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域外客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九十六章 域外客

    作品:《遮天

        脚步声有力,与这个世界脉动一致,须弥山的金身罗汉、菩萨、古佛感觉到了佛法无边,威严浩荡古今,而山外众人则觉得人如对深渊、若临地狱,甚是恐怖。www.00ksw.org

        毫无疑问,这是一位绝代强者,自然外放的气息让诸敌都要颤栗,举手投足与道相合,与这片天地共生共存。

        此人身躯高挑,头戴金冠,璀璨夺目,上刻佛陀证道图,蕴含有成帝的秘密,威严而神圣。颈上挂有璎珞,以神珠、美玉穿成一串,状若螭龙盘绕,烙印上了诸天菩萨的身影,隐约传出阵阵诵经声。

        这是一个强大而神秘的人物,周身尽显华贵,挂佛门重器,自然流转惊世波动,至强至圣,让人敬畏。

        而此人竟是一个女子,面若银盘,凤目如电,美丽而尊贵,更拥有一种大威严,身上穿着白衣,莹灿生辉。

        叶瞳、龙马等人都是一呆,没有想到最后走出的竟是一个宝相庄严的女子,不过却不敢小觑,皆心头凝重,因为感受到了一种无以伦比的压力,其道行足以震世,有一种无敌大势。

        “她是谁?”这是叶凡等所有人的疑问,这个女子太强大了,即便不是准帝也差不多了,超越世间诸雄。

        这是人魔、老疯子级别的劲敌,因为在其身上有一种唯我独尊、天上地下下我自横行、莫与违抗的气质。

        她走出大雷音寺后,便不在移动脚步,在其身前出现一头金色的孔雀,将其驮于背上,华光万丈。

        咝!

        众人倒吸冷气,这种气派,这种俯视万物的姿态,尽显其无敌本心,不像是佛门做派,但从装饰上来看却又肯定是佛门中人。

        她身穿白缯轻衣,出尘凌世,从容而镇定,站在金孔雀背上,眸子射出两道慑人神芒,扫向叶凡他们这里。

        “锵!”

        叶凡神色凝重,挥动手中的暗红色杀剑,将这种可杀人于无形的眸光劈开。

        “到底是谁?”齐罗惊疑不定,从未听说近古的西漠有这样一尊高手,倒是在远古的传说中出现过,立时心中大寒。

        这个女子盘坐在了金孔雀的背上,通体泛出佛光,更加威严。她头上的任何一件坠饰都是恐怖法器,垂挂耳铛,若望云犼,有风雷阵阵。而双臂上亦是神霞四射,套有臂钏,如九龙缠绕,蛰伏休眠,吞云吐霞,仔细倾听有经文在回响。

        这是一个了不得的女子,未曾出手、不曾开口就震慑住了很多人。

        “你是谁?”神蚕公主冷漠的问道,身穿古皇战衣,流动九色神霞,浩荡出气息至强绝伦,直逼须弥山。

        她身为大圣,又穿着神蚕十变而蜕生出的绝世仙衣,凌压九天十地,无论面对谁都有这种强势的资本。

        “这是我教护道者——大孔雀明王。”老僧摩柯说道,强大如他身为大圣都对此人施半师礼。

        “未曾听说佛门近古有这名高手。”妖月空、大夏皇主夏一鸣等全都惊疑不定,他们的传承极其古老而久远,只听闻过佛门远古曾有盖世的孔雀。难道说这个女人是封在神源中的绝世人物,活到了这一世,而今刚刚复苏?

        无论怎样,这都是一个大敌!

        “我自域外而来。”像是明白众人在想什么,大孔雀明王露出一缕淡淡的笑,更加让人敬畏。

        并非远古人物,而是这一世修成的惊世神通,这个人果然恐怖,若无帝器在手,谁可抗她?

        叶凡确信,这个人超级厉害,有一种无敌的大势,这是一种源自心灵的震撼。

        “你可是来自阿弥陀古星域?”叶凡在星路上历练时听到过很多传说,那个地方是佛门的起源地,至今依然繁盛,不缺盖代高手。

        孔雀一族与佛渊源甚深,到了而今,几可归于佛门一族了,不出惊艳人物则以,一旦出世,必然惊鬼泣神。

        “不错。”大孔雀明王点头,浑身绽放无量佛光,坐下的金孔雀轻鸣,将她衬托的宛若神祇,神圣不可侵犯。

        面对一个佛门至圣,众人都心头沉重,须弥山越发难打了,有如此强大人物坐镇,实在是糟糕透顶。

        面对这等身份的强人,却也不好失了礼数,天之村齐罗施礼,认真开口,对孔雀明王直言,让她放花花下山。

        “不可能。他此生只能呆在佛门,终生都不得下须弥山。”大孔雀明王语气坚决,直截了当的拒绝。

        “敬你为佛门古贤,故此不愿失礼,你真当自己是什么了吗,有什么可自恃的,大不了就打呗!”东方野喝道,他是天不怕地不怕的野人性格,手中的狼牙大棒举起,就要向前攻伐。

        “我还以为出了个绝世古佛,会明白事理呢,原来也不过如此,佛门的贼秃都受死吧!”龙马呼喝。

        锵的一声,叶凡手中的仙剑轻颤,绽放一道璀璨的匹练,遥指须弥山,表明了态度,不惜决一死战。

        “管你是谁,须弥山又能如何,自以为号令天下,可以让群雄跪从吗?!”神蚕公主冷笑,身上的战衣铮铮响个不停,甲胄律动,金属光泽冷冽惊世。古皇气息弥漫,威压须弥山,这是一种可怕的波动,毕竟是无缺的帝衣。

