,那暗红色的光焰竟然液化,化成丝丝缕缕的血雾,杀机惊万古。

        这是大帝级强者的残血与古皇血泥的对抗!

        所有人都不禁倒退,意识到,推测正确,真的是一位大帝级的的血在燃烧。

        “这么说来,这些人形生物是蕴含在血液中的不灭烙印?”

        “不错,但是如此。”

        众人感叹,古代至尊太强大了,残血留下的烙印波动都这般恐怖,若是真身出世,那得多么的可怕。

        “有谁想去里面看个究竟吗?”浑拓大圣问道。

        众人一下子沉默了,这么多年来,还没有一个人能走进去,这片魔光横阻前方,实在慑人心魄,谁敢冒险?只能在外围观望与与推演。

        “今次借来了皇器,老朽欲前往一探究竟,可否有人愿一同上路?”浑拓说道。

        此话一落,齐刷刷,五六名大圣立刻退到离他足够远,像是避瘟神一般,不想沾惹进去。

        这么多年来,域外的大圣等早已对这个世界了解清楚,更是对一些实力人物进行过剖析。

        他们地对于浑拓的定位是一个丧门星。连劝架都能劝死几位大圣,这种人不是故意的,就是天生的衰神。

        事实上,结合过往的案例来看,人们更相信他是后者,一副天生的凄惨衰运相,过多招惹,会出大问题。

        有人遍查古籍,说这是一种特别的命相,天生阴惨,霉运压顶,可最后却都会落在别人的身上,以此减轻自身的罪。

        大圣自然不相信这些,越是强大的修士越发相信自己,怎么可能会信这些无稽之谈,可是架不住一起起悲惨的事情一个劲儿的发生,自然视他如黑乌鸦。

        而今,他持有皇器,就更加危险了。

        “看来只有小友与我是同道中人。”浑拓说道,看向叶凡。

        因为只有他未动,其他人都横移了八百丈远,连古族的几位老族长最终都是敬而远之了,叶凡一阵无言。

        瓷娃娃快哭了,憋着嘴,使劲拽叶凡的衣角,让他千万别答应,这么多年来连这些孩子都曾听闻过浑拓的辉煌往事,如雷贯耳。

        叶凡笑了,道:“好啊,愿意走上一遭。”

        一听这话,瓷娃娃等一个个小脸雪白,真是不愿与这衰神走的过近,连一个个大圣都给咒死了,他们的小命可是更娇嫩啊。

        “好,那边的魔光几乎熄灭了,我们从那里走。”浑拓说道。

        叶凡走在后面,跟他保持一定的距离,毕竟是一位古族的前辈高人,实力极度强大,且有皇器在手,不得不防。

        当然,他也不是多么忌惮,自身亦有帝器,大不了可以遁走,无需害怕。

        这一边,魔光的确快熄灭了,只有一簇簇微弱的火焰在跳动,但横不断前路。

        烧了数以十万年,甚至百万年,这种血液还未曾干,这本身就足以说明了可怕,没有人会不小心。

        衰神浑拓取出皇器,这是一个葫芦,呈藏青色,像是真正的植株结出来的,而非炼制而成,葫芦嘴向外喷混沌气。

        这是原始湖的祖器,为元皇赫赫有名的极道皇兵。

        浑拓持着它,散发出柔和的光,在虚空中迈步,向着禁地深处走去,避过了那些火焰与人形烙印。

        叶凡见状,取出残破的绿铜鼎,悬于头上,手持仙剑,跟了进去,瓷娃娃等人又紧张又是期待,被叶凡施展了个法术,全都化下,被其托在了掌心。

        后面,所有大圣眼睛都神光湛湛,盯着绿铜鼎,这可是传说中的成仙器,是帝尊留下的东西,任何一个人都眼热。

        但是,没有以人敢妄动,因为这是一个杀星,连须弥山都差点给平掉,而今若无把握,谁敢出手。

        暗红色的光焰很可怖,拥有惊世的杀伤力,绿铜鼎都被逼的发光了,毕竟那是帝血在燃烧,尽管精气都散的差不多了。

        浑拓与叶凡一前一后,有惊无险,穿行过这片魔光区,即将脱离暗红色的光焰,避过所有人形烙印。

        期间,瓷娃娃小声提醒,道:“叶叔叔,他劝架都能死人,跟他这般进去,会不会更悲惨呀,都说他是衰神转世。”

        她虽然是在以神念传音,但是浑拓何许人也,完全可以洞悉到,回头露出一缕慈祥的笑:“小娃娃挺可爱,粉雕玉琢,跟我昔日的孙女很像,以后在北斗我护佑你。”

        瓷娃娃一听顿时小脸雪白,憋着嘴都要哭了,道:“我没听见,我什么都没听见,求你不要和我说话!”

        “嘿嘿……”叶凡笑了又笑。

        他们平安穿行过这片区域,来到了禁地最深处,立时感受到了一种更为恐怖的气机,在这一刻绿铜鼎光芒大盛,比方才璀璨了很多倍。

        “这是……”连浑拓都震惊了,睁大了眼睛。

        “这就是结局吗?!”叶凡浑身金色血液沸腾,震撼的看着眼前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