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红尘缘已断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红尘缘已断

    作品:《遮天

        走出须弥山,话痨还在继续,亲热的拉着老僧摩柯的手,不知道细情的人还真以为这是一对忘年之交呢。www.00ksw.org

        摩柯忍无可忍,但最终……也只能再忍。

        到了最后,不知道摩柯是遵从降魔杵法旨,还是真的心生愧疚,或是怜花花前世身,亦或是被话痨说动了,竟沉着脸答应去给他做几年山门护法王。

        这个结果让一群人目瞪口呆。

        “大师,你放心,日后我自会治好你鼻子上那碗大的疤。”

        “滚!”

        总算是送走了一群瘟神,众菩萨、古佛都一阵呆呆无语,好半天后才回返须弥山。

        本来东方野等人还在琢磨,要不要打这老僧闷棍呢,此时见到这个结果也就揭过去了,而在这个地方继续动手也怕降魔杵等帝器不答应。

        “看他表现如何,若敢不轨,斩他一身道行。”一群人真正离开了。

        “真香!”

        离开须弥山后,来到一座城池,在一家凡人开的老店中,凯德左手抓着一只大猪肘子,右手抱着一只烤鹅,像是饿死鬼投胎,吃的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满嘴流油。

        他风卷残云,满桌杯盘狼藉,连骨头都吞下去了,店家连上了几桌荤菜,他才吃的连打饱嗝,恋恋不舍的抬起头来。

        凯德先是向叶凡表达了一番诚挚的谢意,而后向人群中瞄,他在须弥山就注意神骑士很长时间了,一直没问。

        他叽里呱啦说了一顿让东方野等人认为是“鸟语”的话,得到神骑士的回应后立时一阵大叫,直接冲了过去,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

        “瞎了我的仙眼!”

        “长针眼了,我什么都没看见!”

        东方野、李黑水、吴中天、姜怀仁等一个个都在诅咒,太伤风败俗了,两个大男人搂一块去了,当然是确切的说是那和尚抱住了神骑士。

        “用中国的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我苦啊,这么多年了,成天见到的都是外星人,终于见到一个同类。”

        凯德一把鼻涕一把泪,抹了神骑士一身,一点都没将这位大圣当回事,也幸亏神骑士气息内敛,不然非将他震裂不可。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牛头人、大脚怪、尸鬼族、猫魔人,什么都有,还美其名曰太古王族,整天吃人。还有这个世界的和尚都是狂热的宗教分子,我一共逃跑了三十八次,都被他们给捉回去了,差点把我烧了,让我去见阿弥陀佛,我跟他又不熟!”

        凯德激动的语无伦次,神经错乱,在那里絮絮叨叨,说个没完没了。

        “我是坐棺材来的,你是怎么来的?我觉得我们都被上帝抛弃了,我一直有一个梦想,回到地球后去投靠撒旦,一起攻打上帝!”

        神骑士听着他的胡言乱语,也有点无言了,最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头,道:“心灵创伤需要时间来调养。”

        “你什么意思,我不是精神病,那群和尚才是!”凯德不满。

        一群人大笑。

        神蚕公主已经在须弥山上得到了斗战胜佛的去向,可终究是未曾找到胜佛被度化的证据,心中不甘,率众离去。

        老不死、老瞎子、涂天等也挟吞天罐离去。而姬家人、妖月空、大夏皇子等也一样动身上路了。

        叶凡送别,表达了真挚的感谢。

        天庭的人马并未全部撤离西土,而真的打算在这里生根发芽,当然这只能算是一个支脉,要交给花花打理。

        “天庭佛教分支。”这是花花一脸贱笑后取的名字。

        可以想象,摩柯来了后脸色会有多么的阴沉。但总的来说,他的安危应该无问题,整片西漠的菩萨、古佛都在等他的潜意识觉醒呢,证明有前世、来生。

        凯德义无反顾的加入了天庭。当他听说,依然让他做护法金刚,留守西漠后,差点一个跟头栽倒在地上。

        “打死我也不做和尚了!”

        “酒肉穿肠过,无需守那清规戒律。”花花极力挽留,让他做护法天王。

        最后,凯德很没义气的舍弃上帝,抛弃了撒旦,当起了天庭的一尊护法天王。

        神骑士离去,如一叶孤舟,驶向浩瀚大海,他决定冲向域外,踏出自己的路。

        天之村在域外,不能寻到,天庭的人如齐罗、银血双皇等许多人都留在了西漠,让天庭暂时扎根在这里。

        至于燕一夕、厉天等一些人则选择去游历天下,在这个大世到来时,这片大地上有着太多的精彩。

        当然,众人已经约定,不会太久远,在近年内横渡星域,离开北斗,因为他们知道,一旦成仙路开启,这里必然要打个天崩地裂!