        须弥山上众多金身罗汉颤栗,即便是各大菩萨与古佛也都皱眉,迅速调动信仰之力,阻绝杀机。

        “大孔雀明王需世人礼敬,原本只需迈出一步就可能会成为准帝,但为了未来佛,她收回了那只脚。”

        老僧摩柯此言一出,顿时让人倒吸冷气,忍不住惊悚,这得是多么大的神通!

        显然,摩柯是一个极为难缠的人物,在众人气势最盛时轻描淡写点出这样一则事实,当真是有棒喝的作用,于关键处震慑人心,打击人斗志。

        须弥山外短暂沉寂后,叶凡冷笑道:“不要说未成准帝,就是成了又如何?那也只是你们佛门的至贤,与我等何干,你们大可关起门来自己拜!”

        “不错,若要礼敬也是你们佛门而已,与我等何干,今日神挡杀神,佛挡弑佛!”神蚕公主很霸气,眼眸射出慑人的异彩。

        神蚕岭曾经名动天下,出过天上地下无敌的皇者,什么样的繁盛没见过,自不会被西漠佛门镇住。

        “虚伪的贼秃,奴役他人弟子,却还满口仁义道德,让人作呕。而今,唯有一战,踏平须弥,将我天庭大旗插在山巅,从此无佛。”

        龙马的话语太冲了,这实在是渎佛的言行,顿时让须弥山上一片冰冷与寂静,所有人都怒目而视。

        “小小一头劣马,也敢啸天。”大孔雀明王开口,探出一只大手,直接向山外抓来。

        这只手铺天盖地,简直像是须弥山峰飞了出来,直接凌盖了云天,遮蔽了天日,黑压压一片,且让苍穹崩碎,强势无敌!

        “铮!”

        叶凡出手,面对这等人物唯有动帝器才行,暗红色仙剑射出的杀芒如海浪般,一重接着一重,直击高天上的大手。

        “哼!”

        大孔雀明王一声冷哼,须弥山佛光浩荡,诸天念力汹涌而上,沿着他手臂汹涌,遮盖了大手。

        她像是穿上了一件由信仰力铸成的帝衣,硬撼剑气,手臂无损,这是一种绝世大恐怖。

        下一刻,她直接迈步而出,竟脱离了须弥山,但是信仰力不绝,滔滔如大海,茫茫似汪洋,在其背后席卷,将其淹没。

        这等人物借须弥山之力出手,当真是了不得!

        大孔雀明王浑身发光,熔炼无穷念力入体,而这须弥圣力散发着一缕缕帝气,与她合在一起,顿时惊慑世间。

        她直冲叶凡而去,威压日月,震动九重天,大战就这样突然的爆发了!

        这是一种莫大的压力,叶凡即便掌控有灵宝天尊的杀剑,也得打起十二分小心,稍有不慎就可能喋血殒落。

        这柄帝器仅是四口杀剑中的一支,算不得完整的帝剑,而且对方太强大了,借助了须弥念力,如神临世间。

        “锵”、“轰”……

        在两人间不断有刺目的神光冲起,天宇破碎,高天上黑洞成片,一座又一座广袤无垠的黑域浮现,这两人任何一击都是毁天灭地的。

        幸亏是在这苍茫天宇上,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大孔雀明王真的太厉害了,摩柯说她几乎迈出了那一步,但最终又收了回来,不是没有道理。

        她身在须弥山外,所借来的须弥念力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但也带给人以最可怕的压力,摧枯拉朽,惟我独尊。

        这也就是叶凡,身经百战,手持帝器,不然换作任何一个大圣上来,直接就会被一巴掌拍死!

        这没有任何悬念,大孔雀明王威压九天十地,浑身白缯轻衣飞舞,出尘凌世,眼眸犀利如天刀。

        这根本不像是一个女子,倒像是一个盖世霸王!

        她引动佛气与念力,大战叶凡,直杀的日月无光,天地失色,须弥山高耸入域外,周围一颗又一颗小行星炸开!

        都经不起她随手一拂之力,这个景象恐怖惊人,让人浑身发寒,忍不住颤栗。

        此地喊杀震天,大战全面爆发,神蚕公主直扑须弥山主峰,横击诸天菩萨,欲截断信仰之力,毁掉大雷音寺。

        杀声沸腾,东方野、齐罗、古金鹏、龙马等十尊者、妖月空以及诸雄都出手了,诸圣横天,法器发光,光芒激射,剧烈大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