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反哺
  •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反哺

    作品:《遮天

        神骑士当空而立,一道道山岳般粗的雷电从天而降,劈落下来,接着是一片汪洋坠落,这是震惊世间的大圣劫。www.00ksw.org

        所有人都发呆,这是谁?万众瞩目,全都聚焦在他的身上。很多人都不认识,以前不曾见过其身。

        “竟然这般强大,他这是要渡传说中的——大圣劫?!”

        众人全都惊住了,这得多么强大,才会有如此可怕的雷海,天穹都要砸落了下来。

        仅这一瞬间,雷海茫茫,混沌气汹涌,撕裂天地,炽盛光芒无边无沿,垂落而下。这是一股让人毛骨寒栗的气息,即便相隔无尽远,也可感知那种天威!

        选此时渡劫,在须弥山前降落下万丈雷电,众人莫不震动,这个人可谓胆大包天。

        最为让人惊悚的是这种天劫的力量,太过浩瀚了,无穷无尽,起初就是山岳粗的闪电,到了现在像是乾坤翻转,恒宇砸落。

        这是大天雷的世界,无处不是雷霆,到处都是天罚,成山成海,浩瀚莫测。

        大圣劫罕见,世上见到的人真的不多,一般渡劫的人都会选择无人区,拼却性命,竭尽所能对抗,且要严防干扰。

        这么浩大的天劫,神骑士却还能这般镇定,想不引人惊议都不行。

        唯有叶凡知晓神骑士过去的不凡,实在是被压制的太狠了,若非在地球修道,换任何一个地方的话其成就都早已惊世。

        “这般强大的天劫若是闯过去,世上又将多一尊十分可怕的大圣。”

        此时此刻,域外诸圣皆变色,而太古万族也都悚然,神骑士的大劫太过非凡,竟有九日横空这种异象伴生。

        到了最后,第十**日出现,让他通体璀璨,宛如黄金铸成,金色发丝飞舞,他像是要飞仙而去。

        他手持龙枪,斜指南天,对抗这天地大劫,以身抗天威,没有一点惧意。

        “轰隆隆!”

        像是在开天辟地一般,雷海滚滚,茫茫无际,混沌气汹涌,正中央的神骑士至强至圣,睥睨天罚,眸子犀利而慑人。

        十轮天日横空,并排浮现,耀的人睁不开双眼,这是一种大气象,但凡渡劫出现异常景观者莫不名动古今,强大无匹。

        “这个人太可怕了,竟然可以压制境界,自主选择时间与地点,控制天劫的节奏,此时才在释放。”

        雷海无量无穷,轰落向须弥山,谁都明白,神骑士是要用天劫劈佛门,若是引发该教帝器一起渡劫,那将是一场灾难性的后果。

        叶凡、姬紫月、神蚕公主、老不死等早已得到神骑士暗中传音,皆挟帝器退后,万不敢沾染上分毫。

        漫天雷海劈落,震的须弥山轰鸣,但是却始终屹立不倒,纹丝不动。众人见状,震撼莫名,虽然知道佛门净土不会攻破,但亲眼目睹了这样的天罚都不行,还是发毛。

        这可是大圣劫,电芒这般无穷无量,却毁不掉须弥山一草一木,实在骇人听闻。

        须弥山的有类似于欺天阵纹的东西,不然不止于此。

        “轰隆!”

        此时,须弥山的信仰之力突然逆天而上,席卷十方天宇,竟然一下子将雷海差点给烧了个干净。

        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须弥山太强大了,冲出的是何等的符文,竟然吞食天劫。

        汪洋般的信仰之力横扫天罚,逆行而上。

        更为恐怖的天劫降临,劈向神骑士,砸向须弥山,没有尽头,如一片又一片的星河,越发的强大了。

        这场大劫整整持续了两个时辰,神骑士顺利晋阶,成为大圣,而且一下子就到了大圣两层天,直接跨过了一层天这道槛。

        可惜,任天劫无尽,难损须弥山分毫,通天巨山上像是都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众人一声叹息,神骑士惊艳,但却不可能真的靠渡劫来毁掉须弥山,即便是叶凡依靠他的人形闪电帝劫也不见得行。

        须弥山铜墙铁壁,一时间竟然无可奈何。

        神骑士修复伤体,补充神能,最终血气滔天,气息强盛到了自己的极致。当这一切都完成后,他并没有退走,而是请叶凡等人以帝器加持,进行守护,相助于他。

        神骑士宝相庄严,盘坐虚空中,口中吟诵咒语,面对须弥山。

        “他这是要做什么,难道还想依靠一己之力撼动佛门?”许多人不以为然,虽然域外诸圣都承认他足够强大,但要毁须弥山,却无异于蚍蜉撼树。

        然而,令人费解与感觉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须弥山上,一缕又一缕佛力化成光雨,冲向四面八方。

        现场当即就有人惊咦了一声,光雨落下,如沐春风,感受到了一种祥和之力。

        “反哺!”

