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极道战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八章 极道战

    作品:《遮天

        铮铮声不绝于耳,神蚕公主身上的甲胄每一块都闪动冷冽金属光泽,照耀出中九种不同的仙光,像是星河倒卷。www.00ksw.org

        她这样一出手所浩荡出的威势无以伦比,让整座须弥山都一阵摇动,刹那就冲到了域外苍穹上方。

        须弥山耸入域外,有诸多陨星、神岛等环绕,星光点点,这是佛陀**力的体现,是净土无量的现状。在佛教中,认为须弥山变是宇宙中心,一切都环绕它而转。

        喀嚓!

        古皇战衣发光,不断震动,让环绕在须弥山的诸多小星炸开,神蚕公主像是一个天神般,法力无边,不可阻挡。

        这仅是身穿古皇甲胄,自然释放的一种波动,就以是这样的可怕,摧枯拉朽,让人震惊而又敬畏。

        “嗡!”

        神蚕公主秀发飞舞,到了域外直扑大孔雀明王,眸子中冷电绽放,犀利迫人,一双手掌接连拍来。

        这天地都在轰鸣,这星河都在抖动,古皇战衣律动,九色仙霞飞舞,威势惊天,席卷一切阻挡。

        大孔雀明王一声清啸,手持降魔杵也是直接就杀了过来,有我无敌,展现的是一种睥睨天下,惟我独尊的气概。

        当!

        降魔杵发出无量佛光,与神蚕公主双手震出的九色仙霞碰在一起,像是两个金属大星撞击在一起,碰撞出了让宇宙都颤抖的火光。

        这是一种无敌的威势,是一场最为可怕的对决,震的诸圣都心神颤栗,腿软体抖,几乎是站不住。

        噗!

        几道血光迸溅,这是早先潜入宇宙中、图谋不轨、等待时机的圣者,没有想到这两个女子这般强势,直接杀到了这里,在帝器波动下粉碎。

        两个女子像是雷霆般,让诸雄都自叹不如,皆秀发飞扬,眸子犀利如天剑,洞穿宇宙,她们展翅凌天,大开大合。

        “轰!”

        大孔雀明王手持降魔杵砸落,在宇宙中撕裂出成百上千道大裂缝,耀眼的光芒以破坏点为中心向十方炸开。

        神蚕公主双掌迎敌,像是两片天刀般斩了过去,两者间剧烈碰撞,神涛茫茫,仙海无量,这是极道的大碰撞。

        “砰!”

        大孔雀明王境界高深,有夺天地造化之手段,手中降魔杵压下,同时右腿横扫,在其后方海量须弥山之力铺天盖地而来,镇压向前。

        在轰隆声中,须弥山抖动,宛若一尊远古大大帝在复活,散发着恐怖滔天的威势。

        这条腿修长笔直,在洁白轻衣下尽显秀美,但此时却杀人夺魄,浩荡佛门无量佛力,被无穷光芒包裹着,落了下来。

        神蚕公主凤目怒睁,浑身发光,古皇战衣铿锵作响,剧烈律动,背后伸展出一对神翅,如凰之神翼,撕裂天地。

        “铮!”

        她如凤凰展翅,璀璨夺目,一对神翼撕开无穷信仰之力,向前横扫,对抗大敌。

        神蚕甲胄共有九种变化,如神蚕的境界对应,这一次所展现出的正是昔日古皇由蚕蜕变为凰的一种神变。

        传说,九变究极境界后,还会有九变合一的第十变,不过想要古皇战衣发出现这种最强状态,却是很麻烦,一般情况下难以做到。

        大孔雀明王变色,想不到这件甲胄不是固定的,竟然会随战斗境况不同而变化,这立劈而来的赤凰神翼,绚烂夺目,撕开了防御。

        当!

        她轮动降魔杵砸了下去,两者发出无量光,产生了惊天巨响,几乎要是震碎了这片宇宙。

        帝器不可能真正碰撞,都是通过发出的仙光对决,不然没人承受的起那种神能,持器者都会被震死。

        “围猎她!”神蚕公主很果断,领教了大孔雀明王的厉害,决定不再独战,因为主要是为救人而来,可展一切手段。

        帝器对决,个人的修为不是主要的,但这毕竟是一位差点成为准帝的存在,又可利用信仰之力,谁单独与之对决,时间一长都必死无疑。

        叶凡自然出手,他一直在虎视眈眈,为了救出弟子花花,对付佛门没什么可多说的。

        姬紫月闻言亦动,头上悬着帝镜,若一轮神月在释放不朽的光辉,她体质特殊,可以勾动漫漫天的精气本源,催动帝兵攻向大孔雀明王。

        “哧!”

        虚空镜凝练宇宙,浓缩万道之源,镜面温润晶莹,照耀出了划破万古的光芒,射向大孔雀明王。

        此光永恒,始一照出,天地同泣,杀魔戮神,像是一曲战歌在轰鸣,破灭一切阻挡。

        大孔雀明王通体发光,展现盖代神通,背后冲起五道神光,与那须弥山的无穷信仰之力凝结在一起,向前压来。

        刹那间,混沌汹涌,天地碎灭,像是在开辟一个宇宙般,有形之质皆灭。

        剧烈的碰撞,虚空镜射出的永恒仙光击在五色神光上,裂开信仰之力,像是打碎了一个琉璃神台,纹络乍现。

        当!

