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零点看书 > 修真小说 > 遮天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战大圣
  • 正文 第一千四百七十四章 战大圣

    作品:《遮天

        金霞漫天,冲破云霄,此城若无罕世法阵守护,必然寸寸断裂。www.00ksw.org

        以这里为中心,一层有一层的波纹出现,在从古城墙上飞起,自地上腾空,于虚空中交织,化成护城神纹。

        正是这些上古摹刻下的纹络阻止了一场灭世灾难的发生!

        叶凡与刘丰大战,始一交锋就碰撞出最为灿烂的火花,像是一场盛世烟雨绽放,绚烂而美丽,而这种力量摧枯拉朽,可杀万灵。

        两人的交手太快了,叶凡的拳,刘丰的秘术,于虚空间碰撞,那是一缕缕秩序神链的对抗,伴随有开天辟地般的场景。

        最后,他们一冲而过,分处于两片天空中,全都回眸遥望对手,眼睛像是小太阳般,射出一根根金针般的芒,分外慑人。

        两人对峙,冷漠敌视。

        许多人心头突突直跳,这可真是一场罕见之战,圣人王九重天巅峰对决大圣,是多年未有的盛事了。

        “嗡隆”

        下一刻,他们又冲撞向一起,快逾两道闪电,刘丰张口吐印,那是秩序交织出的法则,璀璨夺目,飞向前前。

        天颤地抖,恍若一场乾坤大破灭,四方不稳,地火风水齐现,想要重新开辟世界,混沌烟霞飞舞。

        两人又一次后退,全都没有占到什么便宜,势均力敌。

        众人震撼,人族圣体多么强大,真的可以对抗一位大圣吗?这简直不敢想象。

        要知道,圣人王与大圣间有一道壁垒,号称天堑鸿沟,难以逾越,古来除却神禁者外,只有个别人可以击穿。

        任你修到九重天绝巅,哪怕只差了一线就破入大圣领域,在这里也会被压制,生生矮下去一头,难以跨阶作战。

        当然,肯定有特例,有些特别的种族,如圣灵一脉,以及一些最为惊艳的至尊天骄,可逆世打穿这一壁垒。

        毫无疑问,叶凡打穿了,这让人们震动。

        这也在情理之中,他不仅血脉之力强大,还有传闻称他屹立在禁忌领域,睥睨群雄,有绝对傲世的资本。

        刘丰面色冷峻,像是一只火凤凰一般,浑身铁链声响个不停,细看的话每一个毛孔都有一条赤红的秩序神链,哗啦啦颤抖。

        烈焰腾腾,他一步一步走来,真的像是浴火重生的一头仙凰,气息一下子比刚才强大了数倍不止。

        “你若只有这么一点战力,就太让我失望了。”刘丰淡淡的说道。

        众人大骇,浑身肌骨欲裂。大圣气息弥漫,如洪水般冲出,四方天宇共颤。这才是他的实力吗?

        叶凡一语不发,凝眸对敌,他是很强大,但是面对大圣也不能分心,毕竟有一个壁垒阻隔在当中,限制天骄人杰。

        轰隆!

        刘丰上前,真身粉碎苍穹,他像是一尊神明,这个世界似乎容不下他的真身,可点燃与毁掉整片乾坤。

        他以身化成仙凰,舞动九天,将叶凡覆盖在下方,不断的压落,这是大圣的强**身镇压!

        叶凡感受到了一种巨大的压力,身子不断下沉,双手击天,对抗上方那头火凰,直至降落到了地面,踩在城池的青石地板上。

        “喀嚓”

        青石地发出脆响,但很快阵纹蔓延出来,这是上古至强法阵在启动,阻挡住了叶凡的下沉之势。

        上方的刘丰依然在压落,这是要以强大的法力活活将叶凡压成肉泥,镇死在此,是纯境界与道行的压制。

        叶凡身体绷紧,尽力对抗,这是第一次与大圣你来我往的争锋,此前见到这个境界的人唯有避退一途。

        忽然,他的嘴角溢出一缕金色的血液,很是细小,外人见不到,但是刘丰却看的分明,立时淡淡的笑了。

        “人杰何其多,但是进不了大圣这一关,什么都不是,前期即便再天才都无用,到头来也是粪土。”

        叶凡不予理会,这是他的大道伤,有时会发作,但不影响战力,只是偶尔会淌出几缕血迹,倒也算不得什么。

        刘丰自然不知,以为他已受创,越发从容,浑身赤红色的秩序神链飞舞,如凤凰张羽,铿锵作响,不断镇压向下。

        叶凡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毕竟是一位天才大圣在出手,对他的威胁还是很大的,不得不认真对待。

        一声巨响,刘丰降落,叶凡的脚深入青石板中,留下两个可怕的脚洞。当刘丰第五次镇压时,叶凡的膝盖以下全都没入了石板中,再无法下沉。

        因为,再向下就是法阵根基了,阻挡一切压力,托住了他的脚掌。

        许多人见到这一幕都忍不住一声叹息,大圣壁垒即便被击穿,也压制了很大一部分力量,难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跨阶战。

        更何况,这个大圣是一个天纵之资的人,本身在修行一途上就是一个逆天奇才,而今就更加可怕了。

        众人都默默的看着,认为叶凡完了,即便再强盛,多半也无力回天,大境界领域的压制让人无可奈和。

        刘丰很淡漠,道:“所谓的天才算的了什么,在我等大圣眼中就是一个笑话,不能进这个境界,终究是飞灰。”

        他的确有资格这样说,因为大圣都是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闯过了独木桥,经历过所谓的天才的一切,并最终更进了一步。

        “小叔叔,赶紧杀了他,将他的元神主识留下,炼入我的法宝中,当作器灵。”那个十几岁的孩子叫道。

        刘明德淡淡的道:“看来,是我过于兴师动众了,居然请了数位大圣,真是多虑了,试问古今有哪一个圣人王需要这般,真是杀鸡用牛刀。”

        轰隆!