        到了那个时候,即便是圣者都会轻易殒落……

        一场大醉后,众人纷纷上路。

        这一战,天庭威名赫赫。在金乌族、古族眼中,叶凡也是杀出了举世无双的凶名,一次动用了数件帝器,震惊天下,举世皆颤。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出动帝器的几家绑在了一辆战车上,日后惹动一家,可能导致数件帝器一齐砸过去,谁与撄锋?!

        五域嘈杂,各地都是议论声,这么多天以来全都是关于叶凡大战须弥山的事,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话题。

        叶凡一个人行走在西漠,背负仙剑,衣袂飘动,空灵出世,再也没有了一丝杀气,一身青衣超然出尘。

        他来到了阿育湖畔,站了很长时间,而后遍走西漠寺院,最终又一次来到了兰陀寺。

        “施主你来了。”这是一个老僧,眉毛雪白,似早已料到他会赶到此地。

        兰陀寺,一片恢宏的古寺院,在晚霞中成片的建筑都染上了金色的光彩,一座座古庙庄严无比,越发显得神圣。

        西漠,有几座古寺最负盛名,兰陀寺、神霞寺、悬空寺等全都有佛教不朽的传承,当然肯定是以大雷音寺为最。

        昔日,叶凡曾在这里大战,力敌几位神僧,只为得见安妙依,让她自由。

        今日,他重临此地,庙中的老僧自不会忘记,口诵阿弥陀佛,请他入内。

        那一战,双方最后并未生死相向,和解收局,故此谈不上仇与怨。只是这次须弥山一战,让佛门中人有了芥蒂。

        叶凡走遍西漠,得悉安妙依最终还是选择在这里修行,于此地闭关,故此来一见。

        “菩萨闭关数十年了,不曾出关,也许需要百年光阴才能再现吧。”一位神僧说道。

        九层石塔依旧,安妙依自封在当中,参悟至理,修自己的道果。

        “她有说过什么吗?”叶凡问道。

        “有的。”圣僧点头,说出了一句话。

        “相见不如怀念。”

        这句话一出,让叶凡身体一震,一阵呆呆发愣,久久不能平静下来,他盯着那密闭的石塔,想闯进去。

        这是一座圣塔,不知是哪一年代的大圣所留,可关押苦僧,亦可自封,镇压己身,强行打开的话多半会毁掉石塔,伤到里面的人。

        “红尘缘已断,成仙路上见!”

        老僧递给叶凡一张信笺,除却前一句话外还有这样一句。

        叶凡站在这里,一动不动,难以说出一句话,默默一声轻叹。他绕塔而行,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思绪,手持信笺,心头浮现种种往事。

        为什么说红尘缘已断,是因为姬紫月,还是知他有其他牵绊,亦或是看不到未来?

        安妙依是一个非凡的女子,所想、所思、所决都这样的出人意料,让人怅然,心有苦涩。

        相见不如怀念,距离有美,有朦胧,真若相守,也许只会剩下平凡,归于平淡,安妙依这是要他永远记得吗?留下最美丽的一面,最深刻的烙印心间。

        炽热的相逢,最美的瞬间,刹那的灿烂,然后转身,红尘中相望。

        叶凡说不出话来,一句相见不如怀念,让他心中空空落落,行走在古寺中,难以在这种心绪下自保。

        “施主,我想最关键的还是后两句。”一个十六七岁的小沙弥开口。

        显然,他身份不一般,不然也不会知道信笺上中的内容,更不可能跟在一位神僧身边。

        老僧瞪了他一眼,不让他乱说话。

        “佛者,教人解脱,不打诳语,我只是实话实说。”小沙弥道。

        叶凡一怔,见这小沙弥慧根天生,料他将来必非池中之物,头角峥嵘,早晚有一飞冲霄的一天。

        他点头,慢慢平静了下来,何尝不知最后一句才是重点,亦明白其意。

        红尘缘已断,成仙路上见!

        红尘路上任他去,娶妻生子、养育、报恩……只相约仙路,那时再相见,携手共进,同赴一地,生死不离。

        叶凡默默的行走,绕着石塔走了一遭又一遭,而后迈步走向远方,这一日他一个人出没夕阳下,一个人走在阿育湖畔,一个人行走于高地上。

        但凡两人曾经留下过足迹的地方,他都独自走了一遍,昔日种种,一一浮上心头。

        最终,叶凡回到兰陀寺,在石塔前站了一天一夜,不见安妙依,缓缓转身,迈步离开。

        离去前,老僧告诉他,安妙依梦中参道,回首遥见一朵过去花,抬眼遥望一朵未来绽开的花,花雨纷飞。

        “我为她护道,只有今生一朵不凋零的花永绽晶莹!”叶凡说道,无敌信念十足,大步离去。

        他不再怅然,不再空空落落,心中只剩下了一股信念,若当世无敌,有什么可惧,一切都将粉碎在拳头下。

        叶凡迈步,日月山河倒转,西漠飞快倒退,他进入了北原,而后继续一路向北,来到一片广袤的冰原上。

        “涂飞,我救你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