        关键时刻,还是降魔杵奏功,横扫而来,势猛力沉,与仙光撞击,顿时间佛光无量,横扫星空,宇宙颤抖。

        离须弥山过远,信仰之力虽然不绝,隔不断,但却远不如站在山上那般恐怖,挡不住帝器的攻击。

        这是一场惊天大战,诸圣震惊,太古万族皆颤,谁都没有想到这一战竟一下子动用了这多的帝器,震撼世间。

        “轰!”

        大孔雀明王长啸,头上的黄金冠发出璀璨的芒,佛陀成道图流转,像是要复活了过来,她手持降魔杵直取姬紫月而去,佛光普照,像是漫天的星河全部倾泻了下来!

        神蚕公主上前,挥动神翅,立劈而下,阻挡这种无敌的法力。

        而姬紫月自己也怡然不惧,青丝飞舞,清丽动人的俏脸焕发着惊人的光彩,莹白贝齿咬着红唇,双手结印,头上的帝镜更加璀璨,与大宇宙凝结为一体,向前镇压。

        众人不得不叹,姬家果然是非凡,不仅让该族的天女来了,还将其虚空镜送出,这是一种大手笔。

        要知道,无论大夏皇族,还是姜家等不朽的传承,他们虽然都遣出了部分家族强者来助阵,但都不可能出动帝器,因为关乎太大了。

        姬家敢如此,不惜与西漠佛门大动干戈,这是要孤注一掷,将其绑在该族的战车上,这需要一种大气魄。

        西漠佛门何其恐怖,举世皆知,他们水深的惊人,古来少有人敢来攻打。

        惊天仙光崩现,天空中杀到狂,战斗越发激烈。

        “哧!”

        叶凡早已加入进来,一道惊天剑芒劈落,逼的大孔雀明王不得不以降魔杵防御,同时她快速向须弥山那里降临。

        她同时面对三人,纵有帝器在手也不行,信仰力不足,捉襟见肘,不得不避退。

        锵!

        叶凡头上的鼎发出绿莹莹的光,护着他冲到了近前,举剑就斩,山河失色,日月无光,攻击力举世无匹。

        大孔雀王明王不作恋战,因为这样下去必死无疑,避三人锋芒,绝不硬撼。她选定了一个目标,想从姬紫月那里突围,相对而言,其境界稍低,理应容易一些。

        轰隆!

        降魔杵光芒无量,纯净念力如星河澎湃,护住其躯体,她勇往向前,直扑姬家明珠。

        甚至不惜将一些破绽留给了神蚕公主与叶凡,只为突围出去。

        无声无息,在姬紫月身后出现一道虚影,与其一起催动虚空镜,帝气爆发,震出了滔天的威能,轰隆一声,天宇崩断,降魔杵剧颤,大孔雀明王的突袭路径被阻,且周身气血翻腾。

        那是一个老人,浑身虚淡,极其模糊,像是要坐化了,连身体都不真实。

        “一个即将腐朽的人,你应该不属于这个时代,是姬家十几万年前封于神源中的大圣?!”大孔雀明王冷声道。

        众人全都震惊,无论是域外诸圣,还是古族,皆心中剧烈翻腾,这就是出过大帝的家族的与众不同之处。

        他们拥有别人无法企及的神源液,可封印古代杰出的高手,这是他们独有的底蕴,而今竟然有大圣出世了!

        人们心中波澜起伏,尤其是诸圣更是心潮澎湃,因为他们看的不仅是表面,更是从内里洞悉了一些惊天的讯息!

        成仙路将要开启了,不远矣,不然姬家大圣不会从神源中脱困出来!

        古之大帝推测到了这一世,这是他们留给后人的护道者。

        唯有在这一刻,才能体现出过大帝的家族有多么可怕,在天地干涸的后太古时代,唯有成帝者可炼神源液,用以封印后辈杰出者。

        在平和的年代诸圣地并列,可是一旦到了这种关键时期,谁能独尊,一览无余,大帝的家族才是真正的主宰者。

        “成仙路将要开启了!”这种骚动快速蔓延,席卷须弥山附近,诸圣与古族强者都震动,甚至比见到帝器对决还惊憾。

        “也不一定,或许此人因别的事提前脱困,现于世间!”

        在众人的震惊中,大战依然在继续,更加激烈,大孔雀明王虽有无敌神勇,但此时拼的是帝器,一下子就对上了几件,是神也挡不住。

        即便有无穷的信仰之力护身,但这样也不行,她只得避退,不去硬撼,不然必死无疑。

        她纵横冲击,想要退回须弥山上,展现了一位盖代强者的超凡神通,于死地而逢生,呼啸天地间。

        “轰隆!”

        神蚕公主的甲胄再变,上面有一个又一个符篆在闪烁,凰衣化成真龙甲,盘绕天地中,一个龙摆尾,震的大孔雀明王剧颤,口中溢血。

        “哧!”

        叶凡杀来,一剑挥出,杀气奔涌十万里,席卷天地,茫茫剑波像是一片汪洋般浩瀚。

        青丝飞舞,在大孔雀明王的黄金冠下秀发折断,她并未剃度,此时被削下一截,漫天飞舞,险些就斩落下头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