        很快,众人明白了神骑士在做什么,他竟然可以逆转信仰之力,使之分解,化成光雨,洒落向四方,福泽众生。

        这是一个逆向的过程,须弥山凝聚信仰之力,而他竟然反其道而行,将其化开,普照十方。

        “轰!”

        须弥山内,老僧摩柯当即就坐不住了,直接轰出一记大圣拳,攻向神骑士,阻挡他这种诡异的法则。

        “哧!”

        叶凡一剑就削了出去,他就站在旁边,守护着神骑士,怎么可能让佛门大圣得手,劈开了那个巨大的光拳。

        “这是坏须弥山根基,从根本上瓦解此地!”众人看出了奥妙,全都震惊,这是何人,为何有这种手段。

        许多人诧异,感觉不可思议,这绝对属于佛门的禁忌手段,外人难以窥知,这个金发男子太不一般了。

        叶凡自然知晓怎么回事,神骑士来自哪里?梵蒂冈,亦是一个凝聚信仰之力的神土,对此种奥秘绝不陌生。

        神骑士修行不靠信仰之力,但是生于那种环境中,怎能不了解此种的禁忌秘密?此时自然有“逆反手段”。

        神蚕公主、老不死、姬紫月等全都立其身畔,为他护法,且以帝兵加持,神秘而强大的霞光溢出,将其包围。

        帝器不仅可以攻伐,亦可以透出柔和之力,运用得到亦可以泽福他人。

        提到古之大帝的强大,世人总会想到他们惊世的战力,比如毁掉星河,重开天宇等,认为他们稍动一下就会让大片的星辰陨落。

        显而易见是看问题过于极端,若是如此,古之大帝如何与家人、朋友相处,他们的法力自然也能体现在滋养万物上。

        一些人曾认为古之大帝太强,很难娶妻生子,这自然是看问题过于片面性了。

        他们可让枯木再生,可令落花重绽,可令垂垂老朽恢复青春,他们的力量不仅体现在至刚与杀伐上,还可以润物细无声,轻柔祥和。

        神蚕公主、姬紫月皆在以帝器加持,流动出氤氲光雾,加持在神骑士的身上,助其运转法力,消融须弥山的念力。

        叶凡退后,他这把杀剑真的是很难控制,与其他帝兵相比太过特殊,杀气过重,一个弄不好,滋养不到神骑士,倒可能将他劈成尘埃。

        “轰隆隆!”

        得帝器相助,神骑士的法则若汪洋一般浩荡,快速冲向须弥山,仅与念力接触的一瞬间而已就蒸腾起无穷光雨,洒落向四面八方。

        “发生了什么?”

        就在这一日,西漠各地,凡人中的男女老少全都一阵惊讶,光雨临身,百病减弱,精神饱满。

        这是他们虔诚礼佛所贡献出的念力,而今“反哺”,自然一瞬间有了一种不同的感受。

        须弥山前,众多修士都震惊,他们不少人也被光雨浇淋,通体舒泰到了极致,须弥山在“舍”,改变了过往“取”之势。

        唯有亲临现场才能明白这种逆转多么的可怕,意味着什么,众人全都被神骑士的手段所叹服,竟能撬动须弥山念力。

        “阿弥陀佛!”老僧摩柯口诵佛号。大孔雀明王则是神色冷漠,盯着这边。

        无穷的光雨飞起,在这一日西漠各地都如此,许多凡人百病皆消,身体强壮了很多,这是一种福泽众生之举。

        须弥山的光晕一下子就削下去了一层,让诸多金身罗汉、众菩萨、古佛等全都震惊,露出忧色。

        厉天、东方野等人自然喜出望外,这真是一种逆天手段,没有想到神骑士竟这般了得,引发所有人关注。

        然而,实在有些可惜,这种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神骑士便无法分解须弥山了,念力纯净,积淀在那里,比日月星辰都沉重。

        “怎么了,不行了吗?”叶凡问道。

        神骑士叹息,道:“阿弥陀佛是一个真正的大慈悲者,这种手段对他无用。”

        众人不解,听他详细解释。

        须弥山浩大,自古至今强盛无比,凡人顶礼膜拜,自然也有信奉菩萨、其他古佛的,有些佛门圣者只懂索取,而很容易将这种念力瓦解、反哺众生。

        然而,自古至今,阿弥陀佛留下的法则与念力种子都在自行运转,有舍有取,众生信奉他,送予念力,而他亦会滋养众生,这是一个平衡。

        而今,神骑士能破其他人的念力,但却难动信奉阿弥陀佛而聚集来的念力的一丝一毫。

        “这是大帝的法度与大气魄。”叶凡叹道,这显然无解了,有去有舍,这种念力来的堂堂正正,神骑士纵知信仰力的奥秘,也动不了这种大慈悲力的分毫。

        “怎么办?”到了这一刻,众人都没辙了,攻不进去,亦不能再瓦解信仰力,须弥山固若金汤。

        “看来只剩下一个办法了。”叶凡说道,目光坚定,眺望整片西漠大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