        突然,叶凡动了,身子竟然从石板中拔地而起,逆着天空向上冲,开始攻杀刘丰。

        这个反击太突然了,谁都没有预料到,眼看叶凡就要被镇压了,不曾想他突然爆发,气势一下子强盛了数倍不止。

        他正面攻伐刘丰都,这是真正的天帝拳,中正平和,大气磅礴,每一次挥动在金色的光芒中都有诸天星辰在闪烁,像是在凝练一片宇宙。

        这种拳力太大了,逼迫的刘丰都倒退,肌体生疼,光是拳风就刮的他的皮肉要脱落,出现一丝丝血痕。

        刘丰变色,这天帝拳果然名不虚传,他早已听闻过,起初还未放在心上,而今真正一战才明晓多么的恐怖。

        叶凡横拳,有捶击万里之势,膀臂一动,压的天宇崩塌,古城的阵纹轰鸣,像是要承受不住了。

        这个景象不要说是刘丰,就是后方观战的大圣也都动容,深感震惊,生出务必要立刻铲除叶凡的念头。

        刘丰谨慎戒备,光顾着叶凡的天帝拳了,所有精力都耗在上面,唯恐遭致命一击,败在一个低境界人的手中。不曾想到,叶凡的背后,五色神光一闪,五柄宝剑轮动,齐刷刷向前斩来,他避无可避。

        先是左肩噗的一声,溅起一串很高的血花,一条手臂差点被卸下来。接着喀嚓一声,他头上束发的紫金冠被削落,断为两截,顿时让他披头散发,甚是狼狈。

        后方,那个孩童惊叫。而刘明德更是张口结舌,一阵悚然。

        好在这个时候,叶凡与刘丰各自冲向了一边,就此错开,不然必是以命血拼的结局。

        刘丰冷冷的看向前来,认为叶凡方才保留实力,等到了这个关键时刻袭杀他,差一点就遭重创。

        “不要意思,第一次与大圣对战,有些不适应,现在好了,奉陪到底。”叶凡平静的说道。

        一群人听闻,都有点吐血的冲动,这都要……适应?开什么玩笑,真不知他是在讽刺,还是在显呗。

        这种话肯定是假的,最可能是他在揣度大圣意境,藉此衡量另外未出手的古大圣的实力,现在心中有数了。

        这让人感觉一阵惊悚,这才是一个圣人王而已,竟然可敌刘丰,即便他是新晋大圣,但也足够吓人了!

        “嘿,刘丰大圣,你不是说想怎么捏就怎么捏我们吗?你脑瓜皮都差点被削下来。”龙马幸灾乐祸,很不厚道的挤对。

        刘丰头发掉了好几撮,都出来了,披头撒发,甚是狼狈,此时脸色铁青。

        “在我们故乡,这叫西瓜头。”庞博说道,很详细的为旁人解释。

        刘丰瞪了他们一眼,一缕缕精芒射出,撕裂虚空,化成剑光劈来。叶凡横移三千丈,挡在前方,举拳轰杀。

        “丰儿回来!”刘明德喊道,他深感一阵不安,叶凡的实力太强了,超出了预料,居然真的能与大圣争锋。

        刘丰不予理会,浑身密布暗红色神链,化成一只不死凤凰,俯冲而来,且在这个时候,他的额骨发光,出现一个赤红小人,立身眉心前,摇动一杆大旗,镇压向前。

        叶凡浑身金霞沸腾,所有异象都展出,合并在一起,化成一片璀璨的芒,像是定住了时空,而他则举天帝拳轰杀敌人。

        这是一场剧烈的大碰撞,两人硬撼也不知多少次,秘术争锋,异象对抗大圣道旗,像是两片天宇在碰撞,不时有破碎的大道法则碎片洒落。

        这一次对决持续时间很长,很惨烈的落幕,叶凡嘴角溢出一缕金色的血液,而刘丰则是整条右臂被一拳击碎,骨头渣子与血泥四溅。

        “丰儿!”

        执法者刘明德大呼,心中发狠,头上出现一件至强的秘器,竟化成了地府冥城,散发着让诸雄都颤栗的气机。

        这是一件至宝,为该族祖器,名为丰都,刘明德亦被称作刘酆都,就是因此器而成名,故虽非大圣,但却同样让人忌惮。

        与此同时,他传音请那两位前辈大圣出手,这两人绝对是不可战胜的,高于圣人王境太多了,远非新晋者可比。

        叶凡虎口拔牙,击伤刘丰的刹那,根本就没有退缩,化成一道浮光缠了上去,近距离攻伐,锲而不舍的搏杀。

        祖器“丰都”压落,天崩地断,最后一关内,古代所布下的密密麻麻的阵纹都快承受不住了。

        两尊大圣出手就更为恐怖了,直冲叶凡而来,要一击毙掉,不给他机会。

        叶凡真的太快了,像是一道流光一般避过,且天空中出现一片血雨,他将刘丰的一条大腿扯了下来,近乎立劈为两半,鲜血淋淋。

        人们莫不震撼,这可是一位大圣,竟然被他给劈了,伤势惨重。而且,是在这般攻伐下,面对如此大的压力,人族圣体得有多久恐